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智商不在线(系统)

作者:了了是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拉出去

      第十五章
      
      吴三娘不由得多打量几眼女人身上的配饰。
      
      “梅姑娘,将军有令,不许打扰吴姑娘。”陆管事看到梅芜,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个梅芜来者不善……
      
      “陆管事……我……我只是听说将军带了个妹妹回来,想来看看妹妹,看有没有什么能照应的地方。”梅芜一张嘴,吴三娘便觉得耳朵发痒,这娇滴滴的娃娃音,她听着都麻,男人听了是不是腿都得软了。
      
      吴三娘不着痕迹的打量梅芜,看着也就十七八,不过是个半大的小姑娘,搁在前世,高中都没毕业呢吧。
      
      可就这么个小姑娘,把那委委屈屈的小模样演绎得惟妙惟肖的,这么看着就好像谁欺负她了一般。
      
      陆管事听梅芜这么一说,忙看向吴三娘,出乎陆管事的意料,吴三娘依旧面色如旧,既不苍白也不慌乱,也没有被梅芜这貌似好听的话给感动过去,还那么不咸不淡的样子,只是那双眸子里多了些若有所思,就好像……就好像什么呢?
      
      陆管事一时想不到,只是觉得吴三娘的眼神他很是熟悉。
      
      要说将军府里一直也没个女主人,大大小小的事物都是陆管事在管理,一个男人管内管外的,难免在管里陆震内院这些事情就松散了些。
      
      这一松散下来,府内的几个女人就有些没了规矩,陆管事想管也不知道该怎么管,都是将军的女人,他总不能把这些个女人拉出去打板子吧,好在这些女人没规矩是没规矩,却没有昏天黑地作,最多就是小打小闹地争风吃醋。
      
      将军府内和府外的管控一向严格,内院就算再乱,也没闹到外面去,无论这些女人怎么作,也都是签了死契的,真要是太出格,将军自己就收拾了。
      
      简单来说,将军府就是一个铁桶,哪怕里面装的东西再是杂乱无章,外面的人也看不到,尤其是陆震失踪后,这桶就更严丝合缝了。
      
      见吴三娘不接话茬,梅芜那一副委屈的模样就逐渐的变得有些发僵,通常新进来的女人都会被她这几句话给打动的,这个小孤女怎么就这么不为所动呢。
      
      不过梅芜无论怎样也是这将军府中最受陆震宠的女人,自然不能随便就放弃,她原本站在梅园外,这一想就迈了步子,一只脚还没跨进来,就听到闷雷似的低吼声,几只獒犬蓄势待发般的用那阴森森地三角眼盯着梅芜。
      
      獒犬那大嘴巴子下,还滴滴答答落了些黏糊糊的口水。
      
      梅芜这才注意到几只獒犬的存在,她吓得猛地退了一大步,正巧后面来个人,扭头一看,正是陆震,梅芜瞬间就投入陆震怀里,梨花带泪地呜呜哭起来,那声音简直是如黄莺般婉转悦耳。
      
      吴三娘此时才略微蹙眉,这戏她看着还真腻歪,她最受不了就是这种腻腻歪歪的戏码。
      
      陆震感觉暖玉在怀,刚想要习惯性的安慰一下,就见到吴三娘那微微蹙眉的模样,吴三娘虽然肤色不够白皙,眉眼却越看越觉得精致,她腰背挺直,胸前还没有明显的曲线,却能看到那紧束住的腰,细而不软,别有几分俊秀的之感。
      
      “陆郎,怪物,好大的怪物……”梅芜抽抽涕涕的。
      
      以往陆震还觉得梅芜这样动不动就掉眼泪的模样别有几番风情,可自从看到吴三娘哭到昏厥,他就突然间见不得这种虚情假意了。
      
      “陆管事,怎么回事,不是不许人来梅园打扰吗?”陆震说着推开梅芜,两步就跨进梅园。
      
      陆震多少也跟獒犬熊大相处了两个来月,獒犬对陆震的防卫感没那么强烈,不过那一双双森然的三角眼,也依旧盯警惕地盯着陆震。
      
      “这个……”陆管事有些犹豫不知该怎么开口,明显就是老牌旧爱和新欢过招,说谁过了都不好。
      
      要说陆管事的身份肯定要比梅芜这样以色侍人的高,可哪个管事不是人精一般的人物,唯女子与小人难养,陆管事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说出什么让自己被动的话,他看了看梅芜又看了看吴三娘,等着这两个女人自己说。
      
      吴三娘冷眼看着,她待在自己的院子里,解释也用不着她,刚刚这一出戏她也看明白了,这小姑娘看样子是把自己当成情敌来打探敌情了。
      
      吴三娘前世就最讨厌矫揉造作的女人,她当时带队野外探险时,也遇到过一次队伍里有这样的女人,那女人绝对不是为了探险而来,醉翁之意不言而喻,吴三娘看不惯也不能说,只能配合这些人放缓行程,从那以后,无论别人给她多少钱,她见到队伍里有这样的人就绝对不带,谁爱带谁带。
      
      不过好在她在圈内小有名气,也有挑人的资本。
      
      对付这种女人,千万不能好心,她说脚痛,你一关心,她就立刻变得哪都痛了,恨不得躺着走出原始森林。
      
      梅芜见吴三娘一点台阶都没给自己一个,心底暗想,等陆震过了新鲜劲,非得给她好看,脸色却漏出娇怯妩媚的表情来:“爷,都是我不好,我想着妹妹刚进府来,也没个人说话,就想着来看看妹妹,哪想到会有那么……爷……”
      
      说着梅芜又要往梅园里走,还没迈进门,就听到獒犬喉咙里呼噜呼噜的警告声,梅芜揪着帕子,泫然欲涕地盯着陆震看,陆震扫了眼神依旧吴三娘,莫名的有些想要发火,他满是不耐地斜了梅芜一眼。
      
      梅芜立刻呆滞在原地,陆震还从未这么瞪过她,将军府不是没有新人进,却从来不会出现她这个旧人哭的情况,哪怕她暗地里给那些新人使绊子,陆震也未管过。
      
      “陆管事,既然梅姑娘都知道哪里错了,还不带人去司姑姑处报道。”陆震的话一出口,陆管事和梅芜同时都是一惊。
      
      “爷……爷……”梅芜惊得一惊说不出话来,就见陆震一甩袖子,陆管事立刻就唤人堵了梅芜嘴,把人给拉了下去。
      
      这还是吴三娘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事情,不由得被这种场面震在原地,她知道这时代的人分三六九等,没想到区别竟然这样的大,说拉下去就跟牲口一般的拖走了。
      
      “还不高兴,人我都打发了,笑一笑,我就没怎么见你笑过……”陆震话语间便伸手去触吴三娘的脸,吴三娘向后退了一下步:“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好……不动……”陆震像哄孩子似的用手揉了揉吴三娘的脑袋,他越来越觉得,吴三娘这种不近人情的模样看着顺眼,也不知道他以前怎么个审美,竟然会喜欢梅芜那种哭哭啼啼的女人。
      
      陆震正在感慨,就见陆管事快步走了回来,看样子事情已经办妥了。
      
      陆管事此刻看吴三娘的表情都变了,他原本还只是惧怕吴三娘身后的獒犬和熊,现在他更怕她这个人了,这小孤女在爷心中的地位,可为高不可测,就这么眨眼的功夫,连身边最喜欢的梅芜姑娘都给扔到司姑姑那去了。
      
      司姑姑哪里听着好听,其实也就是一个高阶营妓的所在,里面的姑娘要比大营中漂亮还多才多艺,平日里招待个官僚,在大捷或者喜庆的日子招待军中有功的军士。
      
      司姑姑之前有个李姑姑,当时不舍得自己教养出来的如花似玉的姑娘招待军士,结果就被陆震弄到了大营的红帐里,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抱怨。
      
      那时候陆管事就知道,陆震这个人看着温文尔雅的,其实心狠手辣。
      
      你说他寡情吧,他在燕都时就是各大秦楼楚馆的常客,风流倜傥放荡随性,反正名声不怎好,不过那时候倒也没人看出来他心狠。
      
      直到到了燕境,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淮南王府送来最后一个嫡子来送死之时,陆震竟然比羯胡还要狠的屠人家部落,你们羯胡不是喜欢偷袭,陆震就带着大兵浩浩荡荡地把燕境周围的羯胡部落屠了干净,那些日子里,军士的眼睛都杀得红了,一个个浑身上下满满的戾气。
      
      刚开始,燕都的那些言官们还对陆震此种行径上奏折,说什么陆震这样凶残的行径有违燕国泱泱大国的君子之风,总之什么话都有,还说什么陆震就是没本事的二世祖,有本事的就应该去跟羯胡的军队对上一对,而不是残杀人家的百姓。
      
      直到,羯胡真被陆震给杀急了眼,纠结5万大军压境,被陆震给打了个惨败而归,俘虏的一万多人,直接挖了坑给埋了。
      
      言官们一听,这竟然还真是个有本事,不过言官是干什么的,没事也要找些事情,折子又上了一片,说陆震应该对战俘感化而不是坑杀。
      
      当时要求撤换陆震的折子雪花一样往燕帝那里飞。
      
      据说那折子在燕帝的桌子山堆了有三尺高。
      
      后来陆震也上了折子,也不急,只让人慢悠悠的带了回去。
      
      大概内容简单扼要,说自己很想念燕都秦楼楚馆的头牌,希望能够卸甲归香,那肯定就好比将羯胡人放虎归山一般自在。
      
      淮南王也痛哭流涕地开了口,想要燕帝将他不成样子的儿子召回,必会好好管教,好让他给陆家开枝散叶。
      
      当淮南王说完这句,朝堂上再也没有人肯开口让陆震回来了。
      
      谁不知道,大燕就剩下淮南王一个异性王,这个爵位只许嫡子继承,淮南王的两个嫡子在被派去边境的三年中死了一个,失踪一个,估计失踪的那个也就是没找到尸体,说失踪好听点罢了,淮南王只剩下陆震一个嫡子,他要是活着,那这异姓王岂不是又得传下去。
      
      众人虽然不说,却都明白,燕帝对着异姓王已经存了废除的心了。
      
      从那以后,陆震就是再凶残都没有人敢说召他回燕都的事情了。
      
      不过那之后羯胡也消停了,青壮年死的死,伤的伤,当时陆震屠羯胡可是不管老幼病残,男人女人,这一下子,连能接茬跟燕国打仗的男人都没有,别说是男人,就是能生孩子的女人,照顾孩子的老人都剩下不多,想要打,那不是找虐吗。
    插入书签 



    世子智商不在线(系统)
    一个系统古代文



    外卖爱情
    2016预计开



    擅始善终之下堂妇的幸福生活
    2015新文



    只想宠爱你
    2015新文



    最后一个地球人
    了了第一个幻想文,最后一个地球人遇到好大一群变态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