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立约

      半个月后,君后大婚礼前三天,邻国使节陆续到达楚都入宫献礼。
      
      宋月临坐在兰华池旁的玉石栏杆上,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往池子里撒着千酥饼的面屑,不多会儿,宋怀璟从另一头廊上大步走了过来。
      
      “来了?”宋月临起身,拍了拍手,“等你半天了,今天这早朝也是议得久。你的人东西都准备齐了?”她问,“先声明,我这回可什么也没带,全打算蹭着你萧山王去游玩的。”
      
      宋怀璟有些欲言又止似的笑了一笑:“小皇姑,这回咱们秋游还要再加一位客人同往。”
      
      “客人?”宋月临侧眸往他身后一看,却也没见到什么别人,“你该不会接了什么陪同使节游玩的活儿吧?”
      
      宋怀璟做了个“你真是太懂”的表情。
      
      “这些应酬活儿最麻烦了,那还是你们去吧。我回头自己再去玩两天也是一样,还更逍遥些。”宋月临说着就要转身往回走。
      
      “不行!”宋怀璟忽然脱口而出道,“你必须得去。”
      
      “为什么?”宋月临狐疑地看着他。
      
      “因为……”宋怀璟憋了半晌,最后说了一句:“因为他是个长相俊美的王世子,你不想去看看?”
      
      宋月临打量了他两眼:“你们早朝上打我什么主意了?”
      
      “没……”宋怀璟刚要否认,就看见她眼睛一眯,丢了个冷眼过来,“东夜国王世子向君上提出了联姻请求,说想迎大楚公主为世子妃。”
      
      宋月临闻言,勾了勾唇角:“大楚公主多的是,找我干什么?”
      
      宋怀璟看了她一眼:“他点了你的名……”
      
      点了名?宋月临真是想笑,这整个大楚都没有人愿意点她的名,也没人敢点她的名。一个他国世子,居然一上来就点了永章公主的名?若说没人指点他,她打死也不信。
      
      想到这儿,她不由一笑,语带戏谑:“真长得很俊美?”
      
      这个宋怀璟倒是能客观回道:“高鼻深目,轮廓深邃,是还不错。”
      
      “还真会投我所好啊。”宋月临意味深长地笑叹道,“君上怎么说?”
      
      “自然还未给准话。”宋怀璟道,“不过,依照目前的局势,君上恐怕也不好拒绝……”
      
      宋月临换了个方向要走:“我去找君上问问。”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了下来,“对了,”她回过头问道,“谢蕴知道这事么?”
      
      “谢蕴?”宋怀璟似乎没想到她突然会有此一问,一愣之后,才回道,“知道啊,他在朝上。”
      
      “嗯。”宋月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一定很高兴。”
      
      ***
      
      大婚前的承乾殿早已被喜庆之色覆盖,远远望去,满目喜红。即便是看着有几分清容之色的宋胤珝穿着他玄色绣金龙袍站在那里,也会觉得他的脸上多了些红润的色彩。
      
      宋月临走进来后,向着他行了个很标准的宫礼:“永章见过君上。”
      
      宋胤珝正埋头画着他的丹青,听见宋月临来了,也没有抬头,只是含笑道:“小皇姑不必多礼。你来的正好,这幅丹青朕打算明日大婚后送给皇后的,你来看看如何?”
      
      宋月临便走了过去,往他身旁一站,垂眸看向书案上这幅仍在他笔下一点点完整中的画。
      
      “鸾凤和鸣。”她看着画上的一鸾一凤,不由有些诧异,“君上的笔力真好。”
      
      宋胤珝笑了笑:“你这么说,朕倒不觉得是恭维。”他又继续勾勒着一朵并蒂莲,直到宫人端着沏好的茶来呈给了宋月临,他才将画笔放了下来,转眸看着刚刚落座的她,“小皇姑难得登门,不知来承乾殿所为何事?”
      
      “倒也没什么要紧事,”宋月临做出一派自然闲散的样子浮了浮水面上的茶叶,“就是听怀璟说了两句话,所以想顺道来问问君上,不知君上对于东夜国那王世子的联姻请求是如何打算的?”
      
      她问得很直接。
      
      宋胤珝微微一笑,也坐了下来:“小皇姑是皇爷爷的女儿,婚姻大事,朕自然不可随意做主许配。所以本想让怀璟先自然让你与东夜世子认识后相处一番再来询问你的意思。”
      
      他回答得却不大直接。
      
      “若永章不同意,君上当真也会拒绝么?”宋月临笑问道。
      
      “你若不同意,”他说,“朕自然会拒绝。”言罢,一顿,续道,“无论旁人说什么。”
      
      “旁人?”宋月临忖了忖,“君上的意思是……”
      
      “朝中大臣们或许有些顾虑。”宋胤珝似有些迟疑地说道,“毕竟,东夜国这次是见赵将军在与狄丹的战事中占了优势,所以才借献礼之名来楚都寻求结盟的。”
      
      这意思,无非就是告诉她就算不愿意恐怕这件事也很难解决。说到底,她一个早就过了该出嫁年纪的公主总不能毫无理由地非要一国之君为了她和朝野对着干吧?
      
      宋月临猜测,估计太后很快就会来做说客。
      
      也罢。她转念一想,也就通泰了许多:“那么我便应君上的意思,先去和这位王世子秋游一日,相处看看再说吧。”
      
      她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为难之色,反倒看起来想得很通。
      
      宋胤珝看了看她,笑了笑:“好,朕也愿小皇姑能觅得良缘。”
      
      ***
      
      百里青凤拎着葫芦到了天御司,一见到刚刚从祀庙回来的谢蕴便冲着他晃了晃手里这个比普通葫芦都要大上一圈的玩意儿。
      
      “谢少卿,把你积的那些祁山春露分我一些吧,”百里青凤一副摆明了就是来讨债的表情,“你也知道,上回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千层雪水不小心被……”
      
      谢蕴不等他说完话就转头打断了他:“云流,你去给青凤大人取一些来。”言罢,还嘱咐了一句,“一壶茶的量就够了。”
      
      百里青凤无语地摇了摇头:“谢蕴啊谢蕴,你要不要这么抠门?”
      
      谢蕴径自走到石桌旁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紫砂壶倒了一杯水:“你那只玉葫芦即便把水全用了,也不过能将将煮一壶,我已是加倍还了你。”
      
      “你干嘛?”百里青凤忽然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
      
      谢蕴抬眸:“怎么?”
      
      “你不是从不喝凉茶的么?”百里青凤用眼神点了点他手上那杯茶水,“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谢蕴把杯子放了下来,“有些渴了,一时没注意到。”
      
      百里青凤轻笑一声:“你该不会是知道自己快彻底脱离苦海了,兴奋过头了吧?”
      
      说话间,宫人已经将重新沏好的茶水送了上来。
      
      谢蕴却没去拿已经放在他面前的热茶,只是看着百里青凤,问了句:“你今天不用教导其嫣了?”
      
      “她走了。哦,”百里青凤喝了口茶,说道,“你刚去了祀庙可能还不知道,永章公主和萧山王已经陪着东夜国王世子去了云顶山秋游了。”他说着,挑眉轻笑道,“你看,你运气多好,老天都在帮你。这下你彻底不用担心她哪天想不通又跑回来缠着你了,”说完还叹了一声,“我那时若也有这样的运气就好了。”
      
      谢蕴拿起茶杯淡淡啜了一口。
      
      “那个王世子长得倒还英挺,估计也很合永章公主的眼缘。”百里青凤略带戏谑地说道,“不过我听说他在东夜的姬妾也不少,永章公主嫁过去做了世子妃后,也不知道他们谁能更胜一筹。”
      
      ***
      
      两日过去,转眼便是君后大婚前夕。
      
      是夜,城中花灯簇簇,烟火灼灼。
      
      宋月临坐在长公主府花园的凉亭中,闻声走到立柱旁抬眸看向了天空,夜幕中,一朵朵烟花正在相继绽放。
      
      “是否看着别人成亲的喜庆之景,也有些羡慕了?”安阳公主走到她身旁,微微笑道。
      
      宋月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君上成亲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听闻你这两日与东夜王世子相处的也很不错,”安阳公主微扬笑意的眉眼间隐含探究,“今日你不是陪他在都中逛街么?怎么晚上不一道去映月湖边看烟火放河灯,倒跑来找我小酌?”
      
      “他么,以后恐怕经常要对着的。”宋月临意有所指地笑道,“长姐就不一样了。”
      
      宋云霓抬手轻轻搭住了她的肩膀:“长姐也知你远嫁艰辛,若你实在不愿意……”
      
      “我的意愿没那么重要吧。”宋月临对上她的目光,笑笑,“其实我也并不是太在意嫁去哪儿。好歹过去也是世子妃,来日便是王妃,很多地方我也更能说得上话,就算命不好客死异乡之前,凭这身份我也总能翻一翻风浪,也不枉我在这世上来一场。长姐说,是么?”
      
      宋云霓愣了一瞬。她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宋月临的眼神,和她如今说的这番话,总像是她知道了什么,且打算要做些什么。
      
      她是在置气,还是真的知道了是自己建议东夜国向宋胤珝提出求亲永章公主这一要求的?
      
      宋云霓默了默,笑得更温柔了些:“你心中是否还挂念谢蕴,所以才生了些不甘之气?”又道,“永章,无论何时,你都是我大楚位份尊贵的公主,这些消极的话不要再说。长姐虽不能对抗众议,但可答应你,会永远是你作为东夜王妃的后盾。”
      
      宋月临凝了她半晌,然后,垂眸一笑。
      
      “有长姐这番话,永章便安心了。”
      
      一句话,便将宋胤珝和太后都排除了在这做好人的机会之外。宋月临知道,她这位长姐无非是瞅准了这个机会,所以才索性把自己推出去,免得将来她站了太后的队。
      
      而太后,虽然留下她或有用处,但不留下也不一定必有损失。所以谁也没有这个必要为了她出头拒绝东夜国这个极合时局的提亲
      
      她笑,真难得这两人能想到一路去。
      
      走出长公主府行了一段路,长接上熙熙攘攘,周围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宋月临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的其嫣。
      
      “怎么办,恐怕你将来也再见不到百里青凤了。要不要我先去找他谈谈,把你许了他?”她笑了笑,说道。
      
      其嫣低头咬了咬唇,抬眸时却眼露担心地看着她:“公主,您还好么?”
      
      “挺好啊,”她不以为意地说道,“又不是没一个人出过远门,所谓随遇而安,就是过着过着就习惯了呗。再说我又不是去受罪的。”她说完,回身继续往前走。
      
      “公主,”其嫣从身后追上来,“婢子陪您去。”
      
      宋月临讶然回眸:“长公主又为难你了?”
      
      其嫣摇摇头:“公主要远行,婢子愿跟在你身旁伺候。”
      
      “百里青凤呢?”宋月临笑了笑。
      
      其嫣脸上红了一红:“公主,婢子对青凤大人确实有仰慕之情,但是从未想过要嫁给他。”
      
      宋月临瞧了她良久,然后伸手一把揽住她的肩往前走:“好丫头,有骨气。放心,等去了东夜以后本公主给你找个比百里青凤好一百倍的夫婿。”
      
      两人穿过热闹的街巷,一路来到了映月湖的青石桥上。入目处,水面上彩光点点,一盏盏花灯正顺流而下。
      
      “公主,”其嫣唤了一声正探着脑袋在看热闹的宋月临,“谢少卿。”
      
      她便转头看去,果然看见谢蕴正从对面走来。
      
      即便是在这热闹喧哗之地,他步步行来,也是一身的清净之风。
      
      既然遇上了,便没有刻意避开的必要。于是宋月临冲他大大方方地一笑:“谢少卿,这么巧?”
      
      谢蕴走近了,看着她,微微一颔首:“刚从家中出来,顺道走一走。”
      
      宋月临哦了一声:“那你慢慢散步,我就不打扰了。”说着就要错身走开。
      
      “公主。”谢蕴却在身后出声叫住了她,“听闻你已应允了下嫁东夜国世子?”
      
      什么?这就已经开始传她已经应允了?真是迫不及待啊。
      
      宋月临有些无语地笑了笑:“应允还没有,不过也快了吧,毕竟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谢蕴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算是听了。
      
      宋月临也不指望他能说点什么让自己高兴的话,于是挥了挥手:“那我先走了。”
      
      她一边走着一边犯嘀咕,这么快就把她已经应允了婚事的消息传出来,莫非是打算大婚之后便立刻要宣布?
      
      那这楚都的景致,可真是看一刻少一刻了。
      
      这一晚,宋月临几乎把整个都城里四条主街道都逛了个遍才终于乘着马车回了宫。
      
      通往景春宫的路上有一方小池,池上有白玉水廊蜿蜒,两头岸边还种着花期长达三季的紫叶海棠,风起时亦有落英簌簌。
      
      往时宋月临经过这里都喜欢停驻片刻,而今夜,那树下似乎有人早了她一步。
      
      渐渐走近,那背影越发清晰。待到对方转过身来,宋月临不由有些意外地停下了脚步。
      
      “谢蕴?”她疑惑地唤了一声。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错觉是不是自己走错了路跑到了天御司来,但当她四周环视了一圈后,确认自己走的路是对的。
      
      “你这么在这儿?”她走到他面前,问道。
      
      夜风忽起,吹得她裙摆曳曳,拂落枝上海棠纷纷。
      
      他垂眸看着她,良久。
      
      然后,他说:“公主,谢蕴有三个条件。”
      
      她一时有些没回过神,但却下意识问道:“什么?”
      
      “第一,公主不可干涉天御司公务。”
      
      她脑子里开始有点糊,但还是莫名其妙地被他牵着走:“哦……”
      
      “第二,府中没有君臣,只有你我。”
      
      她有些愣住,只呆呆地点了下头。
      
      “第三,”他却没有立刻说出口,顿了片刻,才续道,“公主不可豢养面首。”
      
      其嫣在后头惊讶地捂住了嘴。
      
      宋月临怔怔地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条件?”
      
      谢蕴静静看着她,语气一如往常波澜不惊,对她说道:“与公主成婚的条件。”
      
      宋月临整个人倏然呆住。
      
      谢蕴等了一会儿,见她仍愣愣看着自己,于是说道:“若公主不愿意……”
      
      “我愿意!”她立刻嚷出了声,然后又朝他走近一步,眼睛发亮地望着他,“谢蕴,你捏捏我的脸,我没做梦吧?”
      
      谢蕴没有伸手捏她的脸,只淡淡扬了扬唇角,看着她说道:“待君上大婚后,臣会把表书呈上。公主早些回去休息吧。”说完,侧身走过准备离开。
      
      “谢蕴!”恍然回过神的宋月临旋身喊住他,待他回眸看来,便笑道,“你不许我豢养面首,那你也不许另收姬妾,行么?”
      
      谢蕴淡声道:“既许婚姻之诺,自当如此。”
      
      言罢,转身于月色下渐行而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爆字数更一章,明天有事估计更不了,算合更了→_→断在这里我可厚道?
    PS:谢谢砸雷的小伙伴~欢迎大家多多冒泡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