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骑当千

作者:白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道子杨青月

      任知节从没有想过,那个有点儿刻板还老是被气到跳脚的老头儿任栋居然会有装病骗她来相亲的时候,长歌门下无数青年才俊变成了一堆堆卷轴,被任栋就塞进了她怀中,环肥燕瘦,任君挑选。
      如果强扭的瓜也甜的话,她是很乐意随便指一个青年才俊,让祖父任栋为她冲锋陷阵,攻下堡垒的,送她一条完美的爱情线的。
      
      她从任栋的屋子走出来,一只雀儿正停在院中银杏树光秃秃的枝头叫唤着,原本下棋的两位老人已经抽出琴来合奏,古琴音色深沉,余音悠远,犹如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在向旁人娓娓叙述,任知节并不懂琴,但此时听这完全不带任何杀伐之气的琴声,竟也觉得内心受过洗涤一般平静。
      她笑笑说:“两位老爷爷下棋没有比出胜负,便换做比琴了吗?”
      之前执白子的老人哼了一声,不作声继续弹琴,那之前执黑子的老人倒是停下了扫弦的动作,笑呵呵地说:“知节可是看过了任老的那些卷轴了?”
      任知节囧脸:“老爷爷,你们也知道啊?”
      “哈,任老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让他那个去了天策府学武的孙女嫁到长歌门来,这事儿长歌门人大多都知道。”那老人笑着说,“任老擅丹青,前段时间将长歌门内的青年才俊们一一画了个遍,我们,也就大概猜出来了。”
      想到自家祖父每逢见到一个青年才俊,便迎上去说“我观公子相貌英俊无匹,谈吐高雅无双,原为公子画上一像,公子可否愿意”,任知节只觉得心中汗颜,笑着说:“我爷爷就是瞎操心。”
      “这可不是瞎操心啊。”那老人道,“你父亲秋名自小身体不好,门中擅岐黄的老人们都道他活不过二十,任老也从不为此担心,秋名想学琴,任老便悉心教导他学琴,秋名从未有过心上人,他也不急,他道反正秋名一生短暂,不如随他所想去生活。然而后来秋名在二十岁时遇见了你母亲,竟奇迹般地挺过了那年冬天,过了几年又有了你,超出了任老的预期,也让任老觉得人生给了他太多惊喜。”
      任知节听那老人说着当年旧事,便走到了两位老人身边,一撩衣摆,席地而坐。
      那老人笑着点点头,又说:“任老啊,就是怕再失去了。”
      说着,便又与友人奏起了古琴,任知节仔细去听,平生第一次觉得琴音好听。
      
      当然,她决意找周宋算账的心也还是没有被琴音洗涤掉就是了。
      
      任知节找了院内打扫落叶的小童,问出了周宋的住所,周宋住得离怀仁斋并不远,可以说是相当近,得了空便常跑来怀仁斋跟住在这儿的老人们下棋奏乐,加之他性格讨喜,所以深得这些老人们的喜爱,可以说是长歌门老年之友。
      那个老人见她杀气冲冲地往周宋居所跑去,便笑着道:“知节饶周宋一口气儿吧,我还指望他过几天来陪我下棋呢。”
      任知节点点头:“放心,我会留他一只右手。”
      说着,她提着傲雪贪狼枪,便冲出了怀仁斋,怀仁斋附近皆是一些年幼小童,有些吃力地抱着瑶琴,有些捧着叠得高高的书卷,听见战靴踏在地上的声音,都移过视线往路的那边看去。任知节迈的步子极大,走起路来似乎带起一阵风一般,吹得她鲜红的战袍扬起,黑色的马尾在脑后摆动,周身带着一股与温润如水的长歌门女弟子大不相同的飒爽气息。
      几个女童竟看得有些痴,其中一个没注意身前,便一头撞在了同伴背上,手中的竹简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任知节听见声音扭头一看,便看见一个身着绿裙的女童正看着摔了满地的柱间,眼中泪光盈盈。
      任知节笑笑,走到她身边,弯腰将那些竹简一一拾起,放回了女童怀中,女童呆呆地看着她,眼中犹带泪珠,她笑着用食指轻轻拂去女童眼睫上的泪珠儿,道:“以后当心。”
      女童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中的枪,脸红了红,微微点了点头,便抱着竹简小跑而去。
      任知节看着绿裙女童害羞逃跑的样子,只觉得长歌门的软萌萝莉才是真萝莉啊,想想天策府那些动不动就用枪指着她鼻子说“知节师姐来战”的师妹们,她就觉得有些心累。
      告别了那群抱着书简的女童们,她没走多久,就走到了周墨所住的院落,还未进门,便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圆润轻柔的箫声,而箫声之中又有古琴相伴,丝竹管弦搭配精妙,原本颇为只让人觉得孤凉的箫乐中竟带着几分浓浓情意,饶是任知节不懂艺术,也能听出其中两个演奏者相通的心意。
      
      师兄把我骗来相亲,自己在这里乐乐呵呵地撩妹,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
      
      待一曲终了,任知节一把推开院门,学着皇甫惟明虎着一张脸,喝道:“周宋,你忘了你曾经对我师弟说过的话了吗,你说你的箫只随他舞枪而鸣,我只道你对我师弟情深不倦,愿为他冲破同为男子的藩篱,没想到转过身你便与人琴箫相和!我这就替我师弟来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呀!”
      刚刚吹奏完一曲的周宋:“……”
      任知节一抖银枪:“周宋,来战!”
      周宋青着脸,道:“所以我说我最怕的就是你了。”
      
      忽然院内传来一阵女子轻笑,任知节扭过头,便看见院中花架下坐着一个身材袅娜的女子,她一身绿裙,腿上还放着一把造型古朴的瑶琴,十指如春葱般纤长白皙,正轻轻地放置在琴弦之上,她面颊白净,只是双眼之上覆了一层绿纱,任知节只一看,便知道她的双眼估计已经失明。
      “这位便是任老家的知节姑娘吧?”那女子笑着说道,声音轻轻柔柔,如同春风拂面般让人觉得心暖,“我叫康念,你叫我阿念便是。”
      没想到周宋喜欢的姑娘是这种类型的,任知节朝周宋递了一个戏谑的眼神,便笑着走到康念身边,道:“阿念如果不嫌弃,叫我知节好了。”她的声音虽不似康念一般温婉动听,却天生自带三分爽朗笑意,一听就让人心生好感。
      康念嘴角弯了弯,正要说话,那边的周宋已经满脸嫌弃地说:“师妹,你简直讨嫌,不但打扰了我跟康念合奏,还真叫上了阿念。”说着他又小声补了一句,“连我都没有喊阿念呢。”
      任知节笑着拍了拍周宋的肩膀,说:“师兄,路还长,你加油。”
      
      晚饭任知节与周宋还有康念去了怀仁斋蹭饭,怀仁斋住的都是长歌门德高望重的老一辈,现在年轻一辈的长歌门人年幼之时都曾得过他们的教导,极为尊敬他们,于是,怀仁斋的伙食也算是整个长歌门中最好的。
      只是老年人大多口味偏淡,江南菜也以口味清淡为主,这让在西域游历数载习惯了啃孜然羊肉的任知节不是太吃得惯,不过鱼头汤倒是十分鲜嫩爽滑,她一口气喝了好几碗,周宋见她喜欢,便道:“这是千岛湖最著名的鱼头汤,我去鄯州接你的时候吃了几天羊肉,感觉自己都快变成一头羊了,还是靠想这鱼头汤才活下来的。”
      周宋这一提,她就想到了在龟兹吃到的烤羊腿,外焦里嫩,鲜香四溢,撒上孜然,香气可以从镇口飘到安西节度使府上,她咽了咽口水,问周宋:“千岛湖有羊吗?”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烤羊技术了!
      周宋路齿一笑:“有啊,在漱心堂。”
      任知节:“……”
      正在漱心堂过目近几日相知山庄账册的杨逸飞打了个喷嚏。
      
      冬日天黑得早,待用完晚饭,外面已经大黑,围墙外的灯笼都亮了起来,周宋要送康念回去,任知节摸了摸喝了太多鱼汤而鼓起来的肚子,也决定去外面散散步,任栋本担心她迷路找不到回怀仁斋的路,而周宋在他耳旁细语一阵之后,他便摸着胡子笑呵呵道:“好,好,知节多出去逛逛也是好的。”
      任知节一头雾水,看了看任栋,又看了看故作正经的周宋,总觉得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好像发生了什么。
      待出了门,任知节用手肘拐了拐周宋的胳膊,道:“你跟我爷爷说了什么?”
      周宋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我跟任老说,你多出门逛逛,说不定就能遇见你的命定之人,然后牵个青年才俊回怀仁斋呢。”
      任知节:“……”
      她默默地从背后抽出傲雪贪狼枪,而周宋早就嘿嘿笑着牵着康念溜之大吉,只留她举着一柄银枪,在灯笼橘黄色的暖光下静静伫立。
      一阵寒风卷着落叶从她身边吹过,她只觉得心好累。
      
      江南的冬夜带着似乎要钻入骨缝冷意,所以入了夜后,长歌门人大多都窝在屋子里捂着手炉看书,黄色灯笼照着的石板桥上空荡荡毫无一人。任知节走到石板桥上,身上银色的盔甲在夜色中闪过点点微光,深蓝天幕上一轮清冷的月,映照在石板桥下的湖水之中,水面微微漾开,水面上的月亮也微微摇晃。
      她在石板桥上站了会儿,便觉得盔甲上的寒意似乎要透过战袍侵入体内,她将脖子缩入领子内,便准备按原路返回,这时她忽然听到一阵琴声,与长歌门内大多弟子弹奏自娱毫无杀意的琴音相比,这琴音似乎携带了浓重戾气,每一扫弦都犹如一柄飞出的利刃,将身前敌人斩落于地。
      不像是江湖武斗,倒像是战场厮杀一般。
      难不成是门中弟子遭到了仇家截杀?
      任知节来不及多想,便纵身跃下石板桥,脚尖踏在湖面上,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将那水面上的月影打得支离破碎,她银甲带光,如同一支离弦之箭闪着寒光的箭镞,循着琴音传来的地方飞去。
      带着冬日寒气的劲风吹得她面颊生疼,她双目凝神,脚尖踏过湖面与长歌门片片青瓦的屋顶,然后停在一个偏僻的院落的屋顶上,月光如水,正照着院中背对着她席地而坐低头抚琴的黑衣男子,任知节方一落脚,他右手以一个潇洒的拂过琴弦,如同两军对垒时将对方将军斩于马下,马蹄纷乱,踏着扬尘,那一刀干脆利落,带出一串尚还温热的鲜血飞溅于半空之中。
      任知节听那琴音,只觉得体内热血隐隐澎湃,她握紧了手中的傲雪贪狼枪,直直望着那个坐在院中的男子。
      他手中的琴弦还发出隐隐的余音,他似乎呼出一口浊气,然后十指张开,按在琴弦上,余音渐归于无。似乎过了很久,寒意已经渗入战袍,让任知节不自觉抖了抖,他才开口,道:“姑娘喜欢这曲子?”
      他声音很好听,只是咬字很松,带着一点懒散意味,丝毫没有他方才琴曲中的肃然杀意。
      
      任知节从那带着阵阵硝烟的战场中回过神来,看着院中那个背对着她的黑衣男子,索性也学他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青色瓦片上。
      “对啊,很喜欢。”她说着,望向了那一轮清冷的月亮。
      她还是第一次听懂了一支曲子,那原本对于她来说当当哐哐犹如噪音的琴音此时竟像孩提时代为她讲故事的老者一般,为她细致地描述了一个又一个的场景。
      她移开视线,望向那个男子:“长歌门中人大多出入朝堂之上,竟也有你这样去过边塞征战的人吗?”
      那男子笑了一声,收起琴,缓缓站起身来,任知节才发现他身量极高,光看那个背影,她就觉得他与一般温文尔雅的长歌门人不同,像是一个在战场上拼杀多年的将士。
      “我连长歌门都没有出过,怎么会去过边塞呢。”他笑着说,侧过头望向任知节,任知节只能凭着月光望见他挺直的鼻梁,与带笑的眉眼。
      连长歌门都没有出过?
      任知节只觉得有些奇怪。
      他一手抱着琴,一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着道:“这一切,都是我在梦里看到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爷终于出场了!!!!!我写了3W终于把大爷写出场了!!!
    从没有踏出过长歌门一步,却在梦中浴血奋战走遍山河的大爷_(:зゝ∠)_
    啊,之前看错了,看成了杨逸飞738年二十七岁接任门主,其实杨逸飞应该是738年二十岁,正式从周墨门下出师,同年十八岁的周宋跟他一起回了长歌门,然后七年后,也就是745年,杨逸飞二十七岁,接任长歌门门主。本文故事发生于742年年末,所以这个时候的杨逸飞是二十四岁,还没有成为门主,而是还在门主杨尹安、松先生以及李白的考验之中。谢谢Altrouge的提醒,我先睡个觉起来就把前面的部分修改修改_(:зゝ∠)_
    ……不过这时候的大爷也是三十二了啊……心塞,大家就当大爷还是个年轻公子哥儿吧,把年龄糊掉,都糊掉!
    我不知道周宋是在康雪烛事件发生之后才知道康念身世,还是在康念刚入门就知道了,不过知晓康念身世的只有周宋还有尹放两个人,所以我倾向的是康念在得知父亲康雪烛犯下滔天罪恶,杨逸飞还不惜千里追杀之后,心中痛苦异常,然后她又钟情于周宋,于是告诉了周宋,恶人康雪烛是自己父亲这件事,应该是希望能从周宋这里得到安慰,结果周宋不仅没有安慰她,还对她说了恶毒的话(作为一个师兄控,师兄的仇人就是我仇人这句话,周宋贯彻得很好嘛→_→),所以两人的琴箫合奏戛然而止,十多年来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康念虽然是个盲女,但是外柔内刚,不会轻易原谅周宋。
    以上是我的猜测,五台山剧情我不是太熟悉,有说错的欢迎小可爱们指出来_(:зゝ∠)_
    今天跨年夜,祝小伙伴们新的一年事事顺心,多拿玄晶_(:зゝ∠)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