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难决之决

      宋月临来到抚琴阁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商固和陈宗正离开,她便顺道盯着那两人的神态瞧了一会儿,倒也没看出什么倾向性的端倪来。
      
      于是她不以为意地一笑,径直朝谢蕴走去。
      
      “昨儿你借我的帕子。呶,”她从袖中摸出一方叠的整整齐齐的素帕,笑道,“洗的可干净了,还往上头熏了香。”
      
      谢蕴便伸手来拿:“有劳公主。”
      
      宋月临却将手一缩,待他抬眸看过来,她笑得狡黠:“流芳,不如留给我做个纪念如何?”
      
      谢蕴静静看了她片刻,然后转头对身边侍候的宫人道:“你们先下去吧。”
      
      宋月临见他竟主动屏退了左右,讶异之余,不禁有些喜出望外:“难得你竟私下还有话想对我说,莫非是我十分愿意听的好听话?”
      
      他却淡淡笑道:“恐怕不是。”
      
      宋月临怔了怔,谢蕴的表情此刻看上去虽好像与往常无异,照理说她也习惯了他这态度。但她不知怎地,今天直觉却感觉到了一股不祥之兆。
      
      “公主昨日意外挂在身上的那个香囊,”他的语调在意外二字上有些重,“不知是如何来的?”
      
      宋月临心里一抖,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她心里瞬间转了几转,最后果断决定装懵:“确切的也不知道,只能依稀猜测当时我不是迷了路着急出来么,遇上一个喝醉了酒想占我便宜的趁我不注意挂上的。”说完还嘱咐他,“那玩意儿我已经扔了,你可千万别再提了,挺丢脸的。”
      
      谢蕴说道:“原来如此。兵部主事赵毅正急着让人找那个拿了他香囊的青楼女子,来证明萧山王当时欲对其行私刑,屈打成招。”
      
      “噗……”宋月临一口茶还没咽下去,就极没有形象地喷了出来。
      
      谢蕴不着痕迹地弯了弯唇角,看着她:“不过萧山王说,那是赵毅胡编乱造,也未曾有过那样的女子。”
      
      “这事……”宋月临清了清嗓子,故作淡定地说道,“这事儿吧,依我看最重要的还是赵毅到底有没有意图亵渎别人的媳妇儿。你说是吗?”
      
      谢蕴伸手给自己添了杯茶:“严格说来,是未婚妻子。”
      
      宋月临不觉得有什么区别:“未婚妻也好,已过门的也罢,还不都是别人的媳妇儿。我看先前你们三个似乎已经商议了好一会儿的样子,是否心中已有打算?”
      
      谢蕴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一日未开堂审理,一日便不可有先入为主之见。所以,臣心中并无任何打算。”
      
      “是么?”宋月临半信半疑地打量着他,末了,笑了笑,“好吧,既然你口风这样紧,那我也就不问了,不然倒好像显得我多希望赵毅倒霉似的。本来也就是顺道八个卦而已。”
      
      说完她站起身,负手而立:“言归正传,谢少卿,我来了这么多回,你也没好好留我做个客。今日天气不错,我难得地想静静心,不知可否在这园子里借我个地方抄抄经书?”
      
      谢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却也没有拒绝。宋月临对于自己能够得逞并不意外,毕竟这个理由听起来也是很正当,而她当然地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一张红木书案连同椅子很快被放置在了抚琴阁的四季梅树下之后,宋月临看着案上一应俱全的文房四宝和经书,又偷偷看了眼一旁的谢蕴,不由弯了弯唇角。
      
      “那么,公主请自便。”他说完这句话,留下了侍候的宫人和以供所需的云流,便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宋月临自然要叫住他,“你的素帕当真不要了么?”她又把那方帕子拿出来冲他晃了晃。
      
      谢蕴看见了她眼中狡黠的光芒一闪而过,他略略一顿,举步走了过来。
      
      “但你得先帮我抄一篇,”她果然又把手收了回来,“早听说你书法了得,既然不肯亲自教我,那写个范本让我临帖总可以吧?”
      
      他淡淡一笑,点头:“好。”
      
      ***
      
      暖阳风轻,偶有落英纷纷。宋月临站在正提笔书帖的谢蕴身旁看着他,看见有花瓣落在案上,落在宣纸上,落在他的肩上。
      
      她伸手拈起了那片落在他身上的花瓣。
      
      谢蕴笔下微微一滞,转眸看着她,她就笑一笑:“少卿可不要分心啊,这字若是失了行云流水我可不喜欢,那就要麻烦你重新来过了。”
      
      谢蕴没说什么,换了张纸又重新开始写。
      
      写着写着,他突然觉得身旁的人似乎正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本也不太在意,谁知下一刻,宋月临就撞在了他身上。
      
      “哎呀,不好意思,看的太入神了。”不等他说话,她已经先大喇喇地笑着开了口。
      
      谢蕴静静看了她须臾,忽然道:“请公主稍待。”言罢便放下笔叫了云流一起走了。
      
      宋月临觉得有些奇怪,想问他去干嘛也没来得及,只好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书一边等着。
      过了一会儿,云流拿着写好的字帖跑了回来。
      
      “公主,少卿他临时有些事要去官学处理,所以写好了字帖让下官给您送来。哦,对了,他还说您把帕子给我就行了。”
      
      宋月临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你们家少卿教姑娘家写个字而已,也这么不自在需要避嫌?”
      
      云流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一问,噎了一噎,才扯着唇角笑道:“少卿他教学时并未拘泥于男女,从前对柳女傅也是悉心教导的。只是公主金枝玉叶,又未曾入过泮礼,少卿他教起来确实不大方便罢了……”
      
      “行了,”宋月临打断了他的解释,“你把帖子放这儿,我自己练练就是。”
      
      这一日,直到日落西山,谢蕴也没有再出现。
      
      ***
      
      接下来的两天,宋月临也没有再去天御司。马上就要公审了,想来三法司的人都有的忙,她可没那么傻自己凑上去再被谢蕴晾着。
      
      于是这日,她把正在苦练认草药的其嫣从御医院捞了出来,领着又上了街。
      
      “公主,大白天的您专门出宫来就是要喝酒吗?”其嫣四周环顾了一圈这酒楼里形形色色的宾客,忍不住联想到那夜在潇湘馆的事,不觉生出一些不安。
      
      “没事,这大门就在大街上呢,怕什么。我听怀璟说这间酒楼很出名,来了还是一定要尝尝这里的女儿红的。看你这惊弓之鸟的样,要不是他这两天也忙,我也就不带你出来了。”宋月临一边示意她自然点坐下,一边侧耳听着邻桌人的闲谈。
      
      ——明日就要三堂会审了,这么大的阵仗都好几年没见过了吧?明日可得去看看热闹。
      
      ——可我听说,那个赵大人好像是被冤枉的,原本是那女子故意勾引他。
      
      ——不会吧,不是说那是萧山王的属下么?
      
      ——这两日都传遍了,说那女子虽然订了亲,可素来品行不端……
      
      她听着,淡淡勾了勾唇角。
      
      “公主,”其嫣忽然唤她,“谢夫人。”
      
      嗯?她一时没回过神,还以为其嫣在称呼自己谢夫人,愣了一下后才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随即一个身形清瘦气质淑静的中年妇人映入了眼帘。
      
      “是谢少卿父亲的继室夫人。”其嫣又低声解释道。
      
      宋月临点了点头,然后,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那位谢夫人竟然转过了头,刚好与不远处这张桌上的她对了一下视线。宋月临也不知道她刚才是不是在看自己,但想着既然遇上了那便应该过去打个招呼,毕竟她此刻还打着他们家儿子的主意,想来谢家人也是有所耳闻的。
      
      于是她整了整仪容,然后款步走了过去。
      
      “谢夫人。”她笑着冲对方打了个招呼。
      
      在知道了宋月临的身份后,谢夫人先是有些愕然,旋即恭敬行礼。宋月临自然不会和她摆什么架子,本来要拉着对方一起吃顿便饭,但谢夫人却婉拒了。
      
      “本是经过所以顺路来给老爷买一壶他爱品的自酿花酒,”谢夫人道,“多谢公主好意了。”
      
      宋月临也没有强留,原本也打算去趟萧山王府的她便索性让其嫣一并结了账,然后说顺路送谢夫人一段。
      
      谁知好巧不巧的,几个人刚刚从酒楼出来才走了没多远,就面对面遇到了带着随侍不知从哪儿过来的谢蕴。
      
      他看见她们,微微一怔,旋即面色如常地走了过来。
      
      “见过公主。”他与她行完礼,然后又对谢夫人很礼貌地唤了一声,“二娘。”
      
      似乎一切都如他平常的样子。但宋月临却觉得,他的态度有种说不出来的疏淡。
      
      “这么巧啊,”她抢先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我刚打算去找怀璟,正好遇上了谢夫人,便想着顺路送她一段。你要不要一起?”
      
      “臣还有事要处理,就不打扰公主了。”谢蕴说完,又冲着谢夫人轻轻一点头,“二娘慢走。”
      
      说完,便径自错身而去。
      
      行了一段路,谢蕴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下一刻,他的手被人一把抓住。
      
      他回过头,看见宋月临正站在他面前,轻轻喘着气。
      
      “谢蕴,你真这么不想见到我么?”她将他拉进了旁边一条小巷,一掌拍在他身旁的墙壁上,“那天把我一个人丢在天御司就算了,今天当街见着我同你家长辈走在一起,你也能说走就走的?”
      
      谢蕴淡淡看着她:“所以公主认为与谢家长辈走得近了,一切便能理所应当?”
      
      “我不是这个意思,”宋月临立刻明白了他在排斥什么,“我是真的刚好和她碰上了,可不是有心想走什么公婆路线来压你。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用什么强迫手段,不是本人点的头有什么意思……”
      
      “公主。”他蓦然撇眸打断了她的话,“谢蕴今生已立志于天学之道,无心婚姻之事。”他的目光和声音都越发冷淡,“往后,也请公主不必在臣身上浪费时间。”
      
      言罢,挥开她的手,径直离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