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账本

作者:伐开心要吃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龙城日常2

      龙城日常2
      楚教授逼问秦楚这五年的经历,如果秦楚还是五年前,不,哪怕是三年前的秦楚,在楚教授的武力值下也许她就屈服了,可现如今的秦楚却什么都不想说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白天上课晚上兼职呗!”秦楚跟楚教授耍花枪。
      “白天上课晚上兼职?骗谁呢你?!”楚教授眉毛一挑,“你老娘我退休了脑子还是好使的!说!”
      “好吧。”秦楚低头想了一下说:“秦思凯,小名元宵,生日是2011年12月25日,纯种中国人。”说完又开始嬉皮笑脸:“妈,你看我多厉害,才三十岁儿子就已经三岁半了,您今年才六十就抱上外孙子了。明天您抱着元宵出去,羡慕死那帮儿女依然要相亲的老太太!”
      “好!好!好!”楚教授怒极反笑,连说三个“好”。突然一藤条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秦楚吓了一跳,先是替穆老爸心疼了下梨花木长桌,然后才发现太后老佛爷有暴怒的趋向,立刻收敛了不正经,身板也不自觉的跪直了。
      楚教授看着秦楚咬死了不开口的样子,知道硬的不行了,决定来软的。心思一转,手一抬,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落下来。秦楚一看楚教授开始流泪,还是无声的流泪,开始慌了起来,想要站起来又不敢,只好膝行到楚教授面前,手扶着楚教授的腿:“妈,妈!妈,你别哭,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楚楚啊,你知道吗,你是早产儿刚出生的时候可瘦了,那个时候我和你爸在西北,环境艰苦生怕你活不下来。”
      秦楚知道楚教授说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也沉默了。
      “尤其是你爸晚上都不敢睡觉,经常那么一夜一夜守着你,生怕你半夜没了。”楚教授摸了把鼻涕,瞬间鼻涕眼泪一起流。心里想的却是:果然姜是老的辣,就在手心涂了那么一点,这眼泪鼻涕就停不下来了。
      秦楚有那么一瞬是慌的,真想要把这五年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全都说出来,可是等她闻到楚教授手上刺鼻的姜味,她就知道自己又天真了。
      而楚教授还在全神贯注地表演:“今天,你就当着你爸的面,都告诉我吧,也好让你爸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一抬眼却发现秦楚已经退回去跪在团垫上,一副“您接着演我就看着”的表情。
      演戏穿帮的楚教授倒是一点也不羞愧,用另外一只手擦干眼泪鼻涕瞪着秦楚:“好,你不说是吧?你明天要带孩子,我也不跟你动武,”说着放下手里的藤条,拿起桌子上放着的两本书,还在手中掂了掂,“咱们,来文的吧!”
      秦楚看着太后老佛爷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递到眼前两本叠起来差不多有小学语文书大小薄厚的书,“楚氏家训、秦氏族规各十遍。”
      秦楚瞪大了眼睛看着楚教授,不是吧,自己都三十了还要被罚写家规?而且,那两本家训族规从明清时代流传下来,每一代都根据当时的社会环境做了相应补充,到如今已经从最开始的薄薄几页纸积累成了两本书了!而且字数加起来绝对不少于五万字!
      看到秦楚诧异的目光,楚教授微笑着点点头,表示你没听错。秦楚只得恭敬的接过,“谢主隆恩”。楚教授点点头表示对秦楚恭敬的态度的满意,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去,临出门前又补充了一句:“天亮前交给我,不然,你就在小祠堂跪上一天一夜吧!”说完,就咔哒关门落锁。
      秦楚在团垫上又跪了一会儿,才费力的站起来,心想五年没跪过果然生疏了,才半个小时就受不住了,想当年,跪上半天的都没事的。秦楚站起身,揉揉膝盖等不那么疼了才熟门熟路的打开靠窗子的柜子找出笔墨纸砚,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前誊写。
      
      出了小祠堂的楚教授锁上门,脸上露出一个“和我斗?”的表情,哼着小曲下楼去厨房找穆教授要莲子银耳汤喝去了。楼下的灯是亮的,厨房却是黑漆漆没有开灯。楚教授疑惑地按下开关,发现厨房还是自己之前离开的样子,干净整齐没有一点儿烟火气,哪里有什么汤水?
      楚教授对着整洁的厨房运气,掉转头上楼推开卧室的门,果不其然,穆教授正戴着老花镜靠在床头看书呢!
      “穆芙池!”生气着的楚教授倒是还记得隔壁睡着元宵,声音压得比平常低,“你说的下火的汤水呢?”
      穆教授透过眼镜看了眼床前叉腰站着的楚教授,说:“看破不说破,你不懂吗?”
      “懂,怎么不懂?我还懂你和秦楚合起来欺骗我。”说着把一张照片甩在床上。
      穆教授拿过照片一看,正是自己出差巴黎和秦楚一起照得照片,那个时候元宵刚刚满月。
      “哎呀!你看看你看看,帅哥美女啊这是。这帅哥,我就不说了,”穆教授迟疑了一下,大概是不好意思自夸,“你看看这美女,呀呀呀,这是谁的女儿啊,这么漂亮,长得和她妈妈年轻时一样的,亭亭玉立气质出众窈窕淑女……”
      “行了,别打岔!”本来打算发火的楚荷被他这副腔调弄得心绪平和多了,但是依然生气:“你们一个个,翅膀硬了哈,都会骗人了,还一骗就三年,你们,你们,真是气死我了!”楚荷气得一手叉腰一手点着穆教授话不成话。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就不值了。”穆教授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搂住肩膀安慰她,故意跟她开玩笑,“要不,我也去小祠堂跪着?”
      楚教授被他逗笑了,“说什么呢你。”说着叹了一声,“我就是觉得,孩子大了,怎么就不听话了呢?”
      “哪有不听话,我看咱们家的孩子最听话。”穆教授一副自豪的表情。
      “可不是听话,老老实实在祠堂抄家规呢!”想到坐在小祠堂桌前规规矩矩用小楷字体抄家规的秦楚,楚教授还是很满意的。
      听了这话的穆教授稍稍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罚跪一整夜,不然楚楚的身体肯定受不了。
      “哼,十遍呢,不抄完不许睡觉!”
      啥!十遍?穆教授的心刚放下没有十秒,又提起来了。“哎呀,你这个败家老娘们,抄十遍她那身体受得了吗?!”说着就站起来要去小祠堂看看。
      “站住!”楚教授喊住穆芙池,“看什么看!不许去看!”又说:“我心里有数。她的身子,没那么弱。”
      穆教授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楚荷重重地点头,他才收回已经握在了门把的手。楚教授瞪他一眼,“那是我亲闺女,十月怀胎生的,又不是充话费送的!”
      
      楚荷自然知道穆教授担心的是什么。秦楚那高却瘦的身材,凸出的脊骨,三伏天依然不热的手,一切都告诉自己这个过来人,她的月子没有做好,哪怕已经过了三年,她依然没有补回来。楚教授坐在床头凳上回想着自己当初生秦楚时的月子餐打算明天开始给她补一补,又想着她生完孩子都三年了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要不然还是先找个老中医看看调理调理。
      穆教授看楚荷沉默地坐着以为她还在生气,正打算劝解,就听见楚荷转过头说:“她那个时候肯定吃了不少苦吧。”肯定的语气眼里却希翼着穆芙池能给一个否定的答案。
      穆教授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出话来。他没法欺骗她,更没法告诉她自己在巴黎第一眼看见秦楚差点认不出,那个一阵微风就能吹走的纸片人怎么可能是从小到大连感冒都很少有的楚楚?
      
      这边两个人在温情感伤,隔了几个房间的小祠堂门外,穆歌正弯着腰拿一根发夹捅咕门锁,门口地上放着一个托盘,托盘里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和几块小点心。
      “咔哒”一声,锁开了,穆歌得意地笑着把发夹别回头发,弯下腰端起地上的托盘用脚轻轻地将门打开一道能让自己通过的缝,又用胳膊肘轻轻把门推回去。
      秦楚看着她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进来,心想:二十年如一日的天真,楚教授对于她们俩在对方受罚时偷着送吃的这事心如明镜一般,不然小祠堂的锁怎么可能二十年没换过?
      “元宵没醒吧?”秦楚起身拿起托盘上的牛奶喝了一口,有点烫。
      “没有,睡得香着呢!”放下托盘,穆歌拿过那叠已经干了的宣纸,“几遍啊这么多还没写完?”
      秦楚往嘴里塞了一块点心又喝了一口牛奶咽下去才回答:“十遍。天亮前写完。”
      “十……”穆歌蓦然拔高声音,看到秦楚瞪过来的眼睛,音量又降下去压着嗓子说:“十遍!怎么这么多,以前不都五遍么?”而且还要天亮前写完!
      “你觉得这次这事是五遍就能解决的问题吗?”秦楚翻了个白眼,“这还是托元宵的福,不然一顿打少不了的。”
      秦楚也知道自己错了,瞒了五年,老妈这是心疼自己才罚这么轻,不过等她感受了半个月楚教授的“心疼”后,就不这么说了。老妈心疼自己,自己也要心疼自己,秦楚把最后一块点心塞进嘴拍拍手心然后把手递给穆歌,穆歌自觉地接过来给她揉手腕,“就知道欺负我。”
      “子曰:三人行,小的受苦哉。子又曰: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你啊,就是咱们家的虾米,认命吧!”
      您的好友穆歌发送给您两枚眼刀,是否接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