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

      离开了大堂回到客房,顾小楼忙跑去云丞宣的屋子问他接下来的打算,她不知道云府想置云丞宣于死地的是什么人,云丞宣明日若是回去又会不会有危险?不知不觉,顾小楼似乎已经把云丞宣当成了朋友,开始担心起他的安危。
      
      而云丞宣见她过来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今日拖累你了!”
      
      顾小楼觉得此人真是军营呆久了,个人特质很是明显,这特质往好了说,叫有担当,往不好了说,却是有些大男子主义了。这一路上,云世子没问过她,没谢过她,也没安慰过她,只一个劲儿地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对自己要求严格且不能忍受自己连累别人。
      
      顾小楼见此,想着正好试试他,便出口道:“是呢,要不是你,我今日既体会不了摔下马的滋味,也没机会被那么多人围起来要打要杀要的,被你连累这么惨现在还困在这胡府出不去,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我?”说完还佯装出一脸怒色。
      
      云丞宣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怎么说,隔了半晌才道:“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的,待出去后就帮你去办。”
      
      于是顾小楼一手托腮,歪着脑袋在屋里转了两步,假装想着开什么条件,实际上心里早打好了主意。隔了几瞬,才开口道:“我听闻赵刺史赵大人家有位莹娘,是赵大人的第十三房小妾,据说长得羞花闭月,有褒姒貂蝉之貌,我早想见见,却一直不能如愿,不知世子可有办法?”说完还一脸期待地看向了云丞宣。
      
      云丞宣听后,稍愣了一下才回道:“赵刺史的小妾是内宅妇人,顾小弟怕不好相见吧?而且就算我们到赵大人府上,一个妾室,怕也不会出来见客。”
      
      顾小楼问道:“世子这是办不到的意思了?”
      
      云丞宣摇摇头道:“顾小弟切莫玩笑。”
      
      顾小楼坐在椅子上,手依旧托着腮,朱唇轻启道:“既然世子爷也承认,自己会有办不到的事,那今日之事,又何必放在心上?世间不会有人是无所不能的,也没有人真能做到永远不会连累他人。朋友相交便是要在对方危难之际挺身而出,世子如此在乎连累与我是不把小弟当朋友了?既然如此,小弟先告辞了,此行分开之后,还望世子爷保重。”
      
      说完也没顾云丞宣的反应,便快速起身出了门。
      
      顾小楼离开后,云丞宣一直站在原地,许久未动,自言自语道:“我确实未把你当兄弟,但那是因,你是个女子……”
      
      待回屋后不久,顾小楼似提到了屋外传来的哭喊声。她起身站在门口认真听了一阵儿,确实有哭声,觉得有些诡异便打算出去看看。出了门,她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路寻着,越走却越觉得奇怪,怎的整个院子都不见一个侍卫仆从?此时分明还未到就寝的时辰。
      
      再往前走,过了垂花门便是内院了,里面住的应该是胡府内眷。顾小楼虽然有些好奇,却不打算往里进去了,正要转身回去,忽见前面一个人影从花门底下蹿过……
      
      她越发感到不安,难道胡府出了什么事?若是真的,这种时候她一个外人最好置身事外…于是忙掉头回身,只见眼前的高墙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黑影,正反应间,还未待立定,墙上之人便冲着顾小楼直接扑了过来,一时两人都重重倒在了地上,不会功夫还学人半夜跳墙,被压在下面的顾小楼忍痛骂道,“大爷的,你想死拜托别拉我垫背!”
      
      “你不想死就听我的!”是个女的?顾小楼一听声音突然反应到。
      
      刚才被这人压下来的时候冲击力太大,只感觉到疼倒没发现是个女人。这时,方才从墙上跳下的女人已经爬了起来,地上的顾小楼也被她拽了起来,两人互看一眼,都愣住了,已同时认出了对方。顾小楼正想说话,对方忽地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用眼神示意到:有人过来了。
      
      说完便转身到后面藏起,顾小楼也跟着她躲到了垂花门后。
      
      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丫鬟,正着急忙慌地从东跨院出来,朝她们所在的这个方向跑了过来。就在要经过她们二人身旁时,胡梓沅忽然伸手一劈,一个手刀就把丫鬟砍晕在地,随后眼疾手快地便把丫鬟拖过来开始扒她的身上衣服。一旁的顾小楼看着这位一身夜行黑衣的大小姐,一时搞不清楚她把自己留下是打的什么算盘。
      
      没多大会儿功夫,这胡梓沅已经熟练地把丫鬟的外衣扒了下来,但扒下来之后她竟没有往自己身上穿,而是扔给了站在一旁的顾小楼。顾小楼方才一直在想,这女人半日跳墙入府,说不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自己可不想被她缠上,正提步就要走,胡梓沅语忽然气冷哼了一声道:“想走?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你的屋子里正有人守着杀你呢,想找死就回去吧。”
      
      顾小楼听后,定住了身子,回想起今夜的不对劲。的确,他们所在的外院竟没有一个下人本就怪异,外面的哭喊声响起时隔壁的云丞宣却没有反应也很不对劲。
      
      她从云丞宣的屋子里出来不久,知道云丞宣不可能那么快睡下,那他听到声音为什么没有出来?难道是因为他的屋里有人?还有,胡家答应了要给他们请大夫,可为什么,大夫却一直没有来?胡梓沅自己的家为什么还要翻墙?又为什么要提醒她有人要杀她?
      
      顾小楼心里疑惑着,便随即出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让我跟你走?你我只一面之缘凭何让我相信你会救我?”
      
      “信不信随你。”胡梓沅并没有要解答她疑问的意思。
      
      顾小楼想了想,拿起地上的衣服套在了身上,又看着胡梓沅把丫鬟拖到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这一切做完之后,胡梓沅才转身向那个丫鬟来的内院方向走去,并且特意回头给了顾小楼一个示意,让她跟上。
      
      顾小楼担心她耍什么花招,但又觉得,她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这人应该没道理害她,还有就是,胡梓沅的话虽然真假难辨,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眼下她确实不大敢一个人回外院。
      
      两人一路行至东跨院的门口,胡梓沅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谨慎地朝院内扫视了一圈后,才贴着墙根十分小心地走在前面。
      
      这东跨院内有处半亩的荷塘,月色下的湖水闪着银色波光,之前的哭喊声也渐渐消失,四周静得可怕。
      
      行了许久,两人才在院内的一处屋子前停下,胡梓沅开了门,熟悉地摸到衣柜前,拿了身女子衣裙换在身上。换好后,在头上脖子上及手腕上配了全套的珠玉钗环,又从妆奁中掏出好几串首饰塞到顾小楼的衣兜里,全程一直都未点灯。
      
      她这番举动原不算怪异,看起来就像闺中小姐偷跑出门,怕被发现才翻墙换衣。可不知为什么,顾小楼心里的不安却渐渐开始蔓延。她伸手把刚被塞进去的东西一股脑都掏出来。
      
      胡梓沅冷着脸在一旁道:“房契地契都不在我手里,只有首饰能装,你敢掏出去?这可是我的逃命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