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您就嫁了吧

作者:奶香琉璃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铲除情敌

      转天清晨,风墨顶着俩黑眼圈来到后山的静心亭,见小七正在那里摆放各类糕点,而且全是战筝爱吃的。
      “你这是给少主准备早餐?”
      小七很简洁地回答:“对。”
      “哦,你起得可真早。”风墨有些难以置信,他试图转弯抹角打听昨晚的事情,“那个……昨天半夜你听到少主的歌声了吗?”
      “嗯。”毕竟战筝就是给自己唱的。
      “……你感觉如何?”
      “好。”
      风墨坚信,正常人是说不出这么昧良心的话的,但如往常一样,他的关注很快就偏移了:“小七,你能不能别一个字一个字和我沟通?你哪怕说两个字呢!”
      小七漠然点头:“可以。”
      “……”
      身为天生门的右护法,战筝的损友,风墨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未来的“少主夫人”搞好关系,所以纵使小七并不爱搭理他,也不妨碍他继续不屈不挠地交流。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风墨,玉树临风的风,惜墨如金的墨……”
      “煽风点火的风,胸无点墨的墨。”娇媚女声从不远处传来,回头见红莲摇曳多姿走到面前,顺手戳在对方额头,“少得瑟,待会儿被少主看到又免不了一顿胖揍。”
      风墨深感委屈:“我只是为了增进感情而已,什么都没干,不信你问小七——小七你评评理。”
      小七的眼神冷冷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一圈,而后沉默转身,满透着不乐意参与谈话的低气压。
      “我发现他好像对少主和咱俩搞双重标准。”风墨低声嘟囔,“一见少主像温顺小绵羊,一见咱俩就变成孤狼,你我怎么就那么不招待见呢?”
      红莲嗤笑:“是你太蠢没有搭讪的天赋,至于我么……只对值得下手的对象感兴趣。”
      “所以我该感谢你不想对小七下手吗?”
      “……哎呦少主,你下次能不能别这么神出鬼没的?”
      战筝环着手臂站在原地,闻言抬眸横了她一眼:“有那瞎白话的时间,倒不如去训练训练教中成员,你瞧瞧现在女成员每天就知道下山勾汉子,男成员倒头一睡怎么叫都叫不行,都是你俩带坏的!这还有个魔教的样子吗?”
      “哪里有自称魔教的?少主你真是心大。”红莲一撇小嘴,拧腰摆臀走过去,想要用自己的波涛汹涌来安抚小主子暴躁的情绪,“我们没给下面做好榜样,你和教主不是也没给我俩做好榜样,何必掰扯来掰扯去呢……诶你要干嘛?”
      小七用茶壶在她和战筝之间隔开一段距离,转身把盛点心的碟子递到后者手里:“吃早餐了。”
      “喂你能不能别这么煞风景?”红莲不满于自己和少主的亲热举动被无情打断,“先等我们抱完不行吗?”
      “不行。”
      “孽障!还没哪个男人敢这么对我说话呢!”美人炸毛了。
      风墨拦腰抱住她向后拖:“知足吧,他一下子就跟你说了两个字,刚才都是只用单字回答我的。”
      “这是什么需要高兴的事情吗混蛋?”
      战筝只是在旁边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笑着看他俩,一面任由小七把玫瑰酥喂给自己。
      “多大岁数了?丢不丢脸。”
      红莲叹气:“少主你这样纵容他,会让我俩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再废话我就真把你俩抛弃了。”
      “……哎呀人家错了,这么敏感的话题怎么能随便说出口!”
      好在战筝对她的撒娇一向免疫,干脆利落用点心堵住了她的嘴:“歇会儿吧你,大不了我给你放半天假,看你这黑眼圈重的,回去补觉!”
      红莲心道还不是因为你大半夜扯着嗓子鬼嚎,除了你身边那位谁还敢睡觉?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远处就传来了手下喜气洋洋的禀告声。
      “少主——教主请您去选妃!”
      风墨刚喝进去的一口茶瞬间喷了红莲一脸,而后理所当然换来了一顿胖揍。
      小七原本想把战筝抱到腿上搂着她坐,结果愿望破灭了,顿时一脸失落地松开了手,谁知战筝反应比他还强烈,手中的玫瑰酥去势如电,正中那名成员的大饼脸。
      “选什么妃?你民间戏本看多了?信不信我扣你奖金!”
      “……”莫名其妙挨了骂的手下表示心好累,不过也正常,反正都习惯了。
      战筝敏锐察觉到了小七的低气压,回头纵身一跃,像只大布娃娃似地挂在了他脖子上:“别生气,都是我老爹的幺蛾子,咱这就去把那些妖魔鬼怪斩于马下,他们想勾搭我,还早了八十年呢!”
      小七的脸色这才略有缓和,当即反手箍住她的腰,令她在自己肩膀上稳稳坐好:“听你的。”
      风墨和红莲全程黑脸围观,腹诽当众秀恩爱的都不要脸。
      
      当战筝被小七抱着来到大堂时,战千里已经在那里等候许久,连茶水都续了三四次了。
      “死丫头,你那两条腿是摆设,不会自己走路吗?”
      “有人愿意抱着我,我还走什么路?”她鄙夷地飞了个大白眼过去,“没有感情生活的老男人,怎么能了解神仙眷侣的幸福?”
      战千里虎目圆睁:“我从未听说谁家的神仙眷侣是一对矮子和傻子!”
      “……死老头你再提这件事儿小心我拔光你胡子啊!”
      “看老子锯断你的短腿,让你再嚣张!”
      “来战!”
      父女俩一旦开启嘴炮技能就再也停不下来,基本上能达到忘乎所以的境界,以至于根本忘记了不远处还站着四名等待挑选的江湖人。
      “呃……抱歉打扰一下,这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教主千金吗?”
      战千里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貌似冷落了客人,不过由于余怒未消,他只气哼哼回了一句:“她才不值千金,俩铜板就够了。”
      “那我给你俩铜板,你放我自由怎么样?”战筝不耐烦一指那边四人,“这都谁啊?你从哪寻摸来的二手货?”
      “注意素质!此乃梅氏四杰,出身盗贼世家,盗贼界的翘楚,是天生门值得信赖的盟友!”
      最左边的黑脸壮汉拱手行了一礼,粗声粗气道:“在下梅辛。”
      堪比麻杆的瘦高个儿紧随其后:“在下梅斐。”
      自始至终兰花指就捏在腰际不曾放下的小帅哥,媚眼一飞娇俏万分:“在下梅瑙仁。”
      最后那个长了张大众脸的男人很认真道:“在在在……在下梅,梅,梅楚溪。”
      红莲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鼓掌:“好!好名字。”没心没肺没脑仁没出息,这四兄弟也属极品了。
      战筝不屑轻哼,随即搭着小七的肩膀向后看去,在将正脸完全暴露在梅氏四杰视线中的一刹那,她翻书似地迅速敛去凶恶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天真而甜美的模样。
      “哇哦,看上去都很不错呢!”
      战千里:“……”
      她指挥小七带着自己走到对方面前,猝不及防伸手,掰开大哥梅辛的腮帮子,往里面瞄了一眼:“咦?牙口真好,带嚼子干活应该也很轻松吧?”
      “……混蛋丫头!你再用这种评价驴的语气跟人家说话,老子撕了你!”
      战筝才不搭理自家老爹在吼些什么,她无视掉梅辛控诉的眼神,径直走到二哥梅斐旁边。虽说对方身高逆天,但鉴于她坐在小七的肩膀上,所以很容易就看清了前者的脸,沉默半晌,不禁惋惜摇头。
      “除了眼睛太小,鼻子太塌,嘴唇太厚,麻子太多……你长得还是很英俊的。”
      梅斐悲愤捂脸,蹲到一旁顾自神伤去了。
      成功打击两名,战筝继续向很明显最难搞的三弟梅瑙仁进发,至于为什么是最难搞的呢?很简单,因为她需要强行按捺住暴打这娘娘腔的冲动。
      “嗯,单从长相上判断,还算个美男子哈。”
      “谢少主夸奖。”梅瑙仁顾盼生姿,一个劲儿用眼神撩拨她,“不仅如此,在下还会洗衣做饭刺绣缝纫,各方面功夫都绝佳,保准能把您伺候得服服帖帖。”
      战筝无论怎么琢磨“功夫绝佳”这四字都异常别扭,不过她没有深入探讨下去,只是模棱两可地点头:“哦,但你本职是个盗贼啊,说说看,平时都喜欢偷些什么?”
      梅瑙仁掩唇娇笑:“什么都偷,只要是相中了的就偷,其中最擅长的,是偷心盗情……”言毕捏着兰花指的那只手开始蠢蠢欲动,图谋不轨地想要摸向她的脸。
      然后只听“咔”的一声,他的手就被小七面无表情掰折了,小七甚至还很体贴地把战筝向上托了托令她坐稳,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当然前提是忽略梅瑙仁的惨嚎声。
      战千里已经准备冲过去揍自家闺女了,顺带着揍那个助纣为虐的臭小子,然而关键时刻他却被风墨和红莲一左一右扑倒,两人一个扇风一个揉肩,反正就是不许他瞎掺合。
      眼瞅着前三兄弟接连败下阵来,老四梅楚溪有点发毛了,双手互搓不断后退,满脸写着“我很怂不要伤害我”一行大字。
      “要不我先别,别,别……”
      战筝邪气挑眉:“别娶我了?”
      “别这么快,娶你。”
      “你还嫌时间紧任务重呢?”她不怒反笑,“说得好像我已经相中你了一样啊!”
      梅楚溪偷偷抬眼打量她的神色,愚蠢地确定了她并未生气,于是长出一口气继续说:“在那之……之前,我们应该先互相摸……”
      “啪”的一声脆响,是小七再度出手帅气扇耳光:“你敢。”两个字,暗藏杀机。
      战筝笑意更深:“下次别这么用力,手多疼啊——诶,你说说,打算摸哪?”
      梅楚溪泪流满面:“摸,摸一下……彼此的具体情况。”
      “哎呀。”她不走心地叹了口气,侧过头去看小七,“咱俩冤枉人家了。”
      小七很配合地点头:“嗯。”
      “不过也没关系,他会原谅咱们的。”战筝大言不惭,“一看他就是个宽厚友善的年轻人,没道理计较这些细节。”
      梅楚溪:“……”
      那边的战千里已经气得快晕厥,无奈红莲就挺着□□站在他面前,还一直往前靠近,他稍微一反抗就有调戏女下属的嫌疑,到那时肯定会被战筝抓住把柄大肆宣扬。情急之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掐风墨的脖子解恨,而风墨都被掐得翻白眼了,还不忘抬手像战筝比划了一下胜利的手势。
      战筝再度将梅氏四杰从左到右打量一圈,最终环着双臂慢悠悠开口:“其实吧,天生门是个海纳百川广结贤才的优秀组织,请四位不要因为看到凶神恶煞的教主大人,就对我教产生偏见……”
      梅氏四杰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我们明明是因为看见了你才会害怕!
      “夫妻做不成,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嘛,毕竟据我所了解,四位在江湖上也并不是太受欢迎,称得上是被那些正义人士所排斥的对象。”彻底打消对方的入赘计划后,她开始采取怀柔政策,“没关系,如果你们有意愿的话,可以加入天生门共同进步啊——盗贼这一行业,是有发展有前途的,有了良好的平台,不愁将来没作为,那时娶个如花似玉美娇娘还不是信手拈来?”
      她讲得好有道理,梅氏四杰竟无言以对。说句实话,如果她不是天生门的教主千金,他们也断不乐意娶这样的女人,和温柔贤惠不沾边不说,发育还极为凄惨,换谁谁不绝望?
      但若是能傍上天生门这一靠山,担任重职,以后荣华富贵唾手可得,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想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兄弟四人悄悄对视一眼,最后由大哥梅辛出来表态:“我等愿为天生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战筝点点头,似笑非笑看向身后的红莲:“去给他们安排工作吧。”
      “知道了小祖宗。”红莲妖娆多姿走上前来,一撩长发风情万种,“几位,随我来吧。”
      贼心不死的梅瑙仁笑嘻嘻凑过去,作势要握她的手:“今后免不了相互合作,还请美人儿多加关照。”
      “呦,谁跟你合作?想什么呢?”红莲伸出纤纤玉指推开他的额头,樱唇勾勒出轻嘲的弧度,“实不相瞒,就凭你们哥儿四个这三脚猫的功夫,只配从天生门的苦力先做起。少主给你们描绘大好前景,仅仅是出于礼貌,但达到那种程度究竟要熬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凭造化吧!”
      “……”
      “来,亲爱的们听我分配哦!老大去守仓库,老二去喂蛇,老三去清理茅厕,老四……会做饭吗?”
      “会一点……”
      “正好,最近厨子病了,你就负责伙食吧。待会儿我会把教主和少主的喜好口味告诉你,到时做差了可是要挨揍的。”
      “……”
      被压榨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眼看着红莲带领“霉”氏兄弟们离开大堂,石化良久的战千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他愤怒一拍桌子放声大吼:“孽障!老子辛辛苦苦给你找未婚夫,结果你就这该死的态度?!”
      “你那是给我找未婚夫?分明就是搜罗了几个便宜货故意来恶心我!”战筝一个高贵冷艳的白眼飞过去,“我能留他们干杂活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下次直接削胳膊断腿煮汤喝,看你还敢糊弄我!”
      “还不是你逼得老子饥不择食!”战千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乱用了什么成语,他只是抓狂地指向小七,“你看你找的男人,哪里有可取之处?”
      战筝“哦呦”一声,很挑衅地瞪回去:“人家年轻俊美武功高强,哪点不胜过你?你一满脸腿毛的糟老头子还敢叫板?”
      满脸……腿毛……
      “那他妈是胡子!”战千里揪着风墨的头发将其甩向旁边,一个恶狗……哦,饿虎扑食朝她袭来,“老子跟你拼了!”
      小七眼疾手快抱着战筝闪开,顺势扯过身后的翡翠屏风挡在了面前,只听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教主大人仅凭铁头就将心爱的收藏品撞了个粉碎。
      真是让人没法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梅氏四杰的名字我颇费了一番心思,为此还特意翻了一下诗经和宋词三百首(微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