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账本

作者:伐开心要吃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燕归巢6(下)

      燕归巢6(下)
      明凯抱着元宵走回大会议室,秦楚低着头跟在身后,对扫过来的目光一无所觉。以为她此时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的中。沉默着坐回自己的座位,拿着一支笔无意识地把玩着。
      明凯很自然的抱着元宵走回他的小角落,按照元宵的提示在小背包里找出点心盒子,喂他吃了两块,自己也尝了一块,口感不错,入口即化,又拧开元宵的保温杯,喂他喝了几口水,告诉他安静坐好自己玩,
      然后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还不时用余光看几眼秦楚。
      明凯和纪北说话说到一半扔下他跑了出去,回来时就抱着秦楚的儿子,姿态亲密,绝对不是刚认识。纪北直觉明凯有事瞒着自己。趁着人还没齐,纪北投给明凯一个“怎么回事”的眼神,明凯回了他一个“待会再说”。
      “纪老师,”张宇微笑着开口,“你又和明凯在进行脑波交流了。”
      一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听到笑声的秦楚抬起头来,一脸懵懂。
      坐在旁边的徐佳给她普及知识,“纪北和明凯以前合拍过一部电视剧,演潜伏在日伪政府里的地下党,两人既是兄弟又是上下级,经常目光交流不用语言。网友调侃他们每天用脑电波交流。还被冠以‘第一国民CP’的称号。……”
      听了徐佳的解释,秦楚觉得大概自己脱离国内太久了。她以为只有欧美圈流行CP呢,国内也不甘落后啊!
      “咳咳,什么脑波交流。人都齐了吧,齐了就继续吧。继续,继续。”纪北不好意思地说。坐在旁边的明凯却捂着嘴偷笑。
      隔了好几个座位的秦楚觉得自己被闪瞎了眼!没事不要随便笑好不好?显得你牙白吗?秦楚暗自翻了个白眼,腹诽着,却忘了自己也是怪没出息的,五年前初见就被他明亮的笑容给俘虏了。
      
      休息好了大家很快回到正题。
      东正影业是个很装也的团队,按照老总马光的话来说就是“一群处女座”,处处讲求完美。
      古装剧,除了剧情重要,中华礼仪也是经常被关注的重点。演员之前都有跟礼仪老师学习过,“等到开机以后,礼仪老师也会跟组的。”导演说。
      除了礼仪,服饰也很重要。公司甚至专门拨出一部分资金专门购买服饰,像一些玉佩啊簪环啊全部都是真品,而且价格不菲,“你们可要小心点儿,打碎了要按价赔偿的!”负责服饰老师的玩笑话引起一片哄笑。
      秦楚对着屏幕上给出的服饰样板若有所思。坐在她旁边的徐佳看见她走神,用碰碰她的胳膊用眼神问她怎么了?秦楚摇摇头。她只是想到了当初自己不止喜欢写东西,还喜欢汉服,甚至在闲暇时自己设计过几套汉服,也不知道那些画稿现在还留着没有,等回到龙城时要好好找一找。
      
      此时会议室的气氛比之前已经轻松了许多,大家互相讨论着,只有明凯注意到,角落里的元宵已经在缩成一团在椅子上睡着了。不引人主意的走过去,找出椅子上搭着的小毯子盖在小人的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嘴巴一努一努的动着,肉肉的脸颊上小酒窝若隐若现。似乎是感觉到身上突然多出的重量,元宵的眼皮动了动,有了要醒来的迹象。明凯赶紧伸出手拍拍他,很快元宵又睡了过去。
      明凯自己也不理解,他每次见到元宵就有一种亲近的冲动,总是能在他的身上找到熟悉的感觉,却又不知道哪里熟悉。只知道自己自己每次都不由自主的关注、靠近。
      所有人都盯着幕布讨论的时候,秦楚却注意到明凯走向了元宵,拿起自己事先放在一边的毯子给他盖上。看到明凯脸上那种亲近满足的微笑,秦楚没由来的一阵心跳,他不会发现什么吧。都说“女随父儿随母”,元宵从面貌上看大部分还是像自己的,比如眉眼;可是嘴唇和下巴却像极了明凯,尤其是下巴,现在他肉肉的看不出来,等到以后婴儿肥消褪,那如勾的下颌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
      秦楚盯着明凯的一举一动,直到他只是拍拍元宵让他更好地入睡后站起身,面容轻松地走回自己的位子,秦楚才松了一口气。自己都没注意的细节,明凯却注意到了,果然是个暖男。可是这个暖男,现在不属于自己。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夏天的A市昼长夜短,七点天还没黑,婉拒了大家聚餐的提议,秦楚拜托徐佳帮忙拿包,自己去叫醒还在睡着的元宵。
      “要不,就让他睡吧。”不知何时,明凯走了过来。
      秦楚摇摇头,“不能再睡了,再睡晚上睡不着明天又醒不来,生物钟都乱了。”说着轻轻拍拍元宵的肩头,很快元宵就从睡梦中睁开了眼。
      秦楚眼疾手快的握住他想要揉眼睛的手,温柔的在他额间印下一个吻,“乖乖,我们回家了。”
      朦胧中的元宵伏在妈妈的肩头上,听话的点点头,“回家了。”
      到得楼下,元宵已经完全清醒了,知道妈妈已经工作完,硬是撒着娇要和明凯吻别,这不算他居然还赖在明凯怀里说了好半天的悄悄话,而明凯一个劲儿的点头。
      磨蹭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有一辆黑色奥迪A6停在了秦楚的车前。秦楚皱眉看着那辆车正好堵住了出口,正准备走过去让司机挪一挪,副驾驶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
      “秦小姐,厅、长想要见您。”西装男拉开后座车门,伸手邀请秦楚。
      秦楚打量了西装男一会儿,走到奥迪A6车前看了眼车牌,哼笑一声,心想二伯的消息够灵通的,这么快就找到人了。
      剧组众人站在旁边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西装男和秦楚什么关系。明凯怀里抱着元宵,也在暗中打量,身体却不自觉的上前一步想要护住秦楚。
      “不去。”秦楚敷衍都不打算敷衍。
      “秦小姐……”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秦楚打断他:“我说了,不,去!让开!”
      说完从明凯怀里接过元宵,“跟叔叔伯伯阿姨们说再见。”元宵听话地朝着众人摆摆手,就被秦楚放进安全座椅里坐好了。秦楚微笑着和众人告别,坐进驾驶室里,按了下喇叭,等拦路的奥迪A6开走后,秦楚的车也汇入了傍晚的车水马龙中。
      
      等秦楚驾车离去,其余众人互相看了看,各自心里有了一杆秤,然后有约的赴约没约的凑在一起攒局。
      明凯和纪北跟着大队人马一起凑热闹。不到十个人在会所定了一个包厢,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到很晚才散。
      明凯和纪北的家在相邻的两个小区,因为都喝了酒,开车的是半路赶来的明凯经纪人胡盼。胡盼带了明凯十年了,几乎是从他出道开始就是他的经纪人。十年里看着明凯从默默无闻到跑龙套再到一夜爆红,从颓废到振作,真正算是明凯的知心朋友了。
      胡盼在前面开车,喝大了的明凯和纪北东倒西歪地靠在后座。胡盼从后视镜里看了两人一眼,嫌弃地打开车窗,“满车里酒味。”
      “你今天怎么回事儿?”过了好久,久到明凯以为纪北眯着眼睡着了,纪北突然发声,还吓了明凯一跳。
      迷迷瞪瞪的明凯想了半天才明白师哥说的是在会议室自己给他使眼色的事,“那孩子好像不是秦楚亲生的。”
      明凯抹了一把脸,坐直了身子,“我月初从法国回来时他们座位在我前面,听到秦楚说了很多人,就是没提到孩子的父亲。后来在华兴大厦拍照片时又遇到一次,我旁敲侧击的问过元宵,他也不知道他爸爸是谁。”原来,在飞机上笑话元宵的就是明凯,所以他才在后来遇见秦楚母子时想要帮一把。
      “所以你就断定是她领养的?”纪北嗤了一声,“那孩子跟她长的八分相,尤其是眉眼,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再说,她一个三十岁的女子,正值大好年华,想要孩子不会自己结婚生?”纪北反驳的有理有据。
      “如果是她亲生的,那孩子的父亲呢?”明凯转过头看了纪北一眼。
      纪北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哪知道。离婚了,或者……”
      纪北的话没说完,但是明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明凯挠挠头,又搓搓脸,不知怎么就突然烦躁起来,上下摸了一通,最后转头看自己的师哥:“有烟吗?”
      纪北对明凯的要求有点诧异,“你不是戒了?”不过仍然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雪茄给他。
      明凯接过打开拿出一只点上,好闻的烟草气息很快就散开来。明凯以前都是抽七星那种柔和香烟的,雪茄这种一时难以习惯,还呛的咳了几声。
      迷迷糊糊听了半天的胡盼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你们说的秦楚,是不是《燕慕容氏》的编剧?”
      明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胡盼若有所思,嘟囔了一句“我知道了“。
      明凯一手夹着烟,吞云吐雾着问:“你知道什么了你就知道了。”
      “没什么,没什么。那个,纪老师,到家了。”
      胡盼把纪北和明凯相继送到家,临走前特意叮嘱了明凯第二天要早起去T市录节目,“千万别睡过头。”
      明凯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走进电梯。
      
      此时的秦楚早已到家吃了晚饭,带着元宵做了游戏后洗了澡,正靠在床头给元宵讲睡前故事:从前,有只小兔子,有一天,她遇见了一只大灰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天冷啊,不想伸手,这章是存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