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谁在撒谎

作者:拿铁不加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仁王在一片暖意里苏醒。
      房间里的窗帘拉开了,阳光照进来,让初醒的人挣扎着不想睁开眼睛。
      意识在短暂的几秒内回归,他整个人都是熏然的,躺在软硬适中的被褥里,身后是另一个人的体温。家居服的触感也是柔软的,很淡的烟草味和消毒水味混杂着阳光的味道,让人心情放松。
      
      仁王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窗帘下坠着的编织饰品,终于想换个姿势。
      他向后蹭了蹭,翻了个身。
      
      似乎早就醒来的人松开了手臂,让他翻过来和人面对面。
      没被眼镜遮挡的眼睛瞳色很深,天生就显得心思深沉。但阳光照过来,反而让这双眼睛显得澄澈。
      
      “醒了?”低沉的,磁性的嗓音。
      
      仁王嗯了一声,身体还是懒懒的。
      他决定再躺一会儿,便又闭上眼。
      那人的手臂环上来,扣着他的肩背往前按。力道不重,引导的意味更重一些。仁王也就顺着他的意往前倾了倾,也抬起手放上那人的腰。
      他额头抵着男人的颈窝,洗干净的家居服上有很浅的洗衣液的兰草味。
      
      仁王在这种让人安心的味道中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被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仁王睁着眼睛对着天花板感叹睡到自然醒真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而由奢入俭难,从前他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过着这样的生活,会在一个男人的身边安睡如此。
      
      他拥着被子坐起来,享受了一会儿午时的阳光。
      而清醒以后全身的感觉都一起复苏。他下了床去洗手间打理了一下自己,走出房门往厨房的地方走去。
      
      男人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一段时间了。
      他听到房间门打开的声音也没回头,一边看着锅里一边温声道:“你醒了?也差不多该醒了。我本来打算做好了再叫你的。”
      
      “做了什么?”仁王走上去从后面抱住了男人的腰。
      他微微弓起身,把下巴架在男人的肩膀上。
      锅里是什么他这样也能看清,但听人说也是问话的目的之一。
      
      “我昨天熬了牛骨汤,加了萝卜一起熬的,当做汤底给你下面。”男人温声道,“要加一点青菜吗?”
      
      “嗯,再下个蛋吧。”仁王道,“你今天不用上班?”
      
      “调休。”男人反手摸了摸仁王的耳朵,“去餐桌边坐着吧,很快就好了。”
      
      仁王蹭了蹭,为了自己空空的胃着想还是放开了手。他看着男人穿着居家服忙碌的背影,颇有些自豪:这么居家的男人拐回来放到自己家里,可真是赚了。
      
      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群魔乱舞的夜店里,而最初的开端不过是两个都想要寻找刺激的男人相互猎艳而相中了对方而已。
      
      一次不错的寻欢体验,刚好帮助他消耗多余的肾上腺素。
      而早上醒来他们谁都没留联系方式,甚至没有交换姓名,就只是各自分摊了房费。
      
      却没想到没过两天他们又在一个小型音乐会上见面了。
      位置还是紧贴着的。
      
      于是之后的约会顺理成章,再之后的身体交流也显得很自然了。
      
      仁王那时候想难得找到这么合拍的床伴,难得还性格体贴,就继续交往下去。
      
      他们确实太过合拍了,进攻的节奏和保持距离的方式都那么相似,以至于对方每一个举动下另外的含义彼此都能懂。于是没过多久,他们的关系就突飞猛进。
      
      那天仁王休假快要结束,他喝了点酒,便心血来潮地说不如他们结婚算了。
      男人笑了笑,说好。
      
      看上去如此草率的婚姻。
      
      而到了现在,这段看似荒诞的婚姻,也维持了三年。
      
      男人把碗端上来了。
      热腾腾的面条上面卧了个荷包蛋。
      仁王拿着筷子搅了搅,把单面煎的鸡蛋的蛋黄戳破,让它流出来和面汤混在一起。
      碗里有几块带筋的牛肉和一截带牛骨。
      
      这顿饭吃的仁王非常满足。
      
      饭后他自觉把两个人的碗都洗了。
      把洗干净的碗放进碗柜,他擦了擦手找去了书房。
      当初结婚后他们也是有心要在一起生活的,就各自把独居的公寓退了,买了现在这间精装修可以直接入住的房子。三年下来装潢也按照喜好改变过。
      
      书房里摆着一架钢琴和几个小提琴的琴盒,书桌上还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就是桌面。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的人手上拿着一本原版小说,可仁王知道他没在看。
      
      他走过去:“忍足。”
      
      喊人的同时他双手从后面环住了男人的脖颈,低下头就是耳尖的位置。
      仁王整个人都挂在椅背上,一只手抽出了男人手里的小说,合上放到一边。
      
      被拿走了书的人也并不生气,反而勾起一丝笑来。
      他的手顺势握住了仁王的手,又顺着指骨往上,在脉搏的地方揉了揉,又顺着手臂往上。
      他仰起头,向上的手按住了仁王的后脑勺。
      
      亲吻来的顺理成章。
      
      他们在阳光下,在安静的午后,很慢地亲吻着。
      
      这样的气氛就适合慢节奏。他们谁也不急,就这样一点一点深入着,又若即若离。
      温度刚好。
      
      “我还以为你在工作。”仁王带着笑意道。
      他的声音很低,融化在近在咫尺的呼吸里。
      忍足手指很慢的揉着仁王后脑勺的头发:“工作什么时候都可以做,你昨晚回来没来得及做的事,才应该尽快补上。”
      
      “那就来。”气音消失在相触的唇间。
      
      拥抱,亲吻,抚摸。
      他们在□□上总是很合拍,不管是节奏还是其他的什么。
      
      在阳光下总让人有种曝露于人前的羞涩感。
      仁王咬着自己的手跨坐在忍足伸手。
      他低下头索吻,带着水意的眼睛和忍足对视。
      
      从书房到浴室,想念和爱意在皮肤相触时化作点燃的火。
      
      重新换了一套睡衣以后仁王把忍足一个人丢在书房去准备他第二天上班要用的资料,他自己窝在被子里打开了电脑,登陆了加密的聊天室。
      
      聊天室的名字是“立海”,简单粗暴。
      
      一登陆,私信就先来了。
      
      柳生比吕士:上线了?你是昨晚回去做到天亮现在才醒,还是醒了以后做到现在?
      
      仁王手指在键盘上停了停。
      
      仁王雅治: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除了做就是做吗?
      
      柳生比吕士:那没办法,和一个一夜(卡)情对象结婚就算了,这两年你任务结束以后的“休整时间”越来越长。总不能都在纯睡觉吧?
      
      仁王雅治:我就不能去约会?
      
      柳生比吕士:哦,去约会。你任务结束,损耗报告都没交,任务报告也没写,就直接去约会?
      
      仁王雅治:噗哩,损耗报告不是一直是你写的吗,搭档。
      
      柳生比吕士:我们的搭档关系仅限于局内的组队竞技排名,谢谢。还有,到目前为止你的任务报告大部分也是我写的,你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
      
      仁王雅治:能者多劳嘛。
      
      柳生比吕士:说正经的,这次任务的扫尾工作不太顺利,我没空替你写报告。你是去睡了,我加班到现在和柳一起跟进资料调查。还有,新一批的武器申请也批下来了,你过两天来局里做测试的时候顺便把报告带过来。我知道你能写的天衣无缝,别增加我的工作量。
      
      仁王雅治:既然你这么说了。新的装备批下来了?那我是不是能期待一下过两天的测试?
      
      不到真的忙不过来柳生还是愿意替他写报告(柳生:……你真的这么觉得?)的,让柳生直接地开口就说明这个任务还会有后续工作。
      仁王之前也经历过类似的事,在他还只是更低阶的探员的时候。
      任务和任务之间往往环环相扣,而这两年他的工作偏向清闲,本就更像是喧哗前的平静。
      
      算了,只是两个任务报告。
      写就写呗。
      
      关掉和柳生的私聊界面,仁王打开了自己的邮箱。
      
      邮箱里已经有了几封加密邮件,仁王按照顺序打开,里面是几份文稿和照片。
      
      他当初一时兴起用本名和忍足结了婚,回到局里被三巨头轮番教训了一顿,险些没能按时“采风归来”(被打重了伤来不及好全)。
      但在他这里,本名和化名也没有区别。他可以把别人的身份扮演的没有破绽,本名下的背景当然也设定的完整。
      
      当初他大学读到一半被秘密招入十一局,通过测试以后就开始出任务,原本的人脉也都还保持着。
      和忍足认识时他也不好说自己的任何一个化名,那都是在各个势力有一定身份的名字,反而更容易引起怀疑,就报了自己的名字。
      和忍足结婚是意料之外的事,可处理起来也不算困难。
      
      他就是正正经经影视大学毕业,拿的编导系的毕业证,也确确实实在任务以外的时间里做一做编剧或者导演助理的活。
      
      十一局里的立海组是特殊小组,任务不多,兴致却和一般的任务不太一样。
      组员也多半都有很多重掩饰身份。
      就比如他的搭档,柳生,就同时还是私立医院的医生。
      
      忍足也是医生。
      
      仁王当初敢提出结婚的要求,也是提前查过了忍足的资料的。而都是医生,柳生也是在接触过后觉得忍足这个人没有问题,又和柳那边对过资料,才对仁王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即使如此,幸村也颇为担心地问过仁王了。
      毕竟这还是欺骗,他真正的工作有保密等级,不能曝露于人前。
      
      “可我已经把最真实的我给他了啊。”仁王是这么说的,“我的身份姓名都是真的,相处时的感情也是真的,其他的有那么重要吗?”
      
      “你这么想,我就不劝你了。”
      
      “幸村,每个人都有秘密,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仁王笑道,“你也说了我们的工作不能摊在阳光下,也许有一天消失在世界上也没什么人理会。那为什么不享受当下呢?过得舒服一点。你和真田相处太久,都和他一样古板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幸村叹了口气,“以你的本事,说不定真能骗人一辈子。”
      
      “说什么一辈子。感情的事当然是能爱多久就爱多久,做不到的承诺就别说了。”仁王道,“你也不用担心,我知道分寸的。”
      
      把文稿看了一遍,又保存放在桌面上,仁王回想起自己当初说的话。
      他当初也没想到,自己和忍足能这样相安无事,甚至能说是浓情蜜意地过了三年。
      而继续下去也不错。
      
      至于身份的事……
      等到他做不下去的那一天,两个人还一起,那也无所谓隐瞒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我还应该从婚后开始写嘛。
    以及不想cp混战,这篇文主cp忍仁,副cp……如果我能搞的出来就是幸迹,如果写不出来就没有。看情节发展那两个人能不能对上火花。
    之前就歪成商战了……
    我想写的是007那样的特工组织啊!
    还有The kings man那样的!
    所以虽然很任性但还是锁文推倒重来了。怎么说呢,写同人靠爱嘛。所以想写的梗就一定要写大概是同人写手的一种执着了。OOC过头或者梗写坏了会让我记很久的OR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