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3章

      顾小楼撑伞一路穿廊过庭,地面积起水洼,纵她走得谨慎也难免溅到几个泥点子在鞋帮上。
      
      今日是她约好交清银两给那骆驼少年的日子,此时雨势不大,鞋反正也湿了,多走几步也不碍事。
      
      她从后门出去后便一路朝客栈的方向过去,少年住在客栈的下等房里,她按着原定的讯号击掌,却不见少年出来,一时心下有些生疑。
      
      可昨日胡府的侍卫确实放了那少年,难道他们又折回了?可既然出来了,要不然到他屋里确认看看?
      
      她扭头走进大堂,晚间客栈已经不见什么人,客栈小二正趴在桌上打着瞌睡,顾小楼走到他跟前儿喊了几声才将小二叫醒了。
      
      “有个牵了匹骆驼的十一二岁少年住在你们这儿,你可知他住在哪间屋子?”
      
      小二脑子懵了一下,眨了眨眼才回道:“呃,骆驼……哦哦,想起来了,你要过去找他?”
      
      “他在吗?”
      
      “在的,我昨日晚上就见他回来了,今儿一天也没见他出去。”
      
      这么晚了到他屋里还是有些不方便,于是道“小二儿哥方便的话,可否帮我把他叫出来?”
      
      “行嘞,姑娘您先坐这儿等会儿啊。”
      
      没一会儿,便见小二像神色惊慌地跑过来了,“杀人了,杀人了姑娘,姑…姑娘您那位朋友…他,他浑身是血,快去报官报官吧!”
      
      顾小楼也被这人的话惊地愣住了,转瞬又快言问道:“确定没气了吗?人在哪儿,带我过去看看。”
      
      小二带着顾小楼到了一间简陋的下等房,门是开着的,只见少年脸色发白,眼睛紧紧闭着,腹部一大坨血迹,血未发黑,应该受伤不久。
      
      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少年,顾小楼心下不忍,探手过去,发现还有气,正要喊小二去找郎中来,便发现方才还守在门口的小二不知何时已经溜了去。
      
      顾小楼只好暂时撇下少年自己出门去找人,回到大堂的时候客栈的老板已经回来了,原来小二是去报官了。客栈老板两条眉毛急的都要拧断了,又是愁又是怕,愁的是出了这种事自己客栈沾了血腥之灾客人定是要少,怕的是这行凶之人万一是乱杀人自己岂不也有危险。
      
      这老板听她说人还有口气,忙派了另一个小二去请大夫,自己则跟着顾小楼一起过去了。
      
      “我来掐他人中吊着气!”店老板果然算是见惯世面的,一进门便上手忙活起来,不像刚才那小二下德手都不敢伸一下。
      
      过了一会儿,大夫便过来了,这大夫不清楚情况,进了门才知道是伤不是病,摸了脉又说道:“也算这孩子命大,幸而发现的早,又没捅到要害上,我先给他用些药材试试,不过这诊金谁付?”
      “我付,您放心治伤就成。”顾小楼一边说一边掏出钱放在桌上。
      
      大夫看了她一眼,开始给少年包扎起来,又开了一副药让他们去抓。药房离得不远,但这个时辰早就关门了,店老板便道:“药房的老板是我认识的,我叫人去抓。”
      
      就这么忙活了半晚上,少年的命终于是保下了,顾小楼给官府的人录完口供,打算再回去看那少年一眼就回去。
      
      “你醒了?躺着别动,小心崩开伤口。”她见少年醒了要起身,一脸急色道。
      
      “是你发现了我?谢谢你!”少年的身体很虚弱,声音气若游丝。
      
      顾小楼给他掖了掖被角,问道“是什么人?”
      
      少年突然盯着她的脸认真看着,却不作声,顾小楼见此便又道:“你看见那人的样子了吗?记得话就告诉官府。”
      
      少年睫毛闪了闪,眼神黯淡道:“没用的,他们是亡命之徒。”
      
      顾小楼忽觉这少年似藏着什么秘密,仔细想想,他的身份也很可疑,如果是和商队同行遇劫,为什么只让他一个小孩子逃出来了?他的那份通关文书实在太普通,可有时候,往往越是普通越是容易被人忽略……
      
      想到这儿,顾小楼便道:“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这是欠你的银子,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再让人得手了。”
      
      少年的目光又在她脸上停留了许久,“你的事情还顺利吗?”
      
      顾小楼回了句嗯,又叮嘱了少年几句便起身要走,却听他忽又开口道:“我可以叫你姐姐吗?我叫戈达。”
      
      顾小楼冲他笑了笑道:“可以啊,戈达,你先好好休养,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出了门,雨还下着,她想起戈达看她的眼神,是那种亲人间会有的依赖,心下顿时暖暖的,也酸酸的。从前,她也用这眼神看过许多人,外公、父亲、堂兄、漪澜……如今转眼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今日自己不知为何变得敏感了些,就让这场大雨冲刷掉所有伤怀与不快吧!
      
      *
      
      时下正值八月盛夏,百花争妍,尤其牡丹开得正好。
      
      胡府花园里一位身着金丝绣凤六幅裙的女子,雍容华贵更似牡丹,她身边站着的男子一身青衫倒显清俊。
      
      “远哥哥,我听闻卧云城外有处光明寺香火旺盛,也想去拜一拜。”女子声音带几分娇憨,不似外表高高在上的模样。
      
      “光明寺我也有所听闻,你若是想去的话找个日子我陪你一起。”男子望向对面女子的眼神很是宠溺,让人一眼便能看出这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就明日如何?”女子一双凤眼神采奕奕地说道。
      
      男子勾了下她的鼻尖道:“怕是马车都提前备下了吧,不过记得同你七哥说一声。”
      
      女子撇了撇嘴道:“为何告诉他?他要来西北告诉我们了吗?谁知他们这次又是打的什么算盘,还是多多提防着些才好。”
      男子闻言目光深沉地望向远处道:“防是防不住的,我们不要失了先机便好。”
      
      女子的表情也严肃了几分道:“不知他们是否会同胡惟炎合作吗?”
      
      男子笑了笑,眼神里却透出冰冷,只答道:“我这个弟弟,确实不叫人省心。”
      
      翌日巳时,一列长长车队停在胡府正门外,前有仪仗后有骑兵,两辆马车行在首,后才是一驾金漆雕饰的马车,华丽雍贵远甚寻常的官家马车。
      
      路上原有的行人都避让两边跪首,偶有人好奇地抬头望着这条一眼看不到头的长队,队伍行去的方向正是城外的卧云城,车上坐得正是当朝的城阳公主同总兵府的驸马爷。
      
      一旁的茶楼,窗户微敞,房内坐着一男一女,女的开口道:“哼,她这派头的倒是摆的挺大,就是不知还能摆多久。”
      
      男子喝了口茶,答非所问道:“那个姓顾的女子你打算如何处置?”
      
      女子奸猾一笑道:“留着。”
      
      “你想玩的话我没意见,只是希望你不要大意失了手。”男子不咸不淡的安顿道。
      
      女子不屑地笑道:“哥哥你何时变得如此谨小慎微了?处置她对我们不过如捏死一直蝼蚁一般简单,你还怕她能翻了天?”
      
      “能想通茶园的事,就说明她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男子声音冷静。
      
      “好啊,那我拭目以待喽。”女子轻笑这答道,没过一会儿又转而问起:“哥哥,那位七皇子的事情你清楚多少?”
      
      男子摇摇头道:“这是个很危险的人物,那人多次提醒我切莫掉以轻心,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同他正面对上。”
      
      女子听后思忖了片刻道:“素问太子狠辣,这位太子的左膀右臂倒是不显山不露水,让人难以捉摸。那姓顾的女子虽整日里扮作男装,容貌却是一等一的了,她第二日进浴房后整整在里面呆了一个半时辰,你说这位七皇子吃不吃美人计?”
      
      男子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道:“真当美人计是什么好计谋吗?那不过是对愚蠢好色之辈使得。况且女人,太容易爱上一个人,尤其是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皇子。倘若我们送进去的人动了情爱的念头,到时便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对面的女子听了这话一时无言,后才道:“女人,总是容易犯傻、容易心软,把男人或情爱看作自己的一切,可你们男人呢?你们男人难道就不会爱上女人吗?”
      
      男子苦笑了一下道:“世间又有几人能真正识得两情相悦滋味?若是爱上不该爱又不爱你的人,不过途增烦扰罢了。”
      
      “哥哥……”女子忽然神情担忧地看着男子道。
      
      “我没事,云丞宣那边通过消息了吗?”男人转瞬已恢复原先的神色问道。
      
      “已经派人过去了,只是那边还未传出消息。”
      
      “恩,不必催他,给他些时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