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烟花乱

      一脸黑灰的宋月临此刻正在认真回想自己到底是如何被殃及池鱼,搞得如此狼狈的。
      
      事情要从一个时辰前说起。
      
      彼时其嫣见她从天御司受了气回来便建议她出来散散心,于是她便从善如流来了这据说是楚都中最有名的声色之地。
      
      她一路见到了许多胭脂美人和她们的寻欢恩客,听说了今夜尤其热闹的原因。但她并未去凑那个花魁大赛的热闹,慢悠悠地摇着扇子来到了一条挂着红灯笼的弄巷口,再往里走,觉得这里的气氛似乎清静了许多。
      
      宋月临在一间名为潇湘馆的门前停下了脚步,转过头问身旁的其嫣:“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灯影恍惚的夜幕下,其嫣看不清面纱后的宋月临是什么表情,她心中原本也很忐忑,但既然已经到了这勾栏瓦舍的地界,无论宋月临选了哪一家,她都只能点头。
      
      于是两人便一前一后走进了这间和别处逢迎送往的热闹完全不同的烟花之地。
      
      潇湘馆的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原本是苏南人。据说二十年前她色艺双全,艳名无人不知,还蝉联了两届苏南花魁,后来因为相中了一个书生,便决意洗尽铅华。但最后却不知为什么,两人并没有走到一起,几年后老板娘又在楚都出现,开设了这家艺馆。
      
      这样的故事和背景,说来,无非是想显示出与其他青楼的艳俗不同。宋月临听了倒也并不怎么在意,此刻她坐在包厢里,正一边品着酒,一边听着眼前这几个俊秀男子唱着南曲儿。
      
      听着听着,她忽然开了口,让其嫣再去帮她要一壶带劲的酒来。其嫣脸上一红,眼神闪烁了两下,还是很快领了命去了。
      
      等其嫣出门后,宋月临便招了招手,示意他们歇了曲子过来。
      
      “方才我身边那个侍女妹妹你们都看见了?”她接过其中一个小倌倒来的酒,笑道,“实不相瞒,你们几个呢,都不大合我口味。但我觉得毕竟钱已经花了,若是不用未免浪费,想来平日里我这个侍女辛苦多劳也没怎么享受过,待会这钱你们便帮我回报于她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末了,一个语调柔婉的男子说道:“我们几个倒是并无所谓,只不过,客官对自家侍女这样体贴,那待会您……”
      
      “你们就不用替我操心了,”宋月临放下手中的酒杯,眉梢淡淡一扬,“待会我自己出去转转,没准能撞上我感兴趣的。”
      
      临出门前,她还回头特意叮嘱:“对了,自然些。她那个人爱向我夫君打小报告,我总得吓吓她,以后才好继续带着她来光顾你们。如此,你们明白了么?”
      
      几个人都是风月场上混惯了的心思,听宋月临这么一说,自然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便应了。
      
      ***
      
      宋月临打算借着茅厕遁从后门离开,结果刚走到后院的花廊上,忽然就被人从后面一把给拉住了。她定睛一看,皱了皱眉,这货一身的酒气也不知喝了多少。
      
      “你是谁?”这满身酒气的男人半眯着眼打量着她,“眼睛生的还不错。新来的?”
      
      宋月临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哄为妙,于是笑眯眯道:“公子,小女子正内急要去趟茅厕,您不如先回房里等着?”
      
      她说完准备抽手离开,哪知这人却牢牢攥着不松开,她一时不料,猛一转身时手臂被拉得有些发疼。
      
      “爷今日兴致好,不想回房。”他越靠越近,酒气也越来越浓,“这花廊之地,也别有一番风情。”话音落下,他竟伸出另一只手忽然拦腰将她往怀里一搂。
      
      宋月临有点想发飙,这么重口味的风情本公主要享受也轮不到和你啊!
      
      她刚攥了攥拳头,突然,从这男人背后传来一声冷喝。
      
      “不知廉耻!”
      
      宋月临一怔,要不是声音完全不同,她几乎都要幻想是谢蕴的男性尊严受了刺激来捉奸了。这世上居然还会有男人嫉妒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不对,这场合,也可能是有男人嫉妒眼前这货和女人在一起?
      
      “赵毅!”那人又沉声怒喝了一声。
      
      宋月临这下听明白了,果然是冲着男人来的,那么她这个女人就能安全退场了,于是她趁着面前这人转身回看的时候举步就溜。
      
      结果她发现自己的手腕还被抓在对方手里。宋月临回眸一眼见着来人的阵仗,心里不由咯噔一声,不好,事情要大。
      
      她不由望了一眼新月半弯的天空,不由感叹今天真是时运不济。原本她是打算将计就计,教训教训其嫣这个细作然后顺便捏住这个把柄备用,看是留着掌控其嫣呢,还是拿去挑拨宋云霓和安阳侯。谁知偏偏遇上别人家的恩怨把她给牵扯了进来,再一闹,岂不是人人都知道她永章公主来烟花地寻欢作乐了?
      
      “原来是萧山王。”出乎意料的,这叫做赵毅的醉汉似乎还有六分清醒,见到来人后眸中精光一闪,假模假样地笑着行了个礼。
      
      萧山王?宋月临一愣,那不是三皇兄的儿子么?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再看过去,这回仔细一打量,眼前这一身锦衣的年轻男子容貌英挺俊朗,面色严肃,气势如山。真是宋怀璟那胖小子?
      
      这边赵毅假模假样地笑着刚行完礼,那边宋怀璟却冷冷盯着他,半晌,忽然伸手从旁边侍卫的手中拔出了佩刀。
      
      宋月临不由跟着赵毅霎时脸色大变。
      
      “郡王!”看着宋怀璟提着刀走过来,她赶紧一挺身挡了过来,“有话好好说。”我去你这混小子,动不动就要见血,要杀就不会约出去杀吗?别连累我们这些无辜人士上公堂啊!
      
      宋怀璟在她面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地冷冷一撇眸看着她:“没你的事,滚远些。”
      
      “我倒是也想……”她一句“我倒是也想滚啊,但你先让他松手行不”还没说完,就被宋怀璟往旁边一掀,这手劲丝毫不怜香惜玉,偏偏赵毅那混球早不放手晚不放手,这个时候就下意识松了手。
      
      宋月临毫无准备地就被推倒在了地上。
      
      “萧山王,你不要乱来。”赵毅退无可退地一脚后跟撞在了花台上,虽极力掩饰着,但声音仍有些微微颤抖,“我也是朝廷命官,你今日若伤了我,我舅舅也会去向长公主讨个公道的!”
      
      宋怀璟听了,只冷声一笑:“好啊,我也想听听皇姑她会如何处置你这亵渎同僚之妻的败类!”
      
      “你不要血口喷人!”
      
      宋怀璟手中的刀刃若即若离地在他衣摆上游弋:“你这费事的玩意儿,要是管不住,不如我帮你一劳永逸?”
      
      赵毅脸色一白,咚地跌坐在地。
      
      宋月临正悄悄弓身往一边走廊上蹭,刚要站直身子开溜,却冷不防又被个急急跑来的人给撞了一下。
      
      “大人,不好了,宗正寺的人来了!”是冲着赵毅跑去的。
      
      赵毅一愣:“宗正寺的人来这儿干什么?”
      
      “我让人去通知的。”宋怀璟眸光暗沉地看了他一眼,似带着轻屑,“这么大的事,当然要让宗正寺知道,不然他们还真以为我对堂堂兵部主事用了私刑。”
      
      宋月临站起来刚走了两步。
      
      “还有你,那个穿绿衣服的。”
      
      她一顿,然后听见宋怀璟在后面继续道:“你也留下来为你的客官做个见证。”
      
      见证你个鬼啊!宋月临再也懒得不动声色了,她决定有多快跑多快,于是立刻撒开脚步就奔了出去。
      
      她朝着后门的方向撒开了跑,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间房,然而就在她刚跑到一间拐角的厢房门口时,她忽然听见从里面传来阵阵求救声,又是不要,又是放开我的。
      
      她本来已经跑了过去,但这声音太过耳熟,她脚下蓦地一顿,心中纠结了片刻,然后返身回去一脚踢开了门。
      
      果然,那张挂满了纱幔的床上,衣衫凌乱面色通红的其嫣正泪光闪烁地被压在看上去似乎是喝多了的安阳侯身下。
      
      她见到宋月临,先是一怔,继而开始大喊公主救我。那眼神绝望又委屈,就好像明知不可能,却又忍不住哀求。
      
      这简直是天赐的机会。宋月临心中很明白。她此刻完全可以返身就走,还能帮他们把门关好,事后她只需动动手指便能从中捞取利处。
      
      但是……
      
      她走过去照着安阳侯的腰侧就一脚踢了过去:“醒醒酒,宗正寺的人来了,不想害人害己就赶紧躲一躲。”
      
      言罢一把拉起其嫣,摘下自己的面纱就覆在了她脸上:“行了,看不清,快跟我走。”
      
      其嫣吸了吸鼻子,一边把衣服使劲往上拉一边点头:“公主,柴房那边还有道小侧门。”
      
      宋月临不由一讶:“你准备功夫做的还挺足。”但也知道眼下耽搁不得,于是当机立断,“走!”
      
      两人赶紧跑出了屋外,一路脚下不停地刚刚跑到柴房门口,忽然宋月临听见身后哎呀一声,回过头,其嫣的后领脖子正被宋怀璟拎在手里。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宋怀璟冷声道,“为何一见到官兵就跑?”
      
      “你这不是废话吗?见到官兵不跑,难不成还约着喝杯茶?”宋月临心中想着千万别被其他人追上来看到,只恨他耽误自己的时间,“你们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你把她给我放下。”
      
      宋怀璟闻言,挑眉:“你这来历不明的女人,还敢命令我?”
      
      宋月临一跺脚:“来历不明你个头!我是你姑!”
      
      宋怀璟一怔,怒道:“你找死!”
      
      “郡王,”其嫣被他拎地呼吸困难,“这位,这位是永章公主……”
      
      “……”宋怀璟愣了愣,手上不由松了劲,“你是……”
      
      宋月临返身跑进柴房往脸上抹了一把柴灰,然后又跳出来,狠狠瞪着他:“你要是敢告诉别人在这儿见到了我,我就把你小时候偷吃太后猫粮的事抖出去!”
      
      说完也不等宋怀璟说话,拉着其嫣就奔到那扇小木门旁,拉开门闩就跑了出去。
      
      一下子跑出去半条巷子远,眼见着离另一头的巷口越来越近,宋月临松了口气,回过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其嫣,不由生出一股幼时恶作剧后逃脱的雀跃之情,笑道:“哈哈,无惊无险,没逮着。”
      
      一边说一边倒退着走,说完一回身,险些撞上了行人,于是脚下猛停。
      
      明明街道上喧哗而吵嚷,但宋月临却只觉面前有半晌寂静。
      
      “谢少卿,”其嫣已经从后面赶紧跟了上来,“青凤大人……”
      
      一脸黑灰的宋月临看着眼前依然衣冠楚楚的谢蕴,唇角抽了抽:“呵,呵呵,这么巧啊……你们,也来逛逛?”
      
      谢蕴看了她片刻,然后又抬眸往她身后那条挂着红灯笼的巷子看了一眼,末了,似笑非笑地说道:“公主方才说,没有被谁逮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锅粥→_→ PS:谢谢投雷的妹砸(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