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报

      祁山的早晨,山风里带着些许湿润的凉意,阳光渗在晨雾间,虽美,空气却依然清冷。
      
      今日便是天御司之前预先拟备的第二个吉日吉时,所以昨夜临睡前,宋月临便特意嘱咐了侍女务必早早唤醒她,无论用什么方法。
      
      于是一大早她就被一脸惶恐不安的侍女用力摇醒了。
      
      梳洗好后又用完了早膳,刚要准备出发,一出门口正好看见了从清晨的阳光里走来的谢蕴。
      
      一见他,她原本跳地极为安稳的心忽然就有些无章起来。
      
      宋月临居然觉得有些害羞,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
      
      她伸手拉了拉裙摆,又假装自然地拨了拨额发。然后看着她的未来夫君,笑道:“你怎么来了?”
      
      妈呀,一出口差点吓晕自己,这么温柔还略带羞涩的声音是谁的?
      
      谢蕴似乎也怔了一下,但这丝不自在旋即而逝,然后看着她用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表情和语气说道:“今日我和公主一起上山。”
      
      “嗯?”宋月临讶道,“你们天御司的规矩不是要分开走么?”
      
      “规矩是死的,自然要因时而异。”他说着,眸中泛起一抹淡淡的深邃笑意,“公主毕竟手无缚鸡之力,万一再遇到危险,至少我们在一起。”
      
      他的语气在“手无缚鸡之力”上有些重,宋月临被呛了一下。
      
      “咳……”她干干一笑,“那,你要和我一起走,我当然是非常高兴的。”
      
      于是,她便在极度不自在和难掩的欣喜心情中,十分矛盾地跟着谢蕴上了他专门让人备的马车。
      
      那晚之后她也并没好意思再往他面前凑,一来是她第一次尝到了真正的暧昧以及那之后有些尴尬、期许和忐忑的复杂滋味。二来,就是她并不知道谢蕴对她的态度会是什么样,她有些不大想立刻知道答案。
      
      但现在,他却比预计的提前出现在了她面前,还与她面对面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坐着。
      
      躲不过了。宋月临想,也罢,若他真这样在意自己当初的动机有亵渎之嫌,那她大不了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不屈精神再重新追求他一次便是。
      
      “关于那批杀手,”谢蕴忽然开了口,“公主知道多少?”
      
      咦?宋月临有些纳闷,但还是如实回道:“不是说其中一个身上有杨家的家徽印记么?”
      
      谢蕴点点头:“没错。”他说,“但我派了人这两日连夜彻查,可其他人却查不到任何身份。”
      
      宋月临定定望着他。
      
      半晌,她说:“流芳,你为什么要同我说这些?”
      
      谢蕴抬眸,语气是理所应当的平静:“事关公主,自然应当详述。”
      
      他果然是故意的。宋月临看在眼里,更是心花怒放。
      
      照理,这件事自己不问,他便没有必要主动交待的那么清楚,以他向来的处世之策,更没有必要指出那一丝异常。
      
      他这分明是在告诉她,他们之间到底与外人不同。她担心会出现的隔阂,也并没有真的横亘而生。
      
      这简直再好不过。
      
      “我明白你的意思,”她便立刻笑弯了眼睛盯着他,“你是想说这件事与杨家无关,让我别被人放的饵牵着鼻子走,是么?”
      
      谢蕴笑了笑:“那这件事,公主打算如何处置?”
      
      “唔……”宋月临想了想,“君上是我的侄子,杨氏一派现在正是他有用处的时候,我可不想被人利用去给他找麻烦。”言罢问他,“要不,就这么翻过去吧?”
      
      须臾,谢蕴转开目光,“嗯”了一声。
      
      车外,薄雾渐散。
      
      ***
      
      回到王都后谢蕴和宋月临便都被立刻召入了承乾殿,面对这堪比早朝的君臣议政会面,他们都对关于祁山的这次刺杀事件做出了当事人陈述。
      
      而最终这件事得出来的结论是:无线索可查。
      
      这结果令不止一人感到诧异。
      
      离开承乾殿后谢蕴便直接回了天御司,哪里也没去,哪个人也没找。
      
      “大人,”沈清言亲自捧着做好的喜服走进了抚琴阁,“您来试一试吧。”
      
      他点点头,从书案后起身走过来任由侍者们开始为他解带换衣。
      
      “通知陈亭如,”谢蕴忽然淡淡说道,“年初让他暂且压下的那件事,待婚仪之后可以把折子直接呈给承乾殿了。”
      
      陈亭如是谢蕴的学生,也是工部郎中。沈清言立刻便知道了他指的是哪一件事。
      
      “大人是要……”
      
      谢蕴看起来依然很平静,眉宇间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目光变得有些深邃。
      
      “既然已有人要先踩过界,”他的语气平淡中有些许凉意,“那就不能怪我以剪其羽翼为报。”
      
      ***
      
      与此同时,宋月临则被宋胤珝留在了承乾殿品尝这次外国使节送来的蜜茶。
      
      宋胤珝看着她有滋有味地啜着酒,微微一笑,问道:“脚伤可还好吧?”
      
      “挺好的。”宋月临一时脱口而出,随即反应过来和自己说话的人是谁,于是又立刻重新说了一遍:“回君上,永章挺好的。”
      
      宋胤珝笑笑,伸手拿起一块青梅冻糕递给了她:“小皇姑就像从前那样与朕说话就是,不必拘谨。”
      
      从前?宋月临默默想,从前和你说话就不大自在好么……
      
      不过精神她还是领会到了,对于这种甚合心意的许可,她当即愉悦地表示了恭敬不如从命。
      
      “好好的日子里偏偏遇到这种事,小皇姑倒好像一点也不后怕。”宋胤珝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语声轻缓,微微含笑。
      
      宋月临略略一顿,抬眸看着他,一笑:“我怕啊,但是最怕的时候已经过了,我可不愿意还整天想着他们。”说着,一耸肩,“我对想念的对象还是很有外形要求的。”
      
      宋胤珝似乎有些失笑:“可是,小皇姑就一点也不好奇是谁敢对你下杀手么?”
      
      “说到这个我倒是很郑重其事地想过。”宋月临端正了一些身子,一脸正经,“你说,会不会是哪个暗恋谢蕴的人心生嫉妒干的?”
      
      宋胤珝沉默了一下:“朕觉得,应该不会吧?”
      
      “君上你坐拥天下,实在不懂寻常人这求而不得的痛苦。”宋月临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辈姿态,说道,“这事儿吧,我估摸着不外乎两种情况。一种呢,就是对谢蕴求而不得;另一种呢,就是对我求而不得。”
      
      “哦?”宋胤珝颇有兴致地看着她,“此话何解?”
      
      宋月临咽下嘴里的半块冻糕,拍了拍手,笑道:“君上,其实永章是个很简单的人,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就像君上和怀璟还有太后都对我好一样。所以也许有些人看不得我回报别人的好,嫉妒呗。”
      
      她的名单里没有安阳长公主。
      
      看来,她果然也猜到这次的事和自己也有些关联。
      
      而这些话,她是特意顺水推舟说给他听的。
      
      宋胤珝凝着她,唇角边泛着一抹浅浅的笑意,没有再说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二应该已经很明显了吧?还在猜的小伙伴可以明确了→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