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是喵控

作者:祈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怏怏的喵喵

      “陆大人,在开元山下找到令嫒时,马车被泥石流撞得四分五裂,无一人生还。上山之路颠簸陡峭,昨日暴雨倾盆,天空暗沉,恐怕是马车在上山途中遭遇了滑坡的不测……令嫒虽挂在了树枝上,但发现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宝贝女儿竟遭遇了如此不幸,陆宁涛惨白着脸,一瞬间宛如老了十几岁。
      
      若是他早一点发现鸢儿没回家,鸢儿说不定就不会离开他了……
      
      热泪狂涌而出,渐渐模糊了视线,陆宁涛失声痛哭,声音哽塞且沙哑:“鸢儿,爹爹错了……爹爹昨日不该去陪南楚使臣,爹爹应该陪你,你快睁开眼看看爹爹……”
      
      “爹爹,爹爹……”见父亲生离死别当场哭晕过去,陆锦鸢在一旁喊得声音嘶哑,急得泪水哗哗落下,但整个大厅里没有一个人听到她的哭喊。
      
      陆府在一片哀痛中挂上了白色的锦布和灯笼,正屋明间的灵床上,陆锦鸢双手放在胸前,安安静静地躺着,精致的娇颜泛着淡淡的苍白,宛如一个沉睡的美人。
      
      明明已经断气了将近一天,可至今,陆锦鸢的身体奇怪地没有产生任何尸斑,但陷入悲伤的陆府无一人注意这一奇怪的现象,毕竟陆锦鸢送回来的时候满身泥泞和鲜血。而陆宁涛不想让仵作亵渎自己女儿宝贵的身体,未请人来验尸,只是让丫鬟擦干净陆锦鸢的身体,给她换了一套干净的新衣,并让护卫尽快飞鸽给在青州方玲玉和陆书萱,让她们尽快回来参加陆锦鸢的丧事。
      
      窗外月色凄然,屋内烛火摇曳,两名丫鬟守着夜,轻声对话。
      
      “大小姐这么好的一位主子,刚和顾公子有了婚约,竟这么年轻就去了……真是天意弄人……”
      
      “可不是呢,大小姐和夫人在同一天离开……老爷怎么可能不伤心!可怜了老爷,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何等的痛心,到现在都不肯用膳。”
      
      “老爷可是从昨晚起一直都没用膳啊!”
      
      屋顶上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面色一同凝重和焦急了起来。他们从青州快马加鞭赶来,一人惨白着脸,哆哆嗦嗦道:“完了完了,陆大小姐坠崖身亡了!王爷知道我们保护错了人,绝对会杀了我们的!”
      
      这两名黑衣人是卫景珩命令保护陆锦鸢的两名暗卫秦宁和秦霜,原本并不是他们,但最近卫景珩归京,一路危机起伏,所以原本卫景珩的暗桩都回到了他身边贴身保护,而这两位初来陆府时,瞧见了陆二小姐陆书萱身上所携带的圆形勾云纹玉佩,正是王爷的那块玉,于是误将京城第一才女陆书萱当成了王爷的心上人!
      
      认错也就认错,毕竟都是在陆府,一起保护着。但四天前,陆书萱随母前去青州,他们就撤去了陆府的监视一路暗中保护着陆书萱,并日日传信给王爷报平安。谁知两天前,在青州与秦离一回合才知道自己护错了人!
      
      怕被王爷责怪,立刻快马加鞭赶回京城,但那时陆锦鸢已经失踪了!
      
      他们不敢告诉王爷,心想陆大小姐一定会平安的,到时候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但花费了人力物力去寻找,最后找到的竟是陆大小姐的尸体。
      
      青宁咬了咬唇,眼中闪过隐忧:“陆大小姐的死讯暂时不能告诉王爷,继续报平安。”
      
      这位陆小姐,王爷可是放在心尖上的姑娘,回京的路上喃喃着“苒苒”的名字不下数百遍,他们一路跟随的暗卫耳朵都要磨出了茧。
      
      谁会想到,像王爷这般拥有着生杀大权的至尊强者,竟是会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年一般每日担忧地想着对方会不会还记得他,纠结,思虑,以及希冀的神色,然后想着想着,一张面瘫脸又漾出了不可多见的浅笑。
      
      他们十二铁骑都大概知晓一些,陆姑娘是不同的。但没想到这位陆姑娘竟是有未婚夫的主!
      
      而她的死讯绝对会打乱王爷原本的计划,王爷说不动会因为她冲动地回京,这样的后果绝对不能发生,哪怕王爷回京后得知真相会重罚他们。
      
      屋顶上的两人因为陆锦鸢的死整颗心都绷紧着,都做好了承受秦王怒火的准备,但陆锦鸢并不知情。她扑倒在陆宁涛的身前,一直哭喊着叫着爹爹,但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因她的死悲伤呕血,一病不起。
      
      “喵!喵喵喵喵……!”软糯的声音惊慌失措,凄惨至极,和暗卫讨论计策的卫景珩被突然一惊,立刻快步走出了房间。
      
      猫窝里,小黄猫抱着脑袋呜呜地乱叫着,原本甜美软绵的叫声变得惊恐凄厉,仿佛做了什么噩梦,声音短促急切,嗷呜嗷呜大哭了起来。
      
      “阿然,阿然。”
      
      卫景珩弯下身,担心地想把猫猫抱进怀里,但阿然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胡乱挥舞着四只小爪,薄凉的小身板颤颤发抖,冰凉得没有一丝温度。
      
      卫景珩不禁环抱住它,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拍着阿然的背,无声地安抚着。
      
      “喵!喵!喵!喵!喵……”
      
      黑暗中,陆锦鸢猛地睁开眼睛,浅蓝色的猫眼在对上卫景珩那张无盐容貌时,有一瞬间的呆滞和无神。
      
      阳光明媚,雨后初晴,清风轻轻柔柔地吹着她身上软绵绵的毛发,刚才狂风大作,暴雨如注,震耳欲聋的雷声宛如一场真实的梦境。
      
      一定,一定是的!她去世的画面也一定是一场噩梦!!!
      
      陆锦鸢想着,呜咽了起来。
      
      她一直理解不了自己为何会附身在一只猫的身上,现在这场噩梦却给了她一个最直白的解释。她死了,死在了开元山,死在了祭拜母亲的路上。
      
      所以她重生了,以一只猫的身份重新活了下来。
      
      一只和阿然同名的小奶猫身上。
      
      似觉察到小黄猫不同以往的安静,一双温润似玉的双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脑袋,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背。
      
      他无声的安抚让陆锦鸢双瞳一凝,才如梦初醒般地跳出他的怀抱,垂着尾巴跑回了猫窝里。
      
      猫猫的拒绝让卫景珩双唇微抿,他对着这只抑郁中有些小情绪的猫儿,徐徐诱道:“阿然,开饭了,过来。”
      
      看着阿然这么闷闷不乐,他不介意让阿然再和他同桌用膳一回。阿然这么吃货,看见好吃得一定会像刚才一样兴奋起来,卫景珩发现,他就是想看着阿然亮晶晶的目光,像星辰一般灿烂,而不是现在,死气沉沉。
      
      陆锦鸢闷声不理,陷入了诡异的死寂。
      
      “阿然,阿然,阿然……”
      
      耳边呱噪的声音让陆锦鸢抑郁得满心烦躁,她惆怅满满地睁开眼睛,见眼前仍是阴魂不散的卫景珩和满是腥味的鱼,不禁讨厌地捂住鼻子,一脚踹翻盘子,继续睡觉。
      
      见阿然病怏怏地躺在猫窝里,无精打采地了一个下午,卫景珩眉头轻蹙,第一次居尊降贵地端着它最心爱的小鱼干前去喂它,不料一向吃货的阿然竟一脚将盘子踢翻,整只猫懒懒地趴在垫子上,谁都不理。
      
      一直到他用起晚膳,忧郁的喵仍旧不吃不喝,怎么喊也没有反应,怎么顺毛都不理不睬。
      
      胃口下降,停止进食,难道是生病了?
      
      卫景珩第一次有种很奇怪的紧张感,他找来了一直照顾阿然的青娥去安抚这只突然沉闷的小黄猫,但青娥同样怎么哄也哄不好,反而让阿然更加生气地缩进了猫窝里。
      
      青娥一拍爪子,谏言道:“王爷,阿然一定是吃小鱼干吃腻了。厨房里的粘鼠板上有几只老鼠,说不定阿然追追老鼠就会食欲大增!”
      
      卫景珩想到阿然给他捉老鼠的事件,以及往日扑腾扑腾到处乱窜的活力身形,点了点头,给了青娥一个赞同的眼神。
      
      他同样生怕阿然吃不饱,补充道:“挑只大点的肥点的给阿然。”
      
      正闷闷不乐的陆锦鸢尚不知道自己悲惨的命运,她无力地蜷缩着自己冰凉的身体,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恐慌和孤寂,宛如迷失方向的行人,走进了死胡同里。
      
      半晌,她用力甩甩头,慢吞吞地从猫窝里爬起。
      
      不管怎样,既然上苍要她变成了猫,一定不是让她来自怨自艾的。
      
      她嘴里嘟囔着,抖了抖毛,握了握爪子,目光坚定。
      
      秦王即将回京,等回到京城,哪怕是只猫,她都要永远陪伴在父亲身边,孝敬他!
      
      胡思乱想了一个下午,陆锦鸢看开了很多,萎靡的精神也好了许多。
      
      她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决定不再亏待自己。
      
      就在陆锦鸢振奋好精神准备继续卖萌蹭吃蹭喝时,猫窝外面传来细微的沙沙声。
      
      猫窝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纸箱子,里面垫了两块舒服的垫子,陆锦鸢刚才一生气窝到了最里面,如今抬起头,循着声音慢慢望去,就见一只黑黝黝的肥老鼠猛地冲进了猫窝里。
      
      她面容僵住,神色大变,只见这只老鼠和她一般大小,被丢进猫窝里后一动不动。
      
      天哪,竟然有老鼠!
      
      在陆锦鸢震惊时,被砸晕的老鼠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它一瞧见眼前有只猫傻愣愣地望着自己也吓了一跳!差点又晕了过去!
      
      前两天它可是刚刚从这只小魔猫手中逃过一命啊,可怜了它的兄弟姐妹,被咬的咬,吃的吃的,如今阴阳两隔,成为了这只混蛋猫的盘中餐。
      
      虽然心中愤愤不平,恨不得和这只混蛋猫干上一架,但老鼠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立刻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吱吱地叫着,希望这只猫大人不要吃掉自己,其实它太过肥腻,一点也不好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吱吱,我把你写成这样,你会打我吗→→
    感谢Chantecaille扔了1个火箭炮,么么哒!



    病娇治愈系统[快穿]
    【快穿幻言连载】治愈系成长型女主X原沟通障碍小可怜现反派病娇大佬



    隔壁邻居是希望厨[综]
    【同人综漫完结】狛枝凪斗BG



    殿下是喵控
    【古言喵然完结】软萌小奶猫VS忠犬铲屎官



    卿本温柔
    【古穿言情完结】只对你温柔~温柔公主VS失明世子



    重生宠夫之路
    【重生女尊完结】渣女重生后,努力奋斗,拼命宠夫,虐死渣男贱女,走上人生巅峰之路!



    嫡女为妃
    【古穿言情完结】腹黑傻王爷X冷清强大嫡女~



    教主攻略手册
    【古穿言情完结】女主的目标是推倒男主!攻略男主!霸王硬上弓!



    王爷倾城
    【古穿言情完结】王爷有三好,柔弱,娇喘,易推倒!



    妻主金安
    【古穿女尊完结】女主奋斗,1V1温馨宠夫文



    与君相思
    【古言重生完结】女主重生,相爱相杀,相思相守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