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2章

      翌日晌午。
      
      “查到了?”
      
      “回主子,目前查到,那女子名字唤作顾小楼,曾是青山书院的书僮,四个月前因在甘肃总兵暴毙当晚涉偷取胡府财物被关进大牢,放出来不到半个月,不过此事似是被诬陷的,最后罪名没有了,是无罪释放。至于她能住进总兵府,是因西北王世子的关系。昨晚被胡府侍卫追逐,据说是因她闯了胡府的禁地。”
      
      男子闭眼侧卧在榻上,挑了挑眉,问道“禁地?胡府有什么禁地?”
      
      “回主子,是座茶园,之前是由胡家那个弑父嫁兄的庶子负责管理,胡总兵出事后便被封了起来,不许任何人出入,现在是由胡府四少爷管着。”
      
      “这个顾小楼现在何处?”
      
      “昨夜被侍卫带走后,亥时回了外院,胡家人似乎并未为难她。”
      
      男子闻言后沉默了半晌,才道:“她今日若是再来,便放她进来。”
      
      “是。”宋天已经习惯了自家主子的料事如神,主子说来,八成是要来的。
      
      天上惊起一个闷雷,夏日的雨来得急,不一会儿,便听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噼啪敲个不停。
      那人披件宽松的月白蝠纹袍子,神色慵懒地靠在榻上摆弄着桌上一盘云子棋。
      
      玉子纹楸一路绕,最宜檐雨竹潇潇,顾小楼立在檐下一时有些恍然。
      
      幼时七八岁起,她便常到书房看父亲与堂兄对弈,父亲的棋艺在京城官场里也是纵横一方,曾多次被皇上召去御书房手谈。物是人非,过往在家中时的场景一幕幕在她脑中交叠,一时千百种情绪袭上心头。
      
      不知西州的顾家人如今过得怎么样?发配关外征战沙场的堂兄可还安好?还有漪澜……
      
      不知思绪飘荡了多久,待她回过神儿来,便看见那人正手里举着颗黑棋,眸色深沉地定定望着她,四目相接的一瞬,顾小楼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就似被人抓到了什么小辫子一般。对京城来的人,她始终放不下那份忌惮。
      
      “会下棋吗?”男子语气并不柔和,依旧是熟悉的冷意。
      
      顾小楼点了点头,应道;“略懂。”
      
      “过来陪本官下一局。”是不容她回绝的口气。
      
      顾小楼听令上前,立在榻边并未坐下。
      
      “坐吧!”
      “是!”
      
      一炷香之前,顾小楼扮作丫鬟第二次进入这间浴房的时候,这人便认出了她,还将她留了下来。不过倒是未叫她伺候沐浴,只让她在外间等着。顾小楼拿回了上次留在屋里的东西后便一直立在门口。
      
      隔着屏风,影影绰绰可见模糊人影,顾小楼自是不敢盯着看的,只背过身伫立在原地,只盼着这人早些出来早些问完问题,早些放她走。
      
      不过这屋子里倒与昨日有些不同,座榻旁的板桌上多了一套围棋,顾小楼只瞧得见那棋盘是楸枰做得,看来是个讲究的。
      
      今日天气有些闷热,天上连着震起好几声雷,她进屋没多久便听外面雨声嘀嗒起来,心道好个不巧,来时连把伞也未带。外院离此处可不近,就这么跑回去非叫淋成个落汤鸡不可,待会儿还得跟外面的侍卫蹭一把来伞来。
      
      心里正盘算得美,就见屏风那头的男子已换好一身月白衣衫正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开口道:“姑娘两次潜入本官浴房,是意欲勾引本官吗?”脸上没有玩世不恭,没有嬉笑调侃,只轻描淡写一句话却将她当下噎得说不出话来……
      
      男子说完话便一派悠闲地坐到了榻上,也未看她,开始自个儿摆弄起桌上的棋来。
      
      顾小楼今日梳的是丫鬟发髻,身上穿了件碧绿纱裙,乌发雪肤模样,明艳动人。却不想,一开口便惊掉人半个下巴,只听她笑得一脸纯洁道:“公子风华绝代,小女心中……早已暗生仰慕……”
      
      “哦?”这一声拉得格外长,明显是不相信,继续问道,“不知姑娘芳龄几许?姓甚名谁?可曾许了人家?”说罢有意勾起唇角邪邪一笑,扬起的弧度十分好看,一张英朗面容更显生动。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她也顾不上欣赏,只能埋头厚着脸皮接道;“小女不敢痴心妄想,能够多见上公子几面……便足矣。”这人虽说确实是个美男子,可她又不好色,说出这番不害臊的话委实尴尬的很……
      
      对面的人听了她的话突然朗声大笑起来,后才道:“是谁派你来的?”
      
      顾小楼稍沉吟了一瞬,回道:“四公子。”
      
      “好,那本官……便不好拂你们公子的意了!”
      
      顾小楼心下一震,明白了这人的意思,忙抬首道:“恕小女愚钝,不知大人这是何意?”
      
      “就是你想到的意思。”
      
      顾小楼此刻也沉下了心,只从容问道:“大人就不怕小女心怀鬼胎图谋不轨?”
      
      男子眉峰一挑,“既然刚才那番话并非出自你本心,又何故在本官面前做戏?本官虽不好美色,可本官身边,却有的是人好美色。”
      
      “小女并不知晓大人身份,更无意诓骗大人,只是此事事关小女性命,还望大人高抬贵手。”顾小楼说的坦荡。
      
      听到这句话,这人方才将视线从棋盘上转移到她脸上,过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顾小楼。”
      
      “昨日是怎么回事儿?”
      
      “回大人,小女昨夜偷入了胡府禁地。”
      
      那人听后并未露出怀疑的神色,“那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稍顿了片刻,顾小楼才颔首道:“回大人,只找到了该找到的。”这一句话算是表面了自己的立场。 
      男子听了她的话后便没再开口,只当她不存在似的又自个儿下起了棋,她中间试探着问过一声,这人没理她,也没点头让她下去。
      
      因此,这人刚问她对弈的时候她本是想拒绝的,但站的太久腿都麻了,便没骨气的应下了,心里想着要将这口气在棋盘上找回来。
      
      窗外雨声潺潺,屋内两人对坐而弈,云子棋质地极好,触手微凉腻滑如玉,顾小楼手执白子先行。她棋艺比起父亲差得还远,但同龄人中能敌过她的不多,起手据边隅,逸己攻人原在是;入腹争正面,制孤克险验于斯。许久未下棋,手上略有些生疏,故格外认真了几分,时而烟眉微蹙,时而樱唇微抿,外面打更的梆子声响起两人一局还未下完。
      
      又过了半个时辰,棋局尚未结束,顾小楼便抬起头,淡淡吐出一句:“我输了。”
      
      对面的人眉目比之前舒朗几分,语气轻快地应道:“棋艺倒是比我意料中的要强,也只差了我一招。”看样子心情不错。
      
      顾小楼浅浅笑了笑,回道“大人也一样。”这人的棋艺确实让她刮目相看,不过她没说的是,棋品也比她想象中要好……
      
      男子站起身伸展了下腰臂,又似无意地睨她一眼问道:“你在青山书院读书?”
      
      “是。”顾小楼也起了身,方才是站的累,现下是久坐的累,这人不让她走就是存心折腾她的。虽然心里腹诽不断,但面上还是行礼道:“外面雨势渐小,就不方便再多叨扰大人,小女先行告退了。”
      
      男子点了点头,突然冲窗外高喊一声,“宋天!”
      
      “属下在!”门外侍卫听到声音便瞬时应道。
      
      “准备回去。”
      
      “是!”
      
      说罢又对着顾小楼问道:“带伞了吗?”
      “没有。”她摇了摇头,老实道。
      
      “派两个侍卫送你回去吧。”
      “谢大人,路也不是太远,我一个人就可以的,不用麻烦您的人了。”不是顾小楼说客套话,她还有事要办。
      
      对方倒也未再劝她,只嗯了一声便让宋天递给她了把伞,灯笼她来时自己便带了。出了院,两人便不再顺路,那人要往北去,她要往东去,道了别,顾小楼便撑着油纸伞一个人朝着东跨院行去。
      
      “主子,用不用跟上?”
      
      待稍走远一些,宋天不确定地问了一声,作奴才的就是要懂得揣度主子的心意。
      
      过了半晌,才听到一句:“不用了,专心查我交待你的事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