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回谢府

      谢元华夫妇听说了宋月临要来,于是提前便候在了府门外,等看到一辆檀木雕花马车直奔着自家门口而来,他们便知道是自己的儿媳妇来了。
      
      谢夫人有些紧张,不由看了一眼谢元华,却从他看似淡定的神态中也看出了一丝担忧。
      
      马车在府门前停了下来,门帘被侍者掀开,先下来的人是谢蕴。然后,一个发髻轻绾,模样清丽的女子从车厢里出来,把手放到了谢蕴的掌心上,随之下车站在了他的旁边。
      
      还不等谢元华夫妇开口行礼,她便已经弯起眉眼唤了声:“父亲,二娘。”又道,“天气凉了,咱们就别一直站在外面了,快进去吧。”
      
      说完见谢元华夫妇顾虑着没动,她便又是一笑:“我和流芳是晚辈,您二位先请吧,不然我们也不敢动一步了。”玩笑似的语气,配上她的笑容,莫名地让人心生亲近。
      
      于是谢元华只好笑笑,应了一声,然后转身与自己的夫人先进了门。
      
      谢蕴侧眸看了她一眼,眸中闪过一抹笑意,然后说了句“走吧”就径直迈开了步子。
      
      宋月临刚刚才伸出去想牵他的手就这么被晾在了半途。
      
      只好自己也跟在后面进门的她不由默默叹了口气,她家流芳果然还是没开窍啊!
      
      ***
      
      这四人聚在一起的气氛说没有一丝拘谨和别扭那是不可能的,但宋月临早有预料,也知道这气氛和自己的关系最大,于是她也早早在心里就作了安排。
      
      “流芳,”她冲谢蕴笑道,“你难得回家一趟,就陪父亲一起下盘棋玩玩吧。”
      
      谢蕴看了看她,点点头,嗯了一声。
      
      谢夫人见状便说自己要去亲自打点晚饭,宋月临自然也就不怕她拘谨地跟了过去。
      
      等跟到了厨房那边才发现,原来这小院里还专门辟了块菜地出来。宋月临看着谢夫人在那儿左看右看东挑西选,心里不由想着要不等回去也在府里弄这么一块地出来好了,反正谢蕴本来就喜欢侍花弄草的,和他一起没事种种菜也能交流交流感情啊。
      
      一念及此,宋月临便有些迫不及待了,跟在谢夫人旁边等她安排完后立刻就拉了她去树底下坐着喝茶,准备取经。
      
      谢夫人听了她的意图,没有立刻说什么,而是略有些愕然地含笑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末了,才柔柔笑道:“我想我有些明白流芳喜欢公主什么了。”
      
      宋月临没料她突然说起这个,一怔之后才回过神,立刻有点儿期待地问道:“什么啊?”
      
      谢夫人双手握着茶杯,微微笑着垂眸沉默了半晌,说道:“亲切,温暖。”
      
      额……宋月临不由自主地联想到自己那些不计脸皮的追求之策,难道是那个亲切?她还真没看出来她家流芳是靠肌肤之亲就能拿下的人啊……
      
      “虽然他少时离家,与我和老爷都不亲近。”谢夫人说,“但每次看着庭茂,我都能体会到流芳他缺少的是什么,只是……”后面的话她并没有说完。
      
      宋月临却能想得出后面的话是什么,无非就是谢蕴没有给她那个做母亲的机会。于是她笑了笑,转移话题:“说到庭茂,他近来还好么?”说着又不由调侃道,“等他知道我已经被他哥给收了,估计也就不用害怕了吧,那也能早些回家一家团圆了。”
      
      谢夫人有些讶然地看着她,似乎全然没想到宋月临对这个话题居然能表现得如此坦然和大度,于是也忍不住笑了。
      
      “前些天才刚收到他的信,”谢夫人说,“一切安好,多谢公主挂怀了。”
      
      两个女人的这一番谈话之后无形间便也拉进了婆媳距离,这之后谢夫人对宋月临的好感便一直明显延续到了晚饭桌上。
      
      原本作为公主,膳食方面也是有讲究的,比如除了她自己之外,也就是服侍她起居的近身侍女才能候在身旁用专门的银箸给她夹菜。
      
      但今夜宋月临并没有讲究这个规矩,说来她其实一向对这个规矩也是无所谓的。所以当谢夫人高兴之下一时冲动用自己的筷子就给她夹了菜放进碗里的时候,还比较理智的谢元华立刻就轻轻撞了一下她的手肘,以示提醒。
      
      谢夫人本也不是名门贵女出身,所以对很多宫规都不了解,被自己丈夫一提醒,这才猛然想起之前恶补的那些东西,当场也有些愣住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把解围的目光投向了谢蕴。
      
      于是谢蕴侧眸看向正有些为难脸的宋月临,又看了一眼她的碗,一句话没说,从她碗里把一条藿香鲫鱼给夹到了自己碗里。
      
      宋月临眸中喜色一闪而过,刚要开始大快朵颐,不多会儿谢蕴又放了块鱼肉到她碗里。
      
      “别挑食。”他说。
      
      没有鱼刺的纯肚皮肉,她的最爱。她每次吃鱼唯二吃的地方,除了脸颊肉就是这里。
      
      宋月临甜笑着“哦”了一声,老老实实低头吃起了饭。
      
      谢元华夫妇对视一眼,不由会心一笑。
      
      ***
      
      吃过了晚饭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宋月临自然而然也就跟着谢蕴回到了他原来住的院子。谢家是书香之家,子孙们所住的每个房间都被题了匾额,而谢蕴住的这间就叫做静喧斋。
      
      宋月临看着这个名字,不由得想:是不是从小耳濡目染太多,所以谢蕴这个性才静过头了?
      
      进了院子,宋月临突然想起个问题。这里不是在少卿府,她回来也是以谢家儿媳妇的身份,那么规矩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流芳,今晚我们一起睡么?”她回头问正在俯身拨弄一棵盆栽的谢蕴。
      
      “咔”一声,谢蕴折断了一截枝梢。
      
      他看着指间这一截断枝,顿了顿,说道:“你先歇息吧,我还要待会。”
      
      她没听出来他的答案是“是”还是“否”,于是又问:“那要给你留着灯么?”她还没有等过别人一起就寝的经历,觉得还是问问清楚好。
      
      “不用了,”他说,“你先睡吧。”
      
      宋月临觉得谢蕴的声音似乎有些哪里不大对劲,好像……有点僵硬?她眼珠子一转,朝他走了过来:“你要去做什么?”
      
      谢蕴转开视线:“想去我娘开的那片花圃里看看。”
      
      夜幕中也看不大清楚他细微神色的宋月临闻言恍然:“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也不困。”
      
      说实话,要不是谢元华夫妇催着他们来休息,她也是希望再找找乐子玩玩的。
      
      谢蕴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
      
      谢蕴的亲生母亲是一位真正的名门淑女,无论是言行还是爱好,都无时无刻不离优雅二字。和现在这位在爱好上颇有些接地气的谢夫人不一样,谢蕴的母亲在生时简直就是个十分典型的大学士夫人。
      
      宋月临看着谢蕴,想也大概知道他的气质是从谁的身上继承下来的了。
      
      花圃里的秋菊早就开了,许多种类都有,什么雪青、紫菊,而夜晚最打眼的就要属白色的瑶台玉凤了。
      
      “看来父亲也把这花圃打理得很好。”宋月临望着谢蕴的侧脸,说道。
      
      “嗯。”他只淡淡应了这么一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夜幕下昏黄的灯晕中,宋月临凝眸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伸手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流芳,”她说,“我有点儿怕安静,你和我说说话吧。”
      
      谢蕴垂眸看着她,良久,缓缓一笑:“我父亲和二娘以前曾是师生关系,你知道么?”
      
      作为一个当初差点和你弟凑成一对,后来又立志追求你的人,这个事实说不知道肯定是骗你的。于是宋月临也不掩饰,直接就点了头:“听说过,好像说那时你爹去蕲州的官学山长那里做客,在那里授了一阵课。”后面的话也不用说完,谁都知道后来的发展,谢蕴的二娘就是那山长的女儿,当时凭着自己父亲这个关系见到了年轻有为的谢元华,自然也就蹭了个学生之名。
      
      “后来他们日久生情,彼此有意。”谢蕴转身走到石阶前坐了下来,望着前方的那片花圃,目光有些悠远。
      
      宋月临在他身边挨着坐了下来,问道:“那后来为什么又与你母亲成婚了?”
      
      “因为他不敢。”谢蕴幽幽道,“堂堂大学士,却与自己的学生有了男女之情,而且那学生还早已有了父母之命的婚约。所以那时他们还未来得及正式定情,他便已经被偶然入耳的流言打败。”
      
      宋月临听着这个故事,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听到过一个差不多的。
      
      “他提前回了楚都,”谢蕴说,“然后经由媒妁之言,与我母亲成了婚。”
      
      后来的发展宋月临大概也知道了,这两人各自婚嫁,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数年,直到谢蕴的母亲因病去世。
      
      “一年之后,他便娶了早已和离独居的她。”
      
      “为此,他还辞了官。”
      
      宋月临沉默了良久。
      
      “那你觉得,你爹不应该和她在一起,是么?”她轻声问道。
      
      谢蕴抬起头看了会儿缀着点点星子的夜空:“曾经这么想过。”
      
      宋月临垂眸沉吟了片刻,说道:“流芳,万一,我是说万一,以后我也早早就离开你了,你会不会再娶?”
      
      谢蕴转头看向她,皱了皱眉:“不要胡说。”
      
      “不是胡说啊,”她笑了笑,“生死有命嘛,谁也不知道明天谁比谁先走一步,我就是好奇问问。”
      
      谢蕴撇开了视线:“我本来也没想过要成亲。”
      
      宋月临自动把这句话理解为他本来是清心寡欲不打算成家的,但偏偏被她搞得发了善心才勉为其难答应了。若她先死了,他自然也就没必要再去找个老婆束缚自己。
      
      “那还好,”她仿佛有些释然地笑道,“只要你不是因为太伤心或者太思念我决定守节就好。再不再娶就随你心意吧!你眼光这么好,我也不担心你找个我看不惯的女人。”
      
      谢蕴没理她最后一句颇有自恋意味的调侃,只是眸光微深地看着她:“公主觉得被人思念是一种负担?”
      
      她笑了笑:“也不是负担,我只是不想束缚你。”
      
      良久,谢蕴淡淡扬了扬唇角:“我明白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