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颜府寿宴

      镇国侯颜侯爷的生辰是十月十四,这一天很快就到了了。
      
      镇国侯府功高显赫,镇国侯颜诸更是开国功臣,当年随陛下南征北战,虽是文人,却着实为大齐建国立下不少功劳。定国后,官拜左丞相,后上废丞相,领闲职镇国侯。威名犹在,朝臣钦佩,这一次颜诸大寿,不仅皇亲权贵临门,连皇帝也亲手御书“福禄永康”四个大字,一早便送到了颜府。
      
      颜辛楣也起得很早,银朱伺候梳洗后,便领着两个丫头去给父亲母亲请安。
      
      “银朱,上次我命人置办的事可置办好了?”半夏正伺候颜辛楣穿衣,拿着是前些日子苏州的贡缎,是藕色锻绣白鹤纹布料,卓妈妈见她很是喜欢,便做了袄裙,今日便给她穿上了。
      
      银朱正在她侍弄头发,哎了声:“都安排好了,姑娘待会出门去,霜月和一群丫头都在外面候着姑娘。”
      
      进了父亲的院子,虞氏和颜侯爷已经坐在上堂了,侧夫人陈氏坐在一旁,面上和善。
      
      这是半个月来辛楣第一次看见颜侯爷,还如以往一般板着个脸,年过半百,身子削瘦,做起事来雷厉风行,颜辛楣是吃过苦头的。
      
      虞氏今日着缕金穿花锦缎窄袄,外罩银丝石青宝相花褂,小腹微微隆起,体态端庄稳重,看见辛楣进来便多了一丝和煦的笑意,陈氏则是穿了白锻银灰袄子,外罩一件檀色苏绣缠枝雀鸟褙子,陈氏身材修长,面上端庄,更多了几分温润之气。
      
      颜辛楣给父亲母亲行了万福礼,又给陈氏道了声安。
      
      “妙妙,今日是你爹的大日子,怎么穿得这样素净?看你四妹,红蓝搭配多喜庆。”虞氏在堂上嗔怪,嘴上却泛着笑意。
      
      颜辛夷坐在下首,颜辛楣这才望去见她今日穿了红色领绫刺绣芙蓉花纹袄裙,下衬蓝色白芙蓉褶裙,面上红润,看起来着实讨喜。
      
      颜辛楣笑着答道:“儿自来不喜穿红色,且母亲和二娘今日盛装,儿怎可夺了母亲和二娘的风头。”
      
      颜辛夷笑着的脸忽然有些僵,这是在说她穿红色是觎了规矩?站在门外的半夏和银朱,看见了四姑娘难看的脸,一时间心情也有点愉悦。
      
      颜辛楣扬眉一笑,对颜诸道:“父亲生辰,儿实在想不出什么好送的,便送了西湖龙井给父亲品尝,略表孝义。”
      
      言罢,秋月手捧一个团花织锦盒子,颜辛楣接过双手奉给颜诸。又道:“这西湖龙井父亲自是不缺,儿还备了一份礼物。”言罢,半夏也捧着团花织锦盒子进来,盒盖已经打开,里面一方白瓷小瓶,正散发着温润如玉的光芒。
      
      堂上的颜诸一愣,着实有些意外,这个女儿今日看来不同往日,往日明媚活泼,府中上下总是闹得不安宁。他对这个嫡女谈不上多少喜欢,但是父女感情还是有的,如果颜辛楣懂事知礼,在虞氏的份上,他也会多在她身上多倾注些感情。
      
      虞氏张望着有些好奇,笑道:“你这孩子送什么还这么神神秘秘的?何时学会这些小把戏来讨你父亲欢心了?”
      
      颜辛楣知道她的一言一行,颜诸都看在眼里,她从前不懂得讨父亲欢心,总是为所欲为。否则虞氏故去后,他怎会容忍他的嫡长女被欺负成那样子,今生一切重来,她一定要夺得父亲的喜欢,绝不会让陈氏有机可趁!
      
      “儿听闻龙井配以惠山泉水是一绝,遂派人去取了来,泠泠泉水,快马加鞭,只得了这么一瓶。望父亲莫要嫌弃。”
      
      颜诸一愣,微微笑了。这个女儿着实让她有些意外,如此温顺沉静,倒有点世家小姐的模样了。心里对她改观了不少,于是和颜悦色道:“杭郡诸茶,总不及龙井之产,而雨前细芽,取其一旗一枪,尤为珍品,所产不多,宜其矜贵也;惠山秋净水泠泠配以德化窑的白瓷,其路途之遥,妙妙有心了。”
      
      龙井茶他的确不缺,每年贡茶圣上都要赏赐一批,可到了明前的龙井到了这深秋依然喝尽了,他最近茶瘾犯了,正在寻好茶,却没料到,这个女儿居然就给他送了过来。虽说惠山的泉水不值钱,但惠山远在无锡,这份心意难得。
      
      他看着堂下低眉顺眼的女儿,藕色的藕色锻绣白鹤袄裙更衬得她面容白净,一双杏眼水灵灵的,眼角余稍依稀有虞氏的风韵,她本就继承了虞氏的美貌,如今小巧的脸蛋更是渐渐长开了,要是在长大了便是不得了的美人胚子。
      
      想到是以前年纪小不懂事,如今及笄了也沉稳了不少,颜辛楣毕竟是她的嫡长女,将来还是要好生疼爱着的。
      
      “不曾辛苦,不过是劳烦下人们多辛劳了,父亲喜欢便好。”颜辛楣低着头,一副乖巧的模样。
      
      陈氏和颜辛夷见颜诸这副笑吟吟的模样,便知颜辛楣得了颜诸的欢心,一时心里有些不爽,却不敢表现出来,颜辛夷恨恨的剜了辛楣一眼。
      
      颜诸和蔼道:“罢了,大早上起来辛苦你了,你和辛夷去后院歇着吧,待会府中来客,可不许乱跑。”
      
      态度便转变了,何时父亲这样柔声对她说过话。颜辛楣唇角一弯,娴静的行了个礼,便和辛夷一起离开了。
      
      两人领着一众侍婢过了院子,到了一处垂花拱门处,颜辛夷和暖玉却是不走了,颜辛楣顿住步子,堪堪回身道:“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不走了?”
      
      院子中有一紫檀雕花架子屏风,颜辛夷正站在那儿,人花一相应倒显得我见犹怜,她绞着袖子道:“楣姐,这几日我觉得有些事要与姐姐说上一二。不知姐姐可否借个步?”
      
      颜辛楣一顿,心里有些思量,她一点头,“半夏银朱,去角楼等我。”难道颜辛夷回心转意了,打算和她同舟共济?
      
      半夏有些焦急,这是打算和颜辛夷独处?这四姑娘的手段姑娘又不是不知道,银朱看见颜辛楣肃然的眼神,便扯着半夏的袖子硬拽了出去。
      
      待人都散尽,颜辛楣抬眼淡淡道:“四妹还有话与我说,我道是和四妹和二娘走得近了些,便忘记了家中还有我这个长姐?”
      
      颜辛夷抬首扶正头上的珍珠蝶形双钗,小脸有些委屈:“楣姐半月没去我那里小坐,以前是一天要来上好几回,莫不是楣姐嫌弃妹妹那里简陋,不愿涉足。”
      
      颜辛楣冷眼看着她:“二娘不再为难你是好事,我也不便事事替你操心,你今日要同我说的只是这些?今日事忙,就不多聊了。”
      
      还以为她回头是岸了,想着颜辛夷她手上现在还算干净,倘若及时收手,那么多年的姐妹情谊她颜辛楣也不是说舍弃就舍弃的人。
      
      颜辛夷见她要走,急急的去拉她袖子,有些慌张:“楣姐,你别走,你先听我说!”
      
      颜辛楣不满的回首,正要扯出袖子,忽见身后的颜辛夷阴冷的笑容,她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她拿了一个帕子往她鼻上一捂。颜辛楣只觉得眼前一白,身子瘫软,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颜辛夷见她倒下去,连忙将她扶着,装出一副神色慌张的样子,大喊道:“来人,快来人,三姑娘晕过去了。”
      
      楣姐,灵山寺一摔算你命大,你早早醒来可真是坏了我的事,不过这一次你就好好睡一觉吧。颜辛楣看着昏睡的辛楣,精致的唇角浮起冰冷的笑容。
      
      半夏银朱等一众丫鬟在角楼左等右等不见人影,颜辛楣房内的丫鬟霜月慌慌张张来报,说是颜辛楣已经送回屋去了,安大夫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半夏骂骂咧咧的奔回院子,一回屋便看见床上昏迷不醒的颜辛楣,一把奔过去就抱着颜辛楣哭了起来:“我的姑娘啊,你这是怎么了。”银朱也心疼,卓妈妈守在一旁神色焦虑,早上还好端端的出去,现在变成了这幅模样。
      
      安大夫把了脉说是几日操劳,身子虚弱,多加休息便好。
      
      这一屋子的气氛才缓和下来,半夏也安了心,这才看见屋内还杵在一个颜辛夷,半夏顿时也没了好脸色,语气不善道:“四姑娘怎么还在这儿?我家姑娘不愿你多守着,四姑娘还是去前院忙着吧,听说前厅来了好些个青年才俊呢?姑娘也不去瞧个?”
      
      颜辛夷脸色难看,卓妈妈脸色也是一沉,呵责道:“你这小蹄子说些什么?也不怕觎了规矩?”
      
      “不碍事,我先走了,也省的姐姐醒来见我烦心。”言罢,柔弱一笑,便离开了。
      
      银朱见辛夷离开,那肘撞她,低声道:“你就仗着姑娘疼你为所欲为,四姑娘再不济也是咱们的主子,岂容你这样说话?”
      
      半夏嘟嚷着嘴,不满道:“说她两句怎么了,她害咱们姑娘时就没想过自己还是姑娘的妹子呢?今日支开我们也不知和姑娘说了什么,把姑娘气成了这样?”
      
      “真的是气的么?”银朱看着紧闭双眼的颜辛楣,拿了帕子替她擦脸,道,“姑娘晕倒的事儿,可有告知夫人?”
      
      卓妈妈皱眉,若有所思道:“姑娘前几日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似得,早早的嘱咐老奴,无论发生什么事,侯爷生辰一天都不得惊扰夫人。”
      
      半夏有些着急:“可是姑娘都这个样子了!”
      
      “不能去。”银朱敛眉,脸色凝重,“姑娘晕倒的实在有些奇怪,夫人怀着身孕不宜再受惊吓了。我虽不知道四姑娘对咱们姑娘是如何的,但是这几次事情实在有些蹊跷。”
      
      窗外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屋内一时间有些沉默。
      
      半夏的柳叶眉皱起,沉思片刻道:“姑娘一定是察觉了什么事儿,卓妈妈您是金陵虞家的老人了,您说的话夫人一定会听,快去夫人身边,告诉夫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过来。”
      
      银朱是个稳重聪敏的人,在颜辛楣身边也有近十年,事事都是真心为姑娘考虑,卓妈妈不敢耽搁,应了个是便急急忙忙出门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