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望咫尺

      这是个很有吸引力的提议。
      
      可是……
      
      “一来一回起码要三个月。”宋月临有些犹豫。
      
      “是啊,现在开始准备,明年一月出发。”宋怀璟打量着她的神色,笑道,“其实你们两这时候一个留守都中一个随驾是很好的。”
      
      宋月临明白他的意思。宋胤珝离宫之后,身为辅政公主的宋云霓此时的权力又将得到最全面的放大,而两后那边的人也未必会甘于平静,万一有个什么争端,彼时谢蕴的作用就会非常重要。
      
      她随驾,一是避免给谢蕴添负担;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让其他人接收到一个信号,她在离宋胤珝很近的位置上。
      
      这么一推测,宋月临随即也就了然了另一个事实。
      
      “是君上让你来邀我的?”她瞧着宋怀璟,虽是疑问的语气,却几乎带了一大半的肯定。
      
      宋怀璟略略一顿,似乎也没打算如何隐瞒,很干脆地就承认了。
      
      “直接点你名不大方便。”他说。
      
      宋月临隐约觉得这个不大方便还别有些深意,但她没有追问,思忖了片刻后说道:“我考虑一下。”
      
      这一考虑,便一直等到了谢蕴回来。
      
      宋月临很直截了当地就把宋怀璟的邀约和自己对此的理解都告诉了他,谢蕴听了沉默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问她:“你想去么?”
      
      她有片刻的迟疑。从内心来说,那种在秀丽河山间游玩的广阔和自由感对她的确是很有些吸引力的,可是她更舍不得与谢蕴分开那么久。
      
      但从理性上而言,她知道自己绝对不应该拒绝。
      
      “那就去吧。”谢蕴仿佛看穿了她在想什么似的,伸手轻轻安抚般地摸了摸她的脸,莞尔笑道,“我们来日方长。”
      
      宋月临定定望着他,似乎想说什么,须臾,方嫣然一笑,点了点头:“那你一个人留在都中要事事小心。”
      
      谢蕴失笑:“似乎我比你在这里待的时日更久些。”
      
      “那也要小心。”宋月临环腰抱住了他,低声道,“我的夫君很贵重,弄伤了你赔不起的。”
      
      他垂眸浅笑,抬手回揽住她,低笑道:“还有两个多月呢。”
      
      “对哦,还有两个多月呢。”她仿佛也突然回过神,不禁嘿嘿一笑,仰头看了他一眼,却又埋头抱住,然后闷声笑道,“但还是要经常提醒你。”
      
      谢蕴只当她是在撒娇,也不阻止,由着她耍赖,直到身后忽然响起了一连串很突兀的咳嗽。
      
      两人循声看去,百里青凤正一脸望天状负手站在那里。
      
      见两人看过来,他便立刻扬起唇角咧开一个笑容,拱手道:“请公主君侯恕百里青凤唐突之罪。”
      
      宋月临看了一眼他手上提的药包,扬眉问道:“来看其嫣啊?”不等百里青凤说话,又续道,“可是我今天放了她假,让她出去郊游顺便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
      
      百里青凤呵呵一笑,看了眼谢蕴,没搭腔。
      
      “他是来找我的。”谢蕴也不刁难他,对宋月临说道,“我让他来给你把个脉。”
      
      她闻言一怔:“我?”
      
      “君侯说公主您近来困倦有些严重,”百里青凤接道,“所以想让臣为您调理一下身子。”
      
      宋月临愣了愣,目光复杂地看了谢蕴须臾,眼眶渐渐有些泛红。
      
      “怎么了?”谢蕴有些讶然于她的反应。
      
      “没什么。”她忙低了头,无所谓状笑了笑,“就是觉得你这么关心我我觉得很感动。其实我就是天生比别人嗜睡些而已,加上可能来了都中有些水土不服吧,所以就更容易犯困了。”说完又对百里青凤说了句,“来吧,把脉。”
      
      片刻后。
      
      “公主的脉象……”百里青凤抬眸看了看她,“很平稳。”说完默然忖思了片刻,又续道,“什么问题也没有。”
      
      宋月临似乎早有预料般笑道:“早就说没什么了。”
      
      “好了,”她站起身,说道,“我去看看花圃里的秋菊今天怎么样了,你们两个好好叙叙吧。”
      
      等她出了院子,谢蕴才收回目光看着百里青凤,说道:“果真无恙?”
      
      “果真。”百里青凤知道他看出了自己的神色有异,于是也不隐瞒心中疑惑,说道,“只是公主的脉象实在是太好了些。照你所说的情况,她肯定至少是有些气虚之征的,可是却完全没有。”他说着,又忖了忖,“不管如何,我先给她开些滋润进补的方子吧,女人吃了总归也没错。”
      
      谢蕴默了默,说道:“这次南巡她也会去,到时你要帮我好好看着她。”
      
      “她舍得?”百里青凤有些诧异,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她倒是挺为你着想的。”
      
      谢蕴没说话。他心里很清楚,宋胤珝这一招除了宋月临以为的那两层意思之外,其实还有第三层意思。
      
      看似是宋月临主动随行,他什么也没做,但其实不过是他的又一次试探,以及对自己的牵制。
      
      宋胤珝需要他继续以眼前这个中立的姿态来斡旋朝中的派系之争,但为了防止他们夫妻两都留在都中会起了别的心思,所以出于这点也要把宋月临带走,为了让他有所顾忌。
      
      但这一层意思太过冰冷,满含君王的无情之风。谢蕴没有点破,他知道宋月临其实对宋胤珝很有好感,就像她对宋怀璟一样。
      
      “对了,”百里青凤说道,“听说……府上新来了永章郡那边的人?”
      
      谢蕴知道他什么意思,于是回答地很直接:“她对卫峥不是你想的那种心思。”
      
      “是么?”百里青凤虽有些意外,倒也没表示出什么质疑,“也是,你这么心高气傲的,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然后也不知是调侃还是安慰地说道,“不过就算真有什么心思你也不用担心,以你谢少卿的质素,一般人根本无法一战。”
      
      谢蕴默然地喝了口茶,就在百里青凤以为他不会在对此表达任何意见的时候,他忽然幽幽开了口。
      
      “其实很悬。”他说。
      
      “嗯?”百里青凤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们相识相处的时日并不短,若他不是自尊心太强,或许后来的一切就都变了。”
      
      谢蕴的语气很平静,就像在说着别人的事一样,百里青凤听不出来他是惋惜还是在后怕。又或是一贯如他司天神官的风格那样,随缘而淡泊。
      
      “自尊心太强?可我听说你不是还在京畿司里给他安了个差事?”百里青凤对此不置可否,在他看来一个既然甘心屈身于公主府里的……额,姑且说是个伪面首,要论起自尊心,能和被宋月临倒追了许久才终于点头受了名分的谢蕴相提并论?
      
      “若我估的没错,”谢蕴淡淡道,“他会拒绝。”
      
      第一眼看到卫峥时他就知道,这个男人确实骨子里有股傲气,所以宋月临才会对他诸多包容。
      
      尤其当他看见卫峥挺直了腰背站在胡管家身旁等着他们进来的时候,那掩饰身体缺陷的意图在他看来几乎是一目了然的。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知道了卫峥是怎样看待宋月临的,又是如何忌惮他的。
      
      “照你这么说,”百里青凤忖道,“他会不会想不开投到别家门下啊?若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在给你们找麻烦?”他说着,不由皱了皱眉,“所以说我就真的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劳什子驸马。”
      
      谢蕴看了他一眼,说道:“听说你爷爷打算为你重新张罗亲事了?”
      
      百里青凤一口茶哽在喉头,没好气地扯了扯嘴角:“还不是因为你。他说‘连谢少卿都成婚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不想婚娶’,”他学着自家爷爷的语气皱着脸说完,又道,“不过我再逍遥一年半载还是没问题的,继续装着心伤未愈就好了。”
      
      “你是装的么?”谢蕴挑眉一笑,“我看着你确实心伤未愈。”
      
      百里青凤有点儿气结:“没感情的未婚妻,有什么心伤未愈的。你别把我想的那么磨磨唧唧的没骨气。”说完站起了身,“我约了人喝酒,先走了。这药你拿给那谁,顺便带来给她病愈调理身子的。”
      
      谢蕴淡淡嗯了一声,继续喝茶。
      
      百里青凤走了两步,又站住,少顷,忽然又返身走了回来。
      
      “谢蕴你要不要这么抠门?”他说。
      
      谢蕴看了一眼桌上的药包:“收钱的?”
      
      “我像是和你计较一点儿药材的人么?我来给你老婆诊脉也没收诊费啊!”说完觉得不对,他立刻赶在谢蕴开口之前补道,“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连顿饭也不留我在府里吃?”
      
      谢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好像是你自己要走的。你知道我从来尊重别人意愿,去者不留,更不强留。”
      
      “……”百里青凤被他一句话噎住,霎时沉寂了下来。半晌后,才清了清嗓子,一挥手说道,“罢了,和你开个玩笑。想想要和你家公主夫人一起用膳就浑身不自在,我先走了,回头喝茶。”
      
      他觉得自己委实有些莫名其妙。
      
      然而才从院子里走出来没多久,就在翠竹廊上迎面遇到了正往这边走的其嫣。
      
      “身体都好了?”他仍是那副高高在上的腔调,看了她一眼,脑海里不禁又飘过谢蕴当初说的那句:你若闲来无事,可以注意一下她看你的眼神。
      
      于是情不自禁就又多往她脸上看了一眼,结果……大姐你老低着头谁看得见你的眼神啊?!
      
      “你把头抬起来。”他没好气地说。
      
      其嫣有些莫名,但还是依言而行。
      
      “……”百里青凤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
      
      其嫣看着他盯着自己,不由暗暗咬了咬牙关,生怕表情泄露了什么,不停暗示自己一定要镇定。
      
      “你是不是喜欢我?”百里青凤一脸质疑地放了杀招。
      
      其嫣一愣:“啊?”心上一沉,头脑一热,脸上倏地就烫了起来。她下意识要否认,但话还未冲出口,眼前百里清风的脸却让她一时冲动忍不住点了头,回过神来接着又马上摆手,“就只是单纯的倾慕而已!青凤大人放心,婢子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百里青凤本来已经做好了她否认或者顺势缠上来的准备,谁知对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搞什么?又是说喜欢,又说没别的想法?玩暗恋?有这么明的暗恋么?
      
      “那你就别让我知道。”他皱眉,“你说我成天看见个对我有想法的人在我面前晃,能不膈应么?”
      
      其嫣原本只是有些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做得明显了,明明每次带糕点去给他吃都有特意给其他人也带一些啊。她也尽量不去和他的目光对视,好在百里青凤似乎也从没想过要和她对视,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她才会一直觉得相安无事。
      
      但听百里青凤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她心上还是有一些不可抑制的刺痛感。
      
      “嗯,青凤大人放心,”她说,“其嫣今后一定会谨言慎行,不会让您感觉到任何的不愉快。”
      
      “你的意思是,你还要留在御医院?”百里青凤轻声一笑,“看在你是公主的侍女份上,我好心提醒一句,即便你想继续用这招来接近我也是徒劳。你我身份相差悬殊,即便是公主来为你出头,你也至多只能捞个侍妾的名分。所以,有必要演这么多么?”
      
      其嫣默然片刻,咬了咬下唇,说道:“青凤大人误会了。”她抬起眸直视着他,脸上原本的绯红已渐渐褪去,“到御医院学习医理,是公主她知道婢子有志于此,所以才特意拜托太后的,婢子很感激她,也很感谢您的教导。”
      
      百里青凤看着她,没有说话。
      
      “青凤大人还有事要吩咐么?”她像宫里那些最懂规矩的掌事宫女一样,此刻看着他的神情和说话的语气,一处错漏也挑不出。
      
      见他移开视线依然没有说什么,其嫣便当他是没有问题了,于是微微一施礼:“那婢子就先去找君侯了。”
      
      结果他突然又说话了:“如果我说,我会对公主提出收你为妾……”
      
      还不等他说完,其嫣脸色立变:“别!”说完又飞快道,“婢子祝愿大人和未来的夫人百年好合,琴瑟和谐。额,一生一世一双人!”言罢逃似的就跑进了院子里。
      
      “……”百里青凤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谢蕴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假期后低落症发作IN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