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决定

      等宋月临冷静完了回来的时候,谢蕴早已经换好了衣服,此刻正坐在院子里煮茶。
      
      宋月临特别喜欢看他凝神做事时的样子,于是她在原地站着看了好一会儿才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谢蕴拿起桌上放着的白瓷瓶,拔掉塞子,把里面装的不知道什么水倒进了茶壶。
      
      “这是什么?”她好奇地伸手拿过来嗅了嗅,却并未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
      
      谢蕴答:“菊上秋露。”
      
      宋月临不由赞叹地摇了摇头:“你真是太有情致。”又笑笑,“身为一个女子,我觉着有点儿自惭形秽。”
      
      他眉峰不动地说道:“这种事和男女没什么关系,你不好此道,自然懒得费心思。”说完,话锋一转,状似随意地问道,“不过你与卫峥认识这么久,就没有从他那里学到什么有情致的事么?”
      
      “他?”宋月临一边用手扇着沸腾的热气往鼻尖上迎,一边笑道,“他的性子和你不一样的。再说,我们都没好好在一起喝过几次茶。”
      
      “哦?”谢蕴抬眸看了她一眼,“我看你对他表现得如此亲近,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
      
      宋月临这会儿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他手下煮的茶,听了这话张口便道:“我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谢蕴手上的动作停住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公主应该还记得那日紫叶海棠树下,我说过的话吧?”
      
      她这才意识到不对,抬起头怔怔与他对视了半晌,然后又恍然道:“我没跟你说过么?孝先的哥哥是我的一个暗卫。”她说着,顿了一顿,续道,“后来死了。”
      
      谢蕴一愣,但随即心里就闪过了四个字——原来如此。
      
      如此一来,她在对待卫峥这个问题上的所有异常之处便都有了理所当然的解释。而他的哥哥和宋月临的这层主仆关系本来就不在明面上,所以外人毫不知晓也就再正常不过。
      
      “他们家里就剩下孝先一个人了,他的性子太执拗,卫彻一直放心不下他。”宋月临垂下眸,缓缓道,“他们兄弟两从前因为我的关系一直不能坦诚相待,孝先对卫彻一直有误会。你明白的,直到现在我也不能告诉他真相。”
      
      谢蕴沉默地看了她须臾,然后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你做得很好。”他说,“他那样的人,若不被你激将着,恐怕死也不肯接受援助。”
      
      宋月临反握住他的手,委屈脸地看着他:“你不知道做个强抢美男的恶霸心里需要多坚强,那时看着孝先那张愤恨脸,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戏本里那种人人喊打的坏蛋。”说着就苦哈哈地把脑袋枕在了他手臂上,“要知道对待美人我一向的原则就是要怜香惜玉啊。”
      
      谢蕴看着她的脑袋顶,一笑:“是否还少了个原则?”
      
      “嗯?”宋月临疑惑抬头。
      
      谢蕴淡定倒茶:“有油揩时尽量揩。”
      
      宋月临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了起来:“我现在是有主的人了,不敢随便动手的。”她想这个话题还是不要继续下去为好,免得谢蕴翻她旧账,于是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对了,说起来,今天君上用前途和物质来试探李延峰的决心倒是很直接,也蛮有效的。”
      
      谢蕴递了杯茶到她手里,说道:“君上的话确然是试探不假,不过并非全是为了试探李延峰的决心,那些话也并不是说说而已。”
      
      “你是说君上真的会罢了他的官?”宋月临眉间一蹙,“就因为他离了荣川?”
      
      “若我估的没错,君上会把他派去地方。”谢蕴说着,嗅了一嗅茶香,续道,“明贬暗用。”
      
      宋月临一怔,旋即恍然:“我明白了。”说着不由赞叹道,“真是手腕高明。且这么一来,李延峰便也彻底成了他这边的人,必定感恩戴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谢蕴淡淡一笑,沉吟道:“君上向来高明。”
      
      ***
      
      不出谢蕴所料,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宋胤珝就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下了道圣旨,其中包含两个意思:其一,荣川侯李延峰与荣川公主夫妻不睦,准予合离。另收回李延峰侯爵封号,并免其户部职位,贬往永州苍容县为县令;其二,荣川公主不敬长辈,言行有失,即日起前往封地修身养性,无传召不得返都。
      
      这道旨意前脚颁下来,荣川公主后脚就去了寿安宫又哭又闹,梨花带雨的模样险些让身为母亲的太后心霎时就软了,亲自领着就去了承乾殿说情。
      
      宋胤珝见了她们来也不意外,屏退了左右后还不等太后开口说正题,便一句话将她后面的未言之语全都堵了回去。
      
      “你若铁了心不想走,那就回答朕一个问题。”他说,“是要朕把你现在那个姘头凌迟处死,还是将你今后身边所有的男人全都废掉好让你先学会怎么做一个规言慎行的公主?”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语气也不怒不躁,但荣川却感受到了一股清晰无误的威慑力。
      
      她吓得脸色白了白,但从小被骄纵惯了的她还是下意识想要辩驳些什么。
      
      “为什么永章皇姑能做的事我不能做?”她不服气道,“她不也一样收了旧情人在府中么?”说着又想起了宋月临打她巴掌的事,便哼了一声,“她哪里有资格来教训我。”
      
      “你说呢?”宋胤珝沉眸看着她。
      
      荣川一滞,避开了他的视线,嗫嚅着不说话了。
      
      “这次去封地你最好安安分分,”宋胤珝语声沉冷地说道,“若再闹出什么事来,到时皇家宗室也不留你。”
      
      ***
      
      宋月临正在和卫峥谈心。
      
      说是谈心,其实一贯都是一个说一个听。和以前一样,宋月临摆好了茶席,端端正正地坐着,让人去请了他过来。
      
      虽然早就猜到他是撂了郡守府那边的挑子过来的,但宋月临之前见他时还是假模假式地问了他一句是不是请了假来的。
      
      答案自然如她所料。
      
      卫峥对她从来都没有不好意思的心,宋月临知道他一直抱着自己上赶着贴冷脸,为他做什么都是活该的心态。所以她给他安排的差事他也不多抗拒,做就做了,但往往都会在不久之后提出这样那样的不满意。顺了两次之后她便看出来了他是在故意这么做,为的是让自己觉得他贪心不足,然后对他失去耐性。
      
      可是这一回,在听了自己托谢蕴给他在京畿司里找了个差事的消息后,卫峥的反应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我不去。”他面无表情地说。
      
      “为什么?”宋月临采取了一贯的手段,笑道,“你该不会是没信心吧?虽然你是小地方出来的,可能都中衙门的职位确实是难以胜任,但是流芳他也不好自降身份再去帮你打听比这更容易做的工作了。”
      
      然而卫峥却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立刻气红了脸瞪着她狠狠说一句“走着瞧”,他只是静静盯着她看了会儿,然后唇边勾出了一抹冷笑。
      
      “你们真般配,”他说,“都这么虚伪。”
      
      宋月临不是第一次被他讽刺,但今天她却不由皱了皱眉:“孝先,你的话有些过了。”
      
      卫峥确实不是第一次讽刺宋月临,但宋月临这样的反应却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知道是因为什么。
      
      “难道不是么?”他却毫不退让,继续嘲笑道,“一个但凡有点骨气的男人怎会娶你为妻?天御司少卿,说得多么高洁,也不过……”
      
      “卫峥。”宋月临淡了脸色,“你若不想留在楚都,明天就回永章郡吧。”
      
      卫峥一笑:“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轻易回去。都中遍地是机会,我早就受够因为你被人指指点点了,这趟来就是要让你看看,我卫峥凭自己也能觅得一席之地!”
      
      说完,他便起身径自离席而去,腿脚的不方便让他的背影看起来并不那么潇洒,但周遭却弥漫着一股倔强的气息。
      
      宋月临看着他越走越远,一时都没有搭理迎面被下人引着走过来的宋怀璟。
      
      “小皇姑,那就是你旧相好?”宋怀璟坐下后还往卫峥那边看了一眼,“这么大脾气,见了我脚下都不带顿一下的。”
      
      宋月临抬眸扫了他一眼:“旧相好三个字是谁对你说的,下次你可以直接拔了他的舌头。”
      
      宋怀璟看出来了她心情不大好,也不敢再多调侃,于是自顾自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后直入正题。
      
      “君上定了要去南巡了,我要随行。”他朝她一扬下巴,挑了挑眉毛,“有没有兴趣一起出去玩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