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死一瞬

      出了门,裹背系带头巾,着上两领小厮便领着颜辛楣往后门走去。
      
      穿过游廊便是后门,颜辛楣和半夏走着,忽见灰衣皂衫小厮垂首与她们擦身而过,那人生的白生干净,眉宇隽秀,一双如黑衣般深沉的眸子在错身的那一刹那,有些阴毒的瞥向她。
      
      颜辛楣虽没有看清他的模样,但见那双眸子便觉得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那人轻车熟路的穿过游廊、垂花门,一路上至二楼,直到转角处才瞧不见身影。
      
      江渺渺正在擦拭颜辛楣喝过的白瓷杯,忽见门被推开,来人分开重重帷幕,她连回头都懒得,只道:“你来啦?”
      
      那人行至她跟前,道:“我像是被人看见了。”
      
      江渺渺一顿,立刻转过身去,那人生的清秀,一身朴素的皂衫掩盖不住清雅如竹的气质,竟是清远。
      
      “被谁看见了?”
      
      清远顿了顿,才道:“镇国侯府颜三姑娘。”
      
      擦拭白瓷手的一顿,江渺渺有些意外。
      
      “要处理吗?”
      
      “她认识你?”
      
      清远垂了头,“寺中有过几面之缘。”
      
      顿了许久,江渺渺放下手中的白瓷,眼中无甚表情,“下手快些,省得痛苦。”
      
      她想起那个微微带些冷漠却又微微坚定的姑娘,难得这些年遇见一个喜欢的,却又要被自己亲手给扼杀了。
      
      清远清冷的眸子有些迟疑,“杀了她会不会惹来麻烦,本来就是找你办事儿,幕后的主子.....”
      
      江渺渺瞥了那套转为颜辛楣准备的茶杯,温润的釉色如玉般清亮。她一愣,随手将它扔进渣斗里,以后她不会来了,也没有必要留着了。
      
      “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有什么人撑腰,无非一个镇国侯府,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便好。”
      
      清远看着她眼中有些迟疑,也顿住不走,却不料她有些咬牙切齿,“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姑娘而坏了我筹谋多年的复仇计划吗?”
      
      清远没接话,径直转身离去,只是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来。
      
      “渺渺,你若哪天想走,天涯海角都没有人可以找到我们。”
      
      江渺渺染得鲜艳的红唇扬起来,笑容有些刺眼,“清远师父,当初落发为僧的时候,你可是摈弃红尘世俗,难不成会为了我这个妓子破戒?”
      
      清远冷冽的眸子缓和,面色微微难看。
      
      颜辛楣出后巷出来时,孙行还候在那里,陆禹却不见了。
      
      “锦衣卫百户大人差人来请,陆大人半个时辰前便离去了。”
      
      颜辛楣点点头,心想,他走了也好,省得待会见面又是令人头疼的场面。
      
      她揉揉太阳穴,晚秋的日光暖暖的洒下来,舒缓了一些疲劳。她正要上马,余光一瞥,教坊司未关上后门的缝隙处,方才见过的男人正低着头从里面走出来。
      
      那人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直直让颜辛楣打了个冷战。
      
      她一向对危险有着高度敏觉力,当下便觉得不妙,那人明显是冲她而来的!
      
      她强制镇定,对半夏和孙兴道:“我这边想起还有些事儿没办,你们先行回去。”
      
      半夏疑惑:“哪有奴婢回去的理儿,姑娘究竟是什么要紧事要办,我和孙行都能等得。”
      
      那人越来越近,颜辛楣也不是没有想过坐着马车回去,但是教坊司距离镇国侯府中间隔着街市和永宁坊,永宁坊是平日里那些穷苦人家所住,只要过了那一段热闹的集市,在寂静的住宅区,那人可以轻易的杀掉她。
      
      颜辛楣来不及思考,径直跳上马车,吩咐孙行道:“快些离开这里,我在教坊司惹了些麻烦,不要让那些人认出来。”
      
      她语气有些急迫,半夏第一次见她慌,也急了,询问道:“究竟是什么事儿。”
      
      “别管什么事儿,快走!”
      
      马车快速的驶向街市,遒劲的马蹄踏在青石路发出清脆的声响来。熙攘之声如潮水般退去,可怕的寂静立刻包围了他们。
      
      那人为什么突然要杀她?难道因为她看见了什么?
      
      颜辛楣正思考间,忽然一把闪亮的刀贴着颜辛楣的脸颊马车壁插了进来,白刃闪着冰冷的光芒,轻松的削掉了她鬓边的一缕青丝。
      
      那匕首很快的抽出,从刺破的缝隙中颜辛楣看见一双黑深冰冷的眸子。
      
      半夏脸色惨白,措手不及道:“姑......姑娘!”
      
      “孙行,快走,有刺客!”只是片刻,半夏便回过神来,尖叫起来。
      
      便在这时,马车一阵颠簸,车顶受重下陷锋利的匕首穿透过来,空气中的冷风透进来,生生的让颜辛楣打了个寒噤。
      
      “半夏,你先回去!”如果在这里,对方不仅会杀掉她还会将孙行和半夏一起灭口,如此这样还不如先派人先回去派人来。
      
      “不,姑娘我不走,那个人明显想对您不利。”半夏眼眶里盈满泪水,脸色惨白,也是吓得不轻。
      
      “你不走,我们全部都会死在这里!”颜辛楣厉喝,“快些回去派人来!”
      
      半夏扯着她的袖子猛摇头,无论无何她不会留姑娘一个人在这里,等于是将她送入杀手的刀下。
      
      永宁坊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急促的马蹄声踏破寒冷的空气。
      
      她不能再犹豫下去,否则杀手对孙行下手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抿着唇,眼中一丝决绝的光芒闪过。“孙行,快马加鞭一定要安全的赶回镇国侯府。要不然你家姑娘这条命便保不住了。”
      
      说话的同时,扬手分开轿帘,她纵身从马车跳了下去。马车速度太快,她迅速的抱着头在地上顺势一滚,安全无虞的着地。
      
      颜辛楣看着马车绝尘而去,半夏惊慌的哭声响起,眼泪汪汪的看着杀手一步一步转头向着颜辛楣走去。
      
      那人从车顶上跳下来径直向她走来。颜辛楣虽不知为什么要杀她,不过现在保命要紧,她一动才发现脚踝似乎扭伤了。
      
      但现在似乎顾不了这么多,颜辛楣远远的看着杀手将脸蒙住,手腕翻转,袖中现出一把薄寒的匕首,大步阔首便向她走来。
      
      颜辛楣第一次直面死亡,心中也没那么镇静,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去,只希望孙行的脚步能快些,镇国侯府的人手能早些来到。而她,只要撑过这段时间便安全了。
      
      对方是个男子,虽然体型不魁梧,但毕竟是习武之人,脚程都比她快上许多。不会一会功夫便离她很近了。
      
      颜辛楣额上冷汗迭出,脚上的疼痛加剧,她方才一直绕来绕去就是希望能甩掉身后这个男人,可见是她太天真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几乎就到了跟前。颜辛楣靠在拐角处,几乎站立不住,她甚至能感受到来自杀手森冷的气息。
      
      她若是死在这里,便是老天给她开了个极大的玩笑,辛辛苦苦让她重活三世,到头来却是被一个连容貌都没看见的男人给杀死。岂不是太过可笑。
      
      她扶额,无奈的笑着。忽然听到远处而来的马蹄声,虽然小,声音却越来越近。
      
      颜辛楣一喜,显然是有人向着这里来了。杀手一顿,明显也是听见了,他没有迟疑,加快了脚步,一探手便稳稳的抓住了颜辛楣的手臂。
      
      她正要往前出去,只觉得寒冷如铁爪般的大手忽然紧紧桎梏住她,使了大力要将她拉入小巷里。
      
      她心中升起恐惧来,马蹄声迫在耳边,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恐怕她真的会死在这里,不,她不甘心,重来一世,怎能这样轻易死去!
      
      也许是求生意识太过强烈,颜辛楣冷冷的看着那柄匕首向自己脖颈刺来的时候,闪身一躲,居然险险躲过了。
      
      刀锋擦着她臂膀而过,刺破空气的刹那也划破了她的衣袖,血很快从里面浸染出来,染红了白色的梅花暗纹锦缎。
      
      “救命!”
      
      她不顾形象的嘶声大喊,到是让杀手一怔,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她使了全力一甩,居然挣脱了杀手的桎梏。
      
      机会只有这一次,颜辛楣像支箭般窜出去,张大双臂拦在疾驰而来的马车前。
      
      “在下被歹人所威胁,望阁下略施援手。”她说的诚恳,丝毫不怕飞驰的马蹄会将她踩踏成一堆血肉。
      
      突然跳出个蓬头垢面的男子,左手臂膀还鲜血淋漓,马车夫显然是被吓住了,脸色惨白的勒马,扬起的马蹄就悬在颜辛楣的头顶,险些踏下。
      
      “爷,外面有个脏兮兮的男子说是被人追杀,可要相救?”
      
      “哦,让他上来吧?”声音低哑,带着某种魅惑。
      
      颜辛楣就差没拜佛求神了,要是这个人不救她,后果不堪设想。
      
      “我家主人说,可以让你上车。”马车夫显然是不明白自家主子明明是那种显示不管的人,怎么今日倒是大发慈悲了。
      
      颜辛楣松了口气,不管里面这里面这人是谁,也总比外面杀手来的好,她一个镇国侯府姑娘的身份,到底还是有些威慑力的,量他也不敢做些什么。
      
      她挑帘上车,余光瞥见隐在拐角处的那男人将刀锋隐藏,转身离去了。
      
      “谢谢这位公子。”她笑着抬头,笑容僵在唇角。
      
      “好脏的小野猫啊......”
      
      马车里的男人锦衣华服,着茶色白鹤罗织锻圆领袍,头戴乌纱折上巾。俊朗无双的眼眸里盛满笑意,此时正直直望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3)(ε ̄ *)谢谢看文的姑娘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