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她的心思

      谁人知锦衣卫办事不容阻挠,可是里间那茶色华服男子气度非凡也不是常人,两人这一瞬间僵持,气氛莫名的剑拔弩张。上了年纪的老大夫夹在两人之间,着急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摊着手着急的立在一旁。
      
      陆禹见是訾王,松了一口气,恭敬的行了个揖礼:“下官见过王爷。”
      
      老大夫惊讶的嘴都快塞下一个鸡蛋了,却见祁珩淡淡的颔首,道:“陆大人可是有要是在身?”
      
      陆禹道:“已经办完了。”
      
      “想必陛下正等着陆大人回程复命。”祁珩淡淡道。
      
      陆禹垂首应了个是,顿了片刻又道:“她怎么样了?”
      
      “伤口已经包扎好了。”陆禹是个聪明人,不管他是怎么知道颜辛楣被临时送来了医馆。虽然撩开帘子看见他的一刹那,明显惊愕,却也很快明白了,客套话自然不必再说。
      
      “多谢王爷。”
      
      祁珩扬唇微笑,便看见神色焦急的陆禹进里面去了。
      
      “小武,吩咐人去镇国侯府通知了吗?”
      
      结了银两的小武闻言哎了声,“早些时辰便去了,想必这时颜府已经知晓了。”
      
      祁珩恩了声,拂袖往外面走去,戈载大步的追上来,喊道:“爷,还需我送颜姑娘回府么?”
      
      祁珩没有停下步子,倒是小武追上来扯着他的袖子低声道:“还需问么?人家未婚夫都来了,还用得着咱们送么?”
      
      “未婚夫?”祁珩难得顿住步子,挑眉道。不是青梅竹马么,什么时候成了未婚夫了?
      
      戈载摸摸了头,笑嘻嘻道:“今晨,陆府一大早便派了人去镇国侯府提亲。颜三姑娘和陆大人自幼相识,两家又有意促成这段姻缘,那陆大人可不就是陆府的姑爷,颜姑娘的未婚夫么?”
      
      祁珩一面听着,锋利的眉角忽然微微一凛,俊朗的面部微僵,只是顿了片刻,什么也没说便拂袖离开了。
      
      “爷这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啊?”戈载低声附耳道。
      
      小武看了他一眼,“我哪知道爷生没生气,你跟在爷身边最久,倒是问你自己。话说你是怎么知道陆府提亲的事儿?”
      
      “我有个表妹是陆府大夫人身边的丫鬟,消息可灵通了,我怎么不知道?”
      
      陆禹打帘而入,颜辛楣听见动静望去,还是早上那副装束,绯红官袍如意团云皂靴,英姿非凡,肃穆威严。
      
      早上才见过面,且闹得不愉快,颜辛楣一时不敢看他,方觉有些尴尬。
      
      陆禹倒是不介意,快步走到她床上,一撩袍子便坐下了,声音有些颤,“你稍作休息,一会我送你回颜府。”
      
      颜辛楣点点头,方才外面的动静她都听见了,这会子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陆禹。现在的他一心为她着想,事事都护着她,早上她却说了那么伤人的话。
      
      “还疼么?”明显他看见手臂上包扎的布条,白白厚厚的缠在如藕般白嫩纤细的胳膊上,看上去很是令人心疼。
      
      颜辛楣睁着黑如曜石眸子怔怔的望着他,摇了摇头,“外面的人都在等着你么?”
      
      陆禹笑了笑,“不碍事,平日里都习惯了。”
      
      他刚任职指挥同知,总不能为了她这个女子惹得下面的人非议,再得圣宠也经不起言语风波,他的好前程万不能给她毁了。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不用事事都往我这里跑,省的底下人乱嚼舌根。”颜辛楣脸色苍白,不见一丝血色,整个人也怏怏的。
      
      陆禹笑笑示意不碍事,心里不断地自责,要不是途中走开,在颜辛楣出来时他便能护着她,也不至于弄得回头土脸,还带一身的伤。
      
      “你看清是谁伤的你?”
      
      颜辛楣老实道:“不知道,他蒙着面提着刀便想我走来。孙行驾车的速度不慢,他也能追上来,看样子是下了要杀我的决心。”
      
      “那人有功夫在身,且不差。要不是訾王恰好路过.......”
      
      他眸子一紧,眼底露出杀气来,“我定去教坊司查个明白!”
      
      这事儿她不奢望他能去查,能借着什么由头去呢?教坊司是官家的地方,得罪了那些权贵,陆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再说是她一个姑娘家去的那种地方,终究上不得台面。
      
      “陆禹,不必担心,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她话还未说完便措不及防被他拉至怀中,一时有些错愕。
      
      “好在你没事儿,我真是怕极了,妙妙.......”他有力的臂膀揽着她,将她收得紧紧,却避开了她手臂上的伤口,“我怕哪一天我醒来发现这是梦,你又会不见了.......”
      
      他语气几乎低喃,带着浓浓的惶恐不安,她明明就在他怀里,却飘渺得随时都会散去一样。
      
      颜辛楣本想挣脱,双手推了推的他的胸膛,根本无济于事。
      
      他心里痛得跟刀绞似得,温声道:“你要是不愿意,我回去便去父亲商议,去颜府退了亲事。”
      
      颜辛楣怔住,一时忘记推开他。
      
      “我事事都依着你,只要你好好地便好,好好地便好。”
      
      “陆禹,其实你不必这样的。”
      
      这样的陆禹像护着珍宝一样将她捧在掌心,她却将这份好无情的摔在地上,然后弃之不顾。倘若陆禹对她狠些,像前世那样在她出事时置之不理,不闻不问,她对他的恨也来的干脆些。
      
      可偏生,他要对她这样好。
      
      陆禹苦笑,“你年纪还这样小,是我急切了,没有顾忌你的感受。妙妙,我可以再等你几年。”
      
      等到永熹二十九年威远公一案,他一定会护她周全,不会再让前世的事上演,不会让颜辛楣再恨他第二次。
      
      颜辛楣轻轻从他怀里退出来,一双眸子清而亮,她听见自己有些发冷的声音,“不是我年纪小,而是我一直将你视作兄长,万万不敢抱有非分的想法。”
      
      陆禹一脸错愕,温润的脸上青白交错,不知是气的还是惊讶,颜辛楣别过头去,淡淡道:“陆禹,可否送我回侯府?”
      
      他看见她是拒绝的干脆彻底了,无情的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没想到她竟是这般狠心,陆禹一颗心像是被尖刀一刀刀剜去,痛得麻木不仁。
      
      重来一世,颜辛楣对陆禹便只剩下成长之谊,全然没有从前那份爱恋。颜辛楣想了想,前世她也不一定是喜欢陆禹,而是从小长大,他处处护着她,于是便产生了依赖之情。
      
      以至于今世,无论她怎样赤诚的面对自己的心,她对陆禹根本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即便如此,她将话说的狠绝些,断了娶她的念头。她颜辛楣是地狱里归来的人,是万不能拖陆禹下水的。
      
      陆禹去扶她,苍白的脸色中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他指间微颤,触摸着她冰冷的肌肤,那股子冷就如同颜辛楣的拒绝,一直冷到他心底,将他一颗温热的心冰成碎渣子。
      
      一路上,陆禹以保护的姿势将她揽着,避免马车颠簸而是包扎好的伤口崩裂,却不带任何过分的亲昵。他指间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到她肌肤上,微微温暖。
      
      “妙妙,你相信这世间有逆天改命的事儿吗?”
      
      颜辛楣怔然,陆禹的语气淡然,像是谈论天气一般随意,颜辛楣心中却警铃大作。
      
      “难道你相信?”
      
      陆禹轻轻嗤笑,有些不以为意,“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命运岂是那么容易被篡改的?”
      
      就算重来一世又怎样,他付出了那样重的代价,换来了重生,可这一世的颜辛楣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温柔贤淑的妙妙了。到底,还是求不得。
      
      颜辛楣松了口气,以为他看出什么来了,道:“谁有那个力量起逆天改命,莫要胡说。”
      
      灵山寺的主持料定她逆天改命终遭天谴,可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镇国侯被抄家灭族她做不到,难道重来就只是重新历经那段血淋淋的历史吗?
      
      行道半路,远远的看见镇国侯府高高翘起的飞檐,忽见前方迎来一大众人马,看衣着是镇国侯府的侍卫队,还带着一辆马车,看来是寻她来了。
      
      这事儿闹的究竟是有多大,父亲竟然派出颜府侍卫出来寻她,看来回去定是少不了跪上几日的祠堂了,颜辛楣想着觉得手上的伤口又疼痛了几分。
      
      等回了侯府,刚一下马车,便见半夏、银朱和卓妈妈都在府门口候着,见她被陆禹抱下马车,半夏第一个冲上前来,扯着她的袖子哭泣:“姑娘,你可吓死奴婢了,要不是半途遇见陆大人,訾王爷又托人来知会府上,你就见不到半夏了。”
      
      颜辛楣虚弱的笑着,反而安慰半夏。银朱和卓妈妈也迎上来。
      
      卓妈妈看见她手臂上的伤,一时也哽咽起来,“姑娘可疼?”说着又背过去偷偷摸眼泪。
      
      银朱眼底也满满都是心疼,自打上次颜辛楣醒来后,便没几日安生日子过,以为着颜辛夷走了府中安宁些,又不料发生了这事儿。
      
      颜辛楣一时都有些愧疚,这些真心实意关心着她的人,她却害得他们老是担心。
      
      “外面风大,姑娘受了伤,快些进屋吧?”银朱一语点醒梦中人,众人这才往屋内走去。
      
      进了屋内,颜侯爷和虞氏也得到了消息,正急急的往苏慕阁赶来。
      
      “待会父亲来了,可要打断我的腿。”颜辛楣笑笑,打趣道。
      
      “姑娘你还笑得出来,今日二公子已经从安和府回来了,侯爷派人来阁中通知姑娘,婢子们也瞒不住......”半夏绞着衣袖道,有些害怕,“如今知道姑娘受伤的事儿,府中怕是不得安宁呢?”
      
      “二哥回来了?”颜辛楣欣喜,声音中也透着愉悦。
      
      上辈子,她只有这么一个哥哥,虽是庶出,颜侯爷却一直很疼爱这个儿子。颜辛楠也很疼爱他这个妹妹,一直当做手心里的宝贝,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恨不得将天下地下最好的东西都拿来给颜辛楣。
      
      但前世真是颜辛楠成了镇国侯府的世子之后,便娶了威远公的二房嫡女,从此虞氏便和威远公府多了来往,两家日益亲密,以至于最后牵连进威远公案中。
      
      今世她救了母亲,母亲肚子里的孩子还未掉,也就是说,颜辛楠不会娶威远公的二房嫡女了?
      
      想到这里,颜辛楣脸上浮上一丝轻松的笑意。
      
      银朱接话道:“今日府中真是正逢双喜临门呢?”
      
      半夏笑嘻嘻道:“可不是吗?早晨陆大人刚来提亲,二公子就回来了,二夫人正和侯爷商量呢,说是二公子年纪不小了,瞅着威远公家二房丫头生的水灵,择个日子去提亲呢?”
      
      一屋子和乐融融,都沉浸在府中喜事中,陆禹却见颜辛楣的脸色白了白,带了颤音道:“你刚说去哪儿提亲?”
      
      “威远公府呀,侯爷也同意了呢?”
      
      颜辛楣身子一颤,宛若五雷轰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文以来遇见晋江之大抽,留个念~
    另外祝看文的姑娘们,新年快乐呀,所有的愿望都实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