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写一封信,寄给一个不可能的人。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了。
很快我们将迎来决战,敌人非常强大,我很怀疑自己能不能活过明天。你不用帮我什么,也别问这场战争发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因为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的,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跟我做同样的事情,面临同样的抉择。
我很幸运,因为我将遇见你,我曾遇见你。

永远爱你的
佩莉丝
  
1、微暗,不拆不黑,AU,OC。
2、我终于忍不住对老邓下手了【不】
3、默默看或者默默关掉就好了,不要挂我。
4、HP的一切荣誉属于罗琳,我不拥有本书的任何情节并且不以此谋取商业利益。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佩莉丝,邓布利多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写一封信,寄给一个不可能的人。


  总点击数: 14249   总书评数:53 当前被收藏数:667 文章积分:68,415,08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无CP-近代现代-西方衍生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短篇脑洞
    之 AD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30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HP]佩莉丝的信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1、
      邓布利多收到了一封信。
      
      这件事本身没什么奇怪的,谁没收到过信呢?奇怪的是,这封信是凭空出现在他枕头底下的。
      
      他认真检查了一遍,信上没有诅咒,没有署名,什么都没有。
      
      信纸脏兮兮的,有着揉皱后努力展平的痕迹,字写得很认真,几乎看不出任何可以被称为“潦草”的地方,但是信纸上被鹅毛笔划破的几处却隐约透出焦灼仓促。信纸边缘有点起毛,好像在它被卷起来寄出去之前被人揉过千百遍似的,再仔细点看,这个起毛的地方还有很淡的红色痕迹。是血。
      
      往最坏的情况考虑,也许有一个流亡在外,身负重伤,连体面的信纸都找不到的人,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魔法给他寄出了这封信。
      
      邓布利多反复看了几遍,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2、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丽塔·斯基特写的完全是狗屁!我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这样诋毁您,她怎么敢用这种口气说阿利安娜的事情?还有穆丽尔那个长舌妇,她应该感到幸运,食死徒在我的拳头陷进她的脸之前袭击了我们。
      
      我当然不是说食死徒袭击是什么好事,希望您没误解我的意思,我打从心底里为婚礼上的两位新人高兴。战争开始之后,我几乎都没怎么笑过,这场硝烟里的婚礼几乎是一道救赎之光,虽然它持续了不到半天就被那个人的走狗给毁了。
      
      总之,在今天,我们这儿的魔法部垮台了,魔法部长死了,所有事情都乱成一团,我也要开始逃亡了。刚刚在安全屋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忙中抽空给您写了这封信,希望没有打扰您。
      
      我向您发誓,我一定会战斗到死。
      
      3、
      
      魔法界有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比如,邓布利多收到的第二封信。
      
      在收到第一封信之后,他立刻把自己房间里的保护咒换了一遍,重新加固防御。霍格沃茨几乎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这点他从不怀疑,可是这些都不能解释他枕头下的信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他相信自己还没有老到被人移开枕头都发现不了。
      
      这是学生的恶作剧吗?他摸着越发破烂的信纸和越发凛冽的字迹,用魔咒去掉上面被血覆盖的大片污痕,心里否认了这个也许可能性最大的猜测。
      
      4、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踪丝踪丝踪丝!见鬼的踪丝!还有那个见鬼的没鼻子的怪物的监视!
      
      真的很抱歉,我不能写他的名字,也不能说出这个名字,否则他就会知道我在哪儿,然后我就死定了。我不怕说出他的名字,也不怕死,但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今天我用复方汤剂到酒吧转了一圈,很高兴地得知哈利他们都活着,婚礼上的大部分人也都安全——当然,死了不少人,我没空一一写他们的名字了。
      
      我不能一直这么被动,要是不做点什么牵制住食死徒,那么哈利他们三人就有危险。他们正在执行一个任务,可现在魔法部和食死徒完全是一回事了,如果没有支援,这个任务就很难完成,我们就很难打败那个怪物。所以,我决定去吸引火力。
      
      我向您发誓,我一定会战斗到死。
      
      5、
      
      当邓布利多收到第三封信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最开始的惊诧感了。
      
      他变得有点好奇。
      
      写信的人是谁?他或者她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现在还好吗,或者换句话说,她还活着吗?邓布利多有点担心,他想知道该怎么回信,怎么才能帮得上忙。
      
      因为从这次的信看来,寄信人的状况已经岌岌可危。
      
      6、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贝拉特里克斯那条母狗!哦,天哪,我在给您的信里说过的脏话比我这辈子说过的都多,这真的不是我的本意。也许你已经从我的字迹里看出来了,没错,我是用左手写的。
      
      昨天我出门采购食物并且探听消息的时候,被安全屋周围盯梢的食死徒发现了。他们总共有三个人,一个金发,两个黑发,都戴着面具,我只能认出贝拉特里克斯标志性的疯狂笑声,还有她标志性的,疼得要死的钻心噬骨。
      
      至于我手上的伤,我怀疑是某个黑发食死徒造成的,斯内普或者贝拉特里克斯的丈夫。那家伙试图留下我,但是当他抓住我的手时,我断手逃跑了。
      
      他看起来完全惊呆了!
      
      我暂时做不出右手的替代品,但是我能止血,所以不要为我担心。
      
      7、
      
      第四封信出现在邓布利多枕头下已经是一个周后的事情了,
      
      这周内,他情愿相信这是某个学生的恶作剧也不愿意想象写信人断了右手后用左手给他写信的场景。当他看见最新的这封信时,一直提着的那口气松了下来,但是看完信的内容,这口气又提了起来。
      
      他需要去找些资料,关于信件传递的魔法,还有世界范围内的战争冲突。他必须弄清楚这些信是怎么寄到他手里的,写信人到底在哪儿。
      
      8、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真是太疼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疼过。天知道之前那个黑头发的家伙抓我的时候给我的手下了什么咒,我现在巴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过它。
      
      食死徒抓住了哈利。但是哈利他们三个真是——太——太伟大了,他们从古灵阁里拿到了魂器之一!最后还成功从庄园脱逃!赫敏差点被贝拉特里克斯折磨死,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上周我就该跟那条母狗同归于尽。
      
      这中间还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虫尾巴死了,比如多比死了。总之很多敌人和同伴都死了,同样的,我没空跟您一一细说。
      
      安全屋的药物很有限,我想应该先给赫敏用,或者我该冒险出去再搞点来。
      
      9、
      
      第五封信到来的时候,邓布利多对这一切依然毫无头绪。
      
      他查找了很多资料,据他所知,世界上没有哪处爆发了巫师战争,也没有哪处的魔法部被什么“食死徒”控制着。
      
      也许这是个很小的地区?
      
      邓布利多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应该更加复杂。
      
      而让更他困扰的是第五封信的内容。
      
      10、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我感觉自己快要疼死了,伤势一点也没好。鬼知道击中我的黑魔法是谁自创的,我根本找不到处理方法,但是我跟所有人都说自己已经把伤解决好了。哈利他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我不能让他们分心。
      
      昨天我出门弄到了一点食物和药品,不多,够用。
      
      晚上我又梦见您了,教授,您站在教工席上唱校歌,样子有点滑稽。
      
      我还梦见了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汽笛声。
      
      也许我真的快要死了。
      
      11、
      
      等待下一封信的时间简直是一种折磨。
      
      邓布利多希望下一封信赶快抵达,这样他就能确认写信人活着,但是他又不想看见信里越发糟糕的内容。他还是没有找到战争爆发的时间与地点,也没有找到寄信的途径。
      
      然后在某天夜里,当他躺下的时候,他感觉有一双看不见的手伸到了自己枕头下,
      
      12、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我的每一个梦里都有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汽笛声。
      
      我怀念猫头鹰的信,怀念分院仪式,怀念你给我的冰镇柠檬汁……我怀念霍格沃茨的一切。但是当我重新回到这里时,一切都变成了噩梦。食死徒控制了这里,卡罗兄妹成天折磨学生。魔法部早就沦陷,很多巫师直接选择了逃离欧洲。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了。
      
      很快我们将迎来决战,敌人非常强大,我很怀疑自己能不能活过明天。你不用帮我什么,也别问这场战争发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因为早晚有一天您会知道的,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跟我做同样的事情,面临同样的抉择。
      
      我很幸运,因为我将遇见你,我曾遇见你。
      
      永远爱你的
      佩莉丝
      
      13、
      
      这次的信有署名!不过是陌生的名字。
      
      没等邓布利多细想,下一封信又凭空出现了。
      
      两封信之间的间隔如此之短,让他有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14、
      
      致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天哪天哪天哪天哪,他们都死了。弗雷德死了,卢平死了,唐克斯也……我不知道还有谁活着。哈利他们已经结束了一切。
      
      斯内普是您的间谍,我从来都没想过这一点。万幸他在临死前留下了记忆,不然我就要跟着他一起死了——之前差点杀了我的那个咒语真的是他放的,难怪他那时候完全惊呆了,他估计没想让我断手离开。现在我一点也不怪他,因为如果没有他,我们也不可能赢。
      
      城堡被毁了,很多地方都成了断壁残垣。我拖着这副破破烂烂的身子走了很久,在你的宿舍里塞下了这些天给你写的所有信。
      
      有点自欺欺人不是吗?我知道你已经死了,我知道你永远也不可能收到这些信,我知道在这么多学生之间你对我的印象只停留在名字上。天知道我有多少次梦见你还活着,你还穿那件可笑的睡袍,还跟着分院帽唱奇怪的歌,还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给我递一杯柠檬汁……
      
      真的,我很想您。
      
      永远爱你的
      佩莉丝
      1998年5月2日
      
      15、
      
      邓布利多抬头看了一眼巫师挂历,上面写着1937年9月2日。
      
      一切疑惑都迎刃而解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爱情线【。】时间梗真是百玩不腻【。】
    最近我又把HP看了一遍,真的好想老邓啊……好想弗雷德啊好想卢平啊好想唐克斯啊好想多比啊好想小天狼星啊。其实比起这种纯洁的单箭头老邓文,我更想写被贝拉用小银刀□□的斯德哥尔摩虐文或者被莱姆斯在月圆夜推的人外小□□……
    话说1937年应该是汤姆里德尔入学前一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