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0章

      跑出一段路后,便在前面看到一处单独坐落的院子,门大敞着,院内正有四个丫鬟手提几顶冒着热气的水桶快步往外走着,小院里只一间单屋亮着光,看样子应该是胡府哪个主子的浴房。
      
      身后的侍卫眼看就要追上来了,再往前路上的丫鬟仆从只会更多,她的体力支撑不了太久,没有时间了。
      
      既然门口不见守卫,里面八成是没人,待目送提桶的丫鬟出了院门,顾小楼蹿起步子直奔院门而去。进了院子,又一路跑进浴房,她进门后并未将门栓阖上,以方便偷听外面的声音。
      
      进屋后,顾小楼先是四下环顾了一圈,这屋内陈设简单,正对门摆着的是处卧榻,右手边隔着一处屏风,屏风后的浴桶旁几叠浴巾摆放整齐,旁边的高桌上是满满一盆新鲜的杜若花瓣。
      
      可屋子太简单了,实在不好藏人。
      
      顾小楼正暗自腹诽着,就听院门外有声音远远传了进来:“方才府内小贼追至此处便没了踪迹,实在不是有意要冒犯大人。”是刚才那个侍卫……
      
      只是这个称呼令她有些意外,为何喊得是大人?难道这不是胡府的人?
      
      想到这儿,她募地忆起前日曾听闻胡家来了位贵客,并不知晓其身份,只知这人就住在西跨院,难道这么巧……
      
      正是门口的这个人?
      
      “放肆,无论何事也要通禀于大人,得大人之命方可行动,尔等这般不经通报擅自闯入院内,可有把我们大人放在眼里?”院外声音响起,是另一拨人。
      
      “小的不敢,请大人责罚!”胡府侍卫的声音立时毕恭毕敬起来,但说的话不似有退让的意思,看来是笃定她跑进了这里。
      
      “哦?看来这总兵府的守卫是该好好整顿一番了……”说话的正是这间浴房的主人,胡府的贵客。他语气冰冷,音色却很是好听。
      
      对面的侍卫连忙抱拳低首道:“谢大人教诲!待捉到这小贼,小的们便到主子那儿领罚。”看来今日这是捉不到她便不走了的架势。
      
      “你们主子是何人?”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淡淡的,却带着不容置疑的睥睨之气。
      
      侍卫心里沉了一下,道:“回大人,是四少爷。”
      
      对方听后只音色从容道:“如若这小贼就藏在里面,你们再晚来一步,本官今日岂不是要置身险境?可若是不在,搅了本官沐浴的雅兴,你们主子也该给本官一个交代才是!”只一句话便令这些侍卫变得进退维谷,是进去有罪,不进去也有罪……
      
      顾小楼暗暗叹道:真是狡猾!听他的语气,虽是住在胡府,倒像完全没把胡家的人放在眼里,不知此人究竟是何身份?
      
      侍卫听了这话,果然立时哑了口,过了半晌才道:“是小的们思虑不周,给大人添麻烦了,还望大人恕罪!”
      
      胡府侍卫方才不愿退让的样子,像是并不真正知晓那贵客的身份,她正还担心他们会因此脑子不开窍地继续犟下去,见眼下终于识相地妥协了,她心下也稍安定了几分。
      
      刚要松一口气,却听那贵客的声音复又响起:“你们心中有疑,本官若不让你们进去,万一被人揣度成存了什么包庇之心岂不冤枉?罢了,既然想进去,本官便带你们进去看一眼便是,看过了记得回去领罪!”
      
      顾小楼才放下的一颗心顿时又悬到了嗓子眼儿,这人根本就没打算替她遮掩,只不过是想教训一下胡府这些不识礼的下人……
      
      来人话音刚刚落下,门外便有连串的脚步声响起,正朝着浴房的方向过来。
      
      从院门到这屋子没几步路,转眼,便听呼啦一声,房门已被人推开,屋内四下寂静,空无一人。几个侍卫只站在门外扫视,未敢入内,里头虽有一道屏风虽挡着,但白色的屏风后的木桶隐约可现,确实是不见人影。
      
      胡府那个带头的侍卫便出言道:“是小的们冒犯了,今日行事莽撞惊扰了大人,定当回去领罚!”
      对方并未多言,只冷声道了句:“都下去吧。”
      “是。”
      “属下告退。”两拨侍卫听了命令才分别退下。
      
      待门被阖起,耳听门外兵器的叮铛声渐远,刚发号是令的人直接大步绕过了屏风,只看着眼前雾气氤氲的浴桶一言不发,桶内铺了厚厚一层的杜若花瓣,水面微动,仔细听有气泡咕噜的声音。
      
      顾小楼方才情急之下跳进了浴桶,一直捏着鼻子潜在水底,马上就要憋不住气。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腾地一声从浴桶跃身而出,一时水花四溅。
      
      水底热得很,又要憋气,顾小楼呛了水正难受得紧,钻出水面之后,只一手扶着桶沿一手拍着胸口,重重地咳个不停。
      
      待缓过了气,再抬头,正对上一双意味复杂的眸子。
      
      眼前的男子一身绫罗广袖紫袍,白玉腰带下悬着剔亮青龙玉佩,长身负手而立,轮廓分明的脸上剑眉微扬,鼻梁高挺,五官有如雕刻般完美,神色间带着戏谑玩味,也藏着狠厉防备,看起来危险又迷人。
      
      水中少女脸上脂粉未施,被热水晕染出淡淡潮红,双瞳宛若剪水,挂着几滴晶莹水珠的长睫微微扑扇,头顶还零落着几片杜若花瓣,少女一脸愣怔地看着来人,四周水汽氤绕,如梦似幻,一片暖融融得静谧……
      
      顾小楼面上迟钝,脑子却是飞速转着。眼前的男子年纪二十上下,气度高贵,器宇不凡,青龙玉佩只有皇族可以佩戴,西北没有皇室子弟,此人或许是来自京城?
      
      僵持几秒后,顾小楼弯起一双月牙眼,朱唇轻启道:“给大人请安了!”
      
      对方闻言并未答话,只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顾小楼方才就已看出,这位爷可不是个脾气好的,自己藏进了他的地方,又弄脏了他的浴桶,事情怕不好收场。可待在水里也不是个法子,于是不等对方应声,自己开始挪着腿从桶中站起,浸湿的薄衣紧紧裹在身上,少女的曲线的展露无遗,但眼前的男子并没有背过身的意思。
      
      顾小楼心里别扭得厉害,但也没辙,对方只需要喊一声来人,她今日就算功亏一篑了,只能抓紧时间离开此地才是上策。
      
      这浴桶是给男人用的,比她用的浴桶要更高更宽,衣服贴在身上缠的她有些迈不开腿。索性心一横直接撑着桶沿并拢双腿滑了出去,落地之后稍整理了一下衣服才又抬起头。
      
      对方神色不明,她拿不准这人想法,只坦坦荡荡地直视着对方抱拳道:“今日多谢兄台相助!我们后会有期!”这话是话本子里江湖好汉常说的,豪爽大气。
      
      顾小楼这么说只是觉得,两人眼下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浴室这么暧昧的地方……自己若是低吟颔首,柔声细语地摆副女儿神态,被人家误认为她别有用意就不妙了……还不如大大方方摆出些男儿气的好。
      
      对方听了她这话还是未出声,只嘴角微微弯起似有笑意,眼神也比之前少了几分冷厉。
      
      顾小楼也不愿多作停留,说完话便提脚便朝门口走去,走出几步后,还未穿过屏风,就听背后传来一句“我可不想看见,有人一出这个院子就被抓了去,让本官顶上一个窝藏贼寇的罪名。”
      
      这人是在提醒她,胡家的那帮护卫说不定还留了人守在院外,她若是此时出去就是被抓的份儿吗?
      
      顾小楼心里又何尝不知,她之所以要出去,一是因她已算好退路;二是觉得,眼前这人看起来更危险。看似在救她,实则在试她,试她有没有本事给自己谋一条出路。譬如她之前若没有躲进浴桶藏好,早被胡府的人抓了去。这人要真想救她,根本就不会让那些人进来,信他还不如信自己。
      
      顾小楼转头朝这人笑了笑,走到屏风后面,犹豫了一下才抬手飞速解开外衣。青山书院里几乎都是男子,又经过牢中四个月的磨练,她如今对于男女之防要比闺中小姐们弱些。而且里面有中衣,隔着屏风换一下倒也无碍。
      
      片刻工夫,顾小楼已将解下的外衣反穿到身上,方才的灰色外袍转瞬变成一条湖蓝色女式长裙,接着,她又拆掉头顶的玉簪,墨锻般的及腰长发披肩而散,再转身,男装少女已变成一位楚楚美人。
      
      顾小楼抬步走到门口,指了指门外,向那人递过去一个恳请的眼神。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变装完成的顾小楼,才开口道“宋天,不要拦她。”
      
      “是。”门口的侍卫快速接道。
      
      顾小楼再次抱拳,感激地浅笑了一下便转身出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