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伊人

      宋月临听说了翠竹廊上那一出后笑得很开心,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她们家的姑娘就是有骨气,气死那些自以为是的男人。
      
      喜欢你怎么了?喜欢你就要由着你看轻?百里青凤和谢蕴不一样,他的成长环境让他骨子里种下了很深刻的贵族意识。所以他的骄傲和谢蕴的也不一样,后者是来自于性格,而前者则形成于身份。
      
      宋月临自打感悟了这一点后,也就不是很上心去撮合他们两的缘分了。可是谢蕴听她说了这件事之后,却颇有深意地淡淡笑了一笑。
      
      “青凤是百里家出名的惹不起,”他说,“老爷子最疼爱他,他自己又是青出于蓝的家传医术继承人。若换做是别人,恐怕就算是划破了整张脸也没用。”
      
      宋月临觉得他话里有话,想再八卦地更清楚些,却被一碗端到面前的补药给憋了回去。
      
      “真要喝啊?”她看着这褐色的汁水就忍不住一阵犯怵。
      
      谢蕴的眼神示意了两个字:当然。
      
      “喝了对你身子好。”他温言诱导。
      
      美人计!好吧,她认了。用壮士断腕般的决心接过碗仰头闭着眼睛憋着气咕咚咕咚开始猛灌。
      
      终于脱离苦海,老胡管家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公主,”他说,“卫峥他……他收拾行李走了,我也没拦住,您看……”
      
      宋月临似乎并不意外,她拿起谢蕴备给自己的红枣茶喝了一大口,顺了顺气,才说了一句:“派人看着他。”
      
      老胡管家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宋月临轻声叹了口气,这才转头看着谢蕴,说道:“我忘了跟你说,他拒了京畿司的差事。”
      
      谢蕴抬手帮她抹去了唇角的一点水渍,安抚般微微一笑:“我会让人去通知张玉一声。”
      
      宋月临无奈地点了点头:“就姑且让他去闯一闯吧,大不了把他打晕了绑回永章郡去。”
      
      谢蕴明白她的意思。若卫峥果真投了不该投的门,那时为大局着想,她一定不会再准他留下。
      
      ***
      
      然而卫峥离开后的第三天,派去保护他的人却传回来消息,他找到了一份去大户人家做西席的差事。
      
      那户人家姓柳,也是个书香门第,住在都城南侧,是出了名的有修养有胸怀。家主膝下有三个孩子,最受宠爱和最光耀门楣的都是长女柳明贤,因她不仅凭才学考上了浣玉堂女傅,还是当朝唯一一个选拔进入天御司做女侍郎的,但她三年前已经嫁去了外地。二公子柳明仁如今在礼部当差,而卫峥要教的便是三公子柳明信。
      
      宋月临得到这个消息后也不得不感叹一声真是巧。于是她抱着这种说巧的心态去了天御司找谢蕴,结果去了发现他正在书房里和底下人谈公事,便很自觉地老老实实转身去了院子里等着。
      
      等到谢蕴出来找她的时候,她已经又跑到水榭上去用饵料逗鱼玩儿了。
      
      “你一次喂这么多,它们很快就懒得跟你玩儿了。”他站在她旁边,含笑说着,伸手抓了一簇饵料扔在了另一边。
      
      “流芳!”她兴奋地一把抓住他的手,“我跟你说件事。”于是她就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自己了解到的柳家的信息全都给说了,末了还冲他挑了挑眉毛,“你说巧不巧?”
      
      谢蕴似乎也有些意外,顿了一顿,才微一点头:“嗯。”
      
      “听说柳明贤以前也是得你悉心教导的,想来你对柳家会更了解些。”宋月临问他,“那你觉得由着卫峥留在那里可不可靠?”
      
      谢蕴默然片刻,伸手又抓了一簇饵料往鱼群间撒了下去,缓缓道:“柳家是个出了两代举人的书香门第。柳明仁虽然资质比较平庸,但好在为人本分踏实。至于三公子柳明信,年纪尚小,听说较为任性顽劣。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别的什么。”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宋月临说着,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笑意,“反正卫峥脾气也不好,就让他们师生两去较量较量好了。嗯,干脆待会回去找老胡来开个庄,压个输赢。”
      
      “对了,那柳明贤呢?”宋月临突然抬眸问道。
      
      谢蕴一怔:“什么?”
      
      “她不是你弟子么?你对她有什么看法?”她有些好奇,“从我听说的消息里来总结,她应是个很出色的女子,我还挺欣赏她的。作为老师,你是不是很可惜她因为嫁人就这么放弃了前途啊?”
      
      谢蕴凝眸看了她一会儿,说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宋月临觉得他这句话回答地并不全面,刚想再问,却听他又道:“你昨天不是说想去吃天香楼的珍珠排骨?待会就去吧。”
      
      馋虫瞬间蠢蠢欲动。
      
      “流芳你真好!”她跳起来勾住他的脖子高兴地抱了上去,“那就顺便准我再喝点儿梅花酒吧?”
      
      谢蕴皱眉:“不行,用药期间戒酒。”
      
      她就在他身上蹭了蹭:“就喝一点点?”因为谢蕴不喝酒,所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宋月临也几乎是滴酒不沾。但梅花酒却一直是她的心头好,珍珠排骨不配点儿这酒来享用就不够圆满啊!
      
      谢蕴不为所动地抓住她勾着自己的双手,垂眸淡声道:“这里是天御司,你老实一点儿。”
      
      宋月临不依:“怕什么,谁敢看你和我的热闹?”
      
      谢蕴笑笑,一边拉开她,一边说道:“人在做,天在看。”说完转身就走。
      
      她不由气闷。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每次对他用美人计都没效果?相反他还没对自己怎么呢,不过随便笑一笑,声音温柔了些,她就已经招架不住了。
      
      啊啊啊啊!算了,谁让她偏偏看上了整个大楚定力最强的男人,她认了!
      
      她一向想得开,认了命之后也就不再纠结,连忙蹭蹭蹭地就跟了上去。
      
      “流芳,你等等我——”
      
      ***
      
      宋月临和谢蕴并没有带随侍和侍女,两人就像普通夫妻一样走在长街上,眼看着天香楼近在眼前了,宋月临忽然在一个卖胭脂水粉和头饰的摊贩前停了下来。
      
      与其说在看着摊贩上卖的东西,倒不如说她在看此刻正站在旁边的那对布衣夫妇,那个相公这时正在往自己妻子的头上簪花。
      
      那娘子问:“哪个好看?”
      
      丈夫看了一会儿,傻傻一笑:“都好看,都买了吧。”
      
      娘子便笑:“说什么傻话,咱们还要留着买鸡仔的钱呢。嗯……就买这木簪好了,我不是太喜欢珠花,太鲜艳了。”
      
      丈夫点点头,很快就掏了几个铜板出来把钱付了,然后拿起那支雕花木簪很珍重地帮她簪入了发间,末了牵着自己妻子的手走了。
      
      “她是嫌珠花贵。”宋月临看着他们的背影,目光中不自觉透出些羡慕,轻声对谢蕴说道,“我看见她多看了那珠花好几眼,其实她很喜欢。”
      
      谢蕴很随意地应了一声,然后绕到了相邻的卖剪纸的摊贩前看了几眼,随后拿起一张荷塘剪纸欣赏起来。
      
      宋月临无趣地默默叹了口气,也没到他身边去,自顾自看起自己的来。
      
      “这个多少钱?”她一眼相中了一枚精致小巧的发梳。
      
      “夫人好眼光,”老板娘笑道,“这发梳的用料和做工都是很讲究的,你瞧这上面的梅花……”
      
      两枚碎银忽然被放在了面前,老板娘一喜,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吞了回去。
      
      “够了么?”谢蕴问她。
      
      不等老板娘说话,宋月临忽然伸手抓回了一枚较小的碎银:“别犯傻,要不了这么多的。”她说着,冲他晃了晃指间的银子,笑意狡黠,“这块充公了,我拿去买好吃的。”然后收了起来。
      
      谢蕴笑了笑,拿起发梳在她头上比划了半晌,然后寻了个自觉不错的位置梳入了她发间。
      
      “很好看。”他说。
      
      宋月临的脸上倏地红了红,抿了抿唇,一脸嘚瑟的样子笑道:“我知道。”然后拉起他的手走到隔壁摊位,特别豪爽地丢了五个铜板给老板,“刚才我夫君看的那张荷塘剪纸我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月最脆弱的时候又来了,今天困出了新境界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