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歌

作者:流莹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二章 衣阁受辱

      第二日。
      解忧想着要跟楚大哥出门自然不能丢了他的面子,何况听小帘说起,那墨衣阁可不是寻常人家进得去的,于是——
      站在门口等了许久的楚离墨见着她出来,吃惊的诧异了一回——果真是纯正的温婉凝人的小女子模样。
      “楚大哥,久等了。”
      酥酥的声音,麻了他一阵。
      习惯了她之前的直率,即便是第一次见面也不觉得她能这么娇柔文雅得的掐出水来,但现在,他镇定了一下心神——还是比较喜欢她之前的性子。
      “上车吧。”
      他率先上了马车,解忧走过去,有些为难了,以往她上马车是直接跳的,若是现在这么一跳的话,有点破相啊……
      好吧,不管了,跳吧。
      然后,楚离墨再一次领教了她性格蜕变,变脸对她来说似乎真的不是大问题。
      没办法,她在宫里生活了这么久,对那些妃子们是一个脸色,对琉璃那些亲近的宫婢们就是另一个脸色了。
      没法装了,解忧只得不高兴的托着下巴,车里气氛沉默,楚离墨许久才憋出一句,“冥姑娘这墨绿色的衣裳不错。”
      “这是小帘的。”她应声道。
      小帘是个侍婢,最好的衣衫怕也就是这件从未拿出过的新年衣衫了,所以,待会儿,也给小帘挑件好衣裳以作补偿。
      “楚大哥这么忙,怎还陪我一起?”她突然问道,昨儿晚上便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没理由。
      她也想不太明白。
      “我虽忙,却也要懂得忙里偷闲,何况墨衣阁本是家业之一,我顺便过去看看。”楚离墨解释道,又道,“怎的,冥姑娘不想我作陪?”
      “不是……”她摇头,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马车一路驶到墨衣阁,畅通无阻。
      上了三楼,有独自的小厢房,便有侍婢拿了好几款不同格调的布料上来,解忧摸了摸,这润滑的手感,上等布料!
      不过,应该很贵吧。
      若她只拿五十两来这样的商铺,怕是怕连这布料的一角都买不起。
      她念念不舍的放下,楚离墨没有一直陪着她,估计和店家商议什么去了。
      解忧便又去了二楼旁侧的衣展厅观赏了会儿,这二楼竟然也没个人,不免有些奇怪,今日生意不好么?
      她到处看了看,果然都是些好衣服,衣稠与皇宫内相差无几,但是做衣的款式与宫内大有不同,她大饱眼福,摸摸这件,看看那件。
      任何女子看到漂亮衣裳,自然很心动。
      突然看到一件宝蓝色的衣衫,她亮了亮眼睛,这衣裳图色,似是有点像云锦留仙裙,一双手赶紧过去摸,只是,另一双芊芊玉手比她更快,且两双手都抓住了衣衫一角。
      抬头,那是一个清秀文雅的女子,眼里却透漏出一股骄慢。
      那女子的脸在解忧脑中划过,解忧想了起来,是上次在墨衣阁竞猜的徐二小姐。
      “姑娘,这件衣裳是我的。”女子冷冷开口,似乎并没有认出解忧。
      “你说是你的,有什么凭证么?”解忧问。
      “凭我是当今太后的侄女。”女子毫不留情的拿开了她的手,将衣裳狠狠的抢了过来,推了一下解忧,女子身后的一个婢女也赶紧将那件衣衫给护在自家小姐怀里,嫌弃道,“这墨衣阁二层何时轮到这般粗贱的婢女上来。”
      “当今太后的侄女?”解忧一字一顿的念着这七个字,冷笑了一声,“侄女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当今太后的妹妹。”
      “你敢对当今太后不敬,竟不怕掉脑袋?”徒然听到解忧的话,女子挑了眉色,一张脸紧绷,既然是一个自己找死的人,她倒也不必留情了。
      “掉就掉,不过要脑袋之前,先把那件衣裳给我。”解忧倔强着一张脸,最不喜欢的便是仗着自己有势强抢东西的人。
      如若女子客气一点,她兴许会把衣裳送给她,不跟她抢,再说,她缺衣裳,可也不会真的为一件衣裳跟人翻脸。
      但有人不饶她,她还得好脸贴着别人么?
      女子身侧的那名婢女也是愤愤了,“你是哪家出来的贱婢,竟敢对我们二小姐大呼小叫,你不知我家小姐是谁?”
      “太后侄女,那又怎么样?”解忧看了那女子一眼,又冷喝道,“把衣裳给我。”
      侍婢气的不轻,“你这贱婢竟敢要我们二小姐的衣裳,你可知道这衣裳是二小姐定做,为在除夕之夜一舞,穿在皇上面前的,你敢跟我们二小姐抢,可是活的不耐烦?”
      “除夕之夜?”解忧皱了眉头,在那女子身上扫了两眼,“那夜是宫中家宴,你一个外人凭什么去?”
      “凭我家二小姐的姑母是当今太后,太后给二小姐留个位子,谁敢不答应?谁敢说我家二小姐是外人。”侍婢冷嗤道,“你这贱婢最好还是让着我家二小姐,若是我家二小姐一朝成凤,可别说未曾警告你!”
      解忧笑的更冷了,“在皇上面前穿,原来是想去勾引皇上啊。”
      “呸!你这贱婢不会说话啊!什么勾引,那是皇上喜欢,倒像你这样的,能被人看上,那才叫勾引!”侍婢咬牙道。
      女子没有插话,随这两人口舌之争,一副清婉凝人姿态的目光扫了解忧一眼,便仔细的欣赏起这件衣裳来。
      解忧心中微怒,太后留了位置给自己的侄女,这个中意思谁不明显,太后想让自己母家的女子在皇上面前显摆,想让皇上看中。
      皇上,皇甫衍。
      是,她又妒忌了,所以,她做了件特别蠢的事,不知是谁在案桌上放了一把剪刀,她飞快的夺了过来。
      “你、你做什么?”女子没料到解忧动作,微微惊叫,手一抖衣裳被解忧抢了过去,女子瞬即大叫,“我的衣裳!”
      宝蓝衣裳,瞬间被剪碎了几块,解忧很满意的丢到女子身上,“我不要了,给你。”
      “你!”拿着破碎的衣裳,女子气的说不出话来,声音微抖。
      侍婢也开始破口大骂,“你到底是谁家的贱婢,竟敢对我家二小姐如此不敬,若是让太后知道,定要治你死罪!”
      “治就治,我且等着。”解忧冷冷一甩袖,便要离开。
      “剪了我家二小姐的衣裳就想走,没那么容易。”侍婢拦住她的去路。
      解忧轻蔑道,“那你想怎样?”
      旁侧女子忽然嫌弃的丢了衣衫,推开自家侍婢,来了脾气,冷傲的走到她面前,“我要你,给本小姐赔礼道歉,下跪磕头!这事儿便算了,否则,本小姐让你出不了墨衣阁!”
      女子忽然来了脾气,后台硬,想说什么都成。
      “你跪不跪?”见她不动,女子咬牙。
      解忧冷笑,“我凭什么要跪你?”
      见她不动容,女子怒了,“绿真,把下面的家仆叫上来,给我绑了她,带回府中,本小姐要教教她,什么叫做规矩。”
      侍婢斜了她一眼,便叫了四个人上来,显然一副听女子吩咐的模样。
      “给我绑了她!”
      女子冷喝,家仆们便要上前动手,解忧后退,却有两人上前便死死抓住了她的手肘,她一时挣脱不得,女子上前,忽然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很清脆,解忧死死的瞪着她,脸色五指鲜红。
      女子见她还敢瞪着自己,还想要再动手,手已扬在半空。
      一道声音忽即从身旁传来,女子再次扬起的手被人抓住。
      “徐二小姐。”
      楚离墨放开女子的手,又对女子略微礼貌道,“这儿出了何事,竟惹得徐二小姐如此大发脾气?”
      女子故作的揉了揉手腕,“楚老板,这人在你这铺子里毁了一件衣服,本小姐看不顺眼,便替楚老板教训一番,楚老板可有意见?”
      “徐二小姐千金之躯,教训人这等小事何须轮到您来做,既然是本店出的事,本店自家全权会处理,定会让徐二小姐满意。”
      “那好,楚老板打算怎么处置?”女子偏头问。
      解忧挣扎着,手腕已红通了一遍,直线盯着楚离墨。
      他嗓音清淡,“放了她。”
      “什么?放了她?”女子指着解忧,冷着面容,似乎想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
      “是,这既然是楚某的店铺,自然是楚某说了算,楚某说,放人。”楚离墨很坚决。
      女子依然不饶人,“楚老板,可她毁掉的是本小姐的衣裳,那件衣裳我交了定金,所以我也有权利处置这个人,楚老板能轻易放过她,但本小姐不能,不给她一点教训,她便不知天高地厚!”
      楚离墨温厚道,“徐二小姐怕是看错了,这衣裳只是一件普通衣裳,徐二小姐那件,楚某方才已托人送去了徐二小姐厢房,徐二小姐不知么?”
      女子脸色更僵,“楚老板,当初你们给我说这件衣裳是独一无二的,现下这件普通的衣裳居然与我那件一模一样,这你们又怎么解释?”
      楚离墨笑了笑,“既然这件已毁,那徐二小姐的那件自然已是独一无二,楚某也没有说错。”
      “你……”女子无话反驳,忽即又狠狠道,“今日若是楚老板不处置这人,本小姐发誓,有朝一日,定要你们楚家开的墨衣阁没有好日子过!”
      女子认为自己是潜在的顾客,楚离墨再怎么护着这个不要脸的贱婢也决计不会与她翻脸,要知道,等她龙凤腾达,今日这句话定会实现。
      没有一个人会傻着与她作对,与如今的徐家作对!
      楚离墨皱了眉,撇了一眼解忧,却见她已不再挣扎。
      见他犹豫,徐昕昕忽即得意的笑了笑,家业再大又如何,敢跟皇室作对,不过皇室一句话,再大也会毁了。
      她有皇室撑腰,谁敢冒犯便是自讨死路。
      “如若是本公主让楚老板不要处置呢?”
      霸道的口吻,来自楼梯口。
      一袭雍华的绿衫女子缓缓从上头走来,淡淡的扫了一眼解忧,视线落在徐昕昕身上。
      徐昕昕冷然一颤,她自然知道眼前这位便是当今皇上极为倚重的皇姐,更是当今皇上眼前最炙热的红人,皇上虽还未登基,可对这公主的好当真是没话说,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与她结交。
      而徐昕昕入宫陪太后姑母时,有幸见过她一次。
      六姑娘走到徐昕昕眼前,冷了眼,“你想教她规矩,自己却忘了规矩么?即便是你祖父徐菱光见着我也得行礼,怎么,谁借你的胆子藐视皇家权威?”
      一个官家小姐,一个皇室公主,谁大自然一眼分得出来。
      听言,徐昕昕忽然一软,一礼低了下来,“臣女叩见公主,公主千岁。”
      “徐姑娘果然是个通透达理的人,难怪太后如此看重你。”六公主很满意,转了个身,“平身吧,要是跪久了,传到太后耳朵里,指不定说是本公主欺负了你去。”
      徐昕昕战战兢兢起来,闪烁着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这位六公主,总觉得瘆的慌。
      她更不知,这墨衣阁背后的靠山,会是这六公主,以后想惹怕也是不能了。
      “不过,想做皇上的女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又岂是一件衣裳可以决定。”说道这,六公主无意间撇到解忧,又道,“做本公主的弟妹也不容易,不过在没有定下来之前,本公主劝一些人可要安分守己一些,陪在皇上身边的应当是些知书达理体贴皇上之人,而不是些骂街泼妇蛮横无理的女子。”
      “谨记公主教诲。”徐昕昕艰难咬牙,听到泼妇两字已是脸色发青。
      六公主问,“那徐姑娘还要处置她么?”
      徐昕昕笑道,“公主在此,臣女不敢多嘴。”
      “那就放了她吧,本公主看着她在此也心烦。”六公主摆摆手。
      徐昕昕赶紧对家仆招手,“赶紧放了她!省得在这儿碍公主的眼。”
      身上没了束缚,解忧只冷冷的瞪了徐昕昕还有六公主一眼,便走下楼梯。
      楚离墨踱了一眼六公主,旋即跟下楼,想过去与她说几句话安慰,手才碰到她的身体,便被她冷冷的打开。
      解忧站在门外边,望着头顶天空冷笑,“楚大哥和六公主的戏,演的真好。”
      看她的笑话,应该很好笑吧。
      泼妇?蛮横无理?
      说的是她冥解忧。
      想让她受辱离开皇上吗?让她明白皇上想要多少女人就会有多少女人贴送吗?还是想让她知道,想进宫的人多得是,她冥解忧算得了什么?亦或者想让她清楚,明面上能与皇上亲近的人,不会是她。
      她是黑暗角落里的人,见不得光。
      那又如何呢?
      当她是疯子好了,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什么都可以不顾。
      当她自作自受。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被一个女人扇了耳光,不过就是这个女人可以正大光明的陪他吃顿除夕饭,为了这点小事,她还不值得伤心。
      何况,伤心也没用。
      “冥姑娘……”楚离墨抿着唇,不知如何开口。
      看她落魄失魂的样子,心中也是略微不忍。
      “你是不是早知今日会有这一出?”解忧忽然回头望向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极度平静。
      空无一人的二层,相似的云锦留仙,还有,是时候到达的徐二小姐,还更偏偏说起除夕宫宴,场面甚大,可惜,有徐二小姐,没有她冥解忧。
      每一个,算得如此准。
      半响。
      他不说话,代表了默认。
      应该是六公主的主意,不然他不会无缘无故这般做,楚家家主,却也因为一个情字做不由己的事。
      她不怪他。
      她对六公主没有利用价值,对衍儿也没有利用价值,所以才会落到这个地步,徐家二小姐,家世背景,比她强太多,她能比么?
      如那日六公主所说,没有用的人,留在身边更无用。
      那,六公主对楚离墨呢?
      解忧不觉的想到这层,看着眼前这眉目如星的男子,他太富有了,他的富有,便是对六公主最大的价值,而他,愿意成为六公主的这种价值。
      她只觉得心底很冷,她以为,至少楚离墨与六公主之间,该有些许其他关系的,可原来,只有楚离墨一厢情愿。
      “楚大哥,我想楚宅我已住不下去,我会搬走,立刻。”
      “冥姑娘。”
      解忧没有再理身后人的着急脸色,飞快的奔跑了回去。
      她所有东西几乎都是楚宅给的,衣服被她扔了,钱也早已花光,她回楚宅也拿不了什么东西,将小帘的衣服折叠好,简单收拾一下。
      似乎,没什么留恋的。
      “冥,冥姑娘……”小帘也不知说什么好,见她脸上微微红的印子,也不敢多看,更不知发生了何事。
      解忧闭了闭眼,走出楚宅大门时,忽然想起什么。
      又跑到了后宅院子,屋子里静悄悄的,她站在外头,喊了句,“楚二公子。”
      屋子里没有回应,很静,似乎没人。
      “楚二公子那日没必要与我说抱歉两个字,我所用的一切都是楚家的,该说抱歉打扰的是我,我的确该滚了,也算应了楚二公子的话。”
      她静静的站着,过了许久又说道,“不过如若以后楚二公子发病疼痛难忍,还想要用我的血疗病,来找我便是,我不会在乎这一点血,就当还楚家多日的照顾之恩。”
      解忧也觉得没什么要说了,便走了几步。
      想着屋子里兴许是真的没人,最终又回头道,轻声说道,“楚二公子,如若你真的喜欢六公主,那就该尽你最大的努力去追,如果她嫌弃你,这种人不要也罢,如果她也喜欢,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不应错过。”
      就像她一样,自己想要的即便再努力也总是得不到,不是她没有勇气,而是此时此刻不敢有。
      她也想勇敢的爱一次,哪怕一次,桃花堂时,她还信誓旦旦的说,无论刀山火海她也要闯过去,与他在一起,可是,一道遗诏,便能把她打回原形。
      她没有办法。
      再看了那屋子一眼,最终,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屋子里,脸色发白的男子浑身抽搐不已,手指不尽颤抖,却紧抿着唇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他最怕,别人见到他这个样子。
      没有任何征兆便发作,没有征兆又消失。
      无论是谁,都不能!
      但她的话,他却听进去了。
      六公主,那样聪明秀慧的女子,只能是他的一个梦,只有大哥才配得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