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加重

      秦萱头一回被人押走,原因竟然是为了一匹马,真的是哭笑不得。瞧着那些人,就算是不问,她也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
      
      一片冰河的鱼,一般也只有那么多。上一家已经占了先机,那么下一家再来也没能捞得着什么了,至于下细网去捕捉小鱼,他们倒是没有那么细密的网。
      
      为了捕鱼的事,鲜卑人自己也要打上几架。只不过这一回,被打得落花流水心里实在是气不过,干脆就拿了那匹白马说事。毕竟那马的样子,也不像是平常人家能够养得起的。
      
      辽东原先说是慕容几部鲜卑的集聚地,但是也有晋朝的官吏和军队驻扎,但到了天下大乱那会,也不知道驻守在辽东的汉人官吏是怎么想的,挑拨段部和慕容部打仗,后来慕容部的单于半点都不客气,直接发兵将段部和那些汉人官吏给打败了。
      
      从此之后,大棘算是没有任何晋朝的残留势力了,甚至城中巡逻管事的都是鲜卑人。
      
      秦萱瞧了瞧手上捆着的粗糙绳子,心里吐槽这地方简直是穷的可以,拉人直接用绳子捆,而不是用枷锁。不过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浑身上下好过了点。
      
      果然那匹白马是应该杀掉吃肉的,秦萱面无表情想道,待会要怎么解释,又该怎么解释。民不与官斗,这话不管在哪里都是通用的。
      
      如果能够把自己和盖楼兄弟给摘出来,把白马送给什么人也没有多少关系,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怎么样也不心疼。想起这两三个月和白马的斗智斗勇,秦萱觉得赶紧把这个麻烦东西送出去好点。
      
      押着她的人把她带到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她站着看向那个男人,男人长得并不好,面色黧黑,一道长疤从面颊划下,瞧着便是惊心动魄。
      
      “你就是盖楼家的那个小子?”那个男人眯起眼来,“我记得盖楼家三个人之外,也没有其他人了,你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回禀府君,小人的阿娘是盖楼家的女儿。”秦萱答道。
      
      “我倒是记得,那个盖楼家的娘子是嫁给了个汉人……”那男人思索一二。
      
      “正是小人的阿娘。”
      
      “那么说你是汉人了,怎么到这里来?”那男人听说之后越发好奇了,甚至还双手交付在腹前,一副听她说故事的模样。
      
      不是要审讯她么,怎么一副对她家事有兴趣的样子。
      
      “家中爷娘去的早,族人容不下我和妹妹,只能出来找条活路。”秦萱不喜提起往事,但面上没有露出多少。
      
      “既然出来找条活路,那么也养不起那么好的马吧?”男人问道。
      
      “有办法,”秦萱点头,“黑马是小人从小养大的,白马并非有人诬告的偷盗,而是有人赠予。”
      
      “……你觉得你说这话我会信?”那男人嗤笑,看向秦萱的目光中也夹杂了几分讥讽,“那样的马,瞧着便知道价值不菲,整个大棘城就算是翻过来,也不见得能够找出几匹来,哪个人还想着来送你这个一文不名的小子?”
      
      这话里的恶意已经都快要膨胀出来,秦萱面上闪过一丝怒气,很快就被她按捺下去。
      
      **
      
      安达木今日提着一点自己买的酒来找秦萱,这一段时间他忙的很,好不容易能够抽出空来,用自己那点儿积蓄买点酒去找秦萱。
      
      他抱着一只罐子到了盖楼家门前,看到门口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人,那些人伸长了脖子不知道在看什么热闹。
      
      安达木才要去问,结果听到里头高亮的嘶鸣。
      
      “糟了糟了,马尥蹶子了!”里头人惊讶一声大喊,然后就是惨叫出来。
      
      这一下周围原本看热闹的人哗啦一下子就赶紧的往外退。鲜卑人多和马打交道,知道草原上的野马很不好抓获,套马好或者不好倒是其次,主要是野马遇见了人,会和人打仗一样摆出阵势,蹄子乱踩地面,人若是被这蹄子踩到,重伤都还算是小事,把命搭进去都不算啥。
      
      安达木被四处逃开的人撞的东倒西歪,差点就扑倒在地,他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听到一阵马蹄响。他慌忙抬头,一道白雪似得矫健身影从门内一跃而出。
      
      四条修长的腿蹬在地上,在四周人的惊叹中一跳跳的老高。
      
      雪白的鬃毛没有一丝杂质,看的人不由自主的惊叹,修长优美的肌肉线条,看的安达木呆呆站在那里,半晌反应不过来。
      
      白马跳出来,跟着出来的还有几个满身伤痕的人,那几个人手里还拿着套马用的绳索。
      
      白马头都没回,直接在大道上,朝着主城的方向狂奔而去,速度之快如同疾风一般。
      
      等到马和人都跑的不见了,安达木才反应过来,他赶紧向盖楼家里走去,方才那么多人,也不知道秦萱怎么样了。
      
      他一进门就见着鸡鸭鹅满地跑,地上一片狼藉,小黑一脸的烦躁,看着就是要冲出去厮杀的模样。
      
      贺拔氏手里拿着鞭子,脸色极坏。她脚下还躺着一个哎哟哎哟的男人。
      
      “这是盖楼家,滚出去!”贺拔氏年纪大了,但是脾气却一点都没有软和,一脚就踹到那男子的伤口处。
      
      这下杀猪叫一样的惨叫就冲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安达木瞧了瞧四周,一脸茫然,“那对兄弟呢,还有阿萱呢,都哪里去了?”
      
      秦蕊抱着头缩在角落里,方才外面实在是太吵,她吓得就在屋子里头躲起来,一直到现在听到外面安静了一点,她才探出头来,结果外头一声男人的惨叫把她吓得缩了回去。
      
      不过她听着那男人的叫声,秦蕊心里闪过一丝快意,那些男人就知道欺负她和姐姐,都是一样的。死了,都死了才好!
      
      等到外面没有声音了,她才轻手轻脚起来,警惕的朝外面看。
      
      院子里头一片狼藉,地上还有血迹,一只鹅呱呱叫着拍着翅膀飞过。
      
      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看了看,“木哥哥!”
      
      安达木回头过去,正好瞧见秦蕊扒着门,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安达木原先正在和贺拔氏说话,听到秦蕊嫩嫩的嗓音,给贺拔氏告了个罪。
      
      见到了熟人,秦蕊飞快跑了过来,“木哥哥,姊……阿兄被人抓走了!好多人!”秦蕊焦急的抓住安达木的手道。
      
      “被人抓走了?”安达木一听之下大急,“是谁干的?”
      
      “谁干的?”贺拔氏冷笑,“还不是须卜家的那几个孬种!打不过,便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和他们的阿爷真是一模一样!”
      
      “须卜家?”安达木来这地方几个月了,他想了想,立刻奔出门去。
      
      冯封听着手下人的话,差点把没把那几个惹事的给抓来打一顿。不过眼下还有比打人更加重要的事,若是这件事传入到三郎君的耳朵里还不知道要出甚么事!
      
      “你们把当初那几个送马的人找来,去作证把人给捞出来!”冯封咬牙切齿,其实他老早就想说郎君送马干什么!送马还不如送几匹布过去,既能做衣穿,也能当做钱用。结果三郎君说她喜欢!
      
      喜欢甚么啊!他瞧着那个汉人阿郎是半点没有喜欢那匹白马的意思,甚至几次和家里人商量要不要杀来吃呢。
      
      这算哪门子的喜欢?
      
      “那马已经跑到公府门前了!”突然有人慌慌张张传来消息。
      
      这下可好,三郎君就算是不想知道也难了。冯封僵着个脸,考虑要不要自己光着膀子背着荆条去慕容泫面前请罪。
      
      都说老马识途,其实聪明的马认识路径并不是难事。白马撒开蹄子就跑到了辽东公府门前。
      
      这下子这匹马的来源一目了然。
      
      秦萱瞧着面前男人和他的属下嘀嘀咕咕一会,那男人面上有些惊讶,抬头看了秦萱一眼。
      
      “你胆子倒是挺大,不过,我倒是想瞧瞧这么大胆子的人,是不是真的有几分本事。”说着,他站起来,“事关辽东公,看来你是活不成了。但是死前,你可以展现一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秦萱拳头握紧,手背上青筋根根爆出。
      
      **
      
      辽东公的府上,慕容泫跟着前头的两个兄长走入了议事的大厅,他已经十五岁了,十五岁的年纪在鲜卑人看来已经是大人,可以暂时参与政事之中。
      
      这一切和前生并无多少不同,慕容泫的心情早就不复当年的激动和兴奋。
      
      慕容奎已经在大厅内了,他看着容貌出众的三子和前头的儿子向他行礼,他应了一声。慕容家的男人,相貌大多出众,他自己和他的四个儿子,不管哪一个都是汉人口中的美男子,但是男子相貌好看算不上多大的优点,他怎么可能因为慕容泫长得比其他儿子出众,就对他委以重任。
      
      今天说的事,也还是西边的段部和宇文部,另外还有东部的扶余国和高句丽,慕容捷等到父亲问他们的看法时,他笑道,“阿爷,说来,三郎还没有说过自己的见解,让他说说看?”
      
      此言一出,慕容奎也看向慕容泫。
      
      慕容泫此刻已经准备好了,他似乎没有看到慕容煦投过来的目光,对那位阿爷一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娇花:我要和我哥正面怼!
    秦萱:麻烦把你家的骚包给牵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