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婚之喜

      “公主,您还是再吃点儿吧,”其嫣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地看着一大早起来就时不时走神傻笑的宋月临,“不然待会大婚仪式开始,就只能等到晚间宫宴才能好好吃些东西了。”
      
      “其嫣,昨晚我真不是做梦吧?”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问了这个问题。
      
      其嫣便也第三次笑了笑:“不是,婢子听得真真的呢,谢少卿他确实向您求了亲。”
      
      宋月临心满意足地捧起碗喝了一口汤:“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但他这个亲提的真是太是时候。”
      
      其嫣觉得她这句话似乎说的哪里有些不对:“还能为什么呢?自然是因为谢少卿也心仪于公主啊。”
      
      宋月临抛过来一个“你真是太单纯”的深邃笑意,没有说话。
      
      谢蕴喜欢她?作为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人,宋月临从来就没幻想过一个男人的心意会毫无预兆地突然就对她由排斥到心悦。
      
      何况还是谢蕴那种被追捧惯了的高岭之花!
      
      不过她对原因倒也并不纠结,反正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就行了。虽然她确实有些意外他居然还对自己的私生活做出了约定,什么不许豢养面首……看来他的意思是既然要做夫妻的话就得按照他的规矩里做夫妻的路子走,所以她也就还了一条不许收姬妾。
      
      这位神官大人和别家驸马果然是从外到里都完完全全不同,她竟还真有些期待起和他的婚后生活了。这人身上一直散发着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气息,她忍不住想,不晓得做了人夫君的他会是什么样子?说起来,这下她可能名正言顺地占他便宜了,哈哈哈。
      
      “公主……”
      
      其嫣无奈的声音终于成功把又不知不觉陷入了出神傻笑状态的她给拉了出来。
      
      宋月临“噗嗤”笑出声来,然后低下头,心情愉悦地老老实实吃起了饭。
      
      ***
      
      大楚帝后大婚,自开国以来便有相当严格和正式的流程,而第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在紫云台举行祭天仪式。
      
      因此,宋月临第一次见到了以神官身份出现在她眼前的谢蕴。
      
      彼时她作为堂堂当今君上的皇姑,自然也是盛装打扮地出现在了位于都城北郊的皇家祭坛,紫云台。
      
      丹樨玉阶前,皇亲大臣们分侧而立,左侧前列为皇亲,右侧前列为重臣。而宋月临就站在左侧的顺次第三位,在她的前面依次是太后和安阳长公主。至于右侧首位,则正是新后杨氏的爷爷,当今丞相杨嵩。
      
      祭天古乐响起时,宋月临看见了从山门而入,着了一身月白绣金线白泽神兽的广袖锦袍,腰围九环玉带,头戴金冠的谢蕴。
      
      她看着他面色肃穆地步步款款而来,不由勾了勾唇角,忽然有种骄傲感油然而生。正想冲着他使个心灵相通般的眼色,谁知谢蕴经过她面前时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过去了。
      
      宋月临一丝刚荡开的笑意就这么被晾在了唇边。
      
      她虽然向来知道谢蕴行事端方,姿态无懈可击,但或许是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来的太突然,所以此刻她不由重又生出些疑惑:昨晚的事若不是她做梦,那会不会,他又后悔了呢?
      
      若谢蕴真的后悔了……宋月临认真地想了想。
      
      那就不能由着他任性了。
      
      大婚仪式由祭天坛到皇宫正殿,一共行了三个环节,但一路上却因为阵仗太大,加上礼仪严谨,所以推进地极慢。
      
      宋月临看着穿的里三层外三层,一身喜服冕旒的宋胤珝,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觉得本就看着清瘦的他似乎脸色更不大好了,不由替他觉得累得慌。
      
      他不过成个亲,倒好像是替所有人成的似的。
      
      好不容易终于折腾结束后,宋月临松了口气,立刻就寻了个凉亭嗖地钻了进去。
      
      “累死我了。”宋月临一边吃着事先让其嫣准备在身上的点心,一边揉了揉脖子,只觉得这高髻顶久了也是受罪,尤其还要时时刻刻保持着非常拘谨的姿态,所以比起平时也会累得更快。她有些佩服比她穿的更华丽,戴了更多首饰,尤其头上还顶着九凤步摇银帽的宋云霓。
      
      “公主殿下——”
      
      宋月临一听这个尾音带了点扬起的波浪感的声音,身上就不由被肉麻地打了个冷颤,一抖,点心碎末就呛了她一下。
      
      “咳咳咳……”她眼睛里险些咳出泪来,好不容易顺下气才勉强冲着来人笑了笑,“世子,这么巧?”
      
      “不巧不巧,”东夜国世子塔图没什么含蓄的习惯,当即回笑道,“我是跟着你过来的。”说着还特自觉地就在她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看着她手里的半个点心,又笑了笑,“公主饿了?”
      
      宋月临心说你这问的不是废话么?但她觉得既然别人都撞见她在这儿垫五脏庙了,一个人继续吃独食也不大好。于是她假模假式地微微一笑,问他:“世子饿么?”
      
      “我不饿,早上吃了条羊腿。”塔图说。
      
      宋月临哦了一声:“胃口不错。”然后心安理得地继续吃着自己的。
      
      塔图看着她吃了一会儿,低头从怀里摸出来一方五彩织锦给她。宋月临本来以为他是给自己擦嘴用的,结果一看这玩意儿又觉得这用来给她擦嘴未免太精致了些。
      
      不止是五彩织锦,还有珍珠流苏。她没有伸手接,抬眸看了他一眼。
      
      “尊贵的公主殿下,”塔图身旁的随从替他开了口,“这是我们东夜国的风俗。那日在云顶山上您赠了我们世子一朵花,所以今日世子便回赠给您他的五彩腰带,算是……”
      
      “你等等!”宋月临忽然站起身朝凉亭外奔了出去,“谢少卿,这么巧啊!”
      
      近处的水廊上,仍穿着一身祭天礼服的谢蕴正率着一众天御司官员经过。
      
      谢蕴停步,转头看着她,施礼:“见过公主。”
      
      宋月临冲着众人摆摆手:“不必多礼不必多礼。”然后伸手暗戳戳地拽了一把谢蕴的袖子,凑近低声飞快说了一句,“他要送我定情信物了!”
      
      她话音刚落,塔图已经捏着五彩锦带跟了上来,一见谢蕴就行了个他们东夜的敬礼,说道:“神官大人,我听闻了你在大楚德高望重的地位,今日一见果然极有风范。不知来日我大婚之时,你可否也为我的夫人主持一个祭祀祈福之礼?”说话间,已经和宋月临几乎肩并肩站着,身上散发出来的所属意味已十分明显。
      
      谢蕴等着他说完话后,微微一笑:“谢世子赞誉。不过天御司乃大楚皇家神院,恐怕谢蕴无法为世子效劳。”
      
      塔图哈哈一笑,豪爽道:“那只好等我要娶大楚的公主之时再来请谢大人亲自出山了!”
      
      宋月临的眉毛跳了跳,刚想再暗示谢蕴两句要加快速度去和宋胤珝提他们两的事,结果对方已经先极有风仪地淡淡一笑,冲着她说了句“臣还有事,先行告退”便一旋身走了。
      
      走了……
      
      走……了。
      
      这家伙难道真的反悔了?!宋月临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哀嚎又怒吼。
      
      “公主,这锦带你还没拿呢。”塔图又要把东西往她手里塞。
      
      宋月临真想一点心糊他一脸,你一个大男人干嘛学女人玩什么送花送腰带的风俗,那朵野菊花难道不是你非要我摘给你的吗?!
      
      但她当然不能真的糊他一脸。于是她果断地选择了三十七计之最后一计,茅厕遁,一溜烟领着其嫣就跑了。
      
      ***
      
      再见到谢蕴和塔图,都是在晚间的宫宴上。
      
      宋月临对吃的一向很积极,所以她入席也入得很早,彼时当她敏锐地发现自己身旁的位置多半就是要被腾出来给塔图坐的时候,她非常及时地叫住了宋怀璟。
      
      “过来和我叙叙旧。”她使了个“坐我旁边”的眼神。
      
      宋怀璟本来是拒绝的:“小皇姑,宫宴上不好窃窃私语,我还是坐那……”
      
      宋月临眉毛一挑:“你还记得当年……”
      
      “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能窃窃私语,我陪你坐吧。”宋怀璟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端端正正地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宫宴开始,新婚的国君携着他的皇后从殿后走了出来。
      
      众人起身齐呼万岁,然后平身,落座。
      
      这,便开始了。
      
      两杯酒下肚,宋月临看着殿中翩翩起舞的舞姬,一边碰了碰宋怀璟的胳膊:“赵毅被贬去了肃州,现在兵部职方主事的人选定了么?”
      
      “还没。”宋怀璟道,“安阳皇姑推荐了荣川侯,太后推荐了江道龄。君上仍未定准,打算等赵谦将军班师回朝之后再议。”
      
      等赵谦回朝再议?宋月临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举樽欲饮时,不经意斜着目光瞅了一眼坐在那里的谢蕴。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他感应到什么朝自己看回来。
      
      一曲舞毕,塔图忽然毫无预兆地就冲着宋胤珝开了口:“尊贵的楚君,今日您大婚之喜令我想起了东夜有一个习俗。”
      
      宋月临的额角抽了一抽,隐约有种不祥预感,心说你老家习俗怎么这么多且还选着同一天用的?
      
      高高在上的宋胤珝笑了一笑:“世子请说。”
      
      “我们东夜向来有沾喜迎喜之风,尤其地位越尊贵的人,”塔图说,“沾了他的喜气就能使自己的喜事也更加顺遂。所以今夜,塔图也想沾一沾您的喜气。”他说着,低头行了个敬礼,“请您许永章公主为我东夜世子妃。”
      
      全场一片安静,似乎每个人都早有预料。
      
      就连宋月临听见他这么一说,也不过只是闪出一个念头:果然来了。
      
      宋胤珝闻言也依然保持着他不疾不徐的温然之风,笑道:“永章公主乃英祖皇女。她的婚事,自然要她自己点头。”
      
      “既如此,那便没什么可争议的了。”塔图仍是豪爽道,“公主她已经收了我的五彩锦带,订了亲了!”
      
      此言一出,宋怀璟立刻转头丢过来一个“速度还真快”的调侃笑意。
      
      “诶诶,”宋月临忍不住了,“世子,您那条锦带我可没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私定终身这种话可得说说清楚,别让君上误会。”
      
      谁知塔图给她来了句:“你不过是还没来得及握在手里罢了。”
      
      宋月临真是服了这种莽夫劲儿,眼看宋胤珝和太后安阳公主等人都有些忍俊不禁,她忍不住又侧眸看了眼坐在那儿似乎都快成佛的谢蕴。
      
      “君上,”宋月临咬牙切齿地深吸了口气,然后回过头冲着宋胤珝笑得一脸端庄婉约,“谢少卿他说有话要说。”
      
      于是所有人一怔之后,都莫名其妙地把目光都投向了谢蕴身上。
      
      “谢卿,你有何话要说?”宋胤珝问。
      
      “莫非谢大人是同意了要为我与公主大婚主持祈福仪式?”塔图喜上眉梢,也问。
      
      全场注目中,谢蕴好整以暇地站了起来。
      
      他先向着宋胤珝行了个礼,然后看向塔图,说道:“世子,恐怕谢蕴无法为你效劳。”
      
      不等塔图纳闷出声,谢蕴已向着宋胤珝开了口。
      
      “君上,”他语声平静地说道,“臣与永章公主,在半月前已定了终身之约。”
      
      话音落下,四周倏然一片寂静。
      
      然后,相继响起数声器物掉落之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晚上后台抽了死活刷不出来所以没更上,今天补上。临近过年了天气也冷,我已经被母上大人传染上感冒了╮(╯▽╰)╭大家都要注意身体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