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外祖母

      这走得并不顺利,也不知道是哪个将门口的事告诉了管事,管事可不是甚么脾性好的人,在秦萱抬腿要走的时候,立刻派人叫住她,把她叫到跟前给臭骂了一顿,无外乎就是领着主家的钱财莫要干吃里扒外的事。
      
      管事可能是在裴家事做多了,两只眼睛生在头顶上。对着眼前有一半鲜卑血统的少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
      
      秦萱沉默着听完,也没有和其他鲜卑人一样傻兮兮的走开,或者是高声为自己辩解,“我在值的时候,并没有放生人入内,就这一点我已经尽职了,至于外祖之事,我从未徇私。”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已做到,对外祖,我也不能真的不搭不理,那我岂不是成了不孝之人?”秦萱知道眼前的管事恐怕是把她当做目不识丁的鲜卑人看,她反正常常被人看做是鲜卑人,也早也习惯了,但是被人当做文盲,这滋味就有些不太好受了。
      
      “听闻郎主家乃是百年簪缨之家,难不成也要看着人见亲不认?”秦萱心下算了一下,这个月才刚刚开始,而上两三个月的工钱已经拿到手了,她也可以不在这里干了。
      
      秦萱没想过要在裴家门口看几年的大门,这活计也就做一下拿来过渡,等到做了几个月就赶紧的撤。
      
      “哎,你!”管事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不想干了,其实他也没怎么读过书。那些书卷和竹简都是士族们珍藏起来传给子孙后代的好东西,这世道没有几个有幸可以读书识字的。
      
      管事没有想到秦萱能够说出那么文绉绉的话来,而且招人也没那么容易。他瞧着秦萱掉头就走,他在后面喊了好几声,结果那人连头都没有回。
      
      一肚子窝火只能跳脚,他就觉得不能卖身为奴的鲜卑人不好用!
      
      安达木瞧着秦萱就这么痛快的把身上的差事给辞了,简直目瞪口呆。这守门的活儿在他看来算是好事了,至少很轻松,没有多少费事的,而且给的也多。
      
      “那你就打算给裴家看一辈子的大门?”秦萱听了安达木的话,心里很不高兴,“算起来,那家是士族没错,要是还和当年一样,还用得着另外让鲜卑人来看门?”
      
      秦萱知道那些士族是个什么样子,嗑药发疯裸奔,这就是他们的时尚,另外拿个塵尾谈玄之类的。
      
      他们对鲜卑之类的人也是从骨子里头看不起,说白了,在门口蹲着就和看门狗也没有多少区别。
      
      “这……”安达木瞧见她生气,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不明白为何她会生气。
      
      “你该别是真的这么想吧?”她脸色就变了。
      
      “你别生气!”安达木立刻说道,他说完垂下头来,“其实,我还真的觉得挺轻松的,你看啥都没做,就那么站着,就有报酬了。”以前在丛林里打猎的时候,忙活一整天也得不到多少。
      
      “你……”秦萱叹了口气,她一把抓过安达木和他解释起来,“你现在别看裴家这会还不错,裴家原本起于河东,几年前应该在洛阳的,现在洛阳成了那些羯人放马的地方,甚至司马家的皇帝都做奴隶去了,皇帝都这样了,下面的臣子呢?这里可不是南边!”
      
      “啊?”安达木听得满脑袋浆糊,他连汉话都不会说,跟别说是搞清楚洛阳皇帝和士族的那些关系,就连眼下辽东之外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
      
      “我说天下已经乱了,皇帝都那样了,别说那些士族。”秦萱当然知道自己这话有些托大,不过估计一大波的士族已经挂在流民的手里了,她这话也没算说错。
      
      “在裴家看大门能有个甚么前途,难道还指望那家里的人看你长得英俊高大,提拔你?”秦萱知道自己说话文绉绉的话,恐怕安达木听不懂。
      
      “我瞧着没过几年,说不定就要打起来,说不定机会就来了呢?”秦萱说到这里就笑了。
      
      她以前也听父亲说过辽东的局势,辽东不是慕容家一家独大,东北两面有宇文部还有段氏鲜卑,另外还有一个高句丽半点都不老实。
      
      慕容奎若是不想被其他几部吃掉或者就是在辽东做个太平地主,那就在这里窝着。但是她觉得,一定不会的。
      
      乱世出枭雄,同样也出野心家。这天下乱哄哄的,南边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个本事收复故土,那么北边就只能更乱了。
      
      在她看来慕容家展现对中原的野心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啊……”安达木挠挠头,“那么我和你一块走好了。”
      
      反正都是一块来的,那应该是同进退!
      
      秦萱听到这话,有些意外,她转过头对他点点头。
      
      贺拔氏老早就在秦萱暂居的地方等着了,秦蕊见着人来,听丘林氏说是她外祖母来了,吓得躲到家里的角落里死活不出来,贺拔氏和秦蕊说话,秦蕊说不到两句就哭。贺拔氏让孙子把秦蕊拖出来,秦蕊就发疯似得尖叫,对着拉她的男人又抓又咬。
      
      瞧着这样子,贺拔氏连忙让孙子住手。
      
      盖楼家也是前一段日子才知道自家的外孙来了大棘城的,一开始他们还不相信,连续盯了好几日才能确定。
      
      盖楼氏自从出嫁之后,再也没回来过。就算是贺拔氏对自己女婿的事儿也没知道多少。
      
      秦萱进来的时候,就听到秦蕊抱着胳膊缩在角落里抽泣,丘林氏也是一脸的发懵,好端端的外家来看外孙,怎么小娘子哭叫的和甚么似得?
      
      秦蕊听到姐姐回来了,才肯抬起头来,秦萱看到妹妹满脸泪痕,吓了一大跳,她怒视那边的男人。
      
      贺拔氏看着她那一脸怒容,开口了,“没把她怎么样,只不过怎么见了人躲在角落里头不出来?”
      
      说起这个贺拔氏自己都闹不明白,明明女婿家也不是甚么讲究的汉人,女儿更不会将女儿养成这样。
      
      “……”秦萱只是把妹妹抱紧没有说话。
      
      “哎,罢了。”贺拔氏叹气,“我是你们的阿婆。知道么?”
      
      “……”秦萱抬头看向贺拔氏,贺拔氏的容貌和记忆中盖楼氏很是相似,她知道十有八·九贺拔氏就是她的外祖母了。盖楼氏说过这个外祖母在家中说一不二。
      
      “阿婆。”秦萱唤了一声,她伸手摸了摸怀中妹妹的头发,柔声道,“阿蕊,那是阿婆。”
      
      秦蕊瑟缩在她怀里,任凭秦萱怎么说,就是不肯叫贺拔氏。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拔氏拍了拍手,不在意秦蕊叫不叫她阿婆。
      
      秦萱迟疑一下,看着这一家子是真的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干脆就将双亲接连去世,受到族人压迫的事说出来,随便将那个男孩的夭亡说成是她自己。
      
      秦蕊听到秦萱说她自己早就在当年夭折,不由得抬起头来,结果被被秦萱一把压了下去。
      
      “……”贺拔氏越听,脸色就越难看,最终说到陈氏的那些作为,她大声喝道,“当年你阿娘就该打死她!”
      
      盖楼家和女婿家隔着一段距离,那年月中原已经乱起来了,而且单于也和自家同胞兄弟打起来,贺拔氏的儿子就是在慕容部的内乱中把命给丢了。
      
      一堆事下来,叫人焦头烂额。
      
      这么些年下来,贺拔氏自己过得也不是很顺心,儿子没了,儿媳带着儿子留下来的遗产走了,但是将孙子留下来了,她还得操持着将孙子带大,女儿那边距离又远,实在是有心无力,但贺拔氏也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的变故。
      
      “我已经把她给弄废了。”秦萱说这话的时候,目色深沉,嘴角甚至勾起来。
      
      “那你怎么没有要她的命?”贺拔氏听出她留了陈氏一命,有些恼怒。
      
      “阿婆,要折磨一个人,不一定非得杀了她。”秦萱道。
      
      贺拔氏望见秦萱眼中的笑,顿了顿,“早知道,就应该将那些人都给教训一顿!”
      
      这亲戚算是认下来了,贺拔氏决意带着秦萱和秦蕊回盖楼家中去,秦萱还有些犹豫,去盖楼家固然身上负担能够减少许多,但是这一家的品行还不知道。尤其……她看向那个高大的大汉。
      
      那个男人还把她妹妹给吓着了。
      
      “你两个到盖楼家去。”贺拔氏才不管秦萱乐意不乐意,“你既然来了大棘城,就没有瞧着你带着二娘受罪的道理,难不成还要瞧着你继续守大门不成!”贺拔氏看向旁边的孙子,“虎齿,还不带你弟弟妹妹回去!”
      
      那个被称为虎齿的鲜卑男人,转过身来看着秦萱,秦蕊是怕了男人,瞧着那个男人高大的身材和黝黑的脸庞,秦蕊吓得又缩进她的怀里。
      
      “我亲自照看二娘。”贺拔氏瞧见秦蕊这么娇娇弱弱的,气不打一处来,若是生于富贵人家倒也罢了,但是偏偏不是,再这么下去,恐怕会有事。
      
      秦萱闻言,看了看怀中的秦蕊,她再抬头看了一眼贺拔氏,贺拔氏年纪大了,头发花白,但是双眼明亮,说话也是中气十足。
      
      秦萱这段时间也在头疼秦蕊的事,丘林氏说到底还是外人,实在是不知道能替她照顾秦蕊多久,而且这一代青年男人也很多。而她为了生计,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秦蕊的身边,一旦出事,便是无可挽回了。
      
      想起妹妹的事,秦萱咬了咬牙,点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外婆:我亲自照顾外孙女!
    秦蕊:好可怕!还有姐姐刚刚那个混蛋欺负我!
    秦萱:是时候让他感受到神马叫做鼻青脸肿了。
    大汉:我是无辜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