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闯闺房

      夜色如黑幕一般笼罩着镇国侯府,弦月如钩,
      
      戈载站在镇国侯府的墙上,身姿修长,黑袍在如水的月色翻飞,他苦着脸,小声嘀咕道:“爷,大半夜的,咱守在这儿就行了,您也来凑什么热闹。”
      
      祁珩拍了他的脸,将他打得偏过头去,视线相对处,是新竹丛生的苏慕阁,门窗都掩着好好着,里面一片静谧。
      
      可正是这静谧之下,一个黑黢黢的影子正在悄然接近,步履轻然,一只手正按上苏慕阁主屋那扇雕花菱格窗扉上。另一只手藏在腰际,黑色的衣袍掩盖了冰冷的刀锋。
      
      祁珩眯了眯眼,黑如夜色的眸子冷芒乍现,他向戈载一点头,戈载便明白的他的意思,足尖轻点瓦楞,一个纵身便轻飘飘的落在了那人身后。
      
      那黑衣人浑然不觉,待戈载按上他肩膀上才警觉,到底是反应够快,那人凌空翻身,险险躲过戈载从腋下递来的刀。
      
      杀手眸子一惊,心知暴露不便多留,便起了逃走的心。
      
      戈载嘴角弯起一丝得意的笑,想逃?想当年老子在军营可是只身潜入敌营,取过南楚那不知好歹龟孙子将军的头颅的。
      
      自从皇帝召訾王回燕京以来,这把弯刀是多久没有饮过人血了?
      
      杀手腾空跃起的刹那,说时迟,那时快,戈载见对方想逃一刀斩过,风声夹着森冷的刀风生生将那人的后背的衣襟划破。他忍着剧痛,往祁珩的方向逃去。
      
      “爷!”戈载大惊,那个杀手居然想对自己主子不利,他怒极手中的刀毫不手软就要往杀手胸膛刺去。
      
      “戈载,毕竟是侯府,不要弄出太大动静来。”
      
      戈载顿住手里的刀,那人趁着这个机会从祁珩的身边擦身而过,并未多余的动作。只是露出的那双如星辰般的眸子冷冷的对上祁珩面无表情的脸。
      
      只是一瞬,那人越过他几个起落便消失在重重深院中。
      
      “愣着作甚,抓不到人,军法伺候!”
      
      戈载“哎”了声,便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宛若一切都未发生般,镇国侯府一片静谧,已是初冬的天气带了些薄寒,将他的鬓角打湿。
      
      雕花菱格的槛窗上已经开了一丝缝隙,祁珩站定在那扇窗扉前,修长的食指微动,那扇菱格窗便无声的开了。
      
      窗户打开,夜风尽数涌进屋内,将熏炉里袅袅青烟吹散,青白色相交的纱幔翻飞,静谧之中,颜辛楣“刷”的睁开了眼。
      
      “王爷有半爷闯姑娘闺房的癖好吗?”顿了片刻,女子眼中的警惕退去,声音却越发清冷起来。
      
      月色透过碧纱窗在铺满团花的地毯上洒下斑驳的清辉,衬得槛窗上旁的男人风采秀美,岩岩若孤松之独立,立当萧萧肃肃,爽朗清举。
      
      他皱了皱眉头,道:“你醒了?”转身又将身后的窗户关上了。夜里风大,免得将她吹得着了凉。
      
      颜辛楣见此举,眉梢一挑,有些薄怒:“一个大男人进了屋子,我若再不醒,岂不是白给人占了便宜去?”
      
      床侧的屏风早些时日被颜辛楣令人撤了去,现在祁珩立在窗前视线便一览无遗,只余熏炉里的香烟冉冉隔在两人中间。
      
      “本王在军营时,备了上好的创伤药,想着你受伤不轻,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便顺道给你送来了。”祁珩一本正经说得陈恳,颜辛楣却将被子往上拉了拉,一脸狐疑的盯着他。
      
      “本想放在你窗边便走的,没想到你竟醒了。”祁珩语气淡淡,竟真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瓷瓶来。
      
      其实真的是来看她的,白日里受了那样重的伤,却一声不吭。在他的眼里,燕京的贵女娇弱得连阵风都会吹倒,尽管颜辛楣身子娇小柔弱,却不是那种经不起风雨的人。
      
      倘若嫁给了他,可否安然的活下来,还是像前几位世家贵女一般死于非命呢?
      
      颜辛楣皱着眉头看他,“王爷有什么急事?”
      
      “查案。”
      
      颜辛楣来了兴趣,侧着头问他,“王爷一身清闲,有什么案子可查?”
      
      他始终离得远远的,不愿靠近一步,似乎是在顾忌着规矩。只是就近找了张圈椅坐下,袍襟飞扬,在空气中翻飞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三姑娘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知道的越多死的就快?”
      
      “我说过我想知道吗?”她的朱唇弯起玩味的笑容来,竟比窗台那株雪梅还要艳些,一时到让他怔住。
      
      祁珩闻言云淡风轻的笑笑,她这幅伶牙俐齿的模样,张牙舞爪到比她冷冰冰的样子可爱多了。
      
      “你知道我有个未婚妻的事儿吗?”兀的,祁珩勾起唇角,睫毛低垂,倒像是想起久远的往事一般。
      
      颜辛楣来了兴趣,索性抱着被子靠在青缎靠背引枕上,听得认真插嘴道:“我知道你有好几个未婚妻,你是指哪个?”
      
      祁珩半眯的眸子泛起一丝冷意,“三姑娘对本王的事情还真是了解细致。”
      
      颜辛楣唇角绽开一丝笑容,脂粉未施的容颜清丽如出水的芙蓉,“你说的未婚妻想必是与你青梅竹马的礼部尚书之女江静姝吧?她死了,你很难过,想要查清当年事情的真相。”
      
      “可当年礼部尚书一案证据确凿,能有什么冤屈?”
      
      颜辛楣笑了笑,映衬着月华竟有些冷然,“就算有冤屈,可是一个前朝遗臣打上了‘反齐复赵’的烙印,你觉得陛下会同意还江氏一族的清白吗?”
      
      大齐的开国皇帝冷漠善驭权,刚愎自用,不管曾经为大齐建国立下多少功劳,只要有一丝异心便是一个抄家灭族的下场。
      
      江府是,镇国侯府又何尝不是?
      
      “三姑娘。”薄唇微启,轻吐出三个字来。
      
      颜辛楣抬首看他,眸子有如霜雪般的冷冽。
      
      “你还真是聪明,比起你太子妃的姐姐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笑了笑,又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颜辛楣也笑笑,微弱的光线衬得她的笑意更深,“那日王爷刚回帝京,便马不停蹄的去了教坊司,之后在江渺渺的房间内出现。不管王爷做什么,似乎都与死去的江静姝脱不了干系。”
      
      顿了顿,又道:“我就是随意猜测,看来我应该是猜对了。”
      
      祁珩沉冷的目光微微柔和下来,月华如练,将她如雕塑般俊美的五官衬得越发深邃,“不过相比之下,我更关心我的几任妻子无故暴毙是何原因?”
      
      “看来是有人不希望王爷有所子嗣了。”颜辛楣笑意更深。
      
      “是。”祁珩屈指敲打在银杏金漆的放桌上,漫不经心似的,唯有目光森冷,“要我祁珩无后,简直是痴人说梦!”
      
      凛冽的杀气将窗外的风声扰乱,震落苏慕阁一丛湘妃竹簌簌摇曳。
      
      颜辛楣缩了缩脖子,到底是镇守南靖多年的将军,气势不同常人。
      
      祁珩见她似乎被吓着,心里暗道原来是只色厉内荏的纸老虎,故装出张牙舞爪的样子,不过还是只软绵的兔子。
      
      颜辛楣可不这么想,只觉得窗外的冷风“嗖嗖”的灌进脖子,有些冷得慌,故而缩缩脖子。
      
      她正抖着,忽然祁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她面前,黑若深渊的眸子一望不见底,她心生警惕,抱着被子往后退,却不料扯动手臂上的伤口,疼得她皱眉。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她一急,作势要喊人。
      
      正在这时,忽听外面半夏的有些低的喊声,带着些焦急:“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婢子这就进来?”
      
      祁珩唇边的笑意更深,眸子紧紧锁定她。
      
      “我没事,左不过半夜睡不着,你去睡吧,省得打扰我看月亮。”
      
      她不过吓吓他而已,好让他知难而退。要是半夏真的进来看见了訾王,就那莽撞的性子还不闹得府上人尽皆知,到时父亲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
      
      “三姑娘是看月亮呢,还是看本王呢?”他猛然一低头,拉近与她的距离,温热的呼吸就在眼前,颜辛楣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
      
      夜色泛着冷,颜辛楣动也不敢动,祁珩喜怒无常,明明摆着对她毫无兴趣的一张臭脸,却还时不时来调戏她。
      
      “我今天听说锦衣卫指挥同知陆大人来侯府提了亲。”突然的,祁珩低低的来了这么一句,颜辛楣不知他问这是何意。
      
      “那三姑娘的意思呢?”他的头又低下几分,几乎触及她的鼻尖,温热的气息扫过她的嘴唇,颜辛楣脸颊腾的红云来。
      
      她几乎有些惊慌失措怕他真的欺身上来,便伸了手去推他的胸膛,触手宽阔结实,祁珩一把握住她的娇小白嫩的手掌。
      
      “你作甚!”颜辛楣又气又急,他黑沉的眸子就在上方,盯得她无处可逃,“你要是对我做了什么,我.......”
      
      祁珩轻轻一笑,声音冰冷,“三姑娘喜欢那位陆大人?”
      
      “我喜不喜欢他与王爷何干?”
      
      “可我不喜欢那位陆大人。”
      
      颜辛楣知道今天要是不回答这个问题,祁珩是不会放开的她了,她抿着唇,一副倔强的模样,生硬的回道:“我一直将陆禹视作兄长,并无其他非分之想。”
      
      她看见他微弯了唇角,虽然幅度极小,可却没能逃过颜辛楣的眼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