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

      待回过神来,少女那双灵动的眼睛正同他对视着。
      
      见他回过神儿来才又道:“程大哥是想到什么了吗?”
      
      “没有。”程少谦忙摇摇头,一边转移话题道:“他们二人的关系搞清楚了?”
      
      顾小楼也未追问,只接了他的话道:“我特意向陈姜同屋的人过了,这陈姜对郭青有些敌意。
      
      但据郭青所言,他自到书院以来,与这陈姜话都未说过几句,更谈不上得罪。因此我便猜测,这陈姜是不是也喜欢颜三娘?
      
      这时我又想起郭青拿出那对镯子时,曾提到颜三娘的生辰是在四月,便想了个法子前来试探,猜得对与不对,一试便知!”
      
      听了她的话,程少谦状似无奈地笑称:“呵呵,小丫头片子,想必平日也没少想法子诓我吧?看来我以后可得防着点!”
      
      “嗳,程大哥聪慧绝伦火眼金睛,我敢诓你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再说,诓了你,还谁给我蹭吃蹭喝的?”顾小楼立时笑弯了一双眼玩笑道。
      
      一路欢声笑语不停......
      
      接下来的半月,陈姜的案子一直还在调查中,据说,颜三娘的身份已经正查出些端倪,只是具体的还有待查证。
      
      这日,顾小楼得了闲,想起上次在暖阁还有一本未读完的志怪小说,便取了钥匙独自寻了过去。
      
      这暖阁地处偏僻,平日少有人来,她因得了夫子的吩咐定时会来清理一下。
      
      不过,别看那裴如海是一代名儒,初见时给人印象严肃得紧。
      
      但相处的久了,顾小楼就发现,这位声名赫赫的大师其实是个颇为潇洒纵意之人,最忌讳教的学生过于刻板、不懂变通。
      
      譬如说,他这书阁里,除了大家藏书还存着不少志怪奇谈,顾小楼头回来时还惊了一阵儿。
      
      不过惊过之后便是喜了,这书正和她的胃口,所以若是得了空,她也会过来翻几本看看。
      
      上次正好读到书中的角色遇险,正是紧张处,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之后的情节走向,这次来了便决心定要把书读完。
      
      这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大概因着午休的时候睡得不足,书看久了竟觉有些乏累,琢磨待会儿回去倒也无事,顾小楼便索性趴在桌上想着打个小盹儿,不知不觉间竟睡了过去。
      
      过了不知有多久,她人虽未完全清醒但已有些缓神。
      
      恍惚间,似听到周围有什么动静,她动了动眼皮,欲睁眼看看。只是眼睛闭得太久,一时还不太能适应光线。
      
      顾小楼眯着眼,一阵眩目白光弥散在四周,隔了一瞬,眼前的景象之后才渐渐清晰起来。
      
      只见,原本半敞着的门,不知在何时已被人关上,昏黄细碎的光线透过墙上的小窗照进屋内,眼前有人正背光而立,看不清脸,是她并不熟悉的身影。
      
      顾小楼顿时汗毛直树,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却已经起不了身。
      
      来人在她反应之前已紧紧缚住她的胳膊,将她猛力按在桌上,另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窒的她喊不出声来。
      
      顾小楼试图挣扎却显得徒劳,对方的力气太大,桌下的脚根本探不到对方的身,她每挣扎一分,脖子上的手就锢紧一分。
      
      “我本不想伤及无辜的,不过你既然插手了,也就不算无辜了。”
      
      光线太暗,且对方又是背着光,即使走近了她仍看不太清楚这人的脸,只听声音,像是个青年男子。
      
      顾小楼被掐得吐不清字,只发得出几个模糊音节,也不知对方能不能听清只拼命喊着:“你是何人?你…你敢杀我的话,程…咳……程少谦不会放过你的!”
      
      “程少谦?哦,他对你这个丫头确实不错,不过我为什么要杀你呢?我应该疼惜你才对,你若是成了我的人,便不能杀我了吧,不然你一个女子失去了贞洁,该如何是好呢?”
      
      眼前之人语带轻蔑,未回答她的问题,也未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你开个条件,我保证尽力满足你,不会出尔反尔。”
      
      说不害怕是假的,可眼前之人,她既不能激怒,示弱又未必有用,若想自救,只有给他利益,和他谈条件,哪怕只是拖延一点时间。
      
      “哦?你口气不小嘛,你能给我什么?郭家那老畜生的命还是他郭家满门的命?你不是那般积极地替郭青辩护,怂恿他交代事实,还去煽动三娘吗?没有你,也没有我的今日呢!既然…你成全了我,那我也成全成全你,嗯?”
      
      这人嘴上虽说着怨怼的话,语气中却未有怒意,平静地可怕。
      
      “要他们的命有何用,让他们生不如死才最解恨。”顾小楼眼下只能顺着他的话说。
      
      “和我想的一样,看来我们很有默契,真是天生一对。”
      
      “有默契更适合做朋友,你…咳咳…你这么对我除了能泄恨根本没有好处!不如放了我,我自有想办法助你…咳…脱身…...”
      
      顾小楼被他锢得难受,但这人不似有松手的意思。
      
      “呵呵!这么狡诈善辩,娶了你倒也不亏,怎么会没有好处?不如,我们今日就在此处行了周公之礼可好?”
      
      说罢,还未等顾小楼发声,这人突然松开了另一只手对顾小楼的钳制,朝她的腰带探了过去,此时她的腿正被桌腿挡着施展不开。
      
      顾小楼顾不上手腕传来的刺痛,也顾不上对方向腰处探来的那支手,只在脱离这人钳制的那一刻迅速将手握成拳头,看准位置身体前倾,全力朝对方腰下那处捅去,出手迅猛,拼尽了她的全力。
      
      若不是迫于无奈,顾小楼也不想使出这招。
      
      说起来,这个法子,她只在京城之时有所听闻,还从未使过。
      
      此事源起于她的一位远房表兄,这表位兄下流好色,有此胆大妄为调戏了位尼姑,结果不想那姑子会武,这表兄竟被人伤了命根子,苦苦寻医多年,顾家上下传得风言风语。
      
      她是无意间听到了下人的对话才知,那尼姑当时下手的地方正是人小解的部位。
      
      她并不清楚这其中因果,又不好同人寻问,只是由此知晓了男子的那个部位不能碰,没想到今日竟有用上的一天……
      
      对方明显没想到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遇上了这种事,一双手没得乱抓乱挡而是直接朝自己的那处袭去,动作突然,未能及时躲开,竟生生被她捅了个正着。
      
      趁眼前之人掐着她脖子的那只手松开,状似痛苦地捂向了伤处。
      
      顾小楼立时一个激灵钻到桌下,爬了几步后,一起身便朝着门口飞奔,嘴里高喊出数声救命,只是还未跑到门前便被人从身后拽了回去。
      
      此时,对方两只手把她的头抵在桌上,再次用力紧紧掐住她的脖子,只是这一次,顾小楼难受地连模糊的音节都发不出,眼看就要出不上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