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所谓私语

      “哎!”
      
      宋月临后悔地心口疼。
      
      自打睡到日上三竿醒来,这已经是她发出来的第三声叹惜了。她最近是越来越不争气,稍微受点累瞌睡虫就会早早地黏上来,昨天那么重要的日子,她居然连谢蕴的模样都没见到就睡成了死猪,这要说出去估计都有一堆人要替她痛心疾首。
      
      尤其听其嫣说她睡得还打了呼,这形象毁的简直不能忍!
      
      谢蕴并不在府里,新婚后照例他是有几日假期可以不用被常规公事牵绊的,可这新婚燕尔的他一大早会去哪儿呢?结果一问才反应过来,人家这是照规矩去宫里给君上和太后问安了,为啥没带她?因为她那会儿还在睡觉啊!
      
      “他应该叫我啊。”宋月临说。
      
      其嫣抿唇笑:“少卿说昨日礼仪繁缛让公主受了累,所以让我们谁也别打扰您休息。”
      
      宋月临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觉得有点儿甜丝丝的。于是胃口也就好了些,当即点了个自己想吃的小菜吩咐了下去。
      
      没料自己刚吃完,嘴都还没来得及擦,她就见到自己那两个侄女婀婀娜娜地走了进来。
      
      “小皇姑的气色看起来很好啊。”锦湖公主坐下后当先开了口,眉眼间看似喜庆的笑意却泛着几许暧昧之色。
      
      宋月临不急不慢地漱了口,又擦了擦嘴,然后笑道:“应该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荣川公主莞尔一笑,抬眸示意屏退左右。
      
      宋月临猜也猜到这两个聊私房话十分奔放的公主要说些什么,于是点点头,允了侍女们退下去。
      
      果然,等到下人们全都出了院子,这两位前一刻还颇为傲娇端庄的公主立刻就换上了一副兴趣浓厚的模样瞧着宋月临。
      
      “小皇姑,如何?”荣川问。
      
      宋月临装傻:“什么如何?”
      
      锦湖公主比较急切:“谢少卿啊!”
      
      这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换了一般大家闺秀估计早就臊的脸通红回避不及了,但宋月临是什么人?她这辈子除了在谢蕴面前有那么一丢丢感觉,其他时候就不知道什么叫害羞。你敢说,我就敢听。
      
      宋月临看着她们八卦的脸色,忽然就涌出了一股恶趣味,于是假模假样欲说还休地挑了挑眉梢:“你们呢?”
      
      荣川和锦湖自然就把这简短的三个字理解成了“你们家那位如何”,于是对视一眼,刹那间的表情有些精彩。
      
      “嗨,他啊,或许因是武将出身吧,蛮牛似的不知温柔。”荣川公主说是这么说,眼睛里的情绪倒是看得出她略有些嘚瑟,“不过近来不知抽的什么邪风,每回还要吟上一两句诗,看着我就跟在欣赏什么书画似的。”
      
      说完,还下意识地略一扬下巴,看了眼荣川公主。
      
      荣川两口子近来夫妻关系不怎么好,几乎人人都被她自己宣传地知道了。所以很显然,在她面前显摆这个话题,那就是在扫她的面子。
      
      果然,荣川公主脸色变了变,但又很快漾出一脸娇俏的笑意,说道:“他那个废物,不说也罢。”
      
      正在淡定喝茶的宋月临闻言不由转眸看了她一眼,这丫头够狠的啊,还真不怕这些话若传出去有多伤荣川侯的面子。
      
      但这还没完,荣川公主自然也不能白栽了这个面儿,于是她又意味深长地说了:“而且,我最近也比较喜欢舞文弄乐。”
      
      锦湖公主只花了一瞬就明白了过来:“你与那个……”她一顿,压低了声,“真的?”
      
      荣川公主但笑不语。
      
      于是两人又就着这个暧昧地扯了两句明的暗的,过后似乎才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是来干嘛的。
      
      “小皇姑,你还没说呢,”锦湖公主冲宋月临笑,“谢少卿他是什么样的?是如他平时那般清冷疏淡?还是表里不一,如狼似虎?”
      
      “噗……”饶是宋月临再淡定,还是忍不住被她那句如狼似虎给呛到了,一口茶还没咽下去就喷了锦湖一脸。
      
      于是被喷的人愣住了,另一个便捧着肚子笑。
      
      宋月临依旧一脸泰然地想摸出块帕子给她擦擦脸,结果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来,她这才想起自己没那习惯。
      
      于是她特别理所当然地说道:“不好意思,姑姑没擦脸的给你用,你自己用袖子抹一抹吧。”
      
      锦湖僵着脸自己摸了块绣花帕子出来擦了。
      
      “小皇姑,你就满足满足锦湖的好奇心吧。”荣川还没笑够似的,说道,“谢少卿毕竟曾经也是她心尖上神仙似的人物。”
      
      锦湖连忙道:“你别瞎说。”说着哼了一声,“还说我呢,你原先和百里青凤险些要定亲的时候,你不是还送了枝桃花给谢少卿么?”
      
      荣川立刻有些羞恼:“我那只是顺手摘的,在场又不是只有他一人!你别让小皇姑听了膈应。”
      
      锦湖甩了个“你当我傻”的眼色过去,然后也没再纠缠这个,重又对宋月临道:“小皇姑,你别介意。其实说白了吧,就谢少卿平日里那不染红尘的样子,多少人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成亲了,如今不仅成了亲,还娶了您,好奇的人自然也就多了去了。”
      
      结果宋月临没理她这个,而是看着荣川,问道:“你差点和百里青凤定亲?”
      
      荣川不以为意的样子:“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这回轮到锦湖反过来取笑她了:“是啊,人家宁可自毁容貌也不愿意结这个亲呢。”
      
      荣川脸色微变,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
      
      宋月临这下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谢蕴说百里青凤对男女之事有偏见,原来是曾经险些摊上过这么个老婆,她霎时对百里青凤陡然升起了同情之心。
      
      于是,宋月临做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动作。
      
      她懒懒地打了个呵欠。
      
      见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她便笑了笑:“没睡够。”
      
      荣川和锦湖看地眼睛都直了。
      
      宋月临说完话就继续自自然然地喝自己的茶,由着她们去理解和想象。
      
      恰此时,谢蕴从外面风姿翩然地走了进来。
      
      还隔着一段距离他就看见了朝自己方向坐着的宋月临,她正旁若无人般地在冲他笑。
      
      荣川和锦湖见状自然也就识趣地告了辞,只是临走前用十分暧昧和略带嬉笑的神情看了谢蕴两眼,这两眼看得他有些莫名。
      
      “怎么了?”他问。
      
      宋月临托腮笑看着他:“想不到惦记你的人还真不少。”
      
      谢蕴一顿,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回避开这个话题,而是淡淡笑了一笑:“我以为公主当初在下手时就已经很清楚敌情了。”
      
      这回轮到宋月临意外地愣了一愣,她看着谢蕴唇边的笑意,觉得和做梦似的。原来他也会用这种戏谑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她心中激荡不已,兴致更高,也就更敢说了些,于是支起身子又朝他凑近了点,笑道:“但我看不惯她们这么好打听咱们的闺房私事,总觉得她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心里打着你的主意。”
      
      谢蕴确实没有想到她们三个凑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居然是在谈论这个话题,他愕然之余瞬间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见他狐疑地盯着自己不说话,宋月临拍了拍他的肩:“放心,我没有胡言乱语坏你清誉。”不等谢蕴说话又续道,“只是打了个哈欠,说我没睡好。”
      
      “……”谢蕴就算再清心寡欲,这个有引导意味的暗示他还是能明白的。
      
      可再看宋月临,一脸坦然,似乎丝毫不觉尴尬。
      
      他眉梢微微一挑,眸光微敛。
      
      “真当我这么容易钻她们的套。”宋月临继续说道,“那本春宫图册我都看了,还会因为听她们两个丫头故意扯两句就落荒而逃么?未免太小看我了。她们愿意说我就听着,反正吃亏的不是我。”说着还想起了什么,“诶,对了,天御司那边给你册子了么?不知道和我的一样不?”
      
      等她说完发现谢蕴正似笑非笑地静静看着自己,她才恍然回神,立刻端坐了身子,轻咳两声:“那个,也没什么,我就是顺口一问。”
      
      说完她也不敢去看谢蕴的表情,只低头喝茶,过了片刻,才听他开了口。
      
      “晚些公主若无事的话,不如一起回趟谢府吧。”他说。
      
      “好啊!”昨儿只是隔着盖头行了礼,还没好好拜见过自己的公婆呢,宋月临立刻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
      
      两人正一边喝茶一边说着话,忽然侍女从院子外面走来,手上还拿着封信。
      
      宋月临接过,拆开,笑了:“婚仪之前我写了信回去让老胡管家过来帮我们府上操持操持,他已经在路上了。”
      
      谢蕴嗯了一声:“依照这时日差,他可能快到了。”
      
      “诶?”宋月临忽然低呼一声,“孝先也来了?!”
      
      语气疑惑中还挺兴奋。
      
      谢蕴神色不动地看着她:“孝先?”
      
      “就是卫峥。”宋月临收信抬眸,看见谢蕴忽然想起来他应该不认识自己说的是谁,于是笑道:“他来了你就知道了,恐怕还要劳烦你帮他安个差事。”
      
      谢蕴垂眸喝了口茶,似乎在忖着什么。
      
      这边宋月临还在自言自语:“好好的太守师爷不做,也不知又耍什么性子。”
      
      谢蕴起身站了起来。
      
      宋月临回神仰头:“你去哪儿?”
      
      他莞尔一笑:“忽然想起院中盆栽还未顾上,我去看看。”
      
      说完,唤了随侍便径直出了月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快乐~~大家都开启玩耍模式了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