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痛快

      这事是秦蕊偷偷的和人说的,她一不小心摔倒在地,安达木的妹妹给她擦手的时候,发现她的手臂上有几块红痕,鲜卑女孩发育早也懂事早,看出不对来,问了好几句,秦蕊才哭着说的。
      
      事情是秦椿做下的,亲亲摸摸的,还威胁她不准说出去,一旦说出去就杀了她和秦萱。秦蕊一边说一边哭,险些都喘不过气来,安达木妹妹就将这事告诉了母亲。
      
      秦萱平日里忙于狩猎,要凑齐一个冬天的口粮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米粮贵而皮裘等物价格并不高。她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攒下些许东西,所以妹妹那里难免会有所疏忽,但是她没有想到,秦椿竟然是那么一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秦蕊多大?甚至连发育都没有开始,他竟然能够下得了手!
      
      秦萱牙齿咬得格格直响,袖下紧握的拳头上青筋暴立,掉头就走。安达木见状,连忙跟上去。
      
      “待会帮我个忙,”秦萱面上冰冷,看得安达木心里一个咯噔。
      
      她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一双乌黑的眼里尽是嗜血的冰冷。
      
      秦椿平日里一般都在山上砍下些柴木,拿去换些都米之类的,这会朝廷都逃到长江以南去了,以前用的那些钱都不太能流通,平民们以物换物,或者是拿着布当钱用。陈氏一个人能纺织的布有限,而秦萱在狩猎上擅长,不可能来帮着陈氏纺布。
      
      他将收拾好的柴木用绳子捆扎起来,柴这种东西是可以换吃和穿的,多一个人就少一份,所以他更喜欢自己干独活。
      
      “哟,从兄。”略为低沉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
      
      秦椿悚然一惊,树林这地方平日有不少野兽出没,所以打柴的时候也需要十分的警惕,但是方才他完全没有发现身后有人!
      
      他回过头去看,就看见秦萱站在那里,嘴角挂着一丝笑。看见是她,秦椿浑身上下都放松下来,也没什么,一个女人罢了。
      
      秦椿那双眼睛在她脸上打量了好几圈,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垂涎,虽然秦萱的母亲是鲜卑人,但是秦萱本人长的不错。浓眉大眼而且肌肤雪白。秦椿看多了那些皮肤发黑的村妇,看到秦萱雪白的皮肤,下腹顿时觉得火烧火燎。
      
      “你来作甚么。”秦椿恨不得立刻把这个堂妹按在地上玩个痛快,但不得不还忍着和她说话。他记得这个堂妹的力气可是比男人还大,真得扭打起来,他都不是她的对手。
      
      “我来作甚么……”秦萱突然低低笑起来,她飞快从腿边的箭袋里抽出一只羽箭对准了他开始射。
      
      事情来的太过突然,秦椿没有防备住秦萱来这一下,眨眼间羽箭已经迅速刺穿了他的腿。
      
      “啊——!”他嚎叫着扑倒在地。
      
      秦萱面容狰狞,她吹了个呼哨,林子里走出另外一个鲜卑少年来,她从秦椿的衣裳上撕下一块布,团成一团塞进他的口里。
      
      安达木看着秦萱抽下那边捆柴火的绳子,几下就把秦椿的手脚捆起来,而后她当着他的面,径自撕开他的下裆。
      
      “阿萱,你这是要做甚么?”安达木看着秦萱缓缓抽出她的匕首,她眼睛里没有半点惊惶,也没有半点快意。
      
      “安达木帮我按住他。”秦萱一抬下巴。
      
      安达木向来听她的话,傻乎乎的走过去,替她按住了秦椿。
      
      秦萱以往对猎物下刀的时候手法极快,但是现在对着秦椿却故意放慢了动作,鲜血从手下溢出,血液的滚烫让她蹙起眉头。
      
      “我以前看过煽马,想来和煽人应该也差不多。”秦萱一边说一边笑,她知道真的要处置这件事不是她这么干的,她应该报官,就和现代的报警差不多,可是这会已经天下大乱,晋朝司马家的皇帝已经给胡人做了奴仆,原本晋朝留在辽东的官署也早已经荒废,乡间靠的是家族自治。
      
      可是家族自治,她和秦蕊能够讨来多少公道?当年她看着那些受过她家恩惠的族人,一个个眼睛似乎滴着血盯着她们几个,恨不得将她们的骨头她们的肉吃个精光。这样的人能指望么?不如自己动手,为自己讨得一个公道。
      
      安达木也是男子,看着秦萱将秦椿的那个玩意儿给割下来,他看得都觉得自己下~身隐隐作痛。
      
      秦萱以往看过鲜卑人阉马,但亲自动手还是第一回,尤其她还有心折磨秦椿,一刀一刀避开主要大血管位置,一刀一刀割的缓慢又细致,刀下的人脸上的肉不停的颤抖,他想大叫想挣扎,按着他的鲜卑人的力气太大了,他动不了。
      
      秦椿头上已经冒出一层冷汗,几乎昏死过去,所有的惨叫都被一块破布堵在喉咙里。秦萱将一团血肉模糊的玩意儿随意丢在一旁,两人带来的一条猎犬闻到血腥味道扑上来,一口就将那东西叼起来,吞吃下去。
      
      秦萱将手和匕首在秦椿身上擦拭干净,“从兄你也知道,林子里常常会有野兽,野兽闻到了血腥味前来,会不会把你活活吃掉呢?”说到后面,秦萱笑起来。她笑声低沉,带着些许沙哑,听在人耳里有说不尽的恶意。
      
      “你知道野狼是怎么吃人的么?它们不是一只的来,是一群!”她笑的恶劣十足,“一群狼少说也有十来只,先是把你围起来,瞧你动弹不得,再群扑而上,先是有几只咬住你的脖子,然后你就只能瞧着那些狼咬破你的肚子,把里头的肠子全都拖出来。”
      
      秦椿听到这话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她脚下踢了几下,发现他是真的昏过去了,再也没有兴趣的回过头去。
      
      “阿萱,你这下还回得去么?”安达木自然知道秦萱在秦家的处境,都把那个女人的儿子这样了,还能回得去?
      
      “我没想回去,”秦宣叹口气,“我原本就没打算在这里多呆,过了这个冬天就带着阿蕊去大棘城。”
      
      大棘城是慕容一族的鲜卑都督所在的城池,那里比较起其他地方比较好一点。
      
      “你怎么不去汉人的地方?”安达木知道这些年来,有不少汉人从中原迁徙到辽东,甚至鲜卑都督还专门设立乔郡来安置那些拖家带口迁徙过来的汉人。秦萱是汉人,去那里还是不错的。
      
      “大棘城的汉人还多些呢。”秦萱道,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其实看上去并不是个正统的汉人,母亲鲜卑人,她自己的作风也和真正的汉人女子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更重要的是“我记得我外祖家在那里。”
      
      盖楼氏的娘家就在大棘城,只不过她嫁出来之后就没再回去,那会她打算带着夫家的牛羊和子女打算回去的,甚至还和子女们提过自己娘家。
      
      “这么久了。”安达木弯下腰来给她收拾,地上的人已经软的和一滩烂泥似的。他收拾好,将东西放在马背上,拉过自己家的猎犬,和秦萱一道向外走。
      
      “找得到最好,找不到也没关系。”秦萱笑了一下,“我听说大棘城里有很多汉人士族,有心还是可以养活自己。”
      
      秦萱早就打听好了,也打算好了。眼下要做的不过是将一切都提前,安达木听她这么说,不禁有些吃惊,但是他最后也没说甚么话来。
      
      秦萱将手上的血洗净,直接就去了她叔父家里,院子里头秦丫正在玩耍,听到门那边被人打开,看到秦萱站在那里,她立刻就学着陈氏尖利着嗓子,“阿母,那个鲜卑野种回来啦。”
      
      陈氏在房子里头忙着纺布,听到女儿这么一声,心下奇怪,瞧着外头的天色还早的很,完全不到平日里秦萱收工回来的时候。她只是当做秦萱想要偷懒,要白吃她家的米粮,立刻将手里的梭子一丢,口里骂骂咧咧的出来就要和秦萱对骂。
      
      她一出来,就见到秦萱背上背着一个包袱,手里拿着弓箭,“你又要到哪里去?”
      
      秦萱看都没有看陈氏一眼,径自往门口那边走,陈氏见状又开始骂,而且她还横在秦萱的面前,拿出一副死活不让道的模样“怎么,白白吃了我家几年的米粮,这会都还没还清呢就想走?”
      
      陈氏私下已经和别人商量好了,秦萱已经长大,而且模样很不错,给另外一个村的死了老婆的男人正合适不过。那男人没事喜欢打妻子,前头已经打死两个了,换了秦萱这个,说不定能够多挨一段日子,那个男人就冲着秦萱的那张脸,还有一身的白皮子,都愿意多给许多聘礼。
      
      “没清?”秦萱原本就因为秦椿的事心里有火,听到陈氏这话怒极而笑,“当年我阿爷那些猪马牛羊你们没少瓜分吧,那些还算没清?”
      
      陈氏见着她眼里的怒火,忍不住一缩,想起面前这个是她的小辈,立刻又挺起腰杆来,“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婆家,你还想跑到哪里去?我老实告诉你,你就是秦家的人!生死都由我们做主!”
      
      陈氏见到秦萱面色大变,心下得意,还要再说,秦萱劈手从背后将弓拉下,径自将她整个脑袋都套在里头。
      
      那张弓是她的父亲留下来的,没有一定的力气根本拉不开,所以只有她一个人在用,她拉紧弓,弓弦就勒紧了陈氏的脖颈,粗糙的弓弦已经割破了她脖颈间的肌肤,血珠子迅速冒了出来。
      
      陈氏喉咙里赫赫直响,她拼命的抓向自己的脖颈,想要给自己挣扎出一条活路。见着抓不了,就去拼命的伸手抓秦萱的衣裳。
      
      秦萱一手绞弓弦,一只手捏住她手腕,“咔擦”一响,陈氏的胳膊已经折断了。
      
      秦丫在一旁看得傻了,张大嘴就要哭,结果秦萱看过来,“敢哭一声,我就让你和她一块死。”
      这句一出,吓得秦丫立刻咬住自己的手。她惊恐的看着秦萱用弓将陈氏勒的连叫都叫不出来。
      秦萱没有那么多力气来和陈氏玩什么宅斗,何况围绕着那么点鸡毛蒜皮的事吵来吵去,陈氏不烦,她还烦呢!
      
      “你当人都是傻子是不是?当年的事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秦萱手中用力,陈氏口水沿着唇角淌下,白眼直翻。
      
      最后她两眼一翻,双腿瘫在那里。秦萱知道多大的劲可以勒死人,这会陈氏不过是晕过去了。
      
      秦萱将身体瘫软的陈氏踹到一边去,拿过绳子把母女俩五花大绑,嘴里塞了破布丢到房里去。
      
      她拿了东西,拉出马厩里的马,那是以前父亲留下的母马生下的小马驹,后来被她一直照看长大,秦蕊还给起了个名字。也算是这个所谓的家里不多的贵重财产。秦萱没想着要给陈氏一家留着,当年瓜分遗产的时候,秦永这个叔父没想过她的死活,而且陈氏手里还有一条小孩的命。
      
      她没让陈氏一命还一命,已经够对得起叔父一家了。
      
      外头有妇人看到秦萱牵着马出来,低低私语,还有一两个面露鄙夷。前几年有妇人生产,秦萱见接生妇双手脏兮兮的,而且连指甲都没有剪,她说了几句,结果被接生妇一通好骂,然后那家新生儿出生三四天后就夭折了。
      
      之后那家人就把账算在了她的头上。觉得就是她那会没说好话咒他家的宝贝儿子。
      
      秦萱突然翻身上马,口中叱喝一声,黑马在路上狂奔,惊呼四起,马背上的秦萱心里有变态一样的快意。
      
      当年那些欺负她的人,想要从她几个身上撕下一块肉的人,现在满地乱滚的模样实在是太好笑了。
      
      她心下想着,顿时在马上放声哈哈大笑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萱:我做了一回兽医。
    慕容娇花:感觉如何?
    谢谢小天使的霸王票
    云上日光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6 12:54:14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