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作者:千层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回:天魔现万鬼听令,神功成百煞臣服(九)

      第十回:天魔现万鬼听令,神功成百煞臣服(九)
      这些日子疲于奔命,他头枕在苏傲怀中,一下就睡沉了。
      过了一会,便开始做梦,先是被耶律宏迫害,一个人逃往中原,他逃到哪里,耶律宏便追到哪里,然而天下之大,却无苏傲此人。
      他逃到悬崖边,走投无路,只得跳下,眼前一黑,接着又睁眼醒来,只见自己站在尸山骨海中央,无数鬼魂尖啸着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地挥剑,鬼魂一劈即散,片刻间却又凝成形体。
      他不停挥剑,鬼魂聚聚散散,有时是妇孺幼童,有时是少年男女,都冲着自己凄声嘶叫。他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又劈又砍,忽然鲜血飙射,一具温热躯体撞上剑来,他睁眼一看,竟是自己的脸孔——
      天佑瞿然一惊,醒了过来。两人仍是睡前的姿势,苏傲任他抱着,动也未动。天佑浑身冷汗,惊声道:“甚么时辰了?”
      转头看时,外面的雨已停了,天色大亮,约莫是未时光景。他放下心来,取来晾干的衣袍,一件件替苏傲穿回。
      苏傲长手长脚,靠在石壁上随意舒展着四肢。天佑替他穿衣,不免同他肌肤相触,他尽量眼观鼻、鼻观心,眼角余光却在对方□□的胸膛流连。
      苏傲原本闭着双目,在天佑替他穿长裤时,突然睁眼向下看去。
      天佑正将他长裤往上提,提到胯部,却又尴尬地停住不动。少年脸颊烧烫,双手扯着裤带,提也不是,放也不是,一抬头,正好对上苏傲的目光。
      天佑拿长袍往他下身一遮,扭头道:“你自己穿罢。”苏傲没接长袍,反将少年扯进怀中。
      天佑被他摁在身前,身子隔着衣袍抵着那物,只觉大腿内侧的皮都要烫掉一层,他手撑着地下,不敢往下坐,膝盖发着抖,光是被这么抱着,腰就软了。
      苏傲抱着他半晌没有动静。天佑大着胆子动了动腿,苏傲重重喘了一声,将怀中少年放在地上。
      天佑心跳得厉害,火光下打量对方,那双狭长的眸里似有甚么挣扎欲出,他抚摸男人的脸,说道:“我愿意的,你变成什么样,我都愿意。”一条腿曲起,轻轻磨蹭对方的身子。
      但他没想到,对方强硬撞进来的时候会是这般剧痛,没有事前准备,没有润丨滑,他疼得脸色煞白,好容易熬过一波痛楚,鼻端便闻到了血腥味。
      疼……太疼了……
      即使最初解蛊之时,苏傲待他也是倍加疼宠,洞房花烛夜,纵使情浓时有些粗鲁,到底有所节制,这时的痛,更令他念起当初的好,他能忍住疼痛,却忍不住心头酸涩,眼泪夺眶而出。
      蛮横的撞丨击愈来愈烈,男人两条手臂铁箍一般禁锢着他。体内像有一条来回磋磨的烙铁,天佑除了疼痛,甚么也感觉不到。
      “苏傲……唔……别,别再丢下我……”
      这些哭叫呻丨吟,激得身上的野兽更加兴奋。不知过得多久,疼痛终于迎来尽头,那条烙铁埋到最深处,狠狠顶了两下后,终于释放了。
      同时,天佑脖颈一疼,他倒吸一口气,刚要挣脱,男人却毫不客气咬破他颈上的皮肉。同方才凌迟般的疼痛相比,这点痛实在算不得甚么,不过薄薄的皮肉下正是人体要害,他不知苏傲要干甚么,僵住身子,一动不动。
      幸而对方只咬破了一点皮肉,舌尖在伤口上来回舔舐,鲜血的气味令天佑胆颤心惊,他动了动身子,想要挣脱,契于体内的凶器倏而剑拔弩张。
      这下天佑一动也不敢动了。虽说是他有意勾引,但事后却又有些懊恼。苏傲神智有失后,在衣食方面听之任之,在此事上却极是霸道,半点不容商量。
      天佑不知再做一次,自己是否还留有命在,于是试着引开对方注意,伸长了手,从火堆中扒拉出烘得香喷喷的白薯。
      剥开外皮,香甜的气味弥漫开来,天佑取了一点喂到苏傲嘴边。苏傲张口吃了,意犹未尽地舔舔他的手指。天佑缩回手指,欲待再喂,男人忽然低下头,咬住天佑嘴唇,将方才的食物投喂回来。
      天佑一怔,此刻身上虽痛,心中却是甜滋滋的。两人就着这姿势分吃了白薯,天佑刚擦净了手,便听洞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他心中一慌,推了推苏傲,示意他赶快起身。
      苏傲身子铁塔一般,纹丝不动。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天佑十分气恼,抓着一件衣袍盖住两人躯体,同时握了两枚荸荠,往洞外掷去!
      来人接下‘暗器’,一看竟是荸荠,怔愣之下,便是大笑。
      天佑听见熟悉的笑声,心下微微一松,忽然脸色一变,叫道:“别进来!”
      但已晚了,来人把玩着手中的荸荠,同时抬脚跨入了山洞。
      天佑顾不得许多,使出浑身力气推开苏傲,又随手捡起衣袍裹住身子。
      苏傲不待人跑开,又将他捞回怀中。天佑扯到了后丨庭伤口,脚下一软,摔在他的怀里,同时一股红白交错的液体顺着腿根流了下来。
      拓跋宇跨入山洞,就见少年衣不蔽体,一副被人欺负的模样,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半是惊讶,半是责备地道:“原来是一对野鸳鸯。”
      “拓跋宇!”天佑咬牙切齿,忿忿叫了一声。
      拓跋宇露出一抹笑来:“哦,原来是熟人,本座瞧瞧,这不是阿佑么,怎么被个野男人欺负了?要不要本座替你出头?”
      天佑道:“非礼勿视,你转过身去!”
      拓跋宇摸摸下巴,笑了笑,未再逗弄,而是配合地转了半圈。天佑立即穿上衣物,又给苏傲穿戴妥当。
      拓跋宇适时转过身来,佯装讶异道:“原来是皇叔,方才没穿衣袍,一时倒未认得,啧啧,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天佑听着他胡说八道,心烦意乱,挨着苏傲坐下来,拿树枝翻弄篝火,边道:“你怎么没走?”
      拓跋宇脸带病容,精神倒是不错,衣衫上有些褶皱,手中竹子沾有血迹,却不是天佑先前削的那支。他自顾自地在席地而坐,烤着篝火,一双眼睛盯着苏傲,似乎发现了有趣之事,勾唇一笑。
      “本座倒是想走,奈何身子虚弱,走两步,便要歇一歇,走了大半日才出树林,到了这附近。”
      天佑自然不会相信这通鬼话。
      拓跋宇将烤熟的荸荠剥皮,三两口吃了。苏傲紧紧盯着他手中食物。拓跋宇剥开第二只,咬了一口,道:“原来阿佑知道我要来,还特意留饭,嗯,味道不错。”
      天佑眼见两人的吃食喂了狼,戳了戳火堆,没好气道:“吃饱就走罢。”
      拓跋宇笑道:“还未吃饱,阿佑这是故意留我?”
      天佑挨着苏傲,决定对他不理不睬。拓跋宇目光闪动,望向苏傲:“皇叔今日,似乎特别沉默?”
      天佑捣弄着火堆,闻言一顿,低声道:“拓跋宇,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拓跋宇精通蛊毒,对医术也有所涉及,他又是十分聪敏的人物,进来时第一眼,便察出苏傲情况有异。不过,既无生命之虞,那么对于这位一直打压自己的郦王,若不落井下石一番,怎对得起对方往年的照拂?
      他笑眯眯地道:“本座观他龙精虎猛,除了肾气微泄,倒无其余不足。”
      “拓跋宇!”
      拓跋宇躲过对方扔来的树枝,朝前伸手道:“将他手递过来。”
      天佑看看苏傲,又看看拓拔宇伸出的手,犹豫起来。当初若非情急中使出天魔毒经,得到苏傲认可,自己这会不知有无命在,现在两人算是和睦,但苏傲戒心之重,怕与外人无法相触。
      拓拔宇放下手道:“光看面相,可看不出所以然。”
      天佑自小研习医理,知道望闻问切,他给苏傲看过,并未看出不妥,拓拔宇不仅医毒双修,更是长了许多年岁,对于一些棘手伤势,比他更有经验。犹豫不过半刻,便有了决断,他牵起苏傲的手,握了一握,低声道:“我找人给你瞧瞧,你别生气。”
      拓拔宇听见少年轻声细语地说话,挑了挑眉。两人双手刚一接触,苏傲便浑身紧绷,天佑抚摸他的后背,低声道:“不要紧。”
      拓拔宇捏着苏傲的腕脉查探,过得片刻,微微皱眉道:“原来如此。”
      天佑心中焦急,忙道:“他怎么了?”
      拓拔宇眸光在他颈上一扫。天佑追问道:“你看出甚么来了。”
      拓拔宇露出耐人寻味的眼神来:“看来皇叔十分粗暴。”
      天佑按住脖颈上的咬痕,咬了咬牙,满脸通红。拓拔宇若有所指地道:“那里的伤,不处理的话会很麻烦。”
      天佑红着脸支支吾吾道:“你别管我,先治好他。”
      拓拔宇放开苏傲的手腕,摇了摇头:“他一未中毒,二无伤势病痛,这问题,我可没法子。”
      天佑一把攥住他衣襟,疾言厉色地逼问:“他到底怎么了!?”
      拓拔宇无视他的急切,慢悠悠地答道:“这是失魂的徵状。”
      -未完待续-
    插入书签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