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弟弟

      外头已经贴了要迁城的告示,但是这也是让民众做好准备而已,说走就走就算在草原上也要准备好几日,将家当牛羊收拾好,可不是甚么轻松事。
      
      秦萱坐在家中,瞧着盖楼犬齿忙来忙去的,“难道非要跟着一起走?”
      
      在秦萱看来,要迁那都是上头的事,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不少人要走,也不可能把整座城池给搬空了,何况大棘城附近有青山徒河,河流附近草原丰美,很适合放牧。这么一块好地方怎么可能会让所有的牧民都走呢。
      
      “大单于都下令了,哪里不能跟着走呢。”盖楼犬齿把一条腿跪在地上,收拾着手上的东西,头也不抬。
      老一辈的人都大单于大单于的叫,盖楼犬齿干脆把这个习惯也学了过来,说话的时候也没记得改。
      
      “那也不必一起走啊,告示里也没说所有人必须得走,何况到了那边吃住行之类的样样都要花费心思。”秦萱说着皱了皱眉,这年月迁徙就是个累人的事,除非必要,不然还真的不会干这事。
      
      也不知道辽东公到底是怎么想的。
      
      “哎,这你就不懂了。”盖楼犬齿从秦萱这话里听出她对草原习俗的不明白,立刻就高兴了,难得碰上几回秦萱不知道的事儿。
      
      “我听阿婆说,以前在草原上的时候,都是跟着部落走得,大单于说甚么那就是甚么,尤其是牛羊把那些水草吃光了,再也待不下去的时候,如果部民不跟着单于迁徙,到时候牛羊活不下去,别的部落来了,还要被抢走牛羊,到时候连自己一家子都要沦为奴隶。”
      
      草原上从来就不是讲究礼义廉耻的地方,谁强就听谁的。一个部民没有办法和其他的整个部落对抗,为了保全自己,自然是部落在哪里,牧民就往哪里走。
      
      “可是,这也不是在草原上。”秦萱知道鲜卑有自己的规矩,可是她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大棘城附近当然有许多鲜卑牧民,但算起来这到底不是在草原上打滚了。就算是规矩也得变通一二吧?
      
      “所以才说,你不懂啊。”盖楼犬齿得意洋洋,“还是一样的啦,虽然附近汉人多了不少。鲜卑人到了这里,还不是一样从草原来的。你见着那些来大棘城的汉人哪个和鲜卑人一样啊。”
      
      “我不是吗?”秦萱眨眼冒出这么一句来。
      
      秦萱到了这地方和鲜卑人也没啥区别,除了发型以外。甚至鲜卑话说的比汉话还顺溜。
      
      “你不一样!”盖楼犬齿脸都要涨红了,“反正阿婆都说了,这次一起走。何况你才来没多久也不知道,城外的青山徒河四周瞧着挺好的,但是到了夏日大雨过后,河面上涨,说不定就要发大水呢。”
      
      秦萱听说之后叹气,她还真的不想到处搬来搬去来着。到处搬家都让她觉得四处漂泊,心里没有安全感。
      
      “难道你就不觉得,等到了别的地方,说不定就有好事呢?”盖楼犬齿笑了笑,“对了,阿婆说的那些话,你也多想想,家里的老人总不会害你,阿婆也是想着你能好。想着你日后能有出息。”
      
      “其实我也不太知道你怎么想的。”盖楼犬齿说着弯下腰继续收拾东西,“你日后好了,才能给阿蕊找个好男人啊。”
      
      “喂。”秦萱听到找个好男人几个字,立刻就不高兴了,秦蕊年纪在她看来还只是个小孩子,哪怕心里知道过不了几年就要到所谓的嫁人年纪,但听人提起来,还是不高兴。
      
      “好了好了。真是的,要不你就教她骑射,这么久,身体也养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她受委屈了,有本事也能自己收拾。”盖楼犬齿知道秦萱心疼秦蕊,他干脆给秦萱出了个主意。
      
      平常鲜卑少女过得和男人也差不多,男人能干的事,基本上她们都能干。有时候做的比男人还好,所以盖楼犬齿真不觉得秦蕊这么娇弱下去是好事。
      
      “嗯。”秦萱想了想,点点头。
      
      最近忙着要迁城,照着规矩是辽东公先走,然后其他的部民跟上,当然会有人先去龙城做准备,至少要把辽东公一家子给安顿下来,难不成到时候大家一起住在帐篷里头么?
      
      迁徙对于慕容部来说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而那些鲜卑牧民们也颇有经验,上一回迁徙到水草丰美的青山徒河才十多年,有点年纪的人都还有印象。所以命令一下,也没见着城里头鸡飞狗跳的。
      
      秦萱考虑了两天,和贺拔氏说了一声,就将小黑牵出来,让秦蕊学着骑马。盖楼犬齿说的没错,女人必须还是要自己有点本事。这年月脑子聪明不够,必须有点武力。
      
      秦蕊被秦萱放在马背上眼巴巴的瞧着她,秦萱看着妹妹清秀的脸庞,心里叹了口气。秦蕊的长相也是比较秀美的,之前年纪小小有些看不出来,但这会好好的养着,美人胚子的样貌已经完全展现出来了。
      
      在这乱世里头,女人长得貌美了,实在不是一件幸事。
      
      “今日学骑马,好不好?”秦萱牵着马缰,回头对妹妹说道。
      
      “嗯,好!”秦蕊点点头,她想起这两日外祖母对她说了的话,小嘴抿了抿,等到过了一段路,秦蕊想了想,“阿兄,你去军中吧。”
      
      “啊?”秦萱听到秦蕊这话,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是不是阿婆要你说的?”
      
      要是贺拔氏的话,倒也有可能。
      
      “不,阿婆和我说过,但……我也是这么想的。”秦蕊顶着秦萱的目光,有些不安,她垂下头去,“其实在我心里,阿兄就是阿兄。”
      
      爷娘的面目早已经模糊不清,甚至连爷娘长得甚么样都已经记不得了。这些年来不管是在叔父家里还是现在,都是姊姊一手照顾她。在她看来,秦萱已经是兄长,是可以保护她,给她带来平安日子的兄长。
      
      有时候秦蕊都在想,要是姊姊真的是阿兄就好了。可以护着她,再也不用被旁人欺负,到了眼下,为了姊妹两人的安全,秦萱干脆扮做男子。秦蕊打心里便将她当做兄长看了。
      
      那样高大,那样的可靠,可以护着她不受半点打骂。
      
      “……”秦萱皱了皱眉,她不去军中,身为女子有些事比较麻烦是一个愿意,另外一个便是家中还有个年幼的妹妹,她可以不管自己的死活,但是秦蕊就是她的责任。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要让秦蕊平平安安的过下去。
      
      “只有阿兄有了前途,我们的日子才能过得好不是么?到时候就没有人能欺负我们了。”秦蕊想起叔父一家和那些凶神恶煞的族人,哪怕知道这些人已经不可能再抓住她了,但说起来的时候,身上都忍不住发抖。
      
      “我再也不想被人欺负了……”秦蕊说着已经哭了起来,这一哭引来了旁边路人的侧目。她年纪小,长得又好看,别人忍不住会多看几眼,瞧着这么一个小娘子哭起来,有些人看着秦萱的目光都有些怪异。
      
      秦萱不得不停下来去安慰妹妹,“有我在,没人能够欺负你。”
      
      瞧着妹妹哭的双眼都红了,她叹口气,这打仗和平常的狩猎都不太一样。她没有上过战场,但是幼年时候,也曾经听秦父说过一点冲锋陷阵的事。
      
      基本上就只有一条,冲得最前面的死的越快。这还真的不是靠着所谓的勇敢就能成事的。
      
      她从来不觉得性别会是她的阻碍,这十多年,她也明白,不管男女,只有实力够了,才能好好的生存下去。
      
      当年盖楼氏就是给她的一个启发,在个时代如何?那些族人如狼似虎的时候,还不是一顿鞭子把那些族人给收拾老实了?
      
      比起玩心计这种,还真的不如一顿老拳来的有效率。
      
      只不过,战场上看的也不是谁更能打。
      
      这些话,就算是说给秦蕊听,秦蕊也是听不懂的。她只得摸摸妹妹的头,在心里叹气。
      
      秦蕊哭了一会,情绪平定下来之后,就不哭了。秦萱带着妹妹出了城外,到了离城池不远的青山徒河附近。当年慕容部单于选中这块地方,就是因为有几道河流穿过,水草丰美。既适合学习汉人开垦农田,也适合鲜卑牧民放牧。
      
      这会已经冷了,但还没冷到底,地上还有那么一丝半点的绿意。
      
      秦萱给妹妹说了几个骑马的要点,亲自演示一番之后,就让秦蕊自己摸索着上。骑马这件事她还真的没办法说太多,她打小就和附近的鲜卑人混在一块。鲜卑人原本就是放牧民族,和他们在一起,耳濡目染到后来,根本就不用人教,自己到了年纪就上了马。
      
      秦蕊上马有些笨拙,还有些害怕。辛亏小黑对她很熟悉了,站在那里由她折腾,有时候见她个子不高,实在上来不了,干脆两条前腿跪下来。
      
      秦萱一双眼睛都在妹妹身上,不过四周也没有放松过戒备。这都是在路上养成的习惯,那些流民总是抓住各种机会来打劫,所以必须高度戒备,后来哪怕是到了大棘城,已经养成了习惯,改不了了。
      
      当身后出现马轻微的啼声时,她几乎是立刻回过头去看。
      
      她看到了一匹白马,白马高大且骨肉均匀,她瞧着有几分眼熟,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而白马瞧见她,漂亮的大眼睛立刻看到别处去了。
      
      只不过白马想要转过马头,拿着屁股对着秦萱,结果失败了。马背上的人拉住缰绳,不让白马回头去。
      
      慕容泫坐在马上,他背上还背着弯弓。这一回他头上没有戴鲜卑人的步摇冠,而是戴了一顶圆顶披幅的鲜卑帽。
      
      圆领短骻袍十分贴身,便于他行动。这模样一看就知道是跑出来玩的。
      
      秦萱见着是慕容泫,拉过马缰,就要带着妹妹到另外一处地方。
      
      但小黑看见那边的白马兴奋的不得了,一个劲的刨蹄子想要冲到那边去。马背上的秦蕊险些也被带得扑倒。
      
      秦萱一把拉住小黑,在它的耳边嘀咕,“你是八辈子没有见过母马么?它看不上你!”
      
      她这边抓着小黑教训,那边慕容泫已经驱马过来。他从马上下来,手里牵着马,“秦郎,又相见了。”
      
      话语如同泠泠清泉,秦蕊都忍不住探出头来。
      
      秦萱瞧着他那张桃花面,一阵无力,对付那些凶神恶煞,她倒是有办法,但眼前这人笑容满面,说话也是柔和而有礼。
      
      除非是不讲理蛮横到了极点的人,恐怕才会对眼前人恶语相向吧。
      
      于是秦萱也只能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他。她不是没有想过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图她个什么,她又不傻,察觉不出来他故意靠近。可是这下面的用意是什么,就真的让人想不明白了,她不觉得自己还能有什么让眼前人谋取的地方。
      
      “慕容郎君。”她听到慕容泫已经称呼她为“秦郎”忍不住牙酸了一下,这听着多少有些肉麻兮兮的。
      
      “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狩猎。”慕容泫看着她双眼发亮,他说话的时候将马缰丢给身后跟着的家人。
      
      “真巧,又遇见你了。”秦萱扯了扯嘴角,连装样子都有几分懒得。
      
      “郎君上回说的城中有事,就是这一回?”秦萱想起上回慕容泫所说的话问道。
      
      “秦郎觉得是甚么就是甚么吧。”慕容泫笑笑,也不说明,他缓了一缓,“我单名一个泫字,家中排行第三。”
      
      “……”秦萱这下子真的想要扶额了,如果只是萍水相逢,那么知道对方姓什么就足够了,可是这交换姓名之类的,就有几分深交的意思了。
      
      可怜见得,她原本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
      
      瞧着眼前少年双眼带着无比的期待看自己,秦萱只觉得口里都泛酸。这人莫名其妙,太莫名其妙了!
      
      小黑碍于缰绳被秦萱牵在手里,只能哀怨的看着那匹白马悠闲的吃草,秦蕊摸了摸小黑的鬃毛,瞧着那边的慕容泫一眼,她正要开口,结果就听到秦萱开口了,“我在家中排行老大,单名一个萱。”
      
      “萱草的萱?”慕容泫眨眼,面上笑意更浓。
      
      “正是。”秦萱点头。
      
      慕容泫正欲说话,身边远远的传来小少年稚嫩的呼唤,“三兄——!”
      
      转头一看,不是慕容明是谁?慕容明是慕容奎最宠爱的幼子,宠爱程度甚至超过嫡长子慕容煦,到了这会慕容明还天真活泼,对兄长们也黏的紧。
      
      秦萱瞧着又有一个人来,而且从称呼来看,又是慕容家的人,她想着回去之后要不要让附近的鲜卑巫女给她占卜一下,是不是最近不利出行。
      
      慕容明从马背上跳下来,大步走到慕容泫和秦萱面前,少年长得十分好看,肌肤雪白,眉眼秀丽,他带着些许好奇对着秦萱直看。
      
      “四弟,师傅教过的都忘记了么?”慕容泫瞧着慕容明一双眼睛朝着秦萱打量,不由得出口提醒。
      
      慕容家不是普通的鲜卑贵族,自从到了大棘城起,子弟们就都要学汉人的书籍和礼仪。慕容奎的几个儿子自然也是如此。
      
      “礼不下庶人嘛……”慕容明被慕容明说的有些不服气。
      
      “……”
      
      熊!秦萱只想翻白眼。眼前这一对儿都是鲜卑贵族,怎么不一样?都还是兄弟呢?
      
      慕容明低头打量了一下她的手,他抬起眼睛,带着点儿少年人特有的天真和活泼,“你会射箭?”
      
      “小人原本是猎户,自然是会的。”秦萱答道。
      
      “猎户?”慕容明再看了看她,似乎有些不相信她的话,他凑近了,瞧了瞧秦萱,“你看起来并不像个猎户,倒是像个手上沾血过的。”
      
      慕容明年纪不大,但父亲宠他,他也跟着见了不少鲜卑将领,那些将领没有一个手上不沾血的。久而久之,他自然能分辨出来。
      
      “……”秦萱垂下眼来,一言不发。
      
      “四郎!”慕容泫话语里都带了一丝严厉,“不可无礼,她是你的……”
      
      “咦?是我的甚么呀?”慕容明满脸好奇的看着哥哥,双眼像极了初生的小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娇花:弟弟啊你为啥那么熊!
    熊弟:我做错了什么……
    秦萱:呵呵
    谢谢小天使的霸王票
    無秂的演奏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19 13:23:59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