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将军来了

作者:青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公主恕罪

      走了一会,感觉就快要接近公主府了,莫名地,王幼之那本不怎么害怕的心却是又“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回头一看,却见冬梅是面无表情的,有些紧张地问道:“公主,现在如何?”
      
      “不是王太医您自己开的药吗?药效如何您还不清楚?”冬梅撇撇嘴,不欲做过多搭理。
      
      王幼之尴尬地回头,没有再问什么。
      
      但是,那走路的步子却是沉比铁球,迈不出去。
      
      冬梅见此,遂上前,在他斜侧,说道:“王太医您还请快点走,公主可还是等着要见您呢?”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王幼之是越发的迈不动步子了。
      
      那俩石狮子是愈发的近了。
      
      而他,却是还没有想出什么对策。
      
      哪怕挪动的再慢,也是到了公主府门前。
      
      虽是找的着,但依据礼节,冬梅引了他进去。
      
      进了梅苑,弯过屏风,便看见李燿躺着,虽是隔得有点远,却是一眼也就看到她额上那细密的汗珠。
      
      冬梅一见便是赶紧跑了上前,推开在旁边摇扇的丫头,取出手绢就赶紧给李燿拭汗,还赶紧问道:“公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我晕。”李燿听得动静,睁眼来看。
      
      “王太医,你还不赶紧上前来瞧瞧?”冬梅一听李燿这样说话,转过头就对着王幼之斥道。
      
      王幼之一愣,却也是赶紧上前,给李燿告了个礼,这才坐下身子,给李燿把脉。
      
      要说冬梅一个丫鬟怎么也可以对着一个太医呵斥,那还得从地位这一层说起。
      
      在公主府,除了公主李燿最大,在第二个层面,那便是服侍在公主进前的春夏秋冬四婢女大了。
      
      这也就使得秋霜脾气娇惯了些,时常也与李燿斗嘴。
      
      李燿却也总是惯着他们,这样惯了几年,便发现,秋霜似乎把嘴皮子给练得厉害了些,总把她给隔应得话都说不出来……
      
      “公主没事。”王幼之收回手,赶紧就让到一侧。
      
      “你今天给我开的什么药?”李燿咬着牙,脑袋瓜子疼得厉害,但怎么着,也不影响她生气,那眼里心里都是怒火在狂烧。
      
      “只是为了能把前几日吃下的药所清理下来的毒素清出体外。”王幼之低着头开始思索着对策。
      
      “呵。”李燿轻笑。
      
      她不信。
      
      “公主您不了解医理,自是不明白其中之奥秘,”王幼之说着抬起头来,看着李燿道:“浮而无力,谓之‘濡’。沉而无力的,谓之‘弱’。浮中沉俱无力,按之且大,涣散不收谓之‘散’。极度有力的脉,如浮而极有力,谓之‘革’。沉而极有力,谓之‘牢’。浮中沉俱有力,按之且大谓之‘实’。还有:浮沉有力,中取无力,谓之‘芤’。按之至骨,推寻始得,谓之‘伏’。而公主您——”
      
      “不要说那些我不知道的东西,直接明了地说难道不行?”李燿不耐烦地打断他。
      
      “……是。”王幼之无法,只得闭嘴,想了想,接着说道:“就是公主您因为这次中毒把以前身体里的毒素引了出来,而下官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为了把那些毒素都汇集至一处,之后把它清理出来。不知道下官如此说,公主您听得懂了不?”
      
      李燿嘴角一抽,脸上还是惨白惨白的,“那就算是这样,你那药也不必弄得那样恶心吧?”
      
      李燿一想起吃药时的恶心,心中便更加愤怒了,一想起自己被这药折腾得那样难受,便是更加不高兴了,“就算是要清毒素,你可以让药效慢些发作,我看你分明就是在整我!”
      
      李燿越说越气,越想越觉得就是王幼之在挟私报复。
      
      “下官不敢!”王幼之一听李燿这样说话,差点没吓得跪下了,额头上冷汗直流,脑子一片空白,赶紧就是弯低身子求饶:“还请公主明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呵!”李燿一笑,却是牵动了肚子,不由地又是赶紧摁住,才稍稍止了些疼痛。
      
      冬梅在一侧看得很是难受,赶紧就是上前扶住了她,“公主,要不要喝点药止止疼痛?”
      
      “我——”
      
      “不行!”这方李燿还没能说出话来,那方一直低垂着头不敢说话的王幼之却是立即扬手打断。
      
      李燿愤愤地看着他,直接就从床上爬起来对着王幼之骂道:“你弄碗乱七八糟的药来给我吃,现在把把弄成这个样子还不许我止痛了?本公主都还没有处罚你呢!”
      
      李燿这厢一说完,却是把肚子捂得更紧了。
      
      呃……
      
      太带气了,被气坏了……
      
      肚子居然被扯到了,疼。
      
      冬梅一见,慌的不知如何是好。
      
      “快扶公主躺下。”王幼之一见,脸上的笑意都快憋不住了,但见李燿疼得那样难受,却是不敢笑出来。
      
      冬梅听到话,便是赶紧扶着李燿慢慢的躺下来,把被子给她盖好。
      
      李燿躺下后,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看着王幼之,直磨牙,看得王幼之心惊胆颤的。
      
      “公主,您可千万不能动气,就别再气了。”冬梅赶紧说道,见李燿额头上又是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只得唤来丫鬟取来毛巾,给李燿擦拭额上的细汗。
      
      王幼之在一旁,低着脑袋不敢说话,就怕一说话就被李燿找到小辫子,一顿好训。
      
      看着王幼之那低眉顺眼的模样,李燿平白的就消了些怒气。
      
      “公主,您现在还难受不?”冬梅收回毛巾,问道。
      
      “躺下来倒也没什么,可就是脑袋还是昏沉得厉害。”李燿一抬手,一巴掌就盖住了自己的脸,“几十年,这居然是第一次,还是被自己的专用御医设计的。”
      
      王幼之一听,差点就给跪下了,“公主,下官真的没有,真的只是为您治病……”
      
      王幼之已欲哭无泪。
      
      “你下去吧。”李燿越发的觉得自己大脑空白了。
      
      “是,我这就回药庐给你配药浴。”王幼之说道。
      
      “药浴?去吧。”李燿只是诧异了一下,便让王幼之下去了。
      
      王幼之拱着手退了下去。
      
      “公主?”冬梅有些疑惑。
      
      “他在这儿我特别心烦。”李燿放下捂着脸的手,“我头有些疼,你给我按按。”
      
      冬梅也没有说话,抬手便就按了上去,轻轻柔柔的,力道也是很合适。
      
      李燿没有说话,她便就一直按着。
      
      见李燿一直没有说一句话,冬梅试探地叫了声,“公主?”
      
      “怎么?”李燿闭着眼睛回道。
      
      “您刚才那样说话,是为了什么?当真是认为是王太医挟私报复?”冬梅收回手,没有再按。
      
      “那天晚上他毛遂自荐,要来公主府当值,我就有些怀疑了。”李燿说着,睁开眼睛。
      
      “公主您是怀疑王幼之的动机?”冬梅诧异。
      
      “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就他擦尖了脑袋要往里边挤,不该怀疑吗?”李燿扭头看她。
      
      冬梅看李燿这样,赶紧扶住了她,给李燿垫了枕头,好让李燿靠着也不那么费力。
      
      “但是,王太医在府里也只是好好为您看病,其他也没做什么。”冬梅开始维护王幼之。
      
      “可今天你却怎么也找不着他,这要作何解释?”李燿说着,嘴角也是扯出一丝笑来,“我就不信他进公主府没有目的。”
      
      嗯……
      
      王幼之是有目的的,不过却是被李燿想多了。
      
      冬梅眉头一皱,什么都不及公主的安全来得重要些,“公主,可要奴婢去查?”
      
      “查?”李燿嘴角上扬,“进得了公主府的人,哪个不是身家清白的?你能查得到什么?”
      
      “是奴婢疏忽了。”冬梅低垂下了脑袋。
      
      “不过,不担心,等他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再说。”李燿全然不把王幼之放在眼里。
      
      冬梅听着,神色微动,却没做任何表示。
      
      “对了,我喝的那些药,检验过了没有?”李燿突然想起药的事情,赶紧问道。
      
      “已经交由太医令看过了,并没有问题。”冬梅拾了拾眼睑,回道。
      
      “嗯。”李燿想了想,又问道:“你是在哪寻到王幼之的?”
      
      “奴婢在府里找了大半天,都没有找到他,就寻思着是不是出去了,便带了两个小厮,去外边寻他,在炎月楼找到的他。”冬梅说。
      
      “去给我倒杯水来,渴死了。”李燿捏了捏嗓子。
      
      冬梅自觉是自己疏忽了,听到话便赶紧去倒水,倒好便赶紧端来递给李燿,“公主,请喝水。”
      
      李燿接过,喝了两口,止了渴,把杯子递给冬梅,“再来一杯。”
      
      “是。”冬梅赶紧去倒。
      
      等喝下两杯水下去,李燿总算是好了些,这才有精力管其他的事,抬起头,问道:“你说你在炎月楼找到乌烟瘴气,可有见到他是跟谁在一起?”
      
      “奴婢寻到炎月楼时,只有他一个人在窗户边的桌子处喝酒。”冬梅搁好杯子,转回来说道。
      
      “就没有见到可疑的人?”李燿眯眼,她不信!
      
      “可疑的人?”冬梅疑惑地看向李燿。
      
      “难道没有?”李燿又一次问道。
      
      冬梅试探地问道:“可疑的人?莫将军算不算?”
      
      “莫成飞?”李燿扬眉。
      
      莫成飞!
      
      哪都有你!
      
      若是我此次遭这罪有你一份功劳,我非拔你的皮。
      
      李燿眼里开始冒火,也开始磨牙。
      
      冬梅在一侧,却是开始无奈。
      
      怎么牵扯到大将军,公主就是恨得咬牙切齿?
      
      她不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可以就再一更,不行就勉强不了了,么么哒,青青打滚卖萌求评论求收藏求雷。



    涛涛不绝,形如我对你爱
    名字中有个涛字,而有个成语叫滔滔不绝,我想对你说……涛涛不绝,形如我对你的爱。



    倾城思
    愿佳人一笑倾城,又何妨江山易主



    压寨夫人
    抢了个假公子回来,不能做压寨相公怎么办?要不要送回去?



    公主,驸马跑了
    公主,驸马又跑了,您不担心吗?



    公主,将军来了
    公主,末将是真的喜欢您!



    错了竹马,误了青梅
    我什么都不求,只希望能够在我想见到你时能够见到就好了。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