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

作者:太极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救命

      救母之恩
      
      “怎么就病倒了?”贾敏扶着丫头的手,一行走一行捂住胸口,急道,“快去请大夫来。”
      
      “已请了大夫,大夫说底子虚的狠了,除非有大补元气的好药,不然就挨日子罢了……”
      
      贾敏气喘吁吁地停住脚,她自己的身子已是强弩之末,外头虽暂时还撑的住,可里头已败坏透了,朱嬷嬷是她给黛玉留的一处倚仗和后手,怎么能毁在这里?
      
      “到底怎样,你从头说!”
      
      “朱嬷嬷原是在马车上害了风寒,过了临清换乘船的时候还不见好,老奴这心里就害怕了,偏船行的急,不能停靠寻医,耽搁了这些时,下船的时候朱嬷嬷已不能自己走了。”
      
      贾敏杏眼厉起来:“马车时没请大夫?换船的时候也没请?”
      
      那嬷嬷就低头不敢吭声。
      
      贾敏还想说话时,五六个嬷嬷、丫鬟簇拥着林黛玉走过来。贾敏瞧见女儿,把到嘴边的叱责又咽了下去。
      
      林黛玉四五岁的小人儿,有模有样的行了礼,才道:“听秦嫂子说朱嬷嬷病了,太太可是要去探望?”说着就爱娇的拉住贾敏的手,显也想去看望朱嬷嬷。
      
      贾敏眯着眼睛,轻飘飘的从垂手站着的秦嬷嬷和跟着黛玉过来的秦嬷嬷的儿媳身上瞟过,这可是心大了,婆媳俩是想把持住玉儿不成。
      
      秦嬷嬷低下头,又抬起来赔笑道:“小姐身子弱,别过了病气,太太让老奴送小姐回去罢?”
      
      贾敏不答言,反倒命身后跟着的管家:“叫王嬷嬷来侍候姑娘起居,以后姑娘房里的大小事教王嬷嬷先总领着。”
      
      林黛玉虽小,却天生有颗七窍玲珑心,闻言,就知奶嬷嬷秦嬷嬷和她儿媳秦嫂子有不妥,并不插言打岔。
      
      贾敏再不搭理那二人,给女儿理理鬓发,心思急转,还是牵着黛玉的手一同去看朱嬷嬷。
      
      朱嬷嬷脸色灰黄,幸好意识还清晰。
      
      贾敏又隔着屏风细问大夫,大夫仍旧说得有罕见的大补益气之药诸如花甲茯苓、三两重的人参、赤芝、紫芝等才能救。
      
      朱嬷嬷撑着一口气,要起身说话,贾敏忙命丫头扶她起来靠在倚枕上。
      
      “还请大夫先去书房,好歹开个药方吃药。”贾敏见朱嬷嬷有话,命人请大夫去外书房开方子。
      
      “林夫人,我怕是熬不过这一遭,只我这里有一桩心事放不下,要请求夫人帮忙。”朱嬷嬷气力不足,说话又慢又低。
      
      “朱嬷嬷原是为我家奔波劳累所致,你放心,我再命人去请别个大夫,必能好的。”
      
      朱嬷嬷缓缓摆手,这些安慰之言就罢了,她得把该说的话说完:“好叫林夫人知道,我在您娘家荣国府认了个义女,那孩子规矩聪颖,贾老封君答应贾家大姑娘入宫后就把孩子的身契给我……我怕等不着了,求夫人把我那女儿接出来,送去都中鼓楼西大街锦绣绸缎铺。”
      
      又示意丫鬟从她随身行礼中取出一红木匣子,“这匣子里是我这些年的梯己和绣谱,都留给我那女儿。”说着缓缓从怀里掏出一块绿莹莹的玉环,放到丫鬟手里,叫她奉给黛玉,道:“这块碧玉蟠螭环是当日惠皇后所赐,送给姑娘玩罢,也是留个念想。”
      
      贾敏听闻朱嬷嬷在自己娘家认了个女儿,病成这样还要为女儿打算,不禁感同身受,眼里淌下泪来。
      
      又见她将先后赏赐的玉环给了自己女儿,更是感念,连连答应。
      
      朱嬷嬷深知人心,恐怕自己闭眼后生了变故,又道:“还请夫人屏退旁人,有些话我想对夫人说……”
      
      贾敏命丫鬟好生将黛玉带出去,房中只留了她自己和内管家。
      
      朱嬷嬷才将荣国府二房太太请红倌人教导大姑娘、大姑娘奶母暴毙、二老爷纳新等事一一道来,那位史太君心思太深,她要防着贾家那老封君唆使贾敏变卦。
      
      “若非我现在这光景,这些事我只会一辈子烂在肚子里,不教人知道。但我心里猜想夫人恐怕有把女儿嫁回母家的心思,我在那里多日,那位王氏夫人胆大目空,且对您似有嫌隙……若有朝一日,老封君去了,那林姑娘……我也成了娘,夫人的心思我懂,却还得劝夫人慎重。”
      
      贾敏惊得眼泪都停了,心里头正如惊涛拍岸,“这!这……”
      
      朱嬷嬷歇了一会子,才又道:“夫人多年未能回去,不妨使人细细打听,那家里上下极宽泛,便是街上的孩子都知道荣府有个含玉而生的哥儿,哥儿周岁抓了胭脂,也爱吃胭脂,只喜同姊妹玩耍……”
      
      这些她全然不知,三节两寿每每上京送礼回来,秦嬷嬷等人皆说的花团锦簇,就连母亲的心里亦是如此。
      
      朱嬷嬷又下了一剂狠药,“贾老封君常把娘家侄孙女接来,与那位衔玉而生的哥儿同吃同住。我回扬州之前,老夫人已将那位姑娘接到家里过年,像有长留家中养活的打算……”
      
      忽而话锋一转:“本该好生教引姑娘,只我这一病……夫人命人将我那女儿送去绸缎铺时,只需吩咐一声,自会有人另寻了女使嬷嬷给府上,好生服侍教引姑娘。”
      
      这般说了,只要这位林夫人还爱重她自己的女儿,就会把绣儿捞出来,送去她干舅舅那里。
      
      贾敏心乱如麻,只令朱嬷嬷好生歇着,就扶着内管家的手回正房了。
      
      这里朱嬷嬷说了好些话,早已气力不济,被灌下了两口药就瘫倒在床上。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朱嬷嬷说这些,虽有离间史太君母女的意思,但未偿不是为了林黛玉考量。
      
      朱嬷嬷躺着又想起何嬷嬷,心里也自嘲当日袖手旁观,今时就有了这样的业障。只是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仍旧只会看何嬷嬷自己作死。
      
      何嬷嬷的行事作风让朱嬷嬷感到了危险。她太贪心了,明明都清楚荣国府太夫人手腕强硬,还要贪图那些银钱不肯抽身。这样的人,此一时可因银子冒着危险也要赖在荣国府,彼一时有心人就能用银子敲开她的嘴。
      
      只要她开了口,为了整臭贾元春和其所在宫室的主位,那些人会留着好用的何嬷嬷,让她们娘俩一起不明不白归西。证人一个就够了,多了反徒增变数。
      
      朱嬷嬷昏昏沉沉的想,何嬷嬷看不清自己,把自己抬得太高,她以为在宫里是奴才,出了宫就能变成贵人?在这些公侯夫人的眼里,她们仍不过是能自称“我”的奴才罢了。
      
      *****
      
      贾敏惊疑不定,心绪起伏一大,先前吃的药便承受不住,“哇”的一声都吐了。正院的丫鬟慌忙上来捶背。
      
      内管家唤林安家的,知道今儿这遭儿是真戳到太太的心肝上了,大姑娘和娘家在太太这里向来是逆鳞。也不敢深劝,一面亲自收拾了吐得药,一面道:“太太先不要多想,去信问问史老太君再定夺不迟。”
      
      贾敏心里已信了七八分,她既惊心娘家行事没有章法又狠辣无情,又伤心自己这个出嫁女在母亲心里的分量远没有以为的高,还忧怒她的亲信陪房这些年竟然大不可靠……
      
      二嫂既已心术不正,定然不会只这一件事上胡作妄为,先不提其他,只说她是荣国府的当家夫人,只需稍稍暗示就能让自己女儿有苦难言。到时候,母亲是护着宝贝孙子的母亲,还是会偏向外孙女呢。
      
      这根本无需想,就知道母亲会怎么选,外孙女毕竟是外人了。不闹大了,都大抵只会装不知道罢。贾敏伤心难自抑,禁不住怀疑日后想把黛玉托付给母亲真能妥当?
      
      “姑娘慢些,小心台阶。”
      
      林黛玉疾步走进暖阁,见贾敏脸色大不如前,眼圈儿就红了。
      
      贾敏把她搂进怀里轻拍安慰,问王嬷嬷:“怎的又让玉儿出来了,好容易不咳了,你们怎么不劝着些。”
      
      王嬷嬷惯来老实讷言,没有主见,听这话便要跪下请罪。
      
      贾敏越发失望,她是小姐的奶妈子,谁人不敬着些,偏她自己,腰杆子软不能成事。贾敏心里越觉得只有像朱嬷嬷那样外圆内方,精明能干的人才能替她照料好黛玉。
      
      黛玉不愿让母亲担心,从贾敏怀里直起身子,用手帕子轻拭眼角,道:“太太别怪王妈妈,是我想起来一件东西,许能救朱嬷嬷,才急着送来。”
      
      雪雁捧着一个描金漆红酸枝匣子放到炕桌上,贾敏一看就知里头是什么。
      
      黛玉就道:“这样大补的药材咱们也吃不得,不如救人的好。”
      
      那是贾敏的婆母,先林老夫人留给孙女的紫芝。
      
      这样的药材,谁家都少有,若哪地方偶然一现,是要作为祥瑞进上的。
      
      贾敏不舍得,便是不对症,留着防身也好。玉儿赤子心性,她一时不知怎么对女儿说。
      
      来回忖度许久,才道“罢了!”命林安家的亲自捧要去问大夫。
      
      那大夫见了大喜过望,忙取了拇指大的一块代替了十年参,其余仍珍重放回匣里请林安家的带回去。
      
      这药不过是用作药引子罢了,旨在用它的浓重生气激引出人自身的生气,并不需要大量,一丁点就够了。这大夫正愁这方子呢,有了紫芝,他就有七八分的把握了。
      
      朱嬷嬷求生欲本就极强,灌下药去,眼看着就睡实了。贾敏也松一口气。
      
      至晚间,林如海从扬州大小官员的元宵夜宴上回来,听他感叹江南局势益发艰难,稍不慎者许就有身家性命之危,贾敏心里越发庆幸救下朱嬷嬷。
      
      *****
      
      快至花朝节的前几日,朱绣托绸缎铺捎寄的物件被送到林家门房,婆子给朱嬷嬷送去时,贾敏正来探望她。
      
      “这么一包袱东西,可见她待你这干娘的心也真。不枉你疼她。”
      
      朱嬷嬷已能下床,喜得合不拢嘴,当即就要开包袱。
      
      就见里面有两个衣服包袱和几个小匣子。
      
      贾敏看那两身中衣中裤并抹额、鞋袜、荷包俱全,叹道:“好丫头!”
      
      朱嬷嬷先看信,就笑了,挑出一个松木盒子,奉与贾敏,“花朝节是林姑娘生日,这是我那女孩儿送的礼。”
      
      贾敏吃惊这是个有心人,亲手打开那盒子,见里面有几个油纸包,底下是几张方子。
      
      朱嬷嬷笑道:“林夫人知道的,我这女儿有些家传的手艺,颇通药理,这些油纸包的是她配的药,有用来熏的、佩戴的,也有塞枕头里的。那底下的几张方子应是她家传的药膳方子,强健脾胃、补中益气应是不错的。夫人不妨让大夫瞧瞧,若好也可给姑娘用……”
      
      **
      
      “妙啊!妙!”老大夫指指那几张方子连声称赞,“府上小姐脉象细弱,这几张方子正合宜,又好吃的能当饭食,也免得小姐吃了药就吃不下饭。”
      
      说着话,老大夫还擎着一丸香药爱不释手,“那方子好,可最妙的是这些香丸、药膏子里头药材的炮制,我虽看不出用了何法子,但这效用可难得的很了……不光小姐,贵府夫人若不安枕也可用些……”
      
      贾敏用了香枕和熏囊,果然夜间睡得也踏实起来,身子骨着实好了不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伙伴们,求爪求收啦。



    [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
    丫鬟这个职业,不好干啊!



    食医的七十年代日常
    年代文



    陪嫁大丫鬟求生日常[红楼]
    凤姐陪嫁大丫鬟的生存修罗场



    [傲慢与偏见]富贵淑女
    《贵夫人是怎样炼成的》《钱钱钱,恨嫁女的命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