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4章

      光明寺建在卧云城外不远,地势颇高,香火很旺,周围大山环绕树木葱茂,在这炎炎盛夏倒是凉爽些。
      
      公主驸马的仪仗行至,山上除了佛寺的人,其余人均已被清出,毕竟公主的安全为上。
      
      此时,顾小楼正蜷身窝在佛像后四肢酸麻,心中腹诽个不停。
      
      光明寺原本就以许愿灵验闻名八乡十里,但正因这是卧云城里人人皆知的事情反倒没什么人谈论,所以自她从到胡府之日起便有意无意和下人们宣扬起这项谈资,传闻尽量捡邪乎的讲。
      
      有时候只用你开一个话头,几个月前或几年前火过的段子便会重新流传起来......
      
      这件事情也是一样,顾小楼想尽办法再次挑起了胡府婆妇丫鬟们的闲情,特别是进得了东跨院的。终于,不负她所愿,大半个月之后这个事情也传进了城阳公主的耳朵里。
      
      她听闻驸马胡惟远的身体一向不大好,而公主又同驸马鹣鲽情深,想必若是有什么法子,拜佛也好吃斋也罢,公主说不定许会一试。
      
      城阳三日前就让胡府备下人马说要去寺里上香,顾小楼那日回去后得了消息便趁着光明寺清人之前躲到了佛像后面。
      
      庙里的僧人除了擦拭佛像的时候并不会登上佛像上查看,况且来光明寺烧香的人尊敬佛祖还来不及,哪敢随便乱爬,因故此处才成了众人都忽视了的地方。
      
      顾小楼虽不信佛但也是实在没招才藏到这儿来的,她自昨夜溜进来后也躲过多处地方,但都很快被发现了,最后给佛祖磕了好几个头才忐忑地躲到此处。
      
      为见公主一面,她还真是跨过了身心两道槛儿,在佛像后站了一夜,又困又饿。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且不说在胡府之时她根本没机会跨进里三层外三层的东跨院,就是进去了,她前脚出来,胡梓沅后脚就能把她弄死。
      
      “二位施主,光明寺占地近四百亩,有十多处院落,床褥器物,备皆盈满……”
      
      僧人声音渐近,顾小楼忙竖起耳朵听得仔细。
      
      蒲团下,一对年轻夫妇虔诚叩拜,佛像后,少女寻觅时机。
      
      “这光明寺重楼复殿,那殿廊上壁画更是精妙,听主持方才所讲,本宫竟生了住在寺里的心思。”女子声音端庄洪亮,正是城阳公主。
      
      “阿弥陀佛,施主有心,只是寺里环境未免艰朴了些。”
      
      “公主幼时曾在京城的月尼庵小住过几月,倒是与佛祖有缘。”胡惟远接道。
      
      耳听谈话声音渐远,顾小楼探出头向外迅速扫了一眼,只看见个背影,出了这庙便是士兵把守,防线重重,不能再等了。
      
      她犹豫了一下,便快步翻身出来,“公主驸马请留步!”
      
      反应最快的是胡惟远,他闻言先是侧身将城阳公主搂在怀中,待看清她后便对已经一旁朝顾小楼冲上来的侍卫道:“捉活口。”
      
      顾小楼只有那把随身携带的匕首,眼看侍卫要搜身忙道:“民女有事要奏,还望公主和驸马爷留步!”
      
      说罢主动将匕首交了出来,后便迅速行大礼跪在地上。
      
      公主见她是女子却穿得男装,脸虽看不清但举止有利不似要行凶之人,便出口道:“抬起头来。”
      
      顾小楼抬首,但眼神依旧向下,皇族与平民有君臣之别,对视是极不尊重的。
      
      一旁的主持一脸难色地望着她,有话想说,却碍于眼下情形说不出口。他其实是想质问顾小楼,怎敢胆大包天藏于佛祖金像之后?
      
      “胆敢冒犯公主,可知何罪?”
      
      胡惟远开口道,他看清顾小楼之后,心里的防备稍放下了些。
      
      “回驸马爷,此事事关重大,民女实属无奈,交待过后愿听凭发落……”
      
      这时,一旁的主持开口了:“老衲清查不利,先向两位施主告罪了。只是,外面此刻恐也须再加强戒备,安全起见,还是由老衲前去交代一声为好。”
      
      这主持倒是识相,看出她有密事要讲,知晓提前避开。
      
      “好,那便有劳主持了。”
      
      “阿弥陀佛...”  
      
      待其退出后,胡惟远才对着前面侍卫道:“你们四个留下,其余的,撤到门外,听候吩咐。”
      
      顾小楼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愿意给她说话的机会就好......
      
      屋内人群陆续退散,除当事人外,只余几位城阳夫妇的亲信。
      
      “说吧,你是什么人?又有何事要奏?”
      
      “回驸马爷,民女名顾小楼,曾是青山书院的书童,今日所要奏的,是关于总兵大人之事。”
      
      胡惟远和城阳闻言皆是一震,“细细道来。”
      
      “总兵大人中毒身亡那日,民女曾在现场,据当时的所见所闻来看,民女怀疑,总兵大人之死...另有内幕......”
      
      “说! ”
      
      “回公主殿下,总兵大人那晚确实是饮了一杯碧螺春,茶也确实是胡惟贤少爷亲手泡的,但下毒的,可能另有其人。”
      
      顾小楼说完这段话后停了一下,城阳示意她继续。
      
      “当日,民女同云世子因有事到访,便住进了胡府客院。之后因被院外声响惊起,民女便起身出门查看,不料竟撞上了贵府大小姐翻墙入府......
      
      胡大小姐以外院藏有杀手行刺于我为由,将我骗到了内眷集聚的西院,中途还‘贴心‘地帮我换了件丫鬟的外衣。因此,总兵大人身故之时,民女正在当场,恕民女冒犯,事后民女仔细回想当时情形,总觉得大小姐已预先知晓总兵大人中毒之事……”
      
      “何处此言?”胡惟贤立时追问道。
      
      “其一,当日的胡府十分诡异,不仅外院不见下人守卫,连整个东跨院也是遽然一空,而大小姐一路却丝毫不显惊疑;
      
      其二,她的丫鬟身上有贵府大公子的地契,而她不仅早就知道,还很好地利用了这点,但若非与大公子手下心腹早有勾结,地契这等私物如何能到了她们手上?
      
      当时,她将我骗至西院后便以偷盗之名诬陷于我,一番搜寻下,竟从我所穿的外衣中搜出了大公子的地契! 原来她换给我的那件外衣,正是其贴身大丫鬟青叶的,而青叶又被敲晕了,导致此事看起来就像是我伤人夺衣,又与大公子有所勾连......虽事后证明我是无罪,但胡总兵之案已结案定罪,我的推测也无人可述。
      
      可我却记得,大公子之所以能被定罪,还多亏了其贴身丫鬟红杏的指证。只是,大公子身边早与胡大小姐勾结在一起的那个下人,会不会就是红杏呢......”
      
      胡惟远从京城回来的时候,胡勇早都下葬了,张氏母子把持胡府内院多年,当日真正情形怎会轻易让胡惟远得知?
      
      故而他即便有心要查,也会颇为棘手,何况眼下还有更重要的兵权要夺。不过若能找到证据,将张氏母子的把柄握在手里,就能卡住其中一个对手的咽喉。
      
      “那你所说的下毒另有他人可有证据?”这次开口的是城阳公主。
      
      顾小楼垂首道:“回公主,民女眼下并无确凿证据,但已发现一些端倪,若再多一点时间和助力,或许能够证实民女心中所想。”
      
      “那就先说说你发现的端倪。”
      
      顾小楼得了示意,便继续道:“民女曾想过,听闻那杯碧螺春有毒,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觉得那砒*霜不是下在了茶叶中,便是下在了茶杯或者泡茶用的水里。
      
      可茶叶是由大公子亲自保管,茶具是大公子亲自温杯。能够接触到茶水的只有大公子的心腹,此人事发后把事情都揽在了自己头上,到死都未背叛大公子。甚至他唯一的六十的老母也受他牵连而死,已经搭上了自己和自己亲人的命。听起来,好像除了大公子,确实再无人有本事能把毒下到那杯茶里......
      
      可是民女却怀疑,毒,既不是下在茶杯中,亦不是茶叶或茶水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