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族

      丘林氏这里热闹了好几日,她家里住进来一个容貌好而且会读书写字的郎君,这件事说出去也是脸面足足的,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隐瞒,在外头说了一次又一次,还说家里还有个小娘子,长得和她兄长一样好看。
      
      弄得外头那些人也想来看看热闹,不过丘林氏记得秦蕊看到男人就害怕,能进来的都是一些鲜卑女子。
      
      那些鲜卑女子,进来将秦蕊上下仔仔细细瞧了一回,瞧见秦蕊是真长得眉清目秀,肌肤雪白,眉目间有何鲜卑女人不一样的温婉之后,才算是相信了丘林氏的话。有这么一个妹妹,做兄长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一群人看完了妹妹,也想看看兄长是甚么模样,结果还真的坐在那里等。秦蕊再那里看着一圈虎视眈眈的鲜卑女人,吓得差点要哭。
      
      秦萱手里拎着一条鱼回来的,她才开门,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再抬头的时候就发现一群女人站在面前,眼神如狼似虎,恨不得把她给剥光给吞进肚子去。
      
      这是咋了?
      
      “阿干!”丘林氏也没想到那些女人竟然还真的跑出去看人了,怕这些女人过来挖她的墙角,她连忙将那些女人推开,挤了进去。
      
      “……”安达木已经不想说话了,这女人简直是拿她没办法,前一段日子还是‘秦阿干’呢,这会就直接变成‘阿干’了,再过几日,是不是就要变阿爷了!
      
      秦萱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多女人围着,难免也有点不好意思。
      
      “阿兄!”秦蕊听到声响,知道是秦萱回来了,跑出来,立刻就喊。
      
      秦萱听到妹妹那一声,将手里的鱼交给丘林氏,“邱林娘子麻烦你了。”说罢,她对那一圈鲜卑匈奴妇人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到秦蕊身边。
      
      “兄妹两个长得还真是像,”女人们见过秦萱,顿时叽叽喳喳起来,“不过还真的是长得好看!”
      
      人就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不管男女。
      
      鲜卑人里头高鼻深目的多,不过高鼻深目在汉人看来那都是长得极丑的。鲜卑人自己都觉得这个模样拿不出手。
      
      秦萱是汉人和鲜卑的话混血,容貌轮廓恰恰好,没有深的过分,也没有像高丽人那样,一张脸都快成了饼。
      
      恰好好处,又加上肌肤雪白。这已经是汉人美男子的标准了。
      
      大棘城中,汉人当然有,但是不多,迁徙过来的主要还是那些汉人士族,流民们就不太好看了。
      
      那些女子兴奋的把秦萱讨论了一番之后,对丘林氏各种羡慕嫉妒恨,看样子丘林氏是想要把这个少年自己独占享用。
      
      “小心点,到时候可别让人给摘了去。”外头女人说话很大声,连屋子里头的秦萱和秦蕊都听得见。
      
      “今日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秦萱低头问道。
      
      大棘城里头的人可要多多了,秦蕊经过上回的事之后,就有些怕人。秦萱知道秦蕊心里已经有了些许阴影,可惜这件事她只能不去触碰,让时间来治愈。
      
      “邱林娘子对我挺好。没人欺负我。”秦蕊答道。
      
      丘林氏对秦蕊的确是挺好,很看顾她。秦蕊拿丘林氏和陈氏作比较,丘林氏自然是好的不得了。
      
      “那就好。”秦萱听妹妹这么说,立刻就放下心来。
      
      天色暗了,外头的女人们也一哄而散,回自己家准备忙活去了。
      
      晚上吃的就是鱼汤。在辽东新鲜果蔬比肉还贵,不到季节就看不到,倒是肉不断。和秦家是反着的。
      
      秦蕊饱饱的喝了一碗鱼汤,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眼巴巴的瞅着秦萱,“姊姊,我们不回去了吧?”
      
      她这会怕的也就是又回到那个噩梦一样的地方去。
      
      “不会了,不会回去的。”秦萱道。
      
      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回去了。而且经过她那一番折腾,陈氏一家恐怕日子都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阿姊,我怕婶婶。”秦蕊身上盖好被子,两只手抓住被子。
      
      “不怕,她这会恐怕正在受苦呢。”
      秦氏族人是个什么样子,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当年陈氏害死她的哥哥,是想着大伯子这一支没有了男孩,有两个女儿顶个屁用,就是绝户了。那些原本大伯子这一支该有的财产也统统是她们家的了。
      
      陈氏这么样,其他的族人也会这么想,到时候一拥而上,她就不信陈氏那一家子还能留下几块骨头来。
      
      秦蕊听了之后,点点头,这才安心的闭上双眼睡了。
      
      **
      
      秦萱起了个大早,甚至外头的天都还没有亮。她到了院子里就开始干活,将两个水缸的水倒满。院子里头的柴火也劈好。
      
      她这会最值钱的就这一身的力气,她父亲是武将,力气大,盖楼氏是鲜卑女子,骑射样样在行,力气自然也不在话下。到了秦萱这里,力气之大,简直超过了父母。
      
      一堆的柴木,就算是壮年男子也要忙活上半天。但是秦萱轻轻松松就把一堆的柴火砍完了,随便还将地方扫干净。
      
      等到安达木起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满满的水缸,还有那几堆已经码放好了的柴木。
      
      他那一个哈欠就停在那里了,嘴张的老大,清晨的寒风吹过来灌入嘴里,直接冻的他直哆嗦。
      
      “不是说了这些都是我来么?”
      
      “我反正起的早,就做了呗。”秦萱看了一眼安达木,瞧见安达木眼角挂的那一块玩意儿,赶紧推他去洗脸。
      
      “哪里用洗,昨晚上不是洗了么?”安达木摇头晃脑的。
      
      “把牙也刷了。”秦萱听着他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幽灵一样的从他背后冒出来,吓得安达木差点脚下一滑。
      
      辽东寒冷,水也算是个稀缺物,就算外头的雪可以一铲一桶,但是这下雪的时候,和南方不一样,那些雪可以等到开春再融化去了。只能把雪丢壶里头架在火上烤,可惜柴都是要钱的。
      
      鲜卑人原本就是草原上过来的,草原上的人一辈子只洗两次澡的大有人在。安达木也不觉得自个不洗脸不刷牙有个甚么。
      
      这样才‘男人味’十足嘛!
      
      秦萱真是受不了这些鲜卑人的习惯,整个人就差撒了孜然上去就成一正宗羊肉串了,还半点都没有自觉!
      天知道她看到人人一口黄牙的时候,心塞之情简直无以言表。偏偏这些人还觉得没啥……
      
      该收拾的都已经收拾好了,丘林氏听到响动出来,将昨夜里准备好了的胡饼热了热,亲自送到秦萱面前去。
      
      丘林氏双眼火热,看的秦萱赶紧低头,身边的安达木出声,“那我呢?”
      
      “自己去拿。”丘林氏对着安达木就没对着秦萱那么好声好气了。
      
      安达木在家中是被姐姐母亲给呼来喝去的习惯了,听到丘林氏这么说,老老实实的就去庖厨里头去了,吱一声都不敢。
      
      “阿蕊就拜托给娘子了。”秦萱对丘林氏很是客气。
      
      丘林氏其实心中不怎么喜欢这一套,鲜卑人中,女人对某个男人看对眼了,大胆直接上!还没见过几个男人拒绝的。只不过她听说汉人和鲜卑人不一样,别别扭扭的,要折腾几个来回才能到手。
      
      要不然哪里这么麻烦,直接夜里到他房里去睡了他不是更好。
      
      “这没甚么事。”丘林氏以前也有过孩子,不过儿子不是去军里头了,女儿就是出嫁了,有个孩子在身边,相反还能陪陪她。
      
      秦蕊性情安静,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闹,她都想着要这孩子多多骑马,锻炼性情。这地方鲜卑人多,汉人那一套可不吃香。
      
      丘林氏想着,瞅了一眼秦萱。少年身材修长,面容秀美,就连笑都是温和的,面上干干净净,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这样和以往看到的那些个臭男人完全完全不同。
      
      这会安达木嘴里叼着一个饼出来,就瞧见丘林氏毫不掩饰的盯着秦萱直看。他算是服了这个女人了,但是也没法说出来。要是说出来,说不定他就要被扫地出门。
      
      从丘林氏家里出来,安达木闷闷的咬饼,饼硬硬的,一点都不好吃,但是安达木也不在乎这个。
      
      “这样下去不好吧,”安达木把最后一口吞下肚子,和秦萱说话,“再这么下去,她就要到晚上钻到你房里去了!”
      
      秦萱顿时沉默了,安达木说的那些话,非常有可能。
      
      要是她是个真男人也就罢了……等等,就算是她是真男人也下不了嘴。
      
      到了地方,继续道门口撑门面去。
      
      南边的晋,很喜欢自个家里买上几个鲜卑人,然后充作骑奴。到了出门的时候,就让鲜卑骑奴跟着出门充门面。
      
      辽东鲜卑多汉人少,裴家自然不可能干那么拉仇恨的事。几个人就在门口站着。
      
      要说这活简单吧,还真简单,只要往门口一站充门神就成。她就顺顺当当的在门口当了两三月的门神。
      
      这期间,结伴上门来瞧帅哥的鲜卑少女是一波接一波,鲜卑人原本就没那么多的束缚,瞧起来格外的大胆,现代的那些追星的妹子遇上她们都得乖乖的道一声服气。
      
      秦萱都要被这些火热奔放的视线给瞧得给这些妹子跪了。
      
      她们就差扑上来脱她裤子了。
      
      这还不算,少女过来看,男人也来凑热闹。有个鲜卑大汉隔着一段距离和她眼对眼瞧了半晌。
      
      那眼光说不出的奇怪,瞧得她从背脊尾部就冒出一团寒气来。
      
      没听说过鲜卑人好搞基啊……
      
      然后那个大汉跑了。
      
      再过了几日,来的就不只是一个人了,一个鲜卑男人牵着一匹马,马上坐着一个穿着鲜卑皮裘,梳着两条辫子的鲜卑老妇人。
      
      那老妇人坐在马上,眯眼对着秦萱看了好一阵。
      
      那目光如刀,看的人很不舒服。不过秦萱不动半分,任凭那鲜卑老太如何盯着她,她只是双目看向前方,动作连动都没有动过。
      
      “是他。”马背上的老妇人长叹一声,“和他当真是一模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萱:突然有点方
    慕容娇花:莫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