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屋内惊魂

      “真好,你是妙妙,我是渺渺,咱们俩还真是有缘啊。”前世的话又从脑海浮现,辛楣看着江渺渺纤细的背影,忽然觉得物是人非。
      
      “姑娘。”在屋里待了好半会,直到香炉里的瑞脑香快要燃尽,半夏有些坐不住,“我们何时能走啊,在待下去,侯府里怕是不好交代。”
      
      颜辛楣随意拿了桌案上的香囊把玩着,优哉游哉:“不急,等渺渺回来,这会出去从她房间里出去,会使人生疑。”
      
      半夏瞧着她一幅气定神闲的模样,心中愈加焦躁,迟疑道:“半夏虽不知姑娘在做些什么,可我是愿意跟着姑娘的。这次醒来,姑娘比以往沉稳不少,许多事也看的通透,婢子也为姑娘高兴。可是,许多事儿不该由姑娘担着,您还有我还有银朱,还有卓妈妈,都是真心为姑娘好的......”
      
      这一番话说的颜辛楣委实感概,她握住半夏的手,心中涌起感动的情绪来。她不知道银朱是否真心待她,但半夏这丫头却着实为她考虑的。
      
      半夏是母亲虞氏身边的嬷嬷的女儿,那嬷嬷回乡养老,病故之后留下年幼的女儿,虞氏可怜她便接过来给她做了贴心丫鬟,给她培养个体己人儿。至于半夏,则是她陪母亲回金陵的虞家时,半路从牙婆手里买来的丫头,虞氏见她机灵,银朱沉稳,便一并留在颜辛楣身边给她解闷。然而在前世,在颜府抄家灭族时,陪在她身边只有半夏一个丫头。
      
      本以为本家的丫头终归是要忠心些,没想到却及不过半路捡来的丫头。颜辛楣说不上心有多酸,只是有些微凉而已,所以事事都只带了半夏一人。
      
      她握着半夏的手,语气虽低却稳,“半夏,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南海紫竹林的观世音菩萨,她告诉身边有人要害我,遂提点一二。我醒来遂清明些,到底还是不曾参透,可也知道害我的人无非是陈氏和四妹。”
      
      半夏眸子有些迷蒙,却也多少信了颜辛楣的话,低声道:“那姑娘这是在按菩萨指引的明路?”一定是,要不然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又怎么对教坊司这种地方这么了解呢?
      
      颜辛楣一看她一副神神叨叨,也神秘莫测的点点头,这下半夏落出木讷的神情,也是将信不疑。
      
      主仆二人正在这儿神魔论,江渺渺的门却在这个时候开了。
      
      颜辛楣正疑惑江渺渺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却马上起了身,然而手上却捏着桌案上圆脸红衣的套娃。来人一路拂开重重帘,步履沉稳的走来,不到一会便走到颜辛楣跟前,她一愣,看见白色纱幕后那高大的身影,马上反应过来。糟了,不是江渺渺!
      
      她欲躲,却来不及。
      
      来人一扬手,分开最后一层纱幕,四目相对的刹那,两人都有些傻眼。
      
      对面那人穿着织锦缎紫色圆领澜袍衫,袍衫用金线绣着团云,脚蹬踏云软靴。身姿比这燕京男儿多了几分高大挺拔,一双剑眉斜飞入鬓,剑眉下的那双眸子比寒夜更为渗人,此时,这双眸子正紧紧的盯着她。
      
      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颜辛楣看他穿着扮相,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压迫感,便知他不是常人。心中有些畏然,然而还是泠然道:“公子,你怕是走错了地儿吧?纵然是乐妓,也没有随便闯闺房的道理。”
      
      男子目光轻扫眼前的人,男子扮相,眉目清秀,穿着玉色圆领大袖衫,冠之四方平定巾,说话咄咄逼人。
      
      他轻蔑的开口:“你不也是随随便便呆在渺渺姑娘的房内?”顿了顿,他又笑了,“难怪济川侯的小世子和景川公家的二公子都请不动她,原来是这屋内有舍不得离开的人呢?”
      
      颜辛楣一皱了皱眉,看见后者一副嫌恶的眼神。这人闯人房内自己却还嘴不饶人,想必又是那家不得了的公子哥,颜辛楣想到前世,厌恶之心泛上心头。
      
      “这位爷,我们只是渺渺姑娘请来的客人,您要是在这儿候着渺渺姑娘,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半夏笑嘻嘻的赔罪,她早看出两人的不对盘,要是闹起来,这事儿还不得闹到镇国侯府去!到时,那就不得了了。
      
      “半夏,是这位爷不讲道理,哪有我们出去的理儿。一个大男人,趁人不在闯空房,怎么看都有嫌疑吧?”说来渺渺也算是她朋友,也护着她多次。总见不得渺渺吃亏。
      
      男子微微勾唇,有些黝黑的肤色绽开一个冷然的笑意:“嫌疑?一个小姑娘穿成这样来逛教坊司找小姐,谁的嫌疑大些?”
      
      颜辛楣身子一僵,她没料到这么远的距离,他仅仅是一眼便看出她是女儿身。
      
      男子很满意的笑笑,继续道:“要是我现在大喊一声,教坊司的阁主想必也会查明姑娘正身,你说她是偏向你还是我呢?”
      
      那人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立刻笼罩下来,颜辛楣顿时感到一股压迫感随之而来,那人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头,气势便压了她一头。
      
      颜辛楣眼神恨恨,很想将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皮撕下来。她来这里本就是瞒着家里,要是在这里传来了开,她镇国侯府颜三姑娘居然去教坊司这种地儿,不仅是她以后难以再燕京立足,就连镇国侯府也会颜面扫地。
      
      拉起半夏就往外面走,擦身而过的瞬间,颜辛楣咬牙切齿的吐出三个字:“算你狠!”
      
      出了江渺渺的房间,颜辛楣脸色仍是黑的吓人,半夏嗫嚅道:“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颜辛楣这才有些些微的冷静,道:“还能怎样,渺渺的房间肯定是不能去了,现在只有硬着头皮从教坊司的大门走出去了。”本想等她回来让人引她出去,连渺渺一个女子都能看透她的身份,更别说那些常年混迹风月之所的男子了。
      
      想起那人,颜辛楣皱了皱眉头,伸手拉了个丫鬟随口道:“我刚看见渺渺小姐房间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你不妨去看看?”
      
      正说着,忽然听见半夏惊慌的声音,扯着她的袖子想把她往暗处拖,“姑娘姑娘,不得了,陆大人来了!”
      
      颜辛楣听见“陆大人”三字,魂都吓掉了一半,哆嗦道:“混说什么呢?陆禹怎么来这种地方!”
      
      半夏不说话,只随手一往一楼的厅中一指。颜辛楣顺着她的方向看去,顿时身子一软,几乎瘫下来。
      
      她们从江渺渺的房间出来,便在二楼走廊的栏杆处,此时的大厅中掌声雷动,台上舞姬的妖娆的旋起,那一众世家贵族子弟眼中盛满惊艳,只有蓝锻锦衣的公子正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接着一抬首,便看二楼倚栏处,月白圆领袍的清秀小生。
      
      他怔怔的望着她,无声开口:妙妙。
      
      颜辛楣看得清楚他的口型,心底有些慌张,很快又冷静下来:“不能让陆禹找到我们,否则你家姑娘这一世清名都毁了。”
      
      说话间,便拉着半夏随意的在二楼推开了一扇门,她没去想过这门后有什么,或许是间空屋子什么也没有,或许里面的正在寻欢作乐,但怎么都总比陆禹要来的要好。
      
      等平复下来,颜辛楣才察觉出这间屋子的古怪。明明是二楼乐妓的房间,大白天屋内却连盏铜灯都没有,对面的窗户大开,清风吹来吹开屋内的帷裳,屋内静的出奇,像是这间屋子除了她和半夏便没有第二个人。
      
      “姑娘,你有没有觉得这屋里怪怪的,还有奇怪的味道?”
      
      颜辛楣眉峰一凛,什么奇怪的味道,分明就是血腥味!这房间如此奇怪,黑黝黝的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是尽早撤为妙。
      
      她压低了声音道:“这件屋子有古怪,我们先不要碰着这里的东西。”  
      
      屋内黑的不见五指,颜辛楣下意识的去抓半夏的手,却捉了个空,颜辛楣的心顿时也一空。
      
      半夏觉得好奇,屋内的怪味被风吹得散了开,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全然忘了身后的颜辛楣。接着脚上被什么东西一绊,她身子不稳踉跄了几步,往后跌去,还没反应过来的她便跌坐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
      
      半夏觉得手按上了什么粘稠的液体,她好奇的抬起头借着窗口的光一看,血!
      
      她瞳孔紧缩,就要叫出声来,嘴巴却被冰冷的手给捂着了。
      
      “别叫!”压低了声音,是颜辛楣。
      
      半夏放下心来,身子止不住的抖,她平日里窝在大宅子里伺候姑娘哪见过这种场面。但是身边有姑娘在,纵使自个怕得要死,却强忍着镇静。
      
      “你现在慢慢起来,衣服别沾染了地上的血。”颜辛楣见她似乎被吓傻了,她也怕,但是经历重生穿越这种事,倒也比半夏镇静,“不起来么,你的屁股下可垫着尸体呢?”
      
      半夏闻言几乎是跳起来,哽咽道:“姑娘怎么办?咱们似乎遇到麻烦了。”
      
      颜辛楣扶着她,又掏出帕子将她手上的血迹使劲的擦干净,镇静道:“现在谁也没有发现这房间死了人,我们慢慢出去,混在人群里离开,你待会可不许慌张。”她向暗处看了一眼,那里侧卧着一个人,身子早已僵硬,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模样。
      
      半夏早就吓得失去了半魂,只得听从颜辛楣吩咐,她收起帕子,又深呼吸平复心情,这才慢慢的推开了屋子的门。
      
      江渺渺的屋里的门打开又关上,外面的人环视一圈嘟嚷道:“这屋内哪有什么人啊?”
      
      身材颀长的男人隐在门后,跳跃的烛火映照着紫色锦缎圆领澜袍衫的蟒纹,如刀刻般利落的侧脸被灯火勾勒出俊美的线条来。待人离去,他迅速的拉开房门,大步从容的走了出去。
      
      身后随即跟上一个杂色盘领衣的男子,看样子是那人的侍卫。“爷,可有收获?”
      
      男子摇摇头,忽然间目光怔住。颜辛楣和半夏正从前方的屋子里走出来,看似平常,两人的脚步却略急忙,慌张下楼期间颜辛楣刚才擦拭血迹的帕子却掉在了楼梯口。
      
      他眸子半眯,神色有些异常快速走过去捡起来揣入怀中。
      
      不一会儿,二楼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划破教坊司的平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想写的是,来人分开帘幕,便看见一个俊秀的小公子手中捏着娃娃,看见他便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 o ⊙ )是这个表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