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上花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次相遇

      府中夜宴尚未开始,前厅有陈氏忙着,虞氏正打算回屋子,忽见前方一青年男子,着墨绿锻团云纹的对襟袍衫,袖口用银线绣着半开的忍冬花,眉目清秀,看见虞氏,点头道上一句:“夫人安好。”
      
      虞氏愣住,道:“你不是同妙妙在枫亭中下棋,怎生来了这里?”
      
      陆禹怔愣住,不解道:“我随父亲来府中给伯父祝寿,这不是正要往苏慕阁走,夫人难道也是从那边过来的?”
      
      卓妈妈大惊失色,心知定然坏了事儿,再一看虞氏的脸色果然不好,脸上也浮现出隐隐的担忧起来。恰在这时,有朱衣的小丫鬟从垂手的拱门处急急忙忙的跑来,看见虞氏慌张道:“夫人不好了!”
      
      “放肆,夫人好着呢!小蹄子混说什么?”魏娘训斥道。
      
      朱衣丫鬟也是被吓着了,脸色苍白,“是姑娘们不好了,三姑娘和四姑娘在佘院落水了。”
      
      虞氏一听险些晕过去,脸上因激动浮现出一抹红晕,魏娘连忙扶着她,这才稳住身形。陆禹闻言也是大惊失色,却强制镇定道:“夫人请放心,我这就去看看。”言罢,竟也是失了平日的沉稳,长腿一跨,便往佘院的方向去了。
      
      虞氏稍稍平静下来,又恢复端庄之姿,万不能因为动气而伤了腹中的那个孩子。她冷静下来,语气有些冷:“卓妈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在枫亭下棋么,怎会又落到佘院的沁水池中了。”
      
      卓妈妈也是焦急之色,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虞氏甩袖也不理会她,心急火燎的往佘院赶去。
      
      佘院里,颜辛楣和颜辛夷已经被仆役救了上来,一大群的人围着嘘寒问暖,颜辛楣尚且清醒,呆呆的坐在地上,像是被吓的失去了魂魄,然而颜辛夷却是已经不醒人事。
      
      这一场变故来的措手不及,镇国侯府一片混乱,颜四姑娘不省人事,丫鬟婆子们都着急的按压着她的肚子,让她把喝进的水全数吐出来。
      
      银朱赶到的时候,颜辛楣正在瑟瑟发抖,看见她的第一句便是:夫人怎么样了?
      
      银朱抿着唇,紧握着她因冷而颤抖的手指,低声道:“姑娘放心,有卓妈妈陪着,夫人没事儿。”
      
      颜辛楣松了口气,又愣坐在地上,如墨色般长发散落下来,紧紧的贴着后背和脸颊,更衬得一张小脸更加苍白。她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的衣裳,出来的急来不及穿披风,只有单薄的烟罗软纱对襟襦裙。此时在水里这么一浸,纤细的身材显露无疑。
      
      岸边上立着的那人,仍是冷眼旁观一切,但那双眸子却是炙热的盯着她。
      
      “无耻!”颜辛楣打着颤吐出两个字。
      
      那人闻言一笑,黑沉的眸子也染上笑意,顿时融化冰雪似珠玉光华流转般,他无声开口:“彼此彼此。”
      
      眼前的女子紧紧抱着自己的身子,有红袄的丫鬟拿来大氅给她披上,正准备扶她回屋。她回头堪堪的一眼,被水汽氤氲的眸子少了那份冷冽,却多了些温和,颤颤发抖的模样,看上去娇弱可怜,这幅模样倒像个规矩的世家姑娘。
      
      颜辛楣被银朱扶着站起身来,颜诸也在这个时候赶到,脸色不显威严却透着隐隐的怒气,他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颜辛夷,再冷冷一瞥浑身湿透的颜辛楣。
      
      “这是怎么回事!你和辛夷好端端的来这里干什么?”
      
      颜辛楣被冻得牙齿打颤,加之身子还很虚弱,她无力的倚靠着银朱,淡淡的瞥了一眼颜诸,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正在这时,一声惊喜的声音响起:“四姑娘醒了,肚子的水全部吐出来了!快来人,扶四姑娘回屋!”颜诸明显被这声音给吸引过去,他大步一跨,越过颜辛楣去查看四姑娘的情形。
      
      颜辛楣垂下眼眸,并未回头,只淡淡道:“走吧。”
      
      身旁那男人还在,看来是不打算离开的样子,颜辛楣也懒得管他,径直从他身旁走过。熟悉的松柏之香顿时扑面而来。
      
      正在这时,忽然听得身后微弱的声音,一字一句道:“我与楣姐起了争执,楣姐不小心推了我一把......”话至末尾又渐渐听不见了。
      
      “父亲,楣姐不喜欢我,要置我于死地,那位紫衣大人都看见了!”最后一句话,竟是挣扎着起来,厉声一指。
      
      现在颜辛夷这样虚弱,她却一声不吭的走掉。怎么来看都是她的嫌疑要大多。可是她毕竟是颜府的嫡女,父亲在官场这么多年,很多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那么这些事颜诸心中多少也有个数。
      
      颜辛楣脚步一顿,她离那人只有一步的距离,她扬起下巴,轻蔑的笑笑。
      
      说你呢?看见我推她了么?
      
      清清楚楚。
      
      有多清楚?
      
      全部。
      
      他笑笑,颜辛楣也笑笑,眉梢眼角都是温润的笑意。两人无声之间,眼神交汇了几回,终是无言。她方才擦身而过,池水浸染的冷意散发在她的周围,令他觉得她带起一阵阴冷的风。
      
      他望进她眸子里,白似苍雪,黑如曜石,干干净净,似乎一眼便望到了眸底。可是他知道,这女子的笑容极淡,却始终让人捉摸不透,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颜辛楣朦胧的眸子里忽然褪去冷意,她挣着半夏的手腕回身道:“四妹混说什么?我大病初愈,腕力虚浮,怎么将你推的下去?”
      
      颜诸这才回首,看见槐树下立着的高大的男子,眉目如刃,直直的剜进他的心里。颜诸一愣,俯身道:“您来了这里么?”
      
      “本王觉得侯爷的院子布局别具一格,于是四处走动走动,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侯爷莫要见怪。”那人开口,不如当日那般阴沉,反而是沉稳有力,有着上位者特有的气质。
      
      颜诸见他也恭敬起来,笑道:“真是让訾王爷见笑了,鄙府一点私事扰了王爷的清宁。王爷前厅请。”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颜辛楣微愣,訾王?不是说在南靖么,怎么回来了?她对着这个訾王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是大齐骁勇善战的大将军,亦是当今圣上最小的弟弟,圣眷加身,很得皇帝的喜欢。
      
      訾王爷颔首,转身往院外走去,忽听见身后撕心裂肺的声音,“王爷,你替做主啊,小女子被家姐推下去的时候,您明明全都看见了!”颜辛楣一愣,訾王也是怔住。
      
      “放肆!岂容你和王爷这样说话!”一向怒不形于面的颜诸也动了气,“暖玉,快扶四姑娘回屋,好生找个大夫看着!这件事等身子痊愈了再问。”
      
      颜辛夷眼中的星光忽然寂灭,忽然见訾王回过身来,嘴角浮起一个极大的笑容,她微愣,眼中的星火又重新燃亮起来,她期许听着他略带冷的声音道:“抱歉,我什么也见着。”
      
      言罢,拂袖转身离去,刚好看见一身蓝色锦缎对襟的陆禹正急忙的赶过来,清雅如高空月色,散发着淡淡温润的气息。他轻瞥,微冷的眸子沉了沉。
      
      颜辛楣还是一副苍白病弱的模样,冷冽的笑容浮动在唇角。他衣带翻飞的从她身旁擦身而过,身子往她身畔倾了倾,琉璃色的眼眸里流露出薄寒,他压低声音道:“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颜辛楣一愣,顿时咬牙切齿起来,她不需要欠任何人的人情!
      
      訾王听着她磨牙的声音,满意的笑笑,心情畅快的离去了。身后传来微弱的陆禹轻微的斥责声,却没有听见她的声音,想必已经是说不出话来吧。
      
      陆禹见佘院里手忙脚乱的一群仆役,颜辛楣苍白着脸,看见他来只是虚弱的一瞥,他心中泛起疼痛来,将她身上披着大氅裹得越发紧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急急的往苏慕阁的方向而去。
      
      颜辛楣只觉忽然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努力的抬起眼皮便看见紧皱眉头、怒气冲冲的陆禹,她忽然觉得心安,喃喃唤道:“陆禹,你来了。”
      
      陆禹抱着她的手力道收紧,低声道:“我不在的时候你还真是爱惹事,走个路也能跌进池子里。颜辛楣,你是真是不让我省心。”
      
      颜辛楣听着他低斥,心中反而愈加安心,耐不住渐渐模糊的意识,放心大胆的晕过去了。
      
      颜府这一出是午时,晚间的寿宴颜府如旧举行,只是颜诸的脸色总归不是很好,差人去问候两位姑娘几次,才放下心来。虞氏下午去看过颜辛楣几次,尚在昏迷中,又按捺不住情绪,抱着她暗自哭泣了几回,连卓妈妈都拦不住。
      
      虞氏心思细腻,性良善,最见不得自己的骨肉受苦。前段时间灵山寺那一出,已经惊吓了她一次,这一次颜辛楣尚未痊愈又跌入冰水中,着实把她吓得不轻。
      
      夜色暗沉,灯火迷蒙,颜府高挂着大红宫灯,映着高空弦月层层云雾,席间够筹交错,杯酒相碰声如高台上乐师指间跳跃而出的音符。颜府祝寿声不绝,颜诸的脸色也总算和蔼起来。
      
      宴席的阴影处,一双手正执着白玉瓷的杯子,那双手骨节修长却并不白皙,虎口处有些许的老茧,像是常年与兵器刀戟为伍,在战场的风沙打磨出来的伤痕。
      
      他漫不经心的晃动着酒杯,一双黑沉的眼眸仿若这夜色般迷离,仿佛灵魂早已不在此处。
      
      下属见他握着酒杯已有好些时辰,便提醒道:“爷,是在想侯府的三姑娘?”
      
      他摇晃酒杯的手一顿,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幽深的眸子盯得他下属有些发毛:“辰戈,有时候太聪明反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辰戈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道:“主子这么疼爱属下,哪舍得杀了属下呢?”陪了他出生入死十几年,主子的性情他还是摸得清楚的。
      
      祁珩白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你觉得那女人怎么样?”
      
      辰戈笑了笑,思索道:“您是说三姑娘,属下觉得很好啊,有胆识,又冷静,简直不是一般的世家姑娘,比寻常女子有烈性。”
      
      祁珩没说话,显然是有些认同,不肯定也不否认。辰戈见他沉吟的模样,忽然大惊失色起来,扬高了声音道:“爷不会想要娶了颜三姑娘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