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教坊司

      秋意渐浓,寒风从北方吹来,吹黄了树叶。
      
      这几日虞氏胎动得厉害,为了虞氏的静养,颜侯爷将府中事务开始交给陈氏打理。这对颜辛楣来说,无意是个不好的兆头。
      
      这日,颜辛楣起了个大早,半夏正伺候着穿衣,忽看见辛楣皱眉问道:“半夏,你知道除了陆禹,这京中可还有什么青年才俊?”
      
      半夏手上的活不停,笑吟吟道:“姑娘有了一个陆大人还不够吗?我看着京中就没有人能比得过陆大人了,能得圣宠,年轻有为,更重要的是对姑娘一心一意了。”说着脸上洋溢的笑容比颜辛楣还要灿烂。
      
      颜辛楣摇头笑笑,卓妈妈手里捧着一堆芙蓉莲纹锦缎进来,正巧听见,“你个小妮子,主子岂是你能议论的?”
      
      颜辛楣听见她们吵嚷,心里却静的很。这几日她一直在思忖,她一个深闺女子,困在这几尺青墙内,外面的情形也不得知。前世颜府覆灭前夕,她却是一点都觉察都没有。这一世要挽救颜府和她的性命,她就必定得有行动才是。
      
      虽然陆禹身在朝堂,她可不能把他牵扯进来,父亲更是不可能和她谈论朝事。
      
      那么唯一的去处便是那里了,前世她在那里呆了许久。知道哪里是达官贵人所在之处,在那里必定会知晓很多消息。
      
      但那里,也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银朱正在妆匣里捣鼓,半晌翻出一对发簪,问道:“姑娘今日要簪哪支,是点翠蝴蝶钗,还是前些日子刚做好的这对梅花碧玉簪?”
      
      颜辛楣淡淡道:“什么也不带,半夏给我梳头,银朱你去二哥房内借一套男装。我今日要出去。”
      
      卓妈妈放下手中的锦缎,有些疑惑道:“姑娘穿着那样是要去哪里?陆府来了人,说是陆大人下午约姑娘一起去看前些日子进贡的那批西域马。”
      
      颜辛楣顿了顿,西域马?上辈子陆禹可没说过要带她去看西域马,难道因为她的重来,导致一切都改变了?
      
      “给陆府就说今日不舒服,见不得风。”半夏将她的头发全部束了上去,又用象牙质的发冠固定,本来她就长着美,这剑眉再一画,活脱脱一个俊俏的公子哥。颜辛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又道,“这件事别告诉爹娘,我出去一会儿便回来。”
      
      卓妈妈叹了口气,终是没有说什么。
      
      府中马车上了集市,热闹熙攘之气顿时拂面而来,一路上都是叫卖之声。颜辛楣命马车在一个小巷停下,打赏了银子便拉着半夏钻入巷子。
      
      半夏不解辛楣的意思,看见小巷黑黝黝的,心里有些害怕。哆嗦道:“姑娘,我们要去哪里啊?怎么走这种地方啊?”
      
      颜辛楣嘴角浮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轻描淡写道:“我们去平康里。”
      
      半夏惊呼,“姑娘要去教坊司!那种地方怎么能是好人家的女孩子去的地方,要是被侯爷和夫人知道了,非得罚姑娘跪祠堂不可!"
      
      是的,教坊司。说的好听叫乐坊,说的难听无非是妓院,专给达官贵人取乐的地方,那里的姑娘多半是罪人之女,送到教坊司一生为奴,没有刑部的特赦文书是不能赎身的。她贵为燕京权势一族的侯府嫡女,落难到教坊司以后,那些岁月便成了她一生无法回顾的噩梦。
      
      那里带给她的痛苦,不必陈氏和颜辛夷的少。
      
      颜辛楣和半夏进了平康里,从一条小巷绕到了教坊司的后门。半夏简直对自家姑娘这轻车熟路的样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颜辛楣也不含糊,直接给了后门的门童一锭银子。再附上一张纸条,目光淡淡道:“请将这个送到江渺渺小姐的手里。”
      
      那个门生穿着褐色的短衣,看见颜辛楣的一霎目光里有些惊艳,心里暗道:这么白生的小哥儿,想必是背着家里来找乐子的,看不起那些寻常的官妓。嘲讽道:“知道什么地方吗?教坊司岂是你们这些平头百姓能进的,这里可是官老爷寻欢的地儿。知道江小姐身价多少吗?”
      
      颜辛楣毫无畏惧,她勾了勾唇,淡然道:“你只需把这封信送到,这锭银子也是你的。”说着,她又拿出了一锭银子在门生面前一晃,这人马上露出贪婪的光,接过银子和信就进去了。
      
      “姑娘怎么就知道江姑娘会见我们?”半夏有些不解歪着脖子问。
      
      辛楣笑了笑,道:“我就是知道,我知道东西可多了呢?”那封信上多的不写,只写了“溪汉坊、江康”几个字。却能稳稳的戳中教坊司这位琴棋书画一绝、深受达官贵人喜爱的江小姐的痛楚。
      
      那姑娘是早年是官宦人家的小姐,族中食君之禄,干的却是违逆的事儿,与官匪勾结,贪污银子达数百万两。皇帝发现后便抄家,男丁流放,女眷没入教坊司为奴。这江渺渺家中有个表哥,两人情投意合。本来这位表哥也是在流放之列,江渺渺愣是花银子将他保了下来。如今偷偷安置在燕京以北的溪汉坊,每月江渺渺便偷偷给些银子接济他。
      
      果不其然,很快,里面就传来消息,江渺渺想与颜辛楣见上一面。
      
      进了江渺渺的房间,便见重重帷裳翻飞,素白的纱幔上用金线绣着半开的芙蓉花,颜辛楣看门的瞬间,风从外面涌进,一个身姿窈窕披轻纱,隐在帷裳后描眉的人儿便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瞬,颜辛楣瞳孔一紧,前世的记忆从脑海里闪过,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看来,她不在的时候,这个人便是如此洒脱,真是从来都没变呢。
      
      “还以为是个俊俏的公子哥,没想到却是个美人儿。”如空谷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带着女儿家的娇滴滴。江渺渺转过身来,放下手中的眉笔,朱唇绽放成一个妖娆的姿势。
      
      颜辛楣脚步一顿,复又笑了。“江姑娘真是聪明。”能从两人清浅的脚步声辨出她们是女子,她一向不简单。
      
      江渺渺生的很美,杏眼、柳叶眉、瓜子脸,肤如凝脂手若柔夷,一颦一笑特有勾人夺魄之美。若不是流落到这种地方,也是个清丽姑娘。
      
      “真是有意思,你叫我姑娘?来这儿寻欢的男人那个还当我们是姑娘?这是称呼那些正经人家的女孩子,我们入了教坊司哪还配得起这个称呼?”言罢,嘴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隔了重重纱幕,颜辛楣看不清江渺渺的神情,可也知那是那定是自嘲的神情。前世她沦落到教坊司,多亏了江渺渺护着,她也算是她半个朋友。她们一起三年,多少也知道她的一些往事。而现在她却拿着她的这些伤疤来威胁她,她颜辛楣还真是冷血的的人。
      
      “我不是恩客,称呼一声姑娘怎么了?”颜辛楣面无表情,说出的话清清冷冷。
      
      江渺渺一愣,站起身来,径直走向桌边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淡淡道:“进来说话吧?你知道了我的事情,要我办什么事尽管吩咐好了。”
      
      颜辛楣看着她将倒好的茶推到了自己的面前,江渺渺外面虽然妩媚,但实则是个爽朗的人。她也不拖沓,直接开门见山道:“事情很简单,我想知道朝中动向如何?每半月我来一次,届时江姑娘只需将听到的告知于我便好。”
      
      江渺渺冷冷的看着她面前的茶杯,道:“只是这些,不需要特别知道哪位大人的消息?”
      
      “不用多此一举,你照办就好。”
      
      江渺渺妩媚笑了,玩弄刚染好的丹蔻,悠悠道:“看姑娘也是出身不凡,背后的人也是不得了的大人物呢?”
      
      颜辛楣沉静一笑,面对江渺渺的问题毫不避讳,径直答道:“这个你不必知道,按照我的话做便是了。至于江康,只要姑娘好好的,我这边自会安排,日子也不会过的那样清贫。至于你,少了与他的来往,也免了他被发现的嫌疑。
      
      这是一个不吃亏的交易,再说,姑娘有把柄在我手里,这事容不得你考虑。”
      
      江渺渺也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子,前世她已经体会到了,不加以颜色相待,她是不会乖乖的听话的。
      
      “你在威胁我?”江渺渺清冷一笑,眼中流露不满。
      
      颜辛楣眼底也流露出冷冽来,淡淡道:“不是威胁,是与你商量。我有备而来,便不会失望而归。”
      
      言罢,又放了二十两的银子在桌上推到她面前,江渺渺在教坊司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每月要给江康银子,又要添置几套体面的头面。这些银子一是给她缓解危机,而是给她心里垫垫底,让她知道她不是没有财力,殊不知这是颜辛楣小金库的一半银子了。
      
      但她仍然牙都不咬一下,“这些银子,你先拿着,以后我每月都会付一半。”
      
      江渺渺看了看她,没有动,半响却道:“口口声声说不嫌弃我们这些贱籍,姑娘却连口水都不肯喝,这不是嫌我们脏么?”
      
      颜辛楣低头看了看面前已经冷却的茶水,目光清澈,缓缓道:“我有个习惯,不习惯用别人用过的东西。而这套茶具是龙泉窑的,虽然高档精致,然而我却喜欢小几上那套景德镇的青白瓷。”
      
      江渺渺这才正经的看了颜辛楣一眼,虽是男子装扮,但实则能看出来这个一个比她还要美上许多的美人。言谈举止之间有力却不矫情,身为大家闺秀却能有这份爽朗,着实为她喜欢。
      
      江渺渺开口道:“是的,这幅龙泉窑的青瓷我是给那些臭男人用的,姑娘看上的青白瓷却是我的私爱之物。的确好眼力。”
      
      颜辛楣沉稳一笑,道:“那么,时辰不早我便告辞了。”
      
      江渺渺垂了眼脸,似懒得搭理她,“好走,不送。”
      
      颜辛楣拂了帘子正准备从门口出去,还未走到门前便听见一声大力的怕打门声,接着便传来急促的女声:“渺渺,渺渺,济川侯的小世子和景川公家的二公子今日翻了你的牌子,赶快梳洗打扮,都在妙音阁候着呢?”
      
      江渺渺顿时懒洋洋起来,向外喊道:“妈妈,今日我不舒服,替我推了吧?改日定多唱两曲儿赔罪。”
      
      “哎呀,我的女儿啊,推不得推不得啊!今日出了两位贵人,还来了一个大人物呢!可不是赔罪就是求得原谅的。”门外的女子也是急切得不得了,江渺渺也知推脱不了了,便答道:“女儿稍后就来。”
      
      又对颜辛楣道:“怕是要委屈你在这儿待上一会了。”
      
      颜辛楣摇摇头,示意不碍事,又听江渺渺道:“还不知怎么称呼姑娘?”
      
      颜辛楣几乎脱口而出“妙妙”二字,却及时的住了嘴,开口道:“我叫苏颜。”江渺渺略一点头,便出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渺渺姑娘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