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是与非

      回到景春宫后洗了个热水澡的宋月临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换好寝衣后又心血来潮地躺在软榻上享受起了养颜花油。
      
      “其嫣,”闭着眼睛的她忽然喃喃开了口,“你是不是对百里青凤有意思?”
      
      其嫣一惊,指下力度不由重了两分,她连忙松开手跪了下来:“公主恕罪!”
      
      “恕什么罪?”宋月临懒洋洋地睁开眼看着她,“大好的年华,春心荡漾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她打了个呵欠,说得随意,“只是我原本以为你是你们家侯爷的心头宝,所以长姐她才把你往我这儿推,谁知原来你却看不上他。”
      
      其嫣咬着唇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公主今日相救之恩,其嫣铭记于心。”
      
      “哦?”宋月临来了兴致,侧身撑着头打量她,“那你要如何报答我?”
      
      她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眼下的处境于她而言实在是有些左右为难。
      
      宋月临瞧着她的反应,不由一笑,又重新躺了下来:“也罢,我也不求你什么肝脑涂地舍身护主。对于我身旁的人,我向来只有一个期望,就是将来若有人希望你们坑我一把的时候,你们能念念我这个人的几分好处,下手轻些。”
      
      其嫣默然良久,随即,她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抬眸道:“公主,有件事,婢子想告诉您。”
      
      宋月临一边重新闭上眼,一边语调微扬地嗯了一声。
      
      “其实……谢少卿他是不吃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套的。”其嫣面露难色地道,“所以,您还是别听青凤大人说……”
      
      宋月临倒也不显得惊讶,只随口问她:“你怎么知道?”
      
      “因为原先有个大学士之女,说来还要算是谢少卿的师妹,因着父辈的关系本也算熟识。”其嫣道,“听闻那时她一心想通过选拔以女子侍郎的身份进入天御司,可是最终谢少卿却选了后来的柳女傅。那时这位小姐还病了一场,谢少卿也去探望了,可听说他只在外间问候了几句便走了,两人具体说了些什么也没人知道。总之两个月后,那小姐便订了亲,嫁去了异乡。”
      
      语落良久,宋月临弯了弯唇角:“这些时日早看出他是个油盐不进的,其实要说他这性格倒也没什么错,总比那些腻腻歪歪拖泥带水的好。放心,百里青凤那摆明了就是敷衍加等着看戏的话我压根儿没当真。”
      
      说完,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来:“你刚才说的那个柳女傅,我怎么去天御司从未见过?上次浣玉堂里可有她?”
      
      其嫣摇摇头:“柳女傅本来有指腹为婚之约,只是几年前误传了她未婚夫婿的死讯,所以她才走上了立志书香之路。但两年前她的夫婿又突然出现,所以她便辞去了职务,嫁人去了,似乎是嫁去了锦州。”
      
      “哦,原来如此。”宋月临打了个哈欠,“好了,帮我净脸吧,我困了。”
      
      ***
      
      第二天早上,不知是不是前一天晚上折腾累了,宋月临吃了顿胃口大开的早膳,然后便前去寿安殿给太后请安,谁知一进门就撞上了安阳长公主和宋怀璟。
      
      宫室里的气氛似乎还有些不大好,宋月临隐隐有些预感他们在谈论什么。
      
      “璟儿,” 似乎是为了调节下气氛,太后微微笑着招呼她过去,“你看看,可还认得你永章皇姑?”
      
      于是宋月临笑得一脸端庄地走了过去。
      
      宋怀璟看着她过来,拱手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侄儿见过小皇姑。”
      
      这小子还挺像那么回事。宋月临看得舒心:“乖,免礼吧。”
      
      宋怀璟略略一滞,然后若无其事地向着太后重新转回了身子。
      
      “我是不是,来得不巧?”宋月临看了一眼他们三人,“那要不我先告辞……”
      
      “你也坐下听听吧。”宋云霓坐在那张本就是加上来的黄花梨木椅上,淡声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于是在太后江氏随之而来的眼神示意下,宫人很快就把她的位子也添了上来,同样的一张黄花梨木椅。
      
      宋月临刚从善如流地坐了下来,一直蹙着眉头的宋云霓便开了口:“璟儿,赵毅这件事,你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丢下君上一人在南山别苑,就为了跑回来找赵毅算账还搅得闹市不宁。把宗正寺搅进来不算,如今还要三堂会审,”她冷嗤一声,“你可知这一上堂意味着什么?”
      
      宋怀璟沉声道:“侄儿知道,三堂会审,意味着事情闹大,无论哪一方败诉都不会有善果。”
      
      这一次,连太后似乎也有些顾虑:“赵毅毕竟是赵谦将军的外甥。公堂之上,最后他无论有罪无罪,你这也是得罪了人啊。”
      
      “那也无妨。”宋怀璟扬声道,“太后与皇姑代君上监政,自然有许多顾虑。但怀璟只知,他赵毅素来人前人后表里不一,弃赵谦将军的名声于不顾,放肆浪荡。他今日调戏的不过是我属下的妻子,”他说着话,目光有意无意地瞥到了宋月临脸上,“来日,焉知他不会色胆包天,调戏到公主的身上?!”
      
      “他敢?”宋云霓脸色有些难看,顿了顿,颇有些无奈又好气地看着他,“你这个死脑筋的小子!”说完似乎也懒得多言,起身便走了。
      
      太后也叹了口气:“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无用,便等着三堂会审的结果吧。”言罢挥了挥手,让他们散了。
      
      宋月临和宋怀璟一前一后出了寿安殿,她一脸端淑地走着,笑问道:“郡王的记性是不是不大好?”
      
      宋怀璟一愣,脸上竟泛出一抹红来,身材高大的男人老老实实地停住步伐,低下了头:“小皇姑,你当真这么忍心对待我?”
      
      哟,这小子居然还有两幅面孔。“郡王,您刚才还说别人人前人后表里不一呢,”宋月临伸出食指在他脑门上一点,“我看你这小胖猫也不遑多让嘛。”
      
      宋怀璟抬起头看着她,须臾,原本严肃正经的脸忽然就扬开了笑意,越来越浓,竟如阳光般灿烂。
      
      这倒还有些小时候的影子。
      
      “小皇姑,我好想你啊。”宋怀璟抓着她的手兴奋地晃了晃,“好多年不见了,你不想我吗?当年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这么多年也不写封信回来。”
      
      “想你这小胖子做什么?”宋月临抽出手,摇了摇扇子,“昨儿不是还说我找死吗?又是让我滚远些,又是说我来历不明的。我在永章郡过得不知道多逍遥快活,那里样样都比你们这儿的好。”
      
      “骗人的吧,”宋怀璟挑了挑眉毛,笑道,“我虽然近日不在都中,但也耳闻永章公主正在追求一人,若是永章郡真的样样都比都中的好,那你要他做什么?”
      
      宋月临嗨了一声:“等他跟了我那就是我的人了,不也是比你们这儿的好么?”
      
      “难道都中其他男子就都比不上他了么?”宋怀璟道,“不如说你们看男人的标准太过狭隘。”
      
      宋月临听他语气似乎有些奇怪,像是有点酸,又像是有点不服气。
      
      “怎么?”她冲他一勾唇角,“嫉妒啊?”
      
      “我有什么可嫉妒的?”宋怀璟没好气地嗤了一声,“想嫁我的姑娘也多着呢。”
      
      说到这个,宋月临倒有些好奇:“那你怎么还没成亲?”
      
      他顺口便回:“咱们两同岁,你都还没成亲,我没成亲有什么奇怪?”
      
      宋月临眯了眯眼睛:“找死吗?”
      
      宋怀璟赶紧咳嗽了两声,望了望天:“不是……我不是说你没人要,我知道你是因为日子原本就过得很滋润所以才不想成亲。我么,其实不是没有人选,只是太后和安阳皇姑她们两意见不统一,我懒得在她们中间选,就说自己年纪还小,过几年立业再成家也不迟。”
      
      废话,她们两意见能统一就有鬼了。宋月临默默拨了拨额前的头发,又道:“三堂会审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话题说到这儿,宋怀璟的面色旋即又转冷峻端肃:“这要看三司的大人们怎么断了。”说着看了看她,“你不是最近和谢蕴挺熟?不如去打听下他的意思?”
      
      “好啊。”宋月临正愁没借口往谢蕴身边理所应当地凑,于是立刻扬起扇子一挥手,“那我去了。”走了两步又回头说道,“先声明啊,我这可是为了你才勉为其难去问问的,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我不保证,但人情你还是必须要欠着的。”
      
      宋怀璟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旋身而去,半晌,才无语轻笑一声:“这个小皇姑,还是和从前一样。”话音落下,神情却渐渐深沉。
      
      ***
      
      “三日后便是开堂之日,”刑部尚书商固看着坐在面前正在沏茶的谢蕴,面露难色,“少卿大人觉得,应该如何论断为好?”
      
      “这赵将军现在还在南边与狄丹人作战,眼看着近日捷报频频就要取胜班师回朝,如今我们却在这后面审他的外甥……”宗正寺的陈宗正也叹了口气,“这萧山郡王真是会给我们找难处啊。”
      
      谢蕴分好了茶,一人一杯递到了他们手中。
      
      “难处倒也算不上。”他拿起自己那杯,说道,“现下孰是孰非还未可知,两位大人等首日升堂之后再烦恼也不迟。”
      
      商尚书有些坐不住了,拿起的茶杯又放了下来:“少卿,无论如何,此事还要请你多加提点。”
      
      谢蕴淡淡一笑:“商大人多虑了。”
      
      商固的手心有些微微出汗。对谢蕴这个人,他从前仗着自己年岁长,涉足刑狱的资历长,其实从未将一个才二十几岁的天御司少卿看的多么当回事。直到这两年,当朝君上的身体比从前见好,眼看着幼时订的婚约就要提上日程,太后和安阳公主的明争暗斗便开始越演越烈,许多人开始纷纷拿不准应该站在哪边。这其中,就包括从前在安阳公主一人的绝对独大之下过得风平浪静的他自己。
      
      但也恰恰是在这两年,让他突然眼前一阵清明,看见了谢蕴的游刃有余。
      
      他最近听说永章公主有意于谢蕴,倘若事成,只怕朝廷格局又要微变。但……他不由抬眸看了一眼正淡然品茶的这位天御司少卿,心道,他这样聪明的人,应不会让自己平白添上一个公主驸马的包袱。
      
      “少卿,”主簿沈清言从水榭外走了进来,“属下刚才过来时,看见永章公主来了,好像说来还什么东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取名困难户表示每次都要为章节名耽误许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