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直面

      宋胤珝看着自己被包扎起来的右手腕,试着轻轻活动了一下,嘴上问道:“小皇姑醒了么?”
      
      坐在他对面的宋怀璟点点头:“只是疼的乏力所以睡了一觉。醒来后和安阳皇姑她们说了会儿话没多久,谢少卿就来了,”说着不由一笑,“估计她这会儿正高兴着呢。”
      
      宋胤珝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淡淡嗯了一声。
      
      “等小皇姑好了,君上可得找她许个人情。”宋怀璟顺着他的目光也看着他的手,笑了笑,“本就伤了手,却还把她那么重的人给抱了回来。”
      
      宋胤珝淡淡弯了弯唇角,看向他:“她多年未归,你们的感情倒是一如当年的好。”
      
      宋怀璟刚想说什么,看着宋胤珝的目光却又倏地顿住,再开口时,便比片刻前沉稳严谨了许多。
      
      “君上,这次小皇姑舍身救驾,是否已可以证明……”他说道,“她不会选择安阳皇姑?”
      
      宋胤珝一默,说道:“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尚早。不过,”他抬起眼帘看着宋怀璟,“你的婚事或许也到了要做准备的时候了。”
      
      宋怀璟一愣,然后勾了勾唇角,笑意中几许无奈泛过,点了点头。
      
      “小皇姑和谢蕴的婚事算是太后赢了一局,这么说,”宋怀璟道,“是轮到安阳皇姑了?”
      
      “长公主府自然是不能再得意下去。杨氏刚坐上了后位,也是时候压一压。至于太后那边,”宋胤珝道,“永章皇姑和谢蕴的结合未必就一定能为她所用。所以,这次你便听寿安殿给的人选吧。”
      
      要全面亲政,必先削弱长公主府的力量。这是宋胤珝还在身体最差最需要休养的时候便开始筹谋的事。同样也是在那个时候,他也明白了不能为了打一只老虎,就任由同样有野性的猎犬疯长。
      
      “但是,”宋胤珝又道,“你最好还是不要在这件事上和长公主府起正面冲突。”他说,“这个头,想办法让你的小皇姑帮你出吧。”
      
      ***
      
      第二天早上,宋月临迷迷糊糊醒来,眼睛也懒得睁便喊了一声“来人”。
      
      “我要喝水。”她懒洋洋地说道。
      
      很快,便有人把她半扶起来给她送了口温热的水入唇。
      
      她喝完水才慢慢睁开眼睛,待看清了坐在床边的人后,不由一愣:“君上,你怎么在这儿?”
      
      然后她看着宋胤珝冲着自己微微一笑,把手中的茶杯递给了旁边的随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君上,您这是……”不经意间,她注意到他的右手,“受伤了?”
      
      宋胤珝笑了笑:“不碍事,只是扭了一下。”
      
      宋月临有点儿怀疑他这手是在抱自己的时候弄伤的,毕竟他这个身子骨……她瞧了一眼面色如常的宋胤珝,忍了忍,还是没把这怀疑问出口,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听别人质疑他弱。
      
      当然,女人更不愿意听别人说自己胖。
      
      于是她索性敷衍了一句:“哦,那就好。”然后转移话题,“那你今天的围猎就别去了,手伤了也拽不住缰绳。”
      
      “是不打算上马了,不过做个看客还是无妨的。”宋胤珝含笑看着她,“说起来,小皇姑昨日救驾时倒是比一些男子还英勇。”
      
      “君上这是在赞扬我还是调侃?”宋月临一挑眉梢,笑道,“不过嘛,以永章的审美来看君上确实也是个美人,所以,我这算是另类的英雄救美吧?”
      
      宋胤珝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话,看上去怔了一怔。
      
      宋月临回过神,忙清了清嗓子,讨好似的笑道:“不好意思啊,君上,永章说话没正经习惯了,冒犯了您还请看在我是您姑姑的份上多宽恕宽恕吧。”
      
      宋胤珝不由弯了弯唇角:“你同怀璟便一向是如此么?”
      
      “怀璟?”宋月临心想,和那小胖子说话可随意多了。但脸上仍笑笑,点头:“差不多。”说完又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宋胤珝看着她掩袖懒懒打完,问道:“又困了?”
      
      宋月临眨了眨眼睛里的水汽:“还好,最近比较容易犯困,习惯了。”
      
      “那,”他问,“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她摇摇头:“不了,昨晚约了流芳让他今天陪我去看看红枫。”说着笑了笑,“反正等以后长眠不起了就能睡个够,现在能不浪费白日里的大好时光还是少浪费吧。”
      
      宋胤珝看着她,没有再说什么。
      
      下一刻,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即其嫣出现在门口说道:“君上,公主,谢少卿来了。”
      
      宋月临一听来了精神:“快帮我梳洗,让他陪我一起用早膳。”说完刚想掀开被子下床,才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宋胤珝,“君上,你用过早膳了么?要不要一起?”
      
      宋胤珝笑了笑:“你的早膳比大家都晚了些,朕就不奉陪了。”说完,又续了一句,“也不妨碍你与谢卿增进感情。”
      
      他说完,便起身告了辞。
      
      走到门外小院时,果然见到了正站在树下静静候着的谢蕴。
      
      “臣见过君上。”谢蕴也如往常般向他行了个礼。
      
      “谢卿不必多礼。”宋胤珝说道,“听小皇姑说你约了她去看红枫?”
      
      谢蕴微微笑了笑:“公主她不愿在房中待着,想外出散散心。臣只好随她。”
      
      “小皇姑自小便有些古灵精怪,”宋胤珝道,“不过以谢卿的才智,想来要制住她也非难事。”
      
      谢蕴没多说什么,只泛泛接了句:“君上言重了。”
      
      “朕不过实话实说,”宋胤珝淡淡一笑,“谢卿的才智朕向来是极为欣赏的。就像东夜国提亲之事,若非谢卿你,只怕小皇姑与社稷,朕总要二选一辜负一个了。”
      
      他说完,抬手轻轻按在了谢蕴的肩上,侧身靠近了些,微微一笑,说道:“好好照顾她。”
      
      宋胤珝言罢,径直从他身旁错身而过。
      
      谢蕴仍静静站在原地,半晌,垂眸一笑。
      
      这笑容中没有任何别样的情绪,有的只是两个字。
      
      ——果然。
      
      ***
      
      宋月临和谢蕴的婚姻并不同于一般的公主驸马结合,因为谢蕴身为大楚地位最高的司天神官,所以与他的婚礼仪式中便需要经过一些以天御司为主导设置的特殊步骤,其神圣性可说是仅次于帝后大婚。
      
      所以半个月后,已经可以落地勉强拄着拐杖行走的宋月临便按照婚礼前流程,和谢蕴一起来到了被奉为祁福清净地的祁山。
      
      在这里,两个人要分别居住在东西两院,进行一个为期九日的焚香斋戒的静心修行。因为宋月临并非神职身份,所以她还必须在九日之后独登山顶神庙做一个受福仪式,之后再等谢蕴来会合,两人一起行朝拜圣灵仪式。
      
      焚香斋戒沐浴诵经对宋月临来说都不难,唯一的难处是,她根本静不下来心。
      
      整整九日,她身边一堆人帮她守着规矩,不仅真的连谢蕴半根头发也见不着,她甚至连一些些娱乐活动也不能有。
      
      就连她来之前偷偷藏了准备用来玩抓拿游戏的几个小沙袋都被没收了。
      
      她被憋得最难受的时候竟然觉得自己有些理解为什么谢蕴一开始那么排斥她了,因为他们成长生活的环境太不一样。而谢蕴最后居然能接受她,她现在也觉得真是比之前还感动,简直为难他了。
      
      不过,她想,他也应该感动。因为她也为了他把这难啃的九日啃下来了。
      
      终于,来到了第十天。
      
      因为宋月临腿脚不大方便,所以她是破例坐着四人抬的坐辇上的山,前后一共还跟了四个护卫。
      然而,这所有的人在行至半途一片竹林的时候,都成为了死尸。
      
      ***
      
      宋月临勉力站起身,拍了拍因为先前在地上就势一滚所以沾在身上的落叶,看着面前的数个手持带血刀刃的蒙面人,凉凉一笑。
      
      “冲着本公主来的?”她笑问。
      
      没人说话,只欲举刀朝她劈下。
      
      “住手!”一声厉喝突然从身后传来。
      
      这个声音宋月临认得,是云流的。于是她立刻转头看去,果然看见谢蕴和三个人跑了过来。
      
      云流本就是武官世家出身,此刻他与另两个护卫飞奔赶到立即便与蒙面人缠斗起来。
      
      然而仍有在空隙外的蒙面人见状也不管他们,仍决定举刀向着宋月临这个目标而来。
      
      但她却被一个人猛地拽到了身后护着。
      
      谢蕴一把将宋月临拉过来抱在怀里,一转身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了那些凶徒。
      
      宋月临的呼吸间霎时满是他身上清雅的莲花檀香,她倏地呆住。
      
      但奇怪的是,那些黑衣人的刀却并没有落在他身上。
      
      谢蕴似乎也立刻意识到了,他立刻拉开宋月临,迅速一扫她身上,然后转身又面向凶徒,将她护在了背后。
      
      也就是在与他面对面的那一瞬间,宋月临看见了他略有些苍白慌乱的脸色,那是她从未见过的谢蕴。
      
      也是她从未见过的男人。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会有一个人这样紧张她的生死,会把她看的这样重要用自己来护着她。而他明明只是个文官,甚至连秋围那样的狩猎活动都不必参与。
      
      突然之间,她觉得心头狠狠跳了一下。她想起戏本里说的怦然心动,她以前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别人说就是见着那个人就高兴,可她觉得她每日里见到好看的人都挺高兴的。
      
      但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
      
      “你让开!”一直沉默的蒙面人终于指着谢蕴开了口。
      
      谢蕴看着他们,眸中一抹忖思之色闪过,然后冷冷一笑:“我的妻子,凭什么让给你?”
      
      宋月临怔怔望着他的侧脸,心跳越来越快,被他紧紧抓着的手好像也越来越热了。
      
      “不要被他拖延时间,”旁边有人提醒那人,“速战速决,先打晕他!”
      
      谢蕴刚要开口再说什么,猛然回过神的宋月临只听见了有人说要打晕谢蕴,一转眸,又看见那些人提着刀冲了上来。
      
      于是她反拽着谢蕴一个转身,提起右脚就踢了出去。面前一个蒙面人霎时被踢出去仰倒在地,趁着其他人愣神的一瞬,她又抬起手肘忽地击中了旁边一人的面门,随即夺下他的刀,顺手一刀割破了他的咽喉。
      
      她的衣襟上瞬间被溅上了一道血迹。然后,她手提着刀,看着眼前剩下的几个眼露惊惧之色的蒙面人,凉凉一笑。
      
      “敢伤我的男人,”她说,“你们找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事实证明,小皇姑每次心里吐槽说想飞起一脚又糊一脸什么的,是真的能做到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