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惧夜色凉

作者:久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7

      有点痛,戚真伸手揉了揉。

      这是第二次了,陆寻看在眼里,告诫道:“下次不要冒然动手。”

      言下之意,这种三脚猫功夫只会带来危险。

      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戚真报了空手道的课程,最近也一直在练习,结果面对刑警完全没有用处。这样的话,假如哪天碰到凶手,能打得过吗?

      她突然非常担忧。

      “也许我该换个老师!”

      陆寻:……

      细胳膊细腿的,换什么老师都没用。

      “我建议你先练一下.体力,这种事不可能一蹴而就。”

      “体力怎么练?”戚真请教。

      “跑步,负重,网上都能查到。”

      言简意赅,戚真套近乎:“陆警官,你是一个人来的吗?可有同事在?不如我请你们喝杯酒?”

      “就我一个,”陆寻语气淡淡,“不过酒还是不喝了,我要开车。”

      一个人来夜店,而且还不喝酒,这真是来玩吗?戚真非常怀疑。

      两个人并肩折回。

      没走几步,就听见前面方琳琳的声音:“真真,你原来在这里,我们找了你半天呢,你倒是好!”她轻声笑,“竟然偷着跟男朋友亲热,之前还好意思骗我们说没有。你啊,真是口是心非,还不快点给我们介绍介绍?”

      戚真解释:“他不是我男朋友。”

      可方琳琳不信,见姜梓成他们也围上来了,一口咬定:“怎么会不是?我都看见你们手牵手了!真真,你害什么羞?”

      那话倒也不假。

      刚才方琳琳发现戚真不见了,四处寻找,就在这条过道上亲眼看见戚真的手腕被那个男人握住,两个人离得很近,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戚真就像依偎在陆寻胸口一样。后来两个人还交谈了,一起回来,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姜梓成心头有点乱。

      在高中的时候他就喜欢戚真,只不过家里一直想送他出国,他没有表白,这次回国再次遇见,那种爱慕又忍不住涌了上来。

      正如他所言,戚真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她的漂亮倒不是说多么惹眼,而是一种带着点娇弱的清纯,让人能产生保护欲。而且比起高中时,个子更高了,天蓝色连衣裙下身材玲珑有致。

      没想到……

      “戚真,这真是你男朋友吗?”他勉强笑了下,“谈了多久了?”

      如果已经有深厚的感情,他可能插足不了。

      “还用问吗?”方琳琳声音高了几分,“不是男朋友会牵手?会靠那么近?戚真可不是这种人!”

      戚真本来还想解释的,听到这句,一时有种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

      难道,她要说自己刚才是对陆寻出手,结果被陆寻给反攻了?如果这样,那么又得解释她为什么要攻击陆寻了。

      蒋书琼对方琳琳的话信以为真:“那我之前没说错了,下一个结婚的肯定是真真,”说着看向陆寻,只见他越走越近,整个人慢慢显露在了灯光之下,忍不住惊叹道,“戚真,你男朋友真帅呀,什么时候谈上的?”

      众人纷纷侧目。

      陆寻今天穿着件淡蓝色的衬衫,灰色休闲裤,配上那一张脸,当真是高大英俊,想到妈妈的评语“看侧脸就知道帅不帅”,戚真心想,这位陆警官确实长得很出挑,长眉似剑,眼睛漆黑,鼻子高挺,一张唇薄而秀,处处都显出恰到好处的英气。

      只是不能让他们再误会下去了,戚真急忙想了个借口:“这位是苍浪区刑侦队的陆队长,我们前几天才认识,刚才我不小心被绊了下,他好心帮忙而已……”

      “呵呵,”方琳琳嘲讽的笑,打断道,“别解释了,戚真,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你正好绊倒他就出现了。肯定是你们早就约好的,不然你为什么主动提出来这夜店呢?”

      一而再,再而三的非得让她承认,戚真微怒。

      这方琳琳跟她同岁,是小学初中兼高中的同学,以前也经常一起玩的,没想到这次遇到,方琳琳这么针对她。

      也是奇怪,她并不记得,她们之间有什么私怨。

      戚真抬头看向陆寻,轻声道:“陆警官。”

      抓手的事她解释不清,可只要陆寻出来说一句,两人都不承认,必然没人相信。

      她的瞳孔颜色很浅,像湖面的波光,这般凝眸,让人难以拒绝,但陆寻心里并没有起任何涟漪。

      这个姑娘,外表柔弱,但内心却可能比男人还要强悍,他是见过刚来的刑警在尸体旁边呕吐的,然而她呢,毫不畏惧,主动接近。这种极致的矛盾性体现在她身上,只能激起他窥探真相的欲望,别的就没有了。

      “陆警官?”她拧眉,又不是她一个人被冤枉,他怎么不说话?

      陆寻终于开口了:“对,我不是,只是恰好遇到。”

      不止长得帅,声音也吸引人,沉沉的,有几分冷,很镇得住场面。

      方琳琳面色不大好看,刚才离得远,她真没看清这个男人的脸,没想到这么出众,不过职业却是不太拿得出手了。

      刑警是什么?抓人的,待遇也不怎么样,还随时有生命危险,也就这会儿看起来光鲜亮丽,等到白天去了公安局追捕嫌犯,没准儿都是灰头土脸。戚真真要找个这样的男朋友,又比得上谁啊,蒋书琼都比她好。

      “我反正不信,”方琳琳死不改口,抬手看表,“哎呀,这么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家里肯定得担心。”

      已经接近十一点。

      众人都不反对,往门口走去。

      谁料方琳琳把戚真一推:“我们都喝酒了,只能打车回去。你啊,留着给你男朋友送吧,你男朋友肯定开车来的吧?请个代驾就行。”

      戚真头疼,这人今天怎么回事,死都要跟她作对是吧?

      姜梓成在旁边看着,心里很不舒服。

      那个男人相貌上比他优胜,两个人又不清不楚的,也许真的在谈恋爱,不过戚真不承认,也许还没有真的喜欢上,只是暧昧期,或许他还有机会。

      “戚真,要不你跟我一起打车吧?”他试探,“你住的那个小区跟我家很近。”

      单独两个人?

      戚真一惊,马上想到了她妈妈,要是被她知道,肯定会尽力撮合的,但是她对姜梓成没有什么感觉,不然高中的时候她就会喜欢他,跟那些女孩一样。然而她并没有,就算再次见到,也不觉得他有丝毫的吸引力。

      “不用。”她立刻拒绝。

      姜梓成心头一沉。

      “看吧,我就说是她男朋友,梓成,你不要管她了,”方琳琳拉住姜梓成,“当什么电灯泡啊,也不怕真真生气。”

      她硬是将姜梓成拉走。

      戚真无语的看着门口。

      陆寻道:“走吧。”

      “什么?”她还没从这深深的冤枉里拔出-来。

      “我送你。”陆寻问,“走不走?”

      “啊?”戚真愣住。

      他要送她?

      本想拒绝,然而一个念头闪过,她笑道:“劳烦陆警官。”

      陆寻开出来的车并不显眼,说难听点,烂大街的款,但戚真看着却是嘴角一翘。这跟她那辆车是同个牌子,物美价廉,好修好换,很符合他一个刑警的风格。

      “上来。”陆寻停在旁边。

      戚真拉开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住哪里?”

      “芳华小区。”戚真怕他不认识,“在庆明路上。”

      “前天在那里抓了一个抢劫犯,”陆寻转动方向盘,“就在芳华小区东边的欣欣超市……这是老小区了吧?”

      什么都知道,戚真嗯了声:“二十年前买的。”

      从她档案看,家里也不像没钱的,居然一直没有搬走,陆寻看着前面的路,没有说话。

      上车之后无事可做,戚真偷偷观察了番,发现车里什么杂物都没有,目光所及,空空荡荡,这个人一定不喜繁琐,她朝陆寻瞄了眼。他开车很专注,眼睛紧紧盯着前方,并无任何表情,倒是月光倾斜,将侧面轮廓刻印的更深,显得比刚才还要耐看点。

      等到红灯,车停下,戚真问:“上次承兴饭店那个案子,凶手到底为什么杀人,陆警官能透露一点吗?”

      陆寻微微侧头。

      男人眸色很深,非常锐利,戚真马上补了一句:“我那天亲眼看到现场,总是忘不了,那位女士哭得太伤心了,我想那应该是她丈夫吧?实在可怜,凶手真不应该杀人。”

      “一念之间的想法,有些人能控制,有些人不行,”陆寻继续往前开,“你觉得,他为什么杀人?”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

      话虽这么说,但陆寻怀疑她肯定猜到了一些理由,毕竟那桩案子很简单,证据都在表面:一个傲慢神气的总经理,被服务员弄脏了衣服,恼火之下,痛骂羞辱,触怒了原本就濒临崩溃的服务员,酿造了一场悲剧。

      她一个经常光临现场的“惯犯”,会看不出来?那些拍下来的照片也已经显示了对这件案子的思考。

      见男人似乎挑了下嘴角,戚真眉头微拧,不知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她确实不知引发凶手犯案的真正源头,正想问问,手机却响了。

      周清兰的电话,她不太想接,在陆寻的车上不便,可那边出于担心,打了一通又打一通,戚真只好接了。

      “妈,我马上就要到家了。”

      “那就好,我生怕你玩疯。”

      不玩又怕她不合群,玩了又怕疯,戚真无言以对。

      周清兰又说:“梓成今天跟你一起去夜店,你觉得他怎么样?我跟你叔叔说了下,你叔叔说现在人工智能的前景大好。梓成啊,长得端端正正,脾气又温和,知根知底的,跟你算是青梅竹马……你们好几年没见,应该多叙叙旧。”

      “我没怎么跟他说话,妈,”戚真压低声音,“我小时候跟他太熟了,没什么感觉。”

      “你刚才还答应我,要处一下的,怎么才见一面就否决了?”姜梓成从小就是个学霸,家里条件又不错,水利局的那些妈妈们个个都很看好,周清兰也不例外。

      戚真拧眉道:“先不提我,人家未必有这种心思呢。”

      “谁说的?你李阿姨说,你还没来,梓成就问起你了,所以你不用发愁,他肯定会约你……”

      正说着,陆寻的手机响了。

      周清兰在那头听得清清楚楚,问道:“谁在你旁边?”

      戚真还没有回答,就听到陆寻在说话:“马上过来,正在送一个朋友……大概十分钟。”

      声音径直传到周清兰的耳朵,她惊讶道:“真真,你们不是没开车去吗?他是谁?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个朋友。”

      她的女儿,身边除了沈老板,根本就没有别的异性朋友的。

      那一刻,戚真觉得今天真应该看看老黄历,上面肯定写了“不宜出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继续发红包哦~~
    陆寻:需要我去解释吗?
    戚真:请别再添乱,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