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账本

作者:伐开心要吃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中的日月4

      心中的日月4
      “明凯!你死到哪里去了!赶紧给我滚回来化妆!”一阵咆哮声从电话里传来。
      这一身咆哮立刻把明凯的瞌睡虫吓走了,他撑着床沿坐起来对着秦楚不好意思地笑,伸手拿过电话。
      秦楚忍着笑,把电话交给他,自己转身进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一杯递给明凯,明凯接过水无声地说了句“谢谢”。
      喝完自己那杯,秦楚开始收拾凌乱的房间。说实话,昨天喝到最后她自己都懵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把西瓜零食从厨房里翻出来的。明明记得靠枕是用来给自己倚着的,怎么就一个跑去了门口,还有,吃西瓜怎么只有一个勺子?!该不会是你喂我我喂你吧?一想到这个可能,秦楚捂脸,没法活了。
      不过万幸的是,喝了那么多酒,总算没有酒后乱性。秦楚偷偷吐吐舌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摔倒说明不了问题,再摔一次就是她蠢。可是为什么她又觉得自己应该更蠢一点呢?秦楚闭上眼敲敲头,觉得自己大概中了毒,无药可救了。
      “我得回去了。”明凯挂了电话站起来。
      秦楚正跪在地上收酒瓶子,听见声音转过身仰起头看他。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明凯脖子上凸出的喉结随着他的话上下滚动,短短一晚上下巴上就冒出了青青的胡茬,配上皱皱巴巴的衣服,竟平添了一丝颓废的性感。
      秦楚收回目光转回头咽了咽口水,“哦。好的。出去记得关门。”
      明凯不明所以,但是胡盼在楼下催的急,只好匆匆离开。
      门开了又阖上,秦楚这才抬起头看了门口一眼,然后身子往后一仰把自己摔倒在地上,扯过手边的抱枕蒙住脑袋,用力地在抱枕上捶了几拳,骂了自己一句“不争气”,爬起来继续收拾房间。
      
      明凯回到自己房间所在的十五楼,发现胡盼正站在门口瞪着自己,如果她的眼睛里能飞刀子,自己现在肯定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明凯讪笑着走过去开了门,找出换洗衣服冲进浴室。几分钟后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湿哒哒的。
      胡盼拿着手机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拿吹风机吹头发的秦凯,问他:“一大早跑哪里去了?”
      “醒得早出去跑了一圈。”明凯大声回答。
      “骗鬼呢你,出去晨跑为什么穿昨天的衣服?还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明凯透过镜子看见胡盼脸上一副“不说实话打死你”的表情,想了想为了不被打死,说:“昨天晚上睡不着出去喝了点酒,今天早上真的是去晨跑了。”
      胡盼将信将疑,不过没时间多问,拽着头发半干的明凯就跑下楼坐上剧组的车奔片场去了。
      古装戏比较麻烦的就是要带头套,还要穿好几层繁复的古装,夏季本来就热,H这里即便到了八月末也依然是三十几度近四十度的高温。片场的化妆室并没有空调,只立着几个超大风扇,不过吹来的风也是热的。
      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化妆,戴上头套穿上层层叠叠的将军常服,最后盔甲上身的时候,明凯明显感觉到肩上压下来的重量。趁着服装老师在身后整理服装,明凯示意胡盼过来。
      “有吃的吗?饿。”说着露出一个委委屈屈的表情。
      “你不是去晨跑了吗?为什么不顺便吃早饭?”胡盼瞪了他一眼,从随身包里找出一块巧克力撕了包装纸给他,“将就一下吧。”
      明凯叼着巧克力不敢反驳。要是被胡盼知道他昨天晚上喝了酒还吃了烧烤,一定会扒了自己的皮,然后接下来的一个月就只能吃到青菜喝到白水了。
      “凯凯,凯凯好了没有?!”副导演推开化妆室的门来催了。
      “好了好了,这就来。”明凯接过纸巾随便擦了下嘴,就跟着副导演跑出去,胡盼津跟在身后。
      
      酒店里,秦楚房间整理到一半就扔下不管了,拿起电话拨给前台:“半小时后,HOUSE KEEPING。”然后找出换洗衣服进浴室洗澡。昨天在烧烤摊前站了十多分钟,回来后又是啤酒又是鸡尾酒的,难闻得很。
      洗了澡吹干头发,保洁来了。秦楚让保洁把房间打扫干净,自己下楼去吃早餐。她是很放心的,19楼一向有专门的HOUSE KEEPING,刚刚是自己忘了才动手收拾的。
      临走前看到大书桌上没写完的功课,再想想冰箱里昨晚忘了喝得中药,还有违背医嘱吃的烧烤喝的冰酒。秦楚觉得头疼。算了,先去吃早餐,吃完再回来做功课,希望到时候楚教授不要看出破绽来。
      吃了早餐,喝了中药,补完昨天的功课,又把当天的家规族训写完,秦楚揉揉手腕,正打算休息一下,手机响了。
      点开视屏通话,首先露出的是元宵的胖脸:“妈妈!”
      看见儿子的笑脸,刚刚抄写的疲惫感全都不见了,“哎,儿子!想妈妈没有?”
      元宵用力点点头,“想。”然后就开始叽叽咕咕跟秦楚汇报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他都做了什么,吃了什么;还说他在楚教授的帮助下画他自己和妈妈,“外婆说,可漂亮了!”
      当秦楚看到画上长着方脑袋、眼睛比鼻子大一倍、全身上下一边粗的两个高矮不同的人,苦笑不得。老妈,你好歹也是做了三十几年大学老师的,这么骗小孩子,不好吧?就算是这样,秦楚也把自己三十年来秉承的“做人要诚实”的信条给抛到脑后去了,拍着手夸奖他,“元宵好棒!真有创意,画的真好!妈妈好爱你呢!”
      这真是充满爱的善意的谎言啊!
      “元宵,小姨带你去游乐场!”穆歌的脸突然出现在屏幕里,“楚楚你看到纪北帮我要签名哈!”
      “为什么?”秦楚挑挑眉,“我倒不知道你还是纪北的粉丝?”
      “因为我给你带孩子!”说完穆歌抱走了元宵。
      “还有我,我要明凯的!因为我也有带孩子。”小表妹郑伊人也来凑热闹,她倒是不用秦楚问,直接就说了。说完在镜头上印了一个飞吻就跑开去追穆歌了。
      本来以为通话结束打算关掉视频的秦楚看到镜头上移,露出了楚教授的脸。
      “妈。”秦楚无奈地说道:“您能不能不要出场得这么有创意?”
      “哼。”楚教授对她的吐槽不予理会,“功课做了吗,我看看?”
      秦楚垮了脸,“不是吧您……”您这在千里之外还要检查作业啊。
      后半句话在楚教授的瞪眼下咽了回去,认命的拿起大书桌上写完的标着“捌月廿”的功课给她看。楚教授的眼睛是多么雪亮的人啊,一眼就看破了她的拙计,但是老佛爷一向在原则以内的事情秉承“看破不说破”,因此也只是“哼”了一声就让她收起来了。
      挂了电话,秦楚坐在桌前想起挂掉电话前楚教授说元宵吃的少了睡得也不太踏实,秦楚把脸埋进双手里,突然就有一种无力感。元宵实在太缺乏安全感了,这样子对他以后成长很不好,该怎么办啊?
      
      秦楚坐了一会儿,拿起电话打给前台让帮忙订一张今晚飞龙城的机票。结果前台给的答复是:今晚的飞机已经没有票了,最早一班是明天凌晨三点。秦楚听了后算算时间,“好,那就明晨三点的。谢谢。对了顺便帮我订一张大巴票。”
      本打算下午去拍摄场地去看看的秦楚看看时间,给在片场帮忙的徐佳打电话告诉她自己下午不去了,“你遇见马总时跟他说一下,我打电话打不通。”秦楚嘱咐道。
      电话里传出一阵景区音乐声,那头应该是暂停拍摄了,徐佳答应了她,正好看到马总和导演走过去,忙喊下他,“马总,编剧电话。”
      马光又和导演说了几句,走过来接过电话听说秦楚要回龙城,马光先是皱了皱眉,然后说:“本来有些剧本的问题想要和你讨论一下的。不过既然家里有事,你就先回去处理,等处理好了再回来。”
      从胡盼手里接过水杯喝水的明凯转头看了一眼,假装无意地走过来找导演讨论剧本,听着马总和秦楚的对话,若有所思。
      导演张宇看明凯拿着剧本走过来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他只是站在那里不动了。想来是突然想到什么,灵感迸发了。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所以张宇没有说话,从他身边走开去了。
      
      “哎,你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会玩,七夕节晚上跑农村去,说是什么在黄瓜架放一个盛水的铜盆,能在水里看见鹊桥相会的牛郎织女。结果压坏了人家的菜地,赔了好几百块。”一个场记拿着手机看新闻。
      “啧啧,这才叫‘城会玩’呢。我们农村出来的孩子从小知道这是骗人的!”另一个负责录音的说,“唉,话说昨天情人节,你没去和女朋友过节去?”
      情人节?明凯想起昨晚半醉不醒时,秦楚告诉他:中国的情人节才不是七夕,七夕是乞巧节又叫女儿节。她说,牛郎织女一年相见这么一次就叫情人节,太不吉利了。她说,中国的情人节是正月十五上元节,那一天互相恋慕的情人们相约出去观灯赏月。她说,她就是在那一天遇见了……
      遇见了谁?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过年啊,懒癌发作,不想写。此时方觉得,有存稿真是幸福啊!大家先看着,元宵节有大礼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