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谈话

      “……”秦萱瞧着慕容泫手中的汉弩好一阵无语。见过怪人,但是没见过眼前这样怪的。口里说着要和人好好说话,可是手里捏着一把能把人从马上射下来的汉弩,真的是不从命也得从命。
      
      秦萱这还头一次遇见正儿八经的贵族,以前见得地位最高的是秦家的族长,后来出来之后就是管事的。她虽然在裴家看了几个月的大门,但是裴家的那些郎君们每次出门都是严严实实的躲在牛车里头。
      
      如今见着了一个贵族,哪怕是鲜卑贵族,都好像在动物园里瞧见狮子一样。
      
      “小人只是一介草民。”秦萱斟酌着开口,她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是她不想和这个人扯上什么关系。
      
      “那又如何?”慕容泫飞快答道,他这话语过于急切,听得那边秦萱愣了愣。看着他的眼神越发古怪,他连忙道,“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没有歹意。”
      
      慕容泫看着眼前的少年,或者说是少女,这会的秦萱比起记忆中的她,尚且还有几分稚嫩,甚至说话也是直来直去。他以往不觉得她的直言有何不对,但这份直来直去惹恼了那个女人……
      
      他不知觉想起前尘往事,牙齿不由自主的咬紧,握住马缰的那只手上青筋并露。那些事,那些人,天知道他们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得花费多少力气才能忍住不在这个时候就将他们全都杀了。
      
      “……郎君,你还好么?”秦萱瞧见慕容泫看着马前的一片草地,眼神沉的近乎已经看不见旁的了,她吓了一大跳,这人该不是有什么毛病吧,先是开口和一个陌生人说想要说话,然后又是一副心机深沉的模样。
      难不成还是精分?
      她原先想拉过马头就跑,奈何胯~下的小黑竟然盯着那边少年身下的白马一个劲的瞧,甚至还想上去凑近乎,要不是她拉住了马缰,说不定这会马都已经过去了。
      
      “我很好。”慕容泫听到她的声音,强迫自己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他脸色苍白,不复方才的精神模样,“我没有歹意,只是四处无人,一人在此未免有些不妥,所以想要和小郎说说话罢了。”
      
      秦萱狐疑的盯着慕容泫看了一遍,眼前少年姿容惊艳,既如长白山上的雪水清澈如镜,也如那开放正艳的罂粟花,美艳动人之下却暗藏一份杀机。
      
      这样的人美艳而危险,年少的天真之中包含近乎纯粹的残忍。
      
      “既然如此,恭谨不如从命。”她道。
      
      说句实话,她是不太乐意和这么一个贵族说话的,她平常打交道的,不管汉人还是鲜卑人,都是平常的百姓和牧民,说的最多的话题就是今日射了多少只箭,或者是羊圈里头的母羊又下了崽子。
      
      “甚好。”那少年听她这么答,脸上露出笑容,他原本长得貌美,这一笑更是美艳动人,秦萱防备之下没有再次被惊艳到,但是还是小小的愣了愣。
      
      慕容氏中,男子相貌多出众,这个原本也只是听人说起而已,她也没放在心上,可是今日一看,果然说的都是真的。
      
      “不知道郎君想要说些甚么?”秦萱没有忘记面前的这个是慕容家的人,小黑摇头晃脑的还想和那匹白马套近乎,谁知道白马打了一声响鼻,摆明就是看不上它。
      
      慕容泫望见一声轻笑,秦萱忍不住面上发烫。她伸手揪了一把小黑的鬃毛,要他老实点。明明都看不上它,还送上门去讨嫌。
      
      “随便说些吧。”他原本想说,‘甚么都可以,只要是你说的就行’突然醒过来,这不是当年,对于秦萱而言,他只不过是一个初见面的陌生人。
      
      一个陌生人,若是讲出那般过于暧昧的话,别说是女子,就是男子也会心下起疑。那么下次再想亲近就是难上加难了。
      
      这一次出来,慕容泫也没想到会遇上秦萱,原本不过是和二哥慕容捷出来狩猎,只不过他不喜身边有人跟着,甩开了人到了丛林深处,误打误撞的瞧见有狼群攻击人,所以出手。
      
      他倒是庆幸,自己方才出手射杀那头头狼,哪怕他心里知道就算没有他出手,秦萱可是可以脱困,但他心中还是忍不住的窃喜。
      
      一开始,他是不敢出现在她面前,但既然见着了,可见这便是天意。
      
      慕容泫小心翼翼的,甚至有些怕吓着她,回头一想,秦萱也不是甚么说几句话就能吓跑了的女子,她很少怕甚么。
      
      “郎君是汉人?”慕容泫装作不认识她的模样,随意的和她闲聊,“见郎君身着鲜卑皮袍,却和汉人一样束发。”
      
      鲜卑人从不束发,要么和慕容鲜卑这样披发,要么就和拓跋部那样将头发织成几条辫子。
      
      “嗯,家父是汉人,阿娘是鲜卑人。”秦萱答道。
      
      她肩膀紧绷,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是恭谨的,跳不出错来,但慕容泫还是听出她话语下的不自然。她的出身就是一个土冒,和这个少年比起来,简直就是从土里给掏出来的。
      
      “那么应该也读过书吧?”慕容泫言语随意,说话的时候眉眼带笑,很是随和。
      
      秦萱点头,“曾经跟着阿爷读过几句。”其实秦父的的确确是会认字,甚至也是读过那些经典的,那会家境尚可,她就跟着秦父学了一点,繁体字和简体字差别是有,但是绝对不会到认不出来的地步。她也学的很快,只是可惜,那样的日子只有几年。
      
      “这可难得。”慕容泫面上露出惊讶,他心中当然知道秦萱会那些典籍,只不过脸上还要装一下,“想来你的阿爷一定也不是常人。”
      
      “不过是兵家子罢了。”秦萱苦笑摇头,“书读的再多又有何用?”
      
      是兵家子,连寒门都算不上。这样的出身,在以前的那个世道,只能是一辈子在辽东做个驻守的,至于想要升迁,无异于痴人说梦。
      
      “……”慕容泫看到她面上露出伤感,知道是触及她的心事,他后悔怎么没事说起这件事来,“不过如今和过去不一样了。”
      
      “有何不一样?”秦萱想起到大棘城的这一路上看到的流民,然后那些汉人士族们在慕容家安排的侨郡里安稳的生活着。
      
      她这话一说出口就觉得不好,语气实在是太冲。秦萱愣了愣,弯下腰来向慕容泫一礼,“是某失言了。”
      
      “不,”慕容泫摇头,他拉了拉手中的马缰,笑的仍然温和,他其实明白她话语中的意思,“当年天子有兵而不能用,有臣而不能定天下,说来也是有才之人不能得以重用的缘故。”
      
      慕容泫前生曾经参与朝政,见过许多人,也用过许多人。说话起来,有事也一针见血。
      
      秦萱一听,吃惊的看着慕容泫,嘴微微张开,有些说不出话来。
      
      慕容氏是晋朝封在辽东的鲜卑都督,说起来和司马家的皇帝还是君臣,这么直接了当的说出九品中正不好,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不过她转念一想,这会那些胡人都让司马家的那些人穿着青衣,当着众人的面做侍者的事了。
      
      同样作为胡人的慕容鲜卑说几句又有甚么了不起的?
      
      “不得不说,士族里头的确人才多,可是也不尽是人才,庸碌无为之人尸位素餐,朝中之人多是只会玄谈之辈,朝中危机重重。一旦起兵,那些不为朝廷重用的寒门子自然是另寻明主。”
      
      慕容奎虽然人在辽东,但是对于中原形势确实知道的很清楚,同样慕容泫也知道。有不少的汉人寒门子弟就在胡人手下做官。
      
      “天下已乱,司马家气数仅限于江南,既然如此,那么又怎么会一样呢?”慕容泫汉话说得流利又好听,而且极其温柔。
      
      只是她听出他这话语里在感叹之余莫名的有一种引诱,那种类似于男女之间的……
      
      秦萱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郎君,感觉越发奇怪和别扭。
      这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说话感觉怪怪的,他该不是有啥毛病吧!
    娇花:我的确是有些用心没错啦……
    秦萱:麻烦你去吃自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