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1章

      出了屋子,檐下一阵凉风袭来,她立时被冻得一个激灵,这湿衣服穿在身上果真比不穿还难受。
      
      门外的守卫有六人,此时正齐齐目不转睛地盯着顾小楼,一个女人大半夜湿着衣服从男人的浴室里出来,难免令人浮想联翩。
      
      若眼前的是胡府的丫鬟婆子,怕是不用等明日,她“勾引”不成反被撵的消息难说就会传遍整个胡府了,想到这儿,她浅浅笑了一下,这一笑,却是把眼前的几个侍卫笑愣住了。
      
      美人长发披于肩,直垂至腰际,一双弯月眸如星湖珠子般,真正美人一颦一笑似天上月。
      
      只是美人有所不知,侍卫们正替她惋惜,姑娘一片芳心也好,算计也罢,只可惜找错了人,自家那位爷偏是个不好美色的。但见她的笑来得莫名,忽又想起之前胡府说的贼人,瞬间停止了遐想,再回神,方才的女子已经走远。
      
      顾小楼一路出了大门,朝着公主所住的东跨院行去。
      
      门口守着的侍卫见出来的竟是个女的,一时有些犹疑不定,但最后还是跟上了前,将顾小楼拦下问道:“不知姑娘是何人?这个时辰还出来乱走?”
      
      “我是大人的院里出来,自然是大人的人。”顾小楼镇定地回道。
      
      “哦?今日府中出了小贼,方才我等追至此处便不见踪迹,姑娘出现地如此凑巧,不得不令人生疑,来人…”
      
      对方话音未落便被顾小楼出言打断:“这位兄弟,不知你们追的那小贼是男是女?”
      
      侍卫顿了一下回道:“她虽身着男子衣装,但天色已黑,真假难辨,姑娘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来人,带这位姑娘回去!”
      
      “那好吧。”
      
      对方没想到她答应的这么爽快,一时心下生疑,难不成真的抓错了人?
      
      转而又听她继续道:“跟你们去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误了我们大人的事,不知到时要算在谁的头上?”
      
      紫袍男子立在一墙之隔的院内,嘴角漾起,随后抬起步子朝着门口走去。
      
      顾小楼闻声侧过头,见身后方才的英俊公子正带六个金刀侍卫大步流星从院里出来,全似看不见他们这边,直接沿着相反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行去。
      
      顾小楼心里咯噔一下,她之前没看错,这人果然没有多管闲事之心。
      
      宋天跟在后面琢磨不透主子的想法,但也见怪不怪,毕竟自家这位爷向来不是那怜香惜玉的多情公子,纵你是美人也不例外。
      
      胡府侍卫一脸狐疑地望着渐行渐远的贵人,暗暗下了决定,于是出口道:“姑娘有什么事大可回来再办,眼下,还是同我等走一趟吧。”这话已经不是商量的口吻。
      
      顾小楼清楚,一旦落到他们的手里,以胡梓沅的手段,她这次必定凶多吉少,只不过那是在她没有用的前提下,想到这儿忽地一计跃上心头,“好!”
      
      月色晦暗,夜风微凉,两行人背道相行在长长石板路上。
      
      直至看不清人影,才听一声:“宋天,去查查那个女子的身份。”说话的正是走在最前的紫袍公子。
      “是!”
      
      “查的详细点,明日报个大概上来。”
      
      “属下遵命!”
      
      这边厢,胡府侍卫已带着顾小楼入了不远处的一间偏僻院落,她前脚迈进门槛儿,后脚府内的看门人已将大门阖上。她四下环顾一周,只有正前方的堂房灯火昏黄,侍卫带着她行至房檐下,便去通报。
      
      “进来吧,你们都下去!”屋内胡梓沅的声音响起。
      
      房门敞开,丫鬟侍卫吩咐退出来,只剩屋内上首坐着的两人。胡梓沅端着杯茶,手中茶盖儿拿起又落下,望了她一眼,冷笑道:“果然是你,哼,胆子可真大!可惜命不够大!”
      
      “是吗?胡小姐不必如此心急,还是多瞧几步的好。”顾小楼面色平静道。
      
      “擅闯总兵府禁地,可知何罪?”胡梓沅放下茶杯,站起身厉喝一声道。路数还是同上次一样,来得迅疾狠厉,气势咄咄逼人。
      
      顾小楼轻蔑一笑,“哦?那敢问,弑父又是何罪?”
      
      胡梓沅眼神如冰刀,却并未见意外或暴怒之色,“哼!死到临头…还嘴硬,看来在杀你之前,还是先割掉舌头的好,省得满嘴胡言乱语被人当作了疯子。”
      
      “胡小姐要割掉我这个无名之辈的舌头不要紧,只是不知你有没有那个胆量,也割掉府上贵人的舌头?”顾小楼漫不经心道。
      
      对方闻言眉头拧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意思?”一旁的胡惟贤神色也严肃了几分。
      
      顾小楼款步走上前,贴着胡梓沅的耳根轻声说了几句话,后便退步看着眼前女子笑而不语。
      
      胡惟贤狐疑地看了看脸色突变的妹妹,又转向她道:“你方才说了什么?”
      
      “胡公子想知道,问令妹便是。”顾小楼说完又对着胡梓沅道:“我想你应该明白那两个字的意思,我给府上的贵人留了个信儿,我若死了,保证不出一日就能让他看到,到时胡小姐可要好之为之。”
      
      顾小楼没有骗她,她确实给那人留下了线索,虽不知那位所谓的贵客是什么人,但他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不管他与胡家兄妹是敌是友,胡家兄妹都可能将这等隐秘细节透露出去。
      
      何况,这个把柄放在自己这里和他那儿,起到的的作用可能是天壤之别。顾小楼别无他法,只能一赌。
      
      胡梓沅听到她的话后,开始沉默起来。过了半晌,一直静立在旁的胡惟炎开口了:“姑娘可否愿意同我们做个交易?”
      
      “哦,什么交易?”
      
      “姑娘把信儿取回来,并且立誓将你知道的都懒在肚里,你想要什么开个条件便是,大家各取所需从此互不相犯。”
      
      听起来诚意满满,可顾小楼怎么敢信这种人说的话。不过嘴上却应道:“拜令妹所赐,我可是在卧云城的大牢中可足足住了四个月,如今怎敢妄自尊大来要什么条件?只要胡大小姐不再设计陷害我,小女便已谢天谢地。”
      
      胡惟贤闻言后,低头思忖了片刻道:“姑娘所言有你的道理,不如这样,我们助姑娘进西北王府在世子身边谋个位置,姑娘有了这个身份,便不用再担心我兄妹二人对你下手了,如何?”
      
      胡惟炎说得一脸诚恳,顾小楼却被他噎了个够呛,这又是唱哪一出?但因心中好奇他是如何打算的,便故作矫揉道:“小女没有这个福分,也不敢存这个妄想……”
      
      “顾姑娘谦虚了,世子待你有所不同,这点想必姑娘自己心中也是有数的。不过听闻姑娘身世飘零独自流落西北,如此的话,想进王府怕是不易。毕竟西北王府曾发生过仇家伪装成孤女入府行刺之事,你这般身世难免会被西北王怀疑来历不明,世子手下的人做什么事可都逃不过西北王的眼睛…… 姑娘若是愿意信我,不如将事情交给我胡府来办,要帮姑娘找个合适的身份对我而言并不是件难事。”
      
      顾小楼假意思索了一阵儿,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便应到:“我本无意与你们为敌,实乃胡小姐相逼太狠,若胡小姐愿意放过小女,小女自当明哲保身。”
      
      胡梓沅立在原地不动,只一双眼盯着顾小楼的眼睛默不作声,四目短兵相接。一直同她对视良久才道:“好,你若能说到做到,我自是不会食言,成交!”
      
      三人达成共识后,一旁的胡惟贤便出言道:“只是,不知姑娘何时能……”
      
      顾小楼明白他的话,“这就要拜托两位了,我把信儿留在了那人身上,只是不知何时能再接近他?”
      
      “这简单,我们安排你明日再进一次浴房便是。”胡惟炎立马爽快应到!
      
      想起方才在浴房的尴尬处境,顾小楼心里一阵别扭……还要再去一次?难道这人就不去别处了吗?正要反驳,却听一旁的胡梓沅突然出声道:“今日你在浴房之时,那人可有同你说什么?”
      
      “倒没什么,不知此人是什么身份?”顾小楼故意没多说,她心中顾虑那人身份,便出言试探道。
      
      “过几日你便会知晓了。”
      
      顾小楼也不愿再多停留,告辞后便独自回了外院。虽然暂时安全了,可事情进展的不算顺利,她心里也不由生了烦躁。于是便走到窗柩前,将窗子大敞开,任冷风扑面灌进来,吹得人清醒了些。
      
      这笔交易,她要如何处理?明日去见那人,是否会有危险?若被发现,她要怎么解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