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断缘风波

      晚上,宋月临的房门外点起了一盏粉色的宫灯。
      
      其实她从前对此并无所谓,只是从谢府回来之后却开始觉得宫里这个点灯的规矩很败兴致。明明夫妻感情好是一件很暖心的事,可被这灯一搞,却好像夜夜在给自己丈夫脸色看似的,似乎不点这灯他就连找自己说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别人家就算了,她可受不得她家流芳受这种委屈。
      
      在房里拿了本游记看了会儿,谢蕴却迟迟未来,她不由想:莫非他真的很膈应这灯?于是又坐了一会儿,越想越在意他的感受,便再也坐不住了。她起身吩咐人罩了披风,然后提了灯笼就往谢蕴那边去了。
      
      结果到了他那边,正好遇上随侍关门出来。
      
      宋月临看了看这黑灯瞎火的景象,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的,问道:“他睡了?”
      
      随侍点点头:“刚刚歇下。”随即又问,“公主要小的去唤少卿么?”
      
      她马上道:“不了,别打扰他休息。”说完就很干脆地走了。
      
      眼睛已经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从窗外浸入的夜光朦朦勾勒出头顶的绣竹纹帐子的轮廓,谢蕴听见宋月临来,又听见她说话,最后听见她离开。
      
      一直很安静地听着。
      
      ***
      
      第二天早上,宋月临起床的时候才得知谢蕴很早就进了宫去上早朝了。
      
      她有些意外,突然有些忍不住想使小性儿。这人要不要对公务这么上心,别家驸马婚后起码三天后才会回去,他可好,第三天就迫不及待地走了。
      
      于是有些闷闷地吃着自己的早饭,正吃着呢,忽然下人就跑来说锦湖公主来了。
      
      宋月临还没来得及说声请她进来,锦湖已经火急火燎地疾步进了院子。
      
      “小皇姑,不好了!”她说,“李延峰说要与荣川合离!安阳皇姑这会儿正在朝上,可他两已经往官媒衙门去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对于这个消息,宋月临虽然有些愕然,但说实话,她懒得管。别人两口子的事,爱合离不合离,她去插手做什么?何况荣川侯敢提出来合离,她还真有些欣赏他的勇气了。
      
      再说,锦湖跑来告诉自己这件事,看起来是要她这个小皇姑去劝一劝,但这个意图么也并不纯粹,说白了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丫头看戏的心态绝对占了七成。
      
      但宋月临一向有个特点,就是她喜欢看戏,也不怕演戏。
      
      于是,她把筷子一放,特别有辈分有姿态地说了两个字:“走吧。”
      
      锦湖看来真是很着急,直接拉着宋月临就上了她的马车,两人一坐稳那马蹄子就开始撒了起来,直奔官媒衙门而去。
      
      而此刻,官媒衙门的上官大人正一脸为难地看着眼前这对夫妻吵架。
      
      宋月临和锦湖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荣川扬手一巴掌扇在了荣川侯,也就是李延峰的脸上。
      
      “你再说一遍?!”荣川瞪大了眼睛怒视着他,陡然拔高的调子让她几乎劈了音。
      
      李延峰的左脸挨了这一下霎时就红了,但他很平静,静地黑眸里像是只有一潭死水。
      
      然后,他毫不闪避地回视着自己的妻子,重复了一遍先前说过的话:“我说,若公主不愿意合离,我也可以休妻。”
      
      宋月临和锦湖俱是一怔。
      
      “你敢!”荣川顺手拿起上官大人案上的笔架就往他身上砸了过去,“李延峰你以为你是谁?就算要合离那也是本公主才能先提!”她冷笑了两声,“还敢休妻?呵,有种的你就去把这话和我皇兄讲,和我母后讲,去啊!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李延峰的声音依然毫无起伏:“怎么死都无所谓。”他说着,慢慢抬起了眼睛,这一回,死水般的眸子里突然染上了一抹红色,“我只是再也不想忍受你了!”
      
      身为堂堂公主,荣川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顶撞过,她彻底气红了眼,扬手又是一巴掌要打下去,哪想这次却被李延峰给抓住了手腕。
      
      “你给我放开!”她怒喝,“以下犯上,你们全家都活腻了么?!”
      
      李延峰看着她,却并没有立刻放手。
      
      上官大人在一旁好言相劝:“君侯,你先松开吧。”
      
      锦湖公主见状也快步走了过来,冲着他也摆出了威仪:“荣川侯,你松开手!”
      
      他听了,不由苦中带凉地一笑。方才他被打的时候没人阻止,如今他不过是抓了她的手腕,倒要被一个接一个地劝阻了。
      
      他心底一片荒凉,慢慢松开了手,刚一松开,荣川便抬手打完了这巴掌。
      
      “不识好歹的东西!”她怒骂。
      
      李延峰不再与她纠缠,只回身看着上官大人,说道:“上官大人按律办事就这么难么?你身居官媒之位,眼下这桩夫妻不和的案子真真切切摆在你面前,断个合离还要断多久?尸位素餐,君上要你何用?!”
      
      上官大人被他一顿抢白,脸色变了两变,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这边荣川已经又顺手举起了他案上的砚台。
      
      锦湖也没伸手去拦,从观点上而言,她和荣川的心态是一样的。对她们来说驸马就是要绝对顺从,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不能有半点违逆。否则,自然该罚。
      
      上官大人是不敢拦。
      
      但有人却拦了。
      
      荣川举起来要砸东西的手被人一把抓住了腕子,力气还不小。她转过头,看见了宋月临的脸。
      
      “你把东西放下。”她的小皇姑神色淡淡地看着她,说道,“有话说话,别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
      
      荣川愤愤咬了咬唇,把砚台随手丢在了脚边。
      
      宋月临看向李延峰,说道:“你真要合离?铁了心?”
      
      李延峰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心意已决。”
      
      “好。”宋月临又转向荣川,“那你就签了和离书吧。”
      
      其余四人霎时都讶然地看着她。
      
      “看着我做什么?”宋月临说道,“人家既然已经铁了心不要你了,你缠着还有什么意思?你以为你打得他头破血流就能让他回心转意了?”
      
      “那也不能是他先提!”荣川道,“这传出去了我还有什么面子?!”
      
      宋月临看了她一眼:“和离书上看不出来谁先提的,这里也没有人会说。”
      
      荣川一跺脚:“这口气我咽不下!”
      
      宋月临的声音又淡了些:“你若逼急了人家,真写了休书给你,到时候才是颜面尽失。”
      
      “他敢!”她说着反射性地又要扬手打人。
      
      宋月临忽然拉下她的手,二话不说,抬手就往她脸上扇了下去。
      
      这一巴掌响亮无比,整个堂上霎时就安静了,静的落针可闻。
      
      “你打我?”荣川不可置信地捂着半边脸,眼睛里有些水光闪烁,也不知是疼地还是因为羞恼或者委屈。
      
      “打了。”宋月临一脸不以为意地看着她,“你要打人,得先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
      
      锦湖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她,忽然觉得这个小皇姑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这样淡然却透着威仪的气势,震慑力居然和她一向有些畏惧的安阳皇姑不相上下,她半句话都不敢插。
      
      荣川还是那个难以置信的羞恼表情看着她,嘴唇颤抖着,眼泪断线似的开始往下掉。
      
      “你们两个的私事我本来不想管,但你实在太能作。”宋月临说,“你觉得他此刻提一句休妻就是冒犯你,你回忆往昔,可有尊重他的时候?”
      
      “你这么不懂得珍惜的人,不被别人珍惜简直天经地义。”
      
      宋月临最后一句话说出来,荣川恼羞成怒地彻底崩溃了,全然顾不上什么辈分不辈分,仪态不仪态,捂着耳朵就尖叫了起来。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大吼道:“我要告诉皇兄,我要告诉皇兄!”哭的更凶。
      
      结果这时一个有些沉冷的声音忽然从门口飘来。
      
      “你要告诉朕什么?”
      
      众人一顿,齐齐转头循声看去。
      
      堂外,宋胤珝正一脸淡然地静静立在那里。
      
      而在他身后,还有宋云霓、宋怀璟,和谢蕴。
      
      ***
      
      宋月临这一眼看过去,心里不由一荡,那一瞬几乎就看不到周围的闲杂人等了。
      
      哎呀,这几个人站在一起可真是赏心悦目啊!当然,她得忽略掉宋云霓并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皇兄!”荣川立刻抽噎着朝走进来的宋胤珝跑了过去,“我……”
      
      “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宋胤珝看了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话,低斥道,“站到一边去。”
      
      已经被示意噤声了很久的上官大人这时终于能开口了,于是连忙走过来冲着面前这几位尊神行了个礼。
      
      宋胤珝转眸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李延峰,走近了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道:“抬起头来。”
      
      李延峰依言而作。他的神情看上去紧张而忐忑,但他依然咬着那一口气,迎上了当朝君上的目光。
      
      “若朕告诉你,你与荣川公主合离之后,除了要收回爵位和一切对你本家的封赏之外,你现今在都中的职务也将不保。”宋胤珝说,“如此,你也要与她合离么?”
      
      李延峰一滞,低头沉默了半晌。
      
      荣川公主扬起下巴示威般地看着他。
      
      “臣愿意。”半晌后,李延峰抬起头说道,“无论君上做出何种决定,臣都甘心领受。”
      
      宋胤珝看了他片刻,忽然唤了声:“上官卓。”
      
      上官大人连忙快步过去:“臣在。”
      
      “即刻拟一份和离书给他们。”宋胤珝说。
      
      荣川公主失声惊怒道:“皇兄?!”
      
      他理也没理,转身走到一旁坐了下来:“朕就坐在这里等着。”他说着,撇眸看了一眼荣川公主,“朕倒要看看,有些人到底能跋扈到怎样的地步。”
      
      荣川闷着不说话了。
      
      宋月临蹭蹭蹭跑到谢蕴身边,仿佛全然忘了自己本来还因为他有点儿郁闷,就笑眯眯地:“流芳,你怎么也来了?”
      
      谢蕴眸中含着一抹微微笑意,看着她:“正好和君上在一起,听闻你在这里所以就一道来了。”
      
      宋月临一听,心花顷刻怒放,眼睛里亮闪闪地只看得见谢蕴,丝毫没发现背后有三道目光正看着他们。
      
      宋怀璟在一旁调侃道:“小皇姑,你这么温柔我可真不习惯。”
      
      宋月临扫他一眼:“这温柔不是给你看的,非礼勿视,自己自戳双眼去。”
      
      “……”宋怀璟默默走到了宋胤珝身后。
      
      “君上,”宋云霓忽然无甚情绪地开了口,“既然此事已了,那我就先告退了。”
      
      宋胤珝淡笑允之。
      
      宋月临其实也不想继续待在这儿,这节骨眼儿上没准荣川还以为自己和谢蕴是故意留着寒碜她的,于是也开了口道辞。
      
      宋胤珝看了看她,也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章的时候不由想到我有一阵特别想写个顺叙的换女主文,曾经在写妙手的时候差点实施,哈哈哈哈哈~~
    好了,顺便预个告,下章有新人物上线。→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