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

作者:太极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干娘

      
      “唉哟,原来是攀上高枝了,怪道看不上我这老婆子。要真有本事,赶明儿认了赖嫂子作干娘,我才服了呢!”夏婆子看朱绣辞了众人,正高高兴兴往梨香院去,故意阴阳怪气地大声说道。
      
      这夏婆是大厨房的水案掌事,管着些洗米洗菜、鸡鱼开膛的脏活。自打朱绣进了大厨房,夏婆子便一直想叫朱绣认她作干娘,难缠的很。朱绣听说她吹嘘有一个外孙女唤婵姐的现在三小姐探春处听使唤,就立刻想起来她就是书里头那个调唆赵姨娘和芳官打架的老婆子,可不是个善茬,从此都绕着她走。
      
      这会儿也装听不见夏婆子说话,抽身便走。
      
      柳家的和朱绣走得近,听夏婆嘴里不干净,冷笑道:“朱绣生的灵巧,想认她作女儿的多了,这都是你情我愿的好事儿。哪个像您老人家似的,人家不如你的意,你就处处编排人,搁我我也不乐意!”说着就追着朱绣帮着拿东西。
      
      旁的人眼见朱绣这是要到高台盘上去了,都不理会夏婆。气的夏婆子瞪着眼直骂娘。
      
      “你别理她,她是眼馋你的月钱呢,原先头灶收着她还不敢说什么。如今你又升成了二等,又去了别处,若是先前肯认她作干娘,她可不得每月白得五百钱?你没看见,前儿你领月钱的时候,她那眼珠子都快馋掉了。”柳嫂子边走边道。
      
      朱绣抿着嘴笑。她升了二等,每月有五百钱的月例,也是到了前日,她才算亲手拿到自己的月钱。
      
      这也是荣国府里的陋习,地位卑下的丫头小子,什么月例铜钱都到不了自己的手。尤其是她,年纪小又不是家生子,以前的月钱都是请大师傅给收着的。说是帮收着,不过是把孝敬的名头说的好听些。
      
      “不过话说回来,你真不打算认个干娘?”柳嫂子又问道。
      
      朱绣摇摇头,道“这些嬷嬷妈妈我能认识几个?我心里想,若我.日后认了干娘,是要当亲娘孝顺养老的。这认干亲不是小事儿,自然得有母女的缘法在里头。”
      
      柳嫂子听她这么说,心里也可惜不能把这么个重情义的女孩认作女儿,一面又道:“你说的也对。只是咱们府里自来就兴认干娘拜干爹这一套,连主子们也都这样呢,你又孤零零的没个亲眷,日后要遇见合适的,认个好的也有个倚仗。”
      
      朱绣自然知道荣国府向来有认干亲的习惯,上头的主子们也喜欢让干娘管教不入等的小丫头,免得新来的小丫头不懂事,在府里横冲直撞的闹出事来。那些出息的管家、掌事的还有机会拜主子作干娘。
      
      就比如琏二.奶奶去年新嫁入荣国府,怕使唤不住这些管家娘子,便收了荣国府内院管家林之孝家的作干女儿。这林之孝家的掌管内院各项大小事务,她男人林之孝更是府上大管家之一,收管房田事务,两口子权利极大却难得的处事低调。王熙凤一来就收了这俩为己用,迅速在阖府奴仆头上站稳了脚,谁不赞一句眼光毒辣、行事果决呢。
      
      可问题是荣国府的这些干娘们没一个吃素的,只要有那种没亲故的小丫头入府,这些人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苍蝇蜂拥而至,争相拉拢说和,指望认下干女儿得好处。
      
      那些婆子们只乐得在这些没依靠的小丫头身上吸血呢——且不说丫头的月钱都是干娘收着的,平日里打骂也只能受着;只说若认了干娘,这一身的清白生死日后恐怕都不能善了了。荣国府以往放出去的,有亲老子娘的还好,但凡是令其干娘领回家去的丫头们,下场都极惨淡,这些干娘或是收一大笔聘钱把干女儿随便配给什么人了,或是索性偷偷把人卖了、对外只说远嫁罢了。
      
      朱绣在大厨房时有不少人想作她的干娘,朱绣都借故推辞了。她宁愿每月把月钱都孝敬给厨房大师傅,也不愿意认个不知人鬼的干娘把自己赔进去。就连青锦在正院,朱绣也嘱咐她咬死了不认干亲,只管听院里的大丫头使唤做事。这所谓的干娘只会吸血,那些大丫头收了她的月钱还能照管着些……
      
      “你妹妹吃了你做的粥,果然就不咳了。”柳嫂子见朱绣不愿多说,忙换了个话头,叹道,“你五儿妹妹只比你小两岁,你如今都混成了二等,她因着被我生的弱,还没得上差。”
      
      又忙不迭的谢朱绣:“多亏了你的粥,她这两日倒能睡个安稳觉,你不知道,往年入了秋,常成宿的咳,我看着她那样儿都揪心的疼。好姑娘,你得空了再做些来,我们娘俩都感激你……”
      
      朱绣忙打断,笑道:“顺手的事儿,不值当的您这样儿。妹妹吃的好,我做的时候您来拿就行。先前吃的是杏仁川贝百合粥,这粥滋阴养肺、止咳平喘的效果好,若是不咳了,吃些芝麻花生糯米粥补补肝肾倒好。”那粥里的苦杏仁。川贝、百合都被她在翠华囊里放过,果然效果就好些。
      
      听得柳嫂直念佛,忙道:“ 好姑娘,等你安顿了,我就送些芝麻花生红枣糯米的过去,你那里缺了什么,只管跟我说,我有的就给你送去,没有的使人出去买,也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朱绣趁机问:“不知道那梨香院是个什么情形?我去了那边,做起这些倒不比大厨房方便了。”
      
      “你只管放心,那里有单设的小厨房,比大厨房还宽泛呢。我听说太太怕怠慢了两位嬷嬷,过两日兴许还要令派厨子过去伺候呢。”柳嫂子眉飞色舞的说道。
      
      朱绣心里一动,这柳嫂子书里曾经就在安置十二个小戏子的梨香院里当过厨子,这一回莫不是……就笑道:“可是嫂子也要调派过去?这可太好了。”
      
      柳嫂子嘴角都压不下来,笑说:“还没一撇呢,不过之前听二.奶奶身边的平儿姑娘提了一嘴,说看我干活倒利落。”
      
      朱绣心道,原来提拔这柳嫂子出头还有平儿的缘故,怪道茯苓霜一案平儿倒帮了柳嫂子一把。
      
      且说到了梨香院,果然小巧精致,已有粗使婆子把里头打扫干净了,各式摆设也放整齐了。朱绣转了一圈,十来间房舍,住两个嬷嬷并几个丫头倒宽敞的很,只是日后那薛家一大家子住这里怎么住的开?兴许是王夫人为了给妹妹一家提身份,才特意把这先国公荣养之处给妹妹家住。只是这么一想又不对了,既然是贵重的地方,怎的后来又让十二个小戏子住进去了?
      
      这府里的规矩,有些实在让人难懂的很。
      
      梨香院的正房是一明两暗两耳共五间的格局,现下虽开了门,但两个嬷嬷哪个住进去都得罪人,故而朱绣才来就有小丫头来传话,说她侍候的朱嬷嬷将要住在东厢房。东西厢房各三间,她就在东梢间安置了。
      
      早有粗使的小丫头帮着把衣服铺盖搬来了,朱绣忙谢过,又摸了几个铜板塞她手里。
      
      可巧西厢房伺候何嬷嬷的丫鬟也来了,朱绣抬眼一看,竟是正院里的绣鸾,忙笑道:“原来是姐姐,绣鸾姐姐好。”
      
      绣鸾是王夫人跟前的二等,怪不得赖嬷嬷立刻就升了自己做二等呢。
      
      绣鸾懒懒的,显然对被外派出来伺候嬷嬷这事不太满意,笑着说:“还没恭喜你升了二等呢,我们那儿的青锦丫头都疯了,来来回回说了好几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自己升上去了呢。”
      
      “多谢姐姐们素日里照顾她。”朱绣笑的开怀,她和青锦要好,熟惯些的丫头都知道。
      
      “成了,你忙去罢,我犯了秋燥,先去躺会子去。”绣鸾摆摆手,径自去西次间歇着去了。
      
      柳嫂子眼瞅见绣鸾大模大样的住进了西厢次间,朱绣丫头却安置在东梢间,心里也道这绣丫头有成算,那些宫里出来的嬷嬷能没有个随侍,到时候反倒叫人家自己带的往远了住?
      
      朱绣这边先把自己屋里收拾妥当,又进了东厢正间细细察看:摆设一应俱全,应了荣国府的气派,很是富贵好看,但要说舒适,还差些意思。
      
      柳嫂子是来收拾小厨房的,就见朱绣来来回回把东厢的被褥都搬出来晾晒上,又把枕套绣垫拿到后头浆洗了,又将茶壶杯盏等一应物件洗干净摆好,又一溜烟从针线处领来针线笸箩、秀绷子、各色绣线 ,还有蜡烛、漱盂、香炉…零零散散等物。
      
      “你这心眼也忒实了,好丫头,一晌没见你歇口气,快喝口水。”柳嫂子已清点完小厨房新送的家伙米粮煤炭等物,一边递了一盖碗茶给朱绣,一边朝西厢努嘴:“人家那边可歇觉歇了一晌呢。”
      
      朱绣心道,这不能比,人家那边是正院的丫头,有底气。自己虽也升了二等,可仍旧是没着落,这差事是暂时的,等贾大姑娘进了宫,正院那边还能把嬷嬷留下来教导剩下几个姑娘?必定门儿都没有。到那时,自己往哪去,还得两说,现在敢不尽心么。
      
      ******
      
      不几日,赖大家的和周瑞家的就亲自引着两位陌生的嬷嬷进来梨香院。两位嬷嬷一高一矮,高个的斯斯文文的,没有随侍跟着;矮个的模样长得比高个俊俏些,身边带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婆子。
      
      赖大家的请高个的朱嬷嬷进东厢,周瑞家的就引着何嬷嬷去西厢,那位矮个的何嬷嬷在西厢转了两遭儿,见摆设富丽,心下觉得满意,又脚下一顿,转头去了东厢。
      
      这朱嬷嬷一进东厢,就看出来这里的收拾的人是用了心思的,窗台脚踏抹的一尘不染,帐子绣幔都清爽干净,靠背绣垫离近了还有一股新熏洗的清香;落地罩里头的圆桌上,那茶壶里还往外冒着热气……
      
      何嬷嬷来这边转了一圈,什么也没说,就又回去了。
      
      后头跟着周瑞家的心里一咯噔,两边摆设都大差不离,但明眼人一瞅,就知道东厢收拾的好,是个能直接住进去的地方,西厢这边,很多零碎物件还没摆上呢。
      
      到了晚上,朱嬷嬷就更满意了,晒透的棉被褥子松松软软,还透着股子阳光的香气,果然一宿好眠。
      
      西厢何嬷嬷屋里,绣鸾用汤婆子给熨烫了半宿的被褥,何嬷嬷才愿意歇下。绣鸾委委屈屈在脚踏上睡了,不住在心里骂老婆子事多难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审核需要时间,先放上来。
    从明天开始,晚上六点更新。



    [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
    丫鬟这个职业,不好干啊!



    食医的七十年代日常
    年代文



    陪嫁大丫鬟求生日常[红楼]
    凤姐陪嫁大丫鬟的生存修罗场



    [傲慢与偏见]富贵淑女
    《贵夫人是怎样炼成的》《钱钱钱,恨嫁女的命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