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此葱非彼葱,乃是“青葱岁月”之葱。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29125   总书评数:333 当前被收藏数:241 文章积分:59,674,90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扯淡么这不是
    之 文学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34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大雪压青葱

作者:微笑的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良好的人品发作,来写推荐,以示在下不仅仅会写小白文。
      按约定俗成,四九年前称“现代”,四九年后称“当代”。
      本文推荐的是“当代”中特定时期的作品,即所谓挣脱政治枷锁后的文艺复兴时期,也有五十年代的。□□被跳过了,因为“昨天神圣得要掉脑袋的事情,今天可以转化为笑谈”。
      主要是短篇,因为短篇好上手。
      另外请文学系的同志们包容,把在下当个屁,放了吧。
      
      题诗:
      一声汽笛振人心,
      车轮滚滚向峻岭,
      手握镐头修涵洞,
      换来满园○×情!
      同志们,
      来相会,
      齐牵手,
      共患难,
      处处都是新战场,
      一样苦来一样甜,
      锣声急,
      鼓声催,
      要做那,破土出芽小葱苗,
      要做那,文艺标兵同人女!
      
      好诗呀,好诗也!话说此好诗与本文关系不大。
      言归正传,在下小时候家贫如洗,基本上处于山林中放养的状态,因为饲料充足,所以最大的乐趣便是望呆,而且热爱郑少秋远甚于我舅舅,理想是钓黄鳝——钓了黄鳝去卖钱,拿了钱去买肉,买了肉红烧,第二天继续钓黄鳝。
      这终于震撼了我那文学愤青的爹地和曾经是文学愤青的爹地的爹地(这充分告诉了成长在知识分子家庭的同志们,你们不是最惨的,我们才是最惨的)。
      顺便说一句,如今网络上的愤青大部分语言贫乏内心萎顿,看他们说话像是破刀挫木头,苦不堪言;真正的愤青思维犀利,带着悲壮的自我倾向,痛恨一切官僚积习,永远都学不会心灵妥协,且到了五十、六十岁,还是愤青。
      现今很多名人都是愤青出身,尤其文化界最多,不信可以去听听他们说话,依旧青春无悔饱含激情。
      话说到此打住,总之在下暗无天日的阅读生涯就这么开始了。
      在下一直觉得,逼小朋友背古诗不残忍,逼小朋友背《土法炼钢》才是真残忍!在下至今还记得原铁水成分:矽1.4%,锰0.8%,磷小于0.06%,硫小于0.04%……对不起跑题了。
      总之,阅读的结果是在下从小写作文假大空,且云山雾罩,拿给未夕看她是要抽我的。
      但如今再捧起那些泛黄的书籍时,在下流泪了,不为别的,只为感动于当年那脑残志坚的奋斗精神,那在晨曦中闪光的理想(黄鳝),那在苦闷中彷徨的心灵,那攻不破的、信念的堡垒!
      谨以此文献给后来的,为追求理想而苦苦奋斗的青年!
      
      《秋雪湖之恋》——石言
      石言听起来很陌生?继续说就不陌生了——《柳堡的故事》,“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转哪,蚕豆花儿香呀麦苗儿鲜……”
      石言就是小说《柳堡的故事》的作者。
      《柳堡的故事》可以说写了一场纯朴的爱情,《秋雪湖之恋》也写了爱,更深沉,更震颤心房。
      小说来源于作者的亲身经历,□□中石言被扣上许多“帽子”下放到干校,而后到部队农场。……这是我们国家特有的一批作家,他们从难以言说的年代中走来,经历过运动、拭血与惊心动魄。
      农场就是故事发生的地方,“秋雪湖”。
      秋雪湖有一群年轻的战士:一个班长,一个副班长,三个战士,还有九头牛,四十多口猪,一群鸡和一只猫。
      战士们半夜出击,抓获了偷稻草的贼,却是一个被地方恶霸(却摇身一变成了最革命的)逼得走投无路的、苍白枯瘦的姑娘,一个“五一六”□□分子的妹妹。他们收留了她,将她假扮成小战士,一有风吹草动,赶忙藏起来。
      但这不是一个喜剧,这是个一群普通士兵在特殊年代中,保持着应有的正义与清白,保持着对信仰的忠诚、对弱者的同情、对丑恶的怒视,以及对牺牲的义无反顾的故事。里面还有一场那么真心实意,又那么悲惨的爱情。
      小说基调沉郁,背景是深秋、落雪、冰湖、惨淡的芦花(当然这是有象征意义的),好在结尾光明,给人希望。这也是当时小说的特色,在下剽窃一句话解释就是:“经受过磨难的人,总是坚信有一缕阳光会照在自己身上”。作者是这样,他笔下的人物也是这样。
      小说文字质朴,应该说带着老一辈文学家特有的质朴,甚至找不到一个多余的形容词。
      作者石言,老爷子革命一生,抖落硝烟,恭恭敬敬写小说,写金戈铁马,写人间温情,写青春恋曲,写壮哉军旅,老爷子有云:“我虽然已经进入老头儿的行列,还想和青年同志们一起努力”。
      《秋雪湖之恋》,向老头儿致敬。
      老头儿逝世于2002年5月22日。
      
      《百合花》——茹志娟
      这篇似乎是必修课文,反正家母当年的课本上有,在下也是从那里看的。
      八卦一下,茹志娟就是作家王安忆的母亲,只不过相比王安忆,在下更爱茹奶奶的典雅。
      首先谈“十七年文学”。
      “十七年”大致是指1949—1966年,这十七年中,产生过一大批文学作品,对于它们,到今天已经有了较为公正的评价:虽然无法回避政治,风格划一单调甚至偏执粉饰,但仍不乏有火光迸发。
      茹志娟就是火花之一。
      茹志娟的文风委婉、细腻、温柔,色彩柔和;她的作品也是故事简单,情节单纯,你要她去写波澜壮阔的斗阵场面,不可能。
      《百合花》的故事就不赘述了,背景是一场激烈战斗的间隙,主角是卫生员的“我”、带路的小通讯员,以及村庄里刚过门的新媳妇——哪一个都不是大人物。
      但其实哪一个都是大人物,抢救伤员的“我”,十几岁便牺牲了的小通讯员,将最珍贵的嫁妆放入小战士棺材的新媳妇——善良、纯真、感人至深。
      对了,最珍贵的嫁妆就是一床洒满百合花图案的新被子。因为伤员会发寒,小通讯员便挨家挨户去借被子,就是新媳妇觉悟低,好说歹说不愿意,害得人家气鼓鼓回来。
      问题是在下有些不同意课本上的解释,很刻板。话说如果现在面前站着一位语文老师(最好还是小学的),在下一定恭请他抄写本文中的词组一百遍呀~一百遍。
      课本上说:“在英雄的思想光耀映照下,新媳妇的境界产生了升华 ”,“一个农村妇女的思想在新生活光辉的感召、激荡下达到了新的高度”。
      ……不知各位怎么想,在下觉得这种结论似乎藐视了人性本身的美好。
      不管如何还是应该亲自去阅读,然后感谢茹志娟留在人间的这清新湿润,仿佛山中翠竹般的文字。
      
      同志们,请待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下失眠,忍不住荼毒各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