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忠心仆人

      颜辛楣闻之心上泛起一丝心酸来,这位卓妈妈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疼爱,不过平日管教的严了些,前世的她不能理解这份用心。反而随意找个借口打发了这位忠心为主二十年的老仆人,永熹二十九年,她充入教坊司为奴的时候,每月总有人送来银子和一些做好的衣物,她稍稍打听便知是一位瘦高的老仆,她那时便知是卓妈妈。
      
      上辈子的她骄纵放肆,镇国侯府的爹也不见得对这个嫡女有多疼爱,倒是侧室所出的二子备受关注。否则她醒来到现在这个时辰,那个爹怎么连差人问候都没有。
      
      “卓妈妈,既然回来了,往事便不再提了吧。”颜辛楣抿唇笑着,稍稍缓和眉间的冷意,她紧紧拉着卓妈妈的手,到让这个心思通透的仆人一时难以看透。
      
      “姑娘这是怎么了?听闻从灵山寺的台阶上跌了下去,那样高的台阶,姑娘这样弱的身子骨怎生受得了?”怜惜中夹着一丝气愤,卓妈妈回头对半夏和银朱道,“你们怎么那么不小心,姑娘在眼前都能受了损伤!”
      
      半夏和银朱默然,一时间都低了头。
      
      颜辛楣不碍事的笑笑:“不怨她们,不过那日台阶濡湿,一时不小心绊住了,现在不也活蹦乱跳的?”
      
      卓妈妈不再说话,目光里满满都是心疼。
      
      气氛正融洽间,颜辛夷领着侍女暖玉进屋,一身绿衣长裙格外惹眼,上绣盛开的芙蓉锦绣,鬓边缀着翡翠步摇。来人看见房中的卓妈妈,脸色大变。
      
      “你这惯偷东西的老贼,不是去庄子上了么,怎生又接了回来?”一开口尽是嫌恶,眉眼间都是讽刺。
      
      来人是颜辛夷,听说夫人把卓妈妈接了回来,当下便来一查究竟。却没想到,有打发去庄子上的姑娘被接了回来,还没听说过犯了错的婆子也还能回来的道理。
      
      颜辛楣一看见当下冷了脸,言语不善道:“这是母亲的决定,何时轮到你来颐指气使了?”
      
      听见这句,颜辛夷顿时委委屈屈起来,跑到颜辛楣身边,扯着她的袖子道:“我这不是替姐姐做主么?这卓妈妈以前在时不知礼法、目无尊上,时常管教楣姐你,这不是把自己当主子来看么?分明是想爬在楣姐头上!”
      
      卓妈妈目光平静,倒是半夏一听这挑拨离间的话语顿时来了气,怒道:“四姑娘,卓妈妈好歹是陪着姑娘长大的老仆人,何时轮得到你来议论!”
      
      颜辛楣冷哼,上辈子便是受了颜辛夷的挑拨,将身边唯一的得力助手给拔除了,这一次还来同样的戏码么?不过她再也不是那个心思单纯的三姑娘了。
      
      “楣姐,半夏不过是个丫头,居然也敢对我这样说话?你是不是也目无尊上了?”颜辛夷神色一变,咬牙切齿道。
      
      颜辛楣嘴角勾了勾,将银丝勾边莲花暗纹的烟罗锦袖子慢条斯理的抽出来,目光冰冷道:“半夏是我房内的大丫鬟,你不过一个庶女,论尊卑,嫡姐的事就不劳庶妹操心了。”
      
      颜辛楣以前都是温声细语,何时这样冷冰冰不带一丝感情,且开口闭口将嫡庶尊卑咬得清楚,颜辛夷顿时尴尬的红了脸。
      
      “姐姐?”颜辛楣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一向疼爱她的楣姐会这样对她说话。
      
      颜辛楣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道:“四妹若是没事便回屋了吧,这天冷儿,这月送来的银炭比不过四妹房内的银霜炭,便不留妹妹了。”
      
      言罢,搀和着卓妈妈拂袖离去,竟连丝毫情面也不给。
      
      颜辛夷顿在房内良久,自从楣姐醒来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清明沉稳,全然不似一个十五岁的少女。仿佛一夜看清了许多事,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她一转身,也恨恨离去,“暖玉,走,去二夫人哪里。”
      
      暖玉伸手来搀扶她,她理理衣服又趾高气扬的迈出门去,待进了二夫人的空烟居,颜辛夷这才换上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小丫鬟霜儿领着颜辛夷进了里屋,堂中正方正坐着一中年妇人,气度雍容华贵,着合领对襟大袖,靠着青玉锻靠背引枕背上,正拿着本古籍看得仔细。
      
      二夫人陈氏喜好书籍,说起话来比那些大家闺秀还要软上三分,一手好医术又有点学识,很得颜侯爷的宠爱,这些年的二夫人也不是随便就能当上的。
      
      颜辛夷走近了,却坐在西边下首,二夫人房内的红菱袄青锻的丫鬟立即给上了茶。
      
      待了半刻,茶水渐凉,颜辛夷目光瞥见气定神闲的二夫人,指间微微动了动。
      
      陈氏头也不抬,淡淡道:“才坐了这么会儿便坐不住了?说罢,什么事?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
      
      颜辛夷捏了捏手心才道:“二夫人想必也听说了,楣姐醒了的事儿。”
      
      “这我知道,我没要她死,只是要她吃点苦头,摔成痴傻也好,没想到那丫头倒是命大,不过一天一夜就醒来了。不过也不碍事,日后下手便是。就这事儿你就沉不住气了?”陈氏屈指翻过一页,神色淡淡毫不在意。
      
      颜辛夷皱眉,犹豫道:“自从楣姐醒来便像换了个人似得,对我极为冷淡,今日甚至还为了半夏训斥了我。我在想那日是不是楣姐知道推她的人是我......”
      
      陈氏这才放下书,优雅的靠上软缎,嘴角泛起笑容来:“三姑娘倒是真的精明了不少,今日不是接了卓妈妈回来吗?不过回来也不碍事,左右不过多了个提点的人,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陈氏顿了顿,又沉吟片刻,忽然笑了起来,“若是四姑娘发现那日是你推她,你们这姐妹情分算是没了。不过也好,这样的情分不要也罢,你早日看清局势,随了我总是有眼光的。”
      
      “你母亲没那个福气,生下去便去了,留下你孤苦伶仃的。我膝下无女,见你倒是喜爱的紧,辛夷,我是真心将你视作女儿来疼的。”
      
      颜辛夷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若是真的视作女儿怎会让她做那些陷害嫡母的事儿?左右不过一个棋子罢了,若她真的为她这话感激涕零,倒是和颜辛楣一样没脑子了。
      
      她明明费尽心思的讨好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四姑娘,虽是嫡女,脑子却糊涂得很,以为有了爹娘的宠爱便无法无天。府中她颜辛夷无所依靠,嫡母膝下无子,陈氏的宠爱却如日中天,怎么算来这侯府的一切都该是陈氏所得。至于正室虞氏,母族势力再大又如何,身边只有一个嫡女无论无何都不成气候。
      
      现在虞氏怀孕于她和陈氏都不是好事,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再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辛夷啊,我已经安排好了,下月侯爷生辰,到时便见机行事吧。”
      
      是啊,已经选择的路无可回头了,颜辛夷眉眼一笑,道:“是,辛夷已经知晓了。”
      
      走到里屋,半夏给奉了茶,颜辛楣领着卓妈妈在炕上坐了,卓妈妈这才疑惑道:“方才姑娘那样色厉的对四姑娘,四姑娘怕是要对姑娘生怨言了。犯不着为了我这个老婆子,坏了姑娘们之间的感情。”
      
      颜辛楣冷哼一声,“她对我生多少怨言都无所谓,我这儿不留他,自有人留她,我这儿还不及二娘那里一半好呢!”
      
      说道这儿,半夏忍不住插嘴道:“婢子早就知道四姑娘没安好心,上次灵山寺便推了姑娘一把,原以为这就算了,没想到,居然在姑娘的日常的香料里下毒!”
      
      半夏恨的咬牙切齿,观之颜辛楣倒是泰然的神色,卓妈妈却着实吃了一惊,捂嘴道:“竟有这事儿?”
      
      颜辛楣唇角一勾,缓缓端上茶,优雅的荡开上面的浮沫,漫不经心道:“想必之前卓妈妈偷窃一事,也是她弄出的幺蛾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下来。虞氏的地位本在府中就不及陈氏稳固,本以为府中有一个贴心的姐妹帮衬,平日里说些体己话也是好的,却没料到一向真心相待的主儿也在背后使阴刀。本就心思单纯的姑娘,这下定是伤透了心吧。
      
      颜辛楣见气氛有些沉重,于是开口笑道:“都替我担心什么呢,我好着呢,上次一推不也大命的活了下来。这次香料中的毒也能及时的知道,连上天都在帮我呢?”言罢轻松一笑。
      
      卓妈妈知道这笑容不轻松,拉着颜辛楣的手,眼里溢出柔和来:“姑娘总算知道人心险恶,姑娘长大了.....”
      
      颜辛楣也柔和的笑起来,只是一向清冷的眉眼里暗藏冷锋,声音虽低却稳:“卓妈妈放心,属于我的一定会拼死守护,夺走的我会一点点的抢回来,伤害过我和娘亲的人就算下地狱我也会拉着她们一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